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裏程數存疑、比其他網約車貴 開往……的易到
2019-10-17 10:37:03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裏程數存疑、比其他網約車貴、余額不能全額支付訂單

  開往……的易到

  不少網約車用戶都知道“易到用車”,這家成立于2010年5月的公司,是全球最早的網約車平臺之一,比滴滴更早涉足網約車領域的易到,被稱作是中國的“網約車鼻祖”。

  雖然在網約車領域起步較早,但是易到的運營過程一直難言順暢。2018年11月,易到被集中爆出多地用戶無法打車,司機也無法提現。

  近日,多位用戶在使用易到打車之後發現,最終結算的費用居然比行駛前預估的價格高了40%,易到疑似在乘客的行駛路線上做手腳以提高車費;此外,用戶還表示,易到單方面規定用戶不可用賬戶余額全額支付訂單,此舉涉嫌將消費者賬戶內余額變相歸零。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易到運營主體北京東方車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存款已經被凍結,公司賬戶可用余額不足2000元人民幣。公司已被相關部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公司目前是失聯狀態。

  當用戶打車

  預估24元,行程結束變34元

  裏程數、行駛線路存疑

  易到低端車的預估價格為24元,行程結束後待支付費用變成了34.12元;首汽和滴滴低端車預估價格20~23元(用券後還有優惠)。

  天津市民單先生是一位易到用車的老用戶,他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記不清從什麼時候起,在天津使用易到就打不到車了,他的易到賬戶裏還有5000多元的充值余額。

  最近,單先生在河南信陽,因為換了一個城市,他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打開易到叫車,“當時挺快就叫到車了,就正常走了”。在車上,司機師傅給單先生特別提了一下訂單支付的情況,“師傅説,結賬的時候只能使用你賬戶余額的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還是需要你自己支付”。

  單先生説,當時自己想,如果是一個30元錢的單,他能用余額支付25元,剩的幾塊錢自己支付也就算了,但在下車的時候,單先生發現情況和他預想的不一樣。“我那單28塊錢,而易到的余額只能使用六七塊錢,只相當于這一單的四分之一,而剩下的四分之三,必須要自己支付”。

  單先生稱,他後來又用滴滴試了一下他剛剛這一行程的預估價格,結果不到20塊錢,就是説刨除他用余額支付的部分,自己支付的費用比滴滴預估的費用還要高。“就是説我除了損失我的余額外,支付的這個價格還比別的平臺多”。

  10月11日,易到用戶馬先生從重慶到成都出差,他從朋友口中得知易到可以重新打車的消息,想到自己易到賬戶1000多元的余額已經躺了快一年了,于是在早上9點多,早高峰之後,使用易到APP叫了一輛車,從提督街瑞吉酒店到成都東站。

  馬先生稱,下單前他先用高德地圖看了路況,基本暢通,全程距離大概9公裏,最快只需24分鐘就能到。馬先生還用首汽和滴滴分別看了下低端車型的預估價格,兩個平臺的價格顯示在20~23元(用券後還有優惠),而易到低端車的預估價格為24元,行程顯示僅有8.2公裏。

  馬先生稱,“為了盡快把這一千多的余額花掉,也為了驗證下是不是真能叫到車,加之幾個平臺價差不大,我用了易到”。下單之後,很快有司機接單,21分鐘後,馬先生順利道達成都東站。

  但是,行程結束進入結算界面,馬先生傻眼了——預估24元的行程,待支付費用變成了34.12元。

  馬先生稱自己是網約車重度用戶,就他的經驗來看,一趟快車行程,其結算金額與預估金額偏差基本都在1元以內,“在路線既定、路況暢通的情況下,結算金額比最初估價多出40%以上,我認為是在嚴重侮辱我的智商”。

  馬先生稱,以前易到的單價沒這麼高,“現在無論起步費,裏程單價,還是時長單價都是最貴的之一,普遍高出10%左右。”

  更詭異的是,馬先生乘坐的這輛車走的是蜀都大道-水碾河路直達成都東站,與高德地圖推薦線路完全一致,但高德地圖顯示距離為9.1公裏,馬先生的訂單詳情則顯示行駛了12.4公裏,而且行駛的路徑非常奇怪,像小孩的涂鴉。“一段9公裏的行程,多出3.3公裏,或許這就是預估24元變成34元的原因。”馬先生稱。

  當用戶支付

  只能用余額支付6.97元

  剩下27塊多必須用現金支付

  “現在這個易到,我只能用賬戶余額支付7元,現金支付部分要27元,明顯高出其他平臺的網約車價格,那請問這余額還有啥意義?”

  馬先生在自己的公眾號上發爆料文章,吐槽易到的組合支付方式。

  馬先生稱,為了盡快花光易到賬戶裏的1000多元余額,他還是準備用余額來付款了事。“我心有不甘地點進支付界面,發現居然還不能全部用余額來支付。34.12元裏面,只能用6.97元的余額,剩下27塊多我還必須用現金支付。”

  馬先生稱,當時那個時段,相同行程、同檔次車輛,在其他的網約車平臺用券後實際結算下來,一般不會超過24元,而在前一天傍晚高峰時段,完全一樣的行程(瑞吉酒店-成都東站),他用嘀嗒叫了輛出租車也才25元。“現在這個易到,現金支付部分就要27元,明顯已經高出其他網約車平臺,而且我只能用賬戶余額支付7元,那請問這余額還有啥意義?”馬先生説。

  據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了解,今年7月初,易到用車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宣布“混合支付”全面上線,也就是馬先生和單先生提到的支付情況。所謂“混合支付”,就是乘客除現金支付外,還可使用現金+余額方式進行支付。

  而據了解,此前易到用車一直是可以用余額支付全部車費的。在公共投訴平臺“黑貓投訴”,有用戶稱,“易到在推出混合支付後,現在突然不能用余額支付全部車費,余額只能支付車費的1/3,並且在叫車時沒有任何提示,用車結束後才發現要用其他方式支付車費的2/3”。

  對此,甘肅照熙律師事務所的張文豪律師對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表示,易到用車中途停止服務以及擅自變更收費方式的行為,構成違約並涉嫌欺詐,“消費者可根據《合同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規定要求其退款並承擔賠償責任”。

  單先生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我最初使用易到的時候,肯定沒有這種組合支付的方式,這個是新設計出來的。”他表示,當時充值時,余額怎麼使用的條款已經沒了,現在也查不到了,“如果當時他明確告知我這樣的組合支付方式,我不會充值”。

  成都泰和泰律師事務所江璐仙律師認為,如果此前用戶成功注冊時或充值余額時,易到承諾的是車費可全部使用賬戶金額支付,那麼易到應當按照約定,確保消費者充值的余額可以直接抵扣每次的車費。“易到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布新的支付方式,是單方面作出的意思表示,對用戶不能直接發生法律效力,未經用戶同意,不能直接強制要求先前的用戶直接適用,而應當按照舊規讓用戶有權選擇使用賬戶余額支付全部車費”。

  當用戶維權

  易到客服熱線無人接聽

  公司賬戶余額不足2000元

  “我撥打易到熱線電話想要投訴,聽了一番語音留言並按提示操作後,係統居然自動挂斷了電話。我又點開APP裏的在線客服,同樣也是一連串機器人話術。”

  馬先生説,“看到是這樣的費用和支付情況,我沒有支付訂單,而是撥打易到熱線電話想要投訴,聽了一番語音留言並按提示操作後,係統居然自動挂斷了電話。于是我又點開APP裏的在線客服,同樣也是一連串機器人話術。”

  今年7月,法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執行易到拖欠公司員工李某的工資等款項時發現,易到運營主體北京東方車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存款已經被凍結,公司賬戶可用余額已不足2000元人民幣。也未發現被執行人易到公司名下工商、不動産、車輛、證券、互聯網銀行存款及其他可供執行的銀行存款等財産登記信息。

  法院隨後對易到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豐臺區西四環南路101號6層611號進行現場調查,確認該公司已不在此經營。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在企查查看到,該公司目前的自身風險408條,關聯風險458條,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的則有21條。6條經營異常中最新一條顯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豐臺分局于2019年02月20日因為“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係的”原因,將其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嘗試撥打易到APP客服熱線,轉接人工客服後一直無人接聽,該公司公開的電話則提示是空號。此前易到的多個聯係人,也都已經離職。(記者 白兆鵬 李偉銘)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115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