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訂單生産 這樣種地有賺頭
2019-08-23 07:55:1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河北邢臺120多萬農民組成聯合體闖市場

  訂單生産 這樣種地有賺頭

上圖:農民正在賈宋鎮的一家現代農業園區摘西紅柿。邱洪生攝 數據來源:農業農村部

  上半年,對于河北省隆堯縣固城鎮小孟村瓜農來説,很不尋常。

  甜瓜行情好,可7月初來了一場12級大風,刮倒了全村200多個大棚……

  王聚明家的兩個大棚受了災,但他並沒有愁眉苦臉,趁著災後重建,他又擴種4棚甜瓜。“上半年掙了十來萬,這次多虧合作社統一給上了保險,沒啥大損失,我看準了,這訂單種甜瓜能掙大錢!”王聚明底氣十足地説。

  這幾年,小孟村推行“黨支部+公司+合作社+農戶”的發展模式,500多戶村民組織起來,種甜瓜致了富。

  在邢臺全市,120多萬農民在合作社、龍頭企業、農業産業化聯合體的帶動下,“拴”在産業鏈,融入價值鏈,他們的經營方式發生了大的變化。

  種什麼?

  聯合體統一下訂單,讓優質麥變成了“黃金麥”

  “有了訂單,種啥不抓瞎!” 小孟村第一書記高志敏又高又黑,貌似“大老粗”,可談起“種瓜經”卻頭頭是道:甜瓜剛換了茬,這茬多種了點西州蜜、紅冠等新品種,都是按百果園等連鎖企業的訂單育苗種瓜,新品種賣得俏。

  “現在只管把瓜種好,太省心了!”趙聚江是村裏第一批種甜瓜的,之前,他可沒少受“種什麼”的折磨。

  “過去什麼行情好,來年就種什麼。”勤勞肯幹的趙聚江種過糧食,不掙錢;種過水果和蔬菜,也沒掙到什麼錢。要説,種出來的蔬菜水果,品質不差,可拿到集市上一賣,發現滿大街都是“大路貨”,價格低得讓他心頭滴血:辣椒賣過3毛錢一斤,西瓜賣過5毛錢一斤……

  種地不掙錢的局面,在2014年開始改變。那年,高志敏帶領村民去山東等地考察,回來後在村裏發展起了訂單甜瓜。5年時間,小孟村成了遠近有名的“全國一村一品示范村”,高志敏也“升級”為北方現代農業園區黨總支書記,帶著周邊四個村一起發展甜瓜産業。“訂單種瓜,心不累,能掙錢,好著咧!”趙聚江一臉輕松地説。

  相比趙聚江,隆堯縣隆肖家庭農場主王國雲,享受到了“升級版”訂單農業的好處。

  “以前都是自己買種子種麥子,加入聯合體後,統一種優質強筋麥,從播種那天起,就訂好今麥郎這個買主了。公司還統一提供技術服務和加工服務,省心得很!今年每畝比普通小麥多打了100公斤,收購價每公斤還比市價高2毛錢。” 王國雲所説的聯合體,全稱叫“冀南優質麥産業聯合體”, 是由今麥郎集團牽頭,聯手隆堯、巨鹿、平鄉等縣120多家新型經營主體打造的。今麥郎每年加工小麥200來萬噸,近年來推廣種植優質強筋麥。優質強筋麥産量高、價格貴,成熟後麥株金黃,採訪中,很多農民稱它為“黃金麥”。

  “優質糧就是好原料,麥田就是我們的第一車間。”今麥郎集團行政部經理林瑞騫介紹,2005年集團啟動了“今麥郎優質麥工程”,率先在黑龍港流域推廣優質強筋麥,但傳統的訂單合作比較松散。為形成更為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快速擴大規模,公司牽頭打造了冀南優質麥産業聯合體。聯合體內,王國雲這樣的家庭農場訂單種植,合作社提供社會化服務,今麥郎專注于深加工和銷售,三者分工協作,通過契約關係結成“從麥場到賣場”的完整産業鏈。

  隆堯縣縣長李建強介紹,聯合體通過打造三産融合的産業鏈,較好解決了企業買好糧難、農民糧食賣好價難,以往低收益的傳統種糧模式,逐步升級為收益更高、現代化程度更高的種植模式。在聯合體的帶動輻射下,今年全縣“黃金麥”種植面積達40萬畝。

  怎麼種?

  一條龍社會化服務,一個新型職業農民種四五百畝地

  364畝小麥純收入4.94萬元!這是南和縣河郭鄉梁牌村農民梁立峰今年麥季的分紅。

  梁立峰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種糧大戶,而是新型職業農民。他如今在金沙河農作物種植合作社的閆裏村基地種糧,“現在種地可是技術活,我的技術還有很大提升空間,要勤跟課堂上的老師學。”

  基地種地還要上課?

  合作社負責人李江坡説:“咱的合作社是國家級示范社,閆裏村基地還是一所職業農民培訓學校,這裏的農民,白天在田間勞作,晚上進教室培訓。”

  “農民經過培訓畢業後,才可以在合作社的基地種糧,我們也鼓勵他們出去單幹。”金沙河集團董事長魏海金説,新型職業農民流轉土地單幹,也能為集團提供更多的優質麥源,把學到的種糧技術、管理經驗撒播到廣大農村。

  走進閆裏村基地裏,6000畝玉米綠波蕩漾,據了解,這裏平時主要由15個職業農民打理。“借助社會化服務,基地生産全程機械化,1個職業農民可以種四五百畝地,平均年收入超過10萬元。”李江坡説,有了社會化服務,就能規模化、標準化種地,用工業化理念經營農業,這樣更有“錢途”。

  社會化服務在邢臺農村已成氣候。最近,南和縣瑩翌航空植保專業合作社的60多架無人機,幾乎“傾巢而出”,為玉米打藥,防治黏蟲。

  “無人機噴施,能把調配好的藥劑精準噴到玉米葉面上,與人工打藥比,節藥20%、增效20%,1畝能省30元。”合作社理事長程建中介紹,目前合作社為600多個社員和3000多農戶提供植保作業,服務耕地面積超30萬畝。

  説起無人機打藥,閆裏鄉大郝村農民馬路坤豎起了大拇指,“我家11畝玉米,以前人工打藥,我需要從天亮忙到天黑,一架無人機10多分鐘就能搞定。這一家一戶種地,算是種到頭了,還不如出去打三個月的工掙得多。”把地托管給瑩翌合作社後,馬路坤抽身打起了工,一年多了4萬元收入。

  “農村越來越多的青壯年勞動力轉移就業,無論是通過流轉適度規模經營,還是留守老人種自家的地,社會化服務都必不可少,發展空間還很大。”南和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白立克感嘆。

  在邢臺,除了合作社等社會化服務組織,還有互助服務。

  隆堯縣蓮子鎮鎮會瑞家庭農場主沈會彬,也是縣裏的家庭農場協會會長。“以前,像我這樣的家庭農場都會自己購置農機設備,但使用率低。”沈會彬告訴記者,今年協會成立了托管服務中心,除了給農戶提供托管服務,還在會員之間提供互助服務。

  “自動巡航無人機,一架要9萬多元,有了互助服務,就沒必要每家都買了。而且,你幫我打藥,我幫你機播,大家都劃算。”祥農農業合作社理事長武軍祥説。

  怎麼賣?

  暢通渠道打響品牌,農産品賣得更好更遠

  “看著好好的西紅柿,一斤只賣2毛錢,心痛,卻找不到好辦法。”回憶早些年的賣難,南和縣郝橋鎮萬客來蔬菜專業合作社負責人程學哲動情地説,銷售是合作社的短板,很長一段時間,社員種的綠色蔬菜賣不上好價。

  “最近,合作社的普通西紅柿一斤賣4元,五彩番茄更是18元一斤。”程學哲高興地告訴記者,“變化源自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這兩年,合作社引入近心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負責銷售,注冊商標,打出品牌,開拓渠道,賣難問題迎刃而解。公司法人魏如華介紹,公司收購合作社的蔬菜,價格普遍比市價高20%。

  專業力量加盟,助力邢臺成為京津冀的“菜籃子”“果盤子”,越來越多的農産品賣得更好,賣得更遠。

  河北寶信物流有限公司是家5A級物流企業,領銜組建寶信農産品城鄉共配和寶信果蔬兩家産業化聯合體。公司採取“企業+基地+合作社+冷鏈中心+電子商務+農戶”的經營模式,整合銷售全市近百種農産品。“我們的銷售模式壓縮了中間環節,讓利給農民,一般農産品收購價比市價能高10%,直接帶動8萬農戶增收。”副總經理苗輝介紹,公司充分發揮冷鏈物流優勢,讓越來越多的邢臺農産品,進入了北京、天津、石家莊等城市的知名商超市場。

  “有了品牌,身價倍增。”隆堯隆尚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張京山説,去年公司為大蔥注冊了“尚竹香”品牌,電商平臺售價達到每公斤3元,是往年的3倍,3000畝大蔥增收近1000萬元,同時帶動周邊1500多戶農民增收。隆堯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李現國説,通過育龍頭、興園區、強特色、創品牌,全縣形成130多家龍頭企業帶動6萬多農戶的産業集群,越來越多的農民端起了品牌“金飯碗”。

  來到邢臺,你會發現,品牌農産品還真不少。隆堯縣的“澤畔貢藕”,邢臺縣的“漿水蘋果”,威縣的“威梨”,一個個“邢字號”農業品牌,成為帶動群眾增收致富的“金名片”。目前,邢臺擁有13個涉農中國馳名商標,17個農産品地理標志。在首屆“中國農民豐收節”上,農業農村部推出“100個品牌農産品”,邢臺的臨城薄皮核桃和巨鹿金銀花佔得兩席。

  利益怎麼聯?

  讓農民成股東,分享産業鏈更多增值收益

  越來越多的邢臺農民組織起來,“拴”在産業鏈上,全市農業産業化經營率超過七成。“但産業鏈各主體之間的利益聯結有待加強,要讓農戶融入價值鏈,才能更多分享各環節的增值效益。”邢臺市農業農村局調研員郭計欣坦言。

  為了讓農民多得實惠,隆堯縣推行“折股量化”模式——財政資金注資入股龍頭企業,每年5%的保底分紅“折股量化”給以土地入股的農戶。

  “辣椒收購每斤比市價高兩毛錢,我入股了3畝地,每畝每年還能多400元的保底分紅,好著咧!”蓮子鎮鎮白家寨村農民李俊書,和19戶村民一起,成了辣椒全産業鏈龍頭企業——旭日食品有限公司的股東。

  折股量化,企業也歡迎。旭日食品公司負責人郝瑞生坦言:“農戶入股後,每一環都跟自己的腰包有關係,責任心增強了,辣椒品質更有保證,企業更快拓展基地。”

  在南和縣,越來越多的農民融入龍頭企業的産業鏈、價值鏈。

  “田間麥子到筷子,三産融合好路子。收了麥子存廠子,行情好時結票子。”這是時下在南和縣糧農中流行的一段順口溜。為農民提供如此“甜頭”的,是當地的“吃糧”大戶金沙河集團,這個全國最大的挂面生産企業,每天讓1.1萬噸小麥變成挂面,身價翻番。

  這中間的利潤,越來越多的農民也參與進來分享。

  “企業追求經濟價值,也要追求社會價值,和農民、村集體結成利益共同體,才能更好發展。”魏海金深知這個道理,在糧源基地建設方面,公司積極推行“企業+村黨支部+合作社+農戶”的股權聯盟合作模式——農戶以土地經營權入股,職業農民以勞動力和技術入股,合作社組織生産經營,企業負責糧食收購、加工、銷售,利潤按比例分成。其中,村“兩委”每年獲得每畝50元的協調服務費。目前,金沙河集團帶動30個村6700多農戶,每年戶均增收2萬元左右。

  “我家6畝地入股企業後,不僅拿到流轉費,還有二次分紅,2017年每畝分了70元。”武莊村村民武計成滿意地説,流轉費定的是“雙500”標準,每畝每年兩季各500斤小麥加500斤玉米的售價,跟自己種收入差不多。

  “對這樣的合作,企業能穩定獲得優質原糧,農民和村集體都能增加收入,大家都比較滿意。”武莊村黨支部書紀武玉海告訴記者,今年麥收後,村裏剩下的耕地都成了金沙河的生産基地。“你看,這玉米豐收在望,鄉親們又能增收啰!”站在地頭,武玉海一臉的喜悅。(記者 顧仲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西鹿寨:做強林業産業 助推脫貧攻堅
廣西鹿寨:做強林業産業 助推脫貧攻堅
江西樂安:美麗畬鄉迎客來
江西樂安:美麗畬鄉迎客來
你從哪裏來,三星堆?
你從哪裏來,三星堆?
“飛閱”萬畝“蔗海”
“飛閱”萬畝“蔗海”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91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