新華網 正文
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牛”司機
2019-10-18 08:23:5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牛”司機

  共和國重載列車司機“第一人”,一次“拉”了三萬噸,傳奇至今無人超越

 
景生啟在調車信號機前執行手指確認。(趙智超)

  如果説“中國重載第一路”大秦鐵路是中國重載鐵路發展的“絕唱”;那麼,他就是為這首“絕唱”而生的先行者。這是他創造的業績——

  駕駛重載列車給國民經濟的發展輸送能源“血液”,25年跑了2200余趟,相當于繞地球跑了60多圈,成為中國鐵路重載司機拉得最多的人;

  2014年,他成為中國第一個開行3萬噸列車的重載司機,見證了我國具有自主知識産權重載鐵路技術的重大突破;

  他駕駛長2.5公裏的2萬噸列車,駕駛臺上盛滿水的杯子滴水不溢;

  他首創“生啟治坡法”,填補了我國重載列車操縱技術空白;總結出的“2萬噸列車精準操縱法”“3萬噸列車操縱法”,填補了世界重載列車操縱技術標準的空白,成為全路第一個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重載司機……

  他就是湖東電力機務段2萬噸列車主控司機景生啟。47歲的他話不多,卻見心見肝。他常常覺得,這一輩子就是為在大秦鐵路駕駛重載列車而生的。

  

  懷揣中國鐵路重載運輸的前景

  2014初春,塞北大同,燕山吐綠,春潮涌動。這年4月2日,一個被稱為“萬米站場”的煤運站——袁樹林站,失去了往日的平靜,中國重載最先進的檢測裝備和全國鐵路重載的領軍人物們聚集于這個小站。大家神情莊重,將驚異的目光投向了站臺邊上一列滿載煤炭的列車——它編組315節車輛,總重達3.15萬噸,全長3971米!

  這是一列由4臺機車“串聯”編組的超級重載列車,啟運的是中國鐵路人的一個夢想;它的安全運行維係著中國鐵路能否跨入世界重載鐵路運輸行列。

  6時31分,作為主控司機的景生啟,胸有成竹鳴響汽笛,用他自己首創的“4臺機車同步牽引操縱法”提起啟動手柄。頃刻間,4臺機車“齊步走”,3萬噸重載列車在朝霞與燈光的映照中,宛如一條“巨龍”,于空曠天地間,向著紅日升起的東方、沿著古長城的斷壁殘亙,穿燕山,過桑幹河,朝著東海之濱秦皇島呼呼駛去,劃破了塞北清晨的靜謐。車窗外,兩側散落在山間的一座座小站流動起來。

  駕駛室的景生啟,自信從容,眉宇間透著鎮定。他操控幹凈利落,“手比呼喚”遒勁有力,把近4公裏長的重載列車開得猶如高鐵動車組列車一樣平穩。

  18時56分,當中國首趟3萬噸重載試驗列車順利到達終點站——柳村南站時,所有人沸騰了。這是中國鐵路的驕傲,是鐵路重載發展的一個歷史性時刻,也是景生啟至今難以忘懷的日子。

  大秦鐵路1988年正式開通。30多年來,為加快國民經濟發展,大秦鐵路涌現出了無數為之拼搏、奉獻的人。其中,日夜奮戰的重載司機們功不可沒。

  深秋的一天,我踏上了尋訪景生啟的重載之路。汽車在塞北浩瀚的疆域疾馳,直達景生啟的老家陽高縣。在車上,我與景生啟聊了起來。我讓他談談創造重載列車操縱法的經歷,他卻平靜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一會兒,他才答非所問地接話:“我爸是一名木匠,他對我影響很大。”我微微一怔,他也不理會,繼續敘述著他與父親的故事。

  景生啟小時候,常與父親一起雕刻木頭,做一些拉線、拿工具、收拾場地等學徒工類的活計。父親每次雕刻時,從構圖、劃線、走刀、打磨等每一道工序,都非常小心,生怕損了木頭。

  打小,景生啟就對木雕的一些道理,比如,“差之毫厘,失之千裏”的用刀理念;“千刀萬鑿雕出來,一處不慎付東流”的精細打磨,耳濡目染了。這些道理幾乎與景生啟駕駛列車追求的“精準、精確、精細”如出一轍。

  汽車很快進入陽高境內。透過車窗,當地“中國杏都”的風光,盡收眼底。那一排排杏樹,姿態高昂,口吐馥鬱,像古時心存高潔的將士。

  説話間,已到景生啟的老家。

  這是一個叫景家廟的村子。村子緊鄰京包線,也是景生啟童年接觸最多的鐵路元素,尤其是村邊的鐵路道口,橫在了景生啟上學的必經之路上。那個時候,火車一來,道口外的小景生啟總是希望與火車司機“對話”。那個時候,想成為火車司機的種子,悄然埋在了他幼小的心靈裏。

  景生啟的老家是一排具有塞北特色的木制結構的房子,院子很大,古樸而氣派;院中間碼的玉米棒子,橫看成線,縱看成排,很容易讓人想到他父親的“木匠功夫”。

  進屋,落座,説明來意,便與景父聊了起來。他説兒子自小不愛説話,愛學習,成績總是班裏的前三名。1989年,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北京鐵路電氣化學校。長這麼大了,從不在外惹是生非,一門心思幹工作。

  他還説,景生啟試驗3萬噸期間,好長時間沒回家。母親念兒心切,便到大同探看。本想住兩天返回,沒想到,她一住就是半個月。原來,她在等著看兒子開3萬噸的現場新聞。那天,他母親抱著孫女,看著電視上3萬噸重載列車的壯闊畫面,不停地抹淚,嘴裏反復念叨:“看,你爸!你爸!”

  1993年,大秦線全線開通,增運任務繁重,許多重載運輸瓶頸問題亟需解決。所需的,正是像景生啟這樣有理想的一大批年輕人。

  在北京鐵路電氣化學校即將畢業的景生啟,毫不猶豫選擇了大秦,來到了湖東電力機務段。翻開景生啟當年的畢業留念冊,有這樣幾行字:大秦是我的家鄉,那裏有我的道口,有我的童年記憶,有中國最先進的機車,有中國最繁忙的運煤幹線……

  景生啟往駕駛室一站,師傅朱建偉看他白白凈凈、文聲文氣、細聲和語的,心裏不由打了個咯噔,“這小子能行嗎?”朱師傅指著機車操縱臺上的級位指示表問他,“這是什麼?”他半天答不上來。

  朱師傅囑咐他,開火車是個細活兒,連著家、連著國,可不敢有一點馬虎。車上有上萬個配件,一開始就要打好基礎,要牢牢地記住它的作用和聯係!師傅的話,景生啟銘記于心。

  從此,景生啟邁開了大秦成才的第一步。他從機車構造原理、行車操縱標準開始,一步一步學,一點一點積累。他給自己規定,每天堅持學習2小時。這一習慣,陪伴著景生啟不斷融入了大秦火熱的工作,與大秦一起成長。

  2003年,大秦線試驗開行組合萬噸列車,景生啟被選拔為首批組合萬噸司機;2006年,他又以優異成績考上2萬噸組合列車主控司機。

  從學員、副司機、司機,再到2萬噸、3萬噸列車主控司機,一路走來,景生啟鑽研業務的勁頭始終沒有放松。大秦線20個站場設備、52座隧道坐標、19個長大起伏坡道他都爛熟于心;《技規》《行規》等規章的任何一條規定,他能隨口背出,被工友稱為大秦線上的“活規章”“景地圖”。

  多年來,每當冰雪災害、迎峰度夏、煤炭供應緊張、電煤告急之時,景生啟與許許多多大秦人一樣,總是衝在保運輸、保供應的最前線。每逢這樣的時期,景生啟時常睡不著。他躺在床上,恍惚間,他幾乎看到了天安門城樓上的燈光,看到了射向藍天的飛船,看到了發電廠爐膛裏的火焰,看到災區人民的笑臉。

  這種心理恍惚,不在大秦,你是不會相信的;也無法體會一名重載司機所承擔的責任和使命的。景生啟説:“在大秦,尤其是在關鍵時期,只想開好車、多開幾趟車,心裏才舒坦,才好過……”

  生

  升級牽引重載列車的操控模式

  653公裏的大秦線,有隧道52座,全線坡度大,變坡點多,連續長大下坡道達98公裏。重載列車全列處于不同線路縱斷面上時,各車鉤的狀態也不相同,有的伸展,有的壓縮,縱向衝動極大,極易發生從控機車車鉤緩衝失效,渡板變形,從控機車受擠壓懸空等狀況。

  多臺機車牽引和制動能否實現同步,是每一名重載司機面臨的考驗和挑戰,尤其是每一次大秦重載牽引模式的升級變化,都會帶來機車牽引運用的空白。每一次,景生啟都是以科學的態度超前分析,探究解決辦法。

  2014年3月的大同,寒氣襲人。太原局衝刺3萬噸重載列車的試驗工作進入了衝刺階段。從2.3萬噸,2.9萬噸,再到3萬噸的靜、動態試驗,景生啟一直以車為家。他白天搜集數據,晚上,對著各類數據,一米一米計算調整制動地點,一秒一秒修正制動時間。修改,試驗;再修改,再試驗。

  因連續作戰,他的喉嚨上火發炎,滿嘴口瘡,咽不下飯。他沒有告任何人。吃藥的時候,他擔心同事看見,悄悄面對寒風下咽。他整個人都投入到了研究重載列車的操控方法中。為了優化操縱方案,他把大秦鐵路線上16個關鍵區段、31個分相的操縱細化到每一把閘、精確到每一米。過後,景生啟這樣解釋:“時間太緊了,實在是等不得。”

  2.5公裏長的列車,有時同時要穿越三四個橋梁隧道,甚至擺動出S彎,車尾的坡還沒下完,車頭就又爬坡,平穩操縱難度極大。景生啟結合不同車型、不同車底、不同煤種、不同機型的制動力、不同氣候等種種誘因,打破固有思維,從力學角度探究出了大秦線化稍營-涿鹿、延慶-茶塢間12‰的關鍵長大下坡道的解決辦法。

  他完全超越了一名重載司機研究的“極限”。他説,大秦鐵路的創新因子無處不在,時刻傳遞著一種神聖使命,鞭策著自己創造一流。

  在大秦,他與多部門科研團隊一道,先後開展了100多次實驗。他創造性應用數學係統分析法,計算出了每輛100噸的重車在10‰下坡道上的慣性下滑力全列車為204噸,得出了每臺和諧型機車的允許限值制動力為40噸的結論。提出了消除3萬噸牽引重載的核心所在。這一數據為鐵科院進行靜態試驗,提供了重要依據。

  經過實踐,他擬定出了“三段給、退流法”“列車頭部上坡給再生、頭部下坡退牽引”試驗辦法,提出了“分步操縱法”,總結出了“3萬噸列車操縱法”。湖東電力機務段運用車間的李海龍説:“試驗3萬噸大列,景生啟抓住了操作要害,這也是他腳踏實地、迎難而上、鑽研思考的結果。”

  當列車運行到42公裏處時,突然出現3號、4號機車自動過分相誤動作跳閘。當時,列車正高速運行在類似“魚背型”的起伏坡道上。由于3萬噸列車慣性,操縱或處理如果不當,輕則造成列車前後衝動,重則發生列車分離或斷鉤。

  面對異常情況,景生啟“嗖”地拿起無線電臺,當即告訴3、4號機車司機怎麼處置。20秒處理完畢,同時果斷採取空氣制動措施防止了列車速度失控。整個過程“快、準、穩”,像狼抓小羊,與他平常的和善文靜形成了巨大反差。

  當列車駛進大秦的咽喉茶塢站時,機車黑匣子標定的時間與預定時間分秒不差。添乘試驗的重載專家們無不叫好。他的搭檔司機陳振宇這樣介紹,“他太了解機車了。他對運行中的列車處于什麼樣的坡道,每個車輛的車鉤處于什麼狀態都心中有數。”

  在採訪景生啟時,我有幸看到了他的那一摞3萬噸操縱示意圖方案。方案上畫滿了各種顏色的編碼和數據,給人一種袖珍大秦的神韻、生氣和震撼。在示意圖一角,寫有一些景生啟的感言。其中寫道:“這仗打得真苦、也打得真難。但這樣的交換,我自甘願,因為苦中有甜……”

  燕山腳下蕩笛聲。不善表達的景生啟跟他拉的煤一樣,總是以獨特的表達方式默默地流淌著光與熱,抒發著對重載運輸安全的思考。

  啟

  開啟學者型重載司機新時代

  隨著近幾年鐵路運輸增量的提升,重載司機緊張問題成了景生啟常常思考的問題。為此,他將手機號碼向全段乘務員公開。同時,依托隨車添乘來幫教服務重載安全、重載司機,踏踏實實維護著敬畏于事業的形象。

  提起景生啟,同事陳卯忠感激不已。他説,有一次,他正駕駛的和諧2機車制動機出現故障,BCU顯示代碼8393,折騰了很長時間也沒排除。當時是半夜,給生啟打電話後,按照他電話教的方法,兩分鐘就找出了故障點,並隔離了故障部分。

  3個月帶出一個徒弟,是他給自己定的目標。“因大秦重載司機的特殊性,僅靠書本提高操縱技能遠遠不夠,必須結合實際問題現場實踐,尤其是操縱方法的理解、遇到問題的應急處理等等。”他告誡徒弟:“會開車只是技術,開好車才是藝術。”實踐中,本該是徒弟值乘運行,他卻堅持同徒弟共同在司機室值乘,手把手教在哪裏進級,在哪裏退級,牽引力給多少。

  湖東電力機務段大秦二隊車隊長,最關心的就是景生啟的值乘信息,只要他退勤回來,就請他講課。景生啟從無怨言,義務上課保持在了每周2堂以上。有的時候,他還將課堂直接搬到整備和檢修庫的現場進行比照。

  看著徒弟們成為2.1萬噸重載司機的主力軍,景生啟覺得很充實。可一想到徒弟們一趟車下來,渾身像稀泥一樣軟成一灘,最大的奢望是睡個整宿覺時,他又覺得不是滋味了。為了讓同事們多休息一會兒,他給自己規定,在迎峰度夏、搶運煤炭、集中檢修等關鍵時期,每月3次以上走“緊點”。退勤後,景生啟常常在公寓休息幾個小時後,便又強忍著疲憊的身體,主動簽“零”點後的點。

  好幾次,他被領導強行休息,因為他們也心疼景生啟這樣的好司機。

  無法想象沒車跑的日子景生啟該怎麼過。前不久,他作為勞模代表去全局各地巡回作報告。那幾天,每天晚上他躺在賓館松軟的床上,就是睡不好。他説,在公寓睡慣了,有點跑車,心頭就安穩,沒點跑車了,心頭空落落的,即使瞇一會兒,又夢見自己“簽點”跑車了。

  “日日思君不見君,您在大秦打頭陣……”這是他妻子編的打油詩。生啟看到時,有時是動力,有時是一種虧欠。2018年,為了實現大秦線的貨運增量,景生啟一個月要跑11到12趟車,在家的時間一個月加起來不足4天。他説:“每次回家,當老遠能看見家時,心裏就開始慌得不得了啦,巴不得一縱身就跳到家裏。進小區、上樓梯,幾乎是一路小跑……”(柴燦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119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