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生生物開啟退市倒計時 疫苗案後市值縮水超百億
2019-10-17 08:25:5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距離疫苗案曝光15個月後,長生生物開啟退市倒計時,而其也將成為A股市場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第一股。

  10月16日,停牌半年多的長生生物股票復牌,首日跌停,股票簡稱由“*ST長生”更換為“長生退”。一個月後,長生生物退市整理期結束,公司將在深交所摘牌。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進入退市整理期前夕,長生生物子公司長春長生此前的91億元罰款多次遭催繳,公司已被申請破産。10月14日晚間,長生生物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會決定免除高俊芳總經理職務,張洺豪、張友奎等副總經理職務。其中,高俊芳與張洺豪、張友奎是一家三口。

  復牌首日

  盤前股價跌停,疫苗案後市值縮水超200億

  根據長生生物10月15日公告,公司股票進入退市整理期交易的起始日為2019年10月16日,退市整理期為三十個交易日,預計最後交易日期為2019年11月26日,退市整理期間,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不計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個交易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對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10月16日,長生生物股票復牌,盤前股價即跌停。截至收盤,長生生物股價報1.36元/股,對應跌幅9.93%,總市值為13.24億元。數據顯示,此次停牌前長生生物對應總市值14.7億元。而在長生生物疫苗案事發前,截至2018年7月13日收盤,長生生物股價報24.55元/股,對應總市值達239.04億元。

  對于長生生物股票在進入退市整理期後會如何走,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長生生物是重大違法退市,對公司來講是毀滅性的打擊,可以看到投資者對待垃圾股越來越理性,投資者用腳投票,將垃圾股趕出市場的情況會越來越多。長生生物在整理期的股價基本上是會一路向下,不會有股民來爆炒。

  此前長生生物表示,公司股票終止上市後,將轉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係統進行股份轉讓。公司將盡快聘請股份轉讓服務機構,委托其提供股份轉讓服務,並授權其辦理證券交易所市場登記結算係統股份退出登記等有關事宜。

  截至2018年7月10日,長生生物的股東戶數為2.48萬戶。此外,根據部分基金2018年年度報告,仍有部分基金持有長生生物股權。截至2018年年底,博時滬深300指數A持有長生生物80萬股股票;博時醫療保健行業混合A持有長生生物70萬股股票;國聯安中證醫藥100A、博時鑫澤混合A、南方中證1000ETF、嘉實中創400ETF也分別持有部分長生生物股權。

  身背罰款

  逾91億罰款多次被催繳,法院裁決強制執行

  進入退市進程中的長生生物,未來結局似乎已經確定。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長生生物的巨額罰款已多次被催繳。

  2018年10月,長春長生收到《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決定書》,其中顯示,在2014年1月至2018年7月,長春長生違法生産銷售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細胞)共計748批(含亞批),決定對長春長生予以沒收違法生産的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 細胞)779萬支,沒收違法所得18.9億元,處金額三倍罰款72.12億元,罰沒款共計91億元。

  此外,長春長生還收到國家藥監局的行政處罰書,被處以1203萬元的罰款。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9月18日發布的執行裁定書,國家藥監局在此前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國家藥監局表示,在行政處罰書送達長春長生後,長春長生在罰款繳納期限屆滿之前向國家藥監局申請延期繳納罰款,國家藥監局同意其延期至2019年4月16日前繳納罰款。2019年4月1日,國家藥監局已向該公司送達繳納罰款催告書,但長春長生一直未繳納罰款。

  而早在此之前的6月30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行政裁定書,吉林省藥監局于2019年6月5日向長春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長春長生食藥行政處罰一案。吉林省藥監局表示,一直到2019年3月29日還向長生公司送達了履行行政處罰決定催告書,長春長生收到催告書後至今未履行行政處罰決定所確定的義務。

  除此以外,長春長生身背的91億元罰款同樣面臨催繳。根據裁判文書網,吉林省藥監局分別在4月1日、4月19日向長春長生送達履行行政處罰決定催告書。目前,這些行政處罰都已經被法院裁決允許強制執行。

  退市邊緣

  子公司破産清算管理人已定,高俊芳母子被罷免

  長春長生因違法經營受到罰款、吊銷藥品生産許可證等行政處罰,已處于停産狀態,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截至2018年6月30日,長春長生總資産約39.85億元,已向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破産清算。

  10月16日,新京報記者從裁判文書網獲悉,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對長春長生破産清算一案後,已經指定北京大成(長春)律師事務所擔任長春長生公司管理人。

  工商資料顯示,長春長生目前旗下有8家分支機構,大部分都顯示為吊銷或吊銷未注銷狀態。

  進入退市整理期前的10月14日晚間,長生生物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會通過《關于免除公司部分高級管理人員職務的議案》,根據相關規定,決定免除高俊芳總經理職務,張洺豪、張友奎、張晶、劉景曄、蔣強華的副總經理職務。

  數據顯示,目前高俊芳、張洺豪、張友奎、張晶、劉景曄、蔣強華分別持有長生生物股票17623萬股、17406萬股、657.9萬股、226萬股、50萬股、 50萬股。

  2018年7月23日,距離長生生物狂犬疫苗“造假”事發剛滿一周時,長春新區公安分局公布,長春長生董事長高俊芳和公司4名高管,于當日下午三點被帶至公安機關“依法審查”。

  新京報記者此前多方採訪調查了解到,從1994年到2004年的十年間,高俊芳逐步從一個管理者變為控制者。2005年到2015年,高俊芳將長生生物“升級”為名副其實的“家族企業”,掌控著67億的身家財富。如果從其擁有上市公司的2003年開始算起,到此次疫苗事發前,高俊芳“疫苗女王”之路走了十五年。

  公開資料顯示,高俊芳此前身兼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財務總監等多個職務于一身。長生生物的實際控制人為高俊芳、張洺豪、張友奎三人,分別持有長生生物18.18%、17.88%、8.24%的股權,三人是一家三口。

  高俊芳母子職務被罷免的同時,長生生物董事會秘書也宣布離職。根據長生生物10月14日公告,公司近日收到董事趙春志的書面辭職報告,其由于個人原因辭去公司董事、董事會秘書及董事會專業委員會委員等相關職務。趙春志辭去上述職務後,將繼續擔任公司總經理助理,協助董事會處理相關事宜。

  長生生物退市大事記

  2018年7月15日

  國家藥監局稱,通過飛行檢查發現長春長生生物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生産存在記錄造假等嚴重違反《藥品生産質量管理規范》行為。

  2018年10月

  長春長生收到國家藥監局行政處罰決定書、吉林省藥監局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其中認定,長春長生自2014年1月以來生産的涉案産品應當按劣藥論處。

  2018年12月11日

  長生生物收到《深圳證券交易所重大違法強制退市事先告知書》。

  2019年3月6日

  長生生物開始停牌,進入六個月的暫停上市期。

  2019年9月6日

  長生生物宣布,公司暫停上市期結束。

  2019年10月8日

  深交所決定對長生生物終止上市,並于10月16日進入退市整理期。

  2019年11月26日

  預計為長生生物最後交易日期,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個交易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對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遊蘇杭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71210315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