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尋找AI時代的就業機會
2019-09-10 09:24:12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的一個團隊發布消息稱,人工智能可以大大加速新藥研發的過程——這或許意味著,在不久的將來,不僅體力勞動者面臨轉型,科研工作也可能被人工智能所改變。

  半月談記者在廣東、遼寧、浙江等地調研發現,人工智能替代勞動力的進度正在加快,重塑就業形態的深度與廣度前所未有,部分領域就業或將迎來“動蕩期”“調整期”。

  在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智能倣生研究中心實驗室,研究助理馬勳舉測試穿戴下肢助行外骨骼機器人行走 毛思倩 攝

  人工智能落地蘊含大量就業機會

  讓我們回顧一下,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大量就業機會是如何産生的。

  美團發布的《2018年美團騎手外賣就業報告》顯示,2018年有270多萬名騎手在該平臺獲得收入,比2017年增加近50萬人。其中,三成騎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五成騎手是家庭收入的主要來源。

  “過去,送外賣只是少數人的專職工作。現在,移動互聯網的興起讓送外賣成為就業大戶。”從事智能機器人研發的深圳越疆科技創始人劉培超説。

  記者調研發現,不少像劉培超這樣的業內人士都以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歷程為例,分析人工智能對就業的影響。移動互聯網豐富的商業模式中蘊含著海量的就業機會,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移動互聯網技術和4G通訊技術日趨成熟,並且與經濟社會深度融合的基礎上。

  他們認為,人工智能時代的就業機會很可能與移動互聯網時代有著類似的發展路徑。因此,如何進一步推動人工智能技術落地,探索成熟的商業模式,成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的關鍵因素。

  正如谷歌建立的安卓平臺極大地促進了移動互聯網商業模式和生態係統成熟一樣,一些頭部企業也正在探索人工智能時代的“安卓”。

  從2018年開始,比亞迪不僅與百度合作研發智能汽車,還在探索智能汽車的開放平臺“D++”,開發者可以在這個平臺上開發各種適用于智能汽車的應用,意在打造智能汽車的“安卓”。

  比亞迪發布的消息顯示,“D++”平臺基于汽車智能化體係結構和安全策略,為開發者提供開放的接口、車輛數據和控制權限。下一步,比亞迪還將向開發者開放有關汽車的66項控制權限和341個傳感器的參數。

  “沒有一個開放的平臺,就沒有手機App開發者的聚集,就不會有現在如此巨大的手機生態。人工智能時代也是同樣的道理,生態係統的構建蘊含著巨大的商機和就業機會。”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説。

  事實上,無論是人工智能技術落地,還是生態係統的構建,數據都是核心因素。然而,目前無論是政府部門還是商業企業,都存在數據源分散的問題,尚未形成統一的存儲、分析、應用平臺,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數據資源的浪費,同時限制了人工智能在細分領域的研究和運用。

  科大訊飛認為,人工智能加速落地可能有三條實現路徑:一是結合數學統計建模和深度學習方法進行腦科學研究;二是使機器從有監督訓練到半監督訓練再到無監督訓練;三是探索人機耦合的應用模式架構和科研方法。

  2019世界工業互聯網産業大會在青島舉行,參會人員在大會展示區體驗工業互聯網産業成果 李紫恒攝

  一線工人的核心技能是需要更新的

  記者調研發現,在一些智能工廠,對于一線員工的核心要求,從操作機器變成了維護設備。多位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現在對工人的操作技能要求降低,“會按個按鈕就行”,但對智能設備的了解增加了非常多的要求——保養、維護、簡單維修,對質量控制有很好的概念,熟悉掌握操作係統、信息係統等。

  如何激勵已經習慣于簡單操作的工人向“設備專家”轉型?中國重汽集團杭州發動機有限公司總經理余建江分析認為,過去,車間裏大部分工人是計件工,這種管理方式對職工的引導就是多幹活、多拿錢,工人的關注點在産量上。實現智能化後,對工人的考核管理方法要相應調整。比如,對工人採用技能等級工資制,達到什麼技能給什麼工資,給員工設立10級的上升通道,將員工的注意力轉移到提升技能上來,主動學會維護、保養、修理設備。

  目前,該公司已設置了設備應用技師和應用工程師制度,經考試達到一定技能水平,就給予相應等級的薪酬。最高級別的設備應用崗位員工年薪在10萬元以上。

  余建江還表示,目前的工人職稱、職業技能等級所要求的技術和層次,已經和智能化轉型的企業有一定脫節。建議政府部門在職稱、技能等級評審方面也應調整思路,注重用人單位的意見。“工人有沒有用、水平高不高,企業最有發言權。”

  當然,對于勞動者來説,更重要的是,要有擁抱時代變化的決心和信心,不斷提升完善自身的技能,適應新的就業環境。

  來自湖南婁底農村的賀鵬麟1991年來到深圳,進了一家汽車修理廠當工人。“跟我一起當學徒的,都是農村出來的小學生、初中生,我高中畢業已經算是文化程度最高的了。”他説。

  隨著珠三角的勞動密集型産業加快向內地轉移,技術密集的高附加值産業在當地迅速生根發芽。對自身技能水平的擔憂,成為賀鵬麟不斷更新知識的動力。

  20多年來,他鑽研汽車修理技術,開發了一套車載遠程診斷係統,可以遠程診斷汽車故障,積累汽車用戶日常數據,實現了修理工向高技能人才的轉型,還擁有了4項發明專利和17項實用新型專利。在智能化趨勢下,賀鵬麟又將産品的技術路線擴展到智能感應領域,開發了大貨車盲區監測輔助剎車係統。

  “以前人們常説,一招鮮、吃遍天,其實這種觀念已經過時了,自己的核心技能一定是需要更新的。”他説。

  未來勞動者更要做跨界“雜家”

  2019年6月,杭州家紡企業眾望布藝股份有限公司開始建設一個從下單、採購、生産制造、檢驗、包裝到入庫,全部實現信息化、智能化的智能工廠。對此,這家企業的負責人提出了一個硬性要求:今後招聘的員工可以不懂家紡,但必須具備智能制造的相關知識。這樣的要求在未來可能成為常態。

  人工智能時代對勞動力素質的要求,凸顯出教育的意義和重要性。具備跨學科的思維方式和學習能力,是未來教育的關鍵。

  商湯科技新興創新事業群總經理柳鋼認為,人工智能是一門涉及編程、數學、機械、物理、工程等多個學科知識的綜合科學,未來的勞動者不能只是“專家”,更要做“雜家”,需要具有跨界思維和跨界創新的能力。

  目前,商湯科技與華東師范大學、商務印書館編發了《人工智能基礎(高中版)》教材,正在上海、深圳等地的中學推廣試用。

  “人工智能時代的科普教育、科幻教育至關重要,針對孩子們想象力不足的現狀,需要強烈的科普氛圍把想象力的圍欄打開。”南方科技大學科學與人類想象力研究中心教授吳岩説。

  深圳越疆科技正在把他們的智能機器人送進職業教育的實訓課堂,讓學生真實感受人工智能條件下的工作環境。劉培超建議,職業教育的定位需要更加清晰,要進一步與技術前沿接軌,培養的不再是單純操作機器的“工具”“匠人”,而是要以培養具備人機協作互動素質的新型勞動者為目標。(記者 陳宇軒 王瑩 朱涵)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
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
白露到 曬核桃
白露到 曬核桃
初秋那拉提
初秋那拉提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98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