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向“硬骨頭”宣戰:廣州改造“村級工業園”謀高質量發展空間
2019-09-23 15:25:0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廣州9月23日電 題:向“硬骨頭”宣戰:廣州改造“村級工業園”謀高質量發展空間

  新華社記者周強

  走進海珠唯品同創匯産業園,色彩明快的建築群跳入眼簾,藤蔓蜿蜒的墻壁成為年輕人的網紅打卡點。如果沒有展覽墻上今昔圖片的對比,很難想象,這裏曾因安全事故頻發成為當地的重點整治對象。

  “1年前,石棉瓦覆蓋的布匹倉庫、汽車修配廠佔據了整個工業園,因私拉亂接電線、人貨同居,火災事故常常發生,讓人提心吊膽。”運營方同創集團副總經理黃尚斌説,通過建築抽疏,園區空間重新優化,新鋪設的消防噴淋係統有效消除了火災隱患,曾經的村級工業園已搖身一變成為集文創、服裝設計為一體的現代化園區,原村集體的收益也趨于穩定。

  眼下,一場關于村級工業園的整治提升工作正在席卷廣州全市7434平方公裏的土地。

  村級工業園並非全國統一術語。它主要存在于珠三角地區,是指在村集體經濟組織所有權土地上,現狀或歷史上主要為工業、倉儲物流等用途的工業集中區塊。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村村點火、戶戶冒煙,大量‘三來一補’企業在農村集體建設用地上爆發式增長,形成了星羅棋布、形態各異的村級工業園。”廣州現代城市更新産業發展中心執行院長江浩認為,“村級工業園,昨天是企業的淘金地。今天卻是産業高質量發展的沼澤地。”

  一組數據揭示出廣州村級工業園的低效和落後。

  當地政府摸查發現,全市2705個村級工業園面積約131.62平方公裏,約佔全市工業用地面積的30%,80%以上為傳統的服裝、化粧品、皮革皮具、五金等加工制造以及倉儲、物流等行業,但産值僅佔全市工業企業總産值的10%,稅收僅佔全市工業企業總稅收的6%。

  “土地是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有時招商引資來的企業甚至出現‘等地下鍋’的情況。”廣州市工信局副局長張建華説,“隨著全市開發強度逼近國際警戒線,盤活村級工業園等存量土地已成為必須啃下的‘硬骨頭’。”

  2019年新年伊始,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廣州村級工業園改造交由工信部門牽頭,並上升為全市決策部署,與拆違、“散亂污”企業整治、黑臭水體治理等8大工作形成聯動,成為廣州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個重要抓手。

  村級工業園的整治提升可謂是廣州明確“制造強市”戰略的有力注腳。曾幾何時,廣州工業撐起了廣州的發展,但近年來全市工業增加值比重逐年下滑。如今,廣州抱定發展實體經濟,堅持先進制造業和先進服務業深度融合發展。

  “全市已啟動工業産業區塊劃定工作,總規模目標為625平方公裏。”廣州市工信局局長江智濤表示,“村級工業園該拆的拆,該提升的提升,最終實現工業用地集聚連片發展,特別是位于工業産業區塊控制線內的村級工業園,必須重點保障工業用地功能,實現‘工改工’。”

  不過,從基層已有實踐來看,村級工業園整治依然是個新事物,涉及眾多職能部門,現行政策不匹配,特別是對村集體、企業、政府等主體的利益如何再分配,均需要長期探索。

  “村集體是村級工業園所有權主體,整治提升如何徵得村民同意。引入運營企業,如何讓企業積極參與?”江浩説,“廣州整治的村級工業園大多位于中心城區,土地權屬復雜,歷史遺留問題多,其艱巨性不亞于一次‘土地革命’。”

  為降低工作阻力,廣州按照“關停淘汰一批、功能轉變一批、改造提升一批”改造路徑分類施策,同時簡政放權提高改造主體的審批便捷性,並通過獎勵、補償等措施增強村集體的改造意願,力爭三年完成全市33平方公裏的目標。

  “精準施策是廣州村級工業園改造提升工作的一個亮點,特別是園區企業普遍反映的消防手續、營業證照辦理難問題,廣州開辟專門路徑有效化解。”元崗智慧park執行董事周偉賢説。

  緊靠天河客運站的元崗智匯Park前身是多棟老廠房,曾聚集了以印刷、包裝、服裝生産等為主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在引入專業化企業改造提升後,成為中心城區難得的低密度辦公空間,現已入駐170多家生産性服務企業,年産值約30億元。

  “村級工業園改造是廣州實現‘老城市新活力’的重要空間載體,更是深化改革的一把堅韌利器。”江智濤説,“未來通過釋放土地紅利和産業導入提升的有機結合,實現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並重的現代化産業園區指日可待。”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所羅門群島風光
所羅門群島風光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國際和平日:世界各地的和平紀念
國際和平日:世界各地的和平紀念
浙江湖州:秋風起 採菱忙
浙江湖州:秋風起 採菱忙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91125028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