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獨臂鄉賢”余代平:只手摘“窮帽”
2019-10-17 08:35:42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3歲的余代平身材清瘦,後背微駝,眼睛幹凈明亮。他站在樹蔭下,微風吹著他空蕩蕩的右袖管。

  余代平身後的山坡上,一只只羽毛烏黑的“山地雞”昂首挺胸,踱著方步,好似威風凜凜的大將軍。

  “我養的不是一般的雞,俗稱山地雞,都是喂的糧食,每天多數時間在山上散養。”余代平指著遠處的一個山頭説,“它們會飛,能從那裏飛過來。”

  不善言辭的余代平,平時説話會臉紅,眼神閃躲,但只要説到他養的雞,就會變得滔滔不絕。

  余代平是重慶城口縣雞鳴鄉祝樂村養雞大戶,也是遠近聞名的“獨臂鄉賢”。

  雞鳴鄉所在的大巴山區,是我國最貧困的地區之一。重慶市精準識別出18個深度貧困鄉鎮,雞鳴鄉即名列其中。

  5年前,余代平既不是養雞大戶,也不是“獨臂鄉賢”,而只是一個掙扎在貧困線以下的殘疾人貧困戶。18年前,余代平在外地當電纜工人,一場生産事故奪去了他的右臂。他治病欠下巨額債務,也無法從事重體力勞動。

  余代平咬牙學會了用一只手穿衣服、吃飯、幹農活。同時,余代平發現養雞經濟效益不錯,而且對體力要求不高,就雄心勃勃地嘗試喂養山地雞。

  結果是一敗涂地。

  余代平不懂養殖技術,自建的雞舍既不通風也不衛生,加之養殖技術不過關,他的雞因此死了不少。來回折騰了很多年,余代平依然沒能擺脫貧困。

  5年前,脫貧攻堅戰正式打響,余代平被認定為建檔立卡戶。鄉黨委書記李明偉上門走訪,詢問有什麼困難。余代平猶豫了一會兒,紅著臉説:“能……能不能……教我養雞?”

  李明偉感到很意外,他原本以為余代平會以殘疾人的身份,找政府要錢要物。當場,李明偉回答得爽快:“沒問題。”

  當時,雞鳴鄉將山地雞養殖作為脫貧主導産業之一。鄉裏為余代平提供了5萬元的小額貸款,並安排他到縣裏舉辦的種養培訓班學習,還為他打通了銷售渠道。

  搭建雞舍、購置雞苗、疫苗接種……余代平起早貪黑,養雞場終于辦起來了。100只、500只、1000只……余代平的養殖規模越來越大。如今,他的養殖規模達到5000只,年收入超過5萬元。

  2018年初,余代平遞交自願脫貧申請書,並順利摘掉了“貧困帽”。申請書上歪歪扭扭寫著:“我已經享受了不少好政策,現在收入高了,不能光靠國家,我申請不當貧困戶了。”

  當前,脫貧攻堅已到衝刺階段,但仍有部分貧困戶脫貧內生動力不足。城口縣選拔新鄉賢,依托其個人威望對內生動力較弱的貧困戶實施思想幫扶。

  余代平也被選為雞鳴鄉的新鄉賢之一。新鄉賢們組成巡回宣講團,他們用自己的故事和身邊的故事,激發貧困戶的脫貧動力。

  余代平身殘志堅,自力更生養雞脫貧的故事,鼓舞了很多貧困戶。然而,仍有部分內生動力偏弱者存在。

  有一次,一個貧困戶找到雞鳴鄉黨委書記李明偉抱怨:“搞産業太累了,堅持不住,扶貧不如直接發錢。”

  恰巧余代平在場,平時沉默寡言的他甩了甩了空蕩蕩的袖子:“我都能做到,難道你做不到?”

  對方羞愧難當,灰溜溜地回家,開始踏踏實實發展中藥材産業。

  如今,余代平有了新的目標——搬到雞鳴鄉場鎮住,高山上的老房子全部改造成雞舍,進一步擴大養殖規模。

  “我已經在場鎮上看好了一套200平方米的房子,正準備買下來。”余代平説。

  “你一個人住,為什麼買那麼大的房子?”李明偉不理解。

  突然,李明偉反應過來:“我知道,你是想成家了。”

  余代平沒有回答,紅著臉笑了。(記者 張倵瑃 趙宇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114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