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恒安嘉新被否預警投行 中介機構需避免哪些硬傷?
2019-09-03 08:30:03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首單科創板注冊申請被否案例出爐,並引起投行圈的廣泛討論。從監管關注點可看出,恒安嘉新主要存在會計基礎工作薄弱、內控缺失、信息披露遺漏等問題。多位投行人士表示,首例IPO注冊失敗給中介機構敲了一記警鐘,證監會公布的注冊意見應當視為今後工作中的紅線。

  證監會關注恒安嘉新的第一個問題,也是科創板上市委審核時的問題,其調整4個重大合同收入確認時點被認定為特殊會計處理事項是否充分。第二個問題屬于信息披露存疑。實際控制人將567萬股以1元價格轉讓給員工,在首輪和二輪回復中稱是解除股權代持,因此不涉及股份支付;隨後在三輪回復時又確認為股份支付,但在更新後的招股書並未披露。

  因是首單注冊被否,恒安嘉新已經被業內作為案例展開討論。多位投行人士認為,導致企業最終被否的關鍵因素為第一個問題中的會計處理。在上交所的四輪問詢下,恒安嘉新將2018年內簽訂並確認收入的4起合同,調整至2019年確認收入。這一調整對2018年凈利潤的影響數超過80%。

  根據《科創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問答(二)》第16條,首發材料申報後,如發行人同一會計年度內因會計基礎薄弱、內控不完善、必要的原始資料無法取得、審計疏漏等原因,除特殊會計判斷事項外,導致會計差錯更正累積凈利潤影響數達到當年凈利潤的20%以上,或凈資産影響數達到當年(期)末凈資産的20%以上,以及濫用會計政策或者會計估計以及因惡意隱瞞或舞弊行為導致重大會計差錯更正的,應視為發行人在會計基礎工作規范及相關內控方面不符合發行條件。

  有投行人士認為,恒安嘉新之所以被拒絕上市,是因為發行人和中介機構在會計處理方面不夠規范,“證監會並沒有認定公司有財務造假的嫌疑,而是鑒于前後搖擺不定的財務調整,認定為會計基礎工作薄弱和內控缺失。”

  還有投行人士指出,上述會計處理問題也體現了保薦機構、會計師事務所的失責,“未上市公司在會計工作方面存在瑕疵可以理解,而幫助企業將會計工作做扎實正是保薦機構和會所價值所在。在恒安嘉新案例中,中介責任在于心存僥幸,一開始表示收入確認沒問題,後來因為底氣不足對收入作出調整,而財務調整又成為證監會將其否決的理由。”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保薦機構應當對科創板申報標準及規則分析清楚,完善好擬申報企業的基礎條件,選擇適合企業的上市標準,而不是為了上市強行調整企業的財務,導致由主動變為被動,從而面臨注冊失敗的風險。

  事實上,在申報後對利潤進行大幅調減的科創板企業不只恒安嘉新,還有衛星遙感及空間信息服務行業的某家公司(簡稱“A公司”)。在3月27日提交的申報稿中,A公司2018年的歸母凈利潤為6950.67萬元;而在6月19日的上會稿中,2018年的歸母凈利潤變為3658.19萬元,調減幅度高達47%。

  A公司的會計核算調整發生在第四輪問詢函回復中,引發調整的是某衛星資産的會計確認。據悉,A公司不具有該衛星的所有權,而是擁有7年的租賃期限及其後續任何延長期限。在首次提交的申請文件及前三輪問詢函回復中,A公司及保薦機構將其計為固定資産核算,折舊年限10年。在交易所第四輪問詢後,A公司及保薦機構在回復中將該衛星資産調整至無形資産科目進行核算,折舊年限改為7年。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A公司申報後的利潤調減幅度遠超20%,根據相關規則,除非上述調整被認定為“特殊會計判斷事項”,否則注冊前景堪憂。

  什麼是“特殊會計判斷事項”?一位資深投行人士表示,相關規則並未明確特殊事項的具體所指,尺度或由監管自行拿捏。從這個角度來講,中介應該更加嚴謹,而且對于每一個細節點都應該嚴審。

  “恒安嘉新算是典型個案,在不斷磨合過程中,監管、發行人、中介機構可以實現對審核理念認識上的進一步統一。”有投行人士表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高山“微小學”的開學第一天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定遠艦”沉艦遺址在威海發現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旅德大熊貓“夢夢”産下雙胞胎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綠色與現代感相結合的卡塔爾建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1026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