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個品牌漲價 共享充電寶漲價開關誰按下
2019-08-16 08:54:58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多個品牌漲價 一小時6元創新高

  共享充電寶漲價開關誰按下

  □ 市場? 2019年上半年,行業進入比拼關鍵期,此輪調價“更多的考慮是擴大市場”。

  □ 商家? 商家會參與充電寶的租借價格制定,會要求調高定價以獲取更高的分成收入。

  □ 成本? “有的場景想要進去的話競爭比較大,運營成本也比較高,相應的價格也會被抬高。”

  

  原先1元/小時的租金,如今已普遍上漲為2元/小時,甚至有品牌開出5元/小時、6元/小時的價碼。網友吐槽,“一天的上限價格已經可以購買一個小型充電寶。”

  2019年過半,共享充電寶再一次成為行業焦點。

  在經歷過2017年底、2018年殘酷的洗牌期後,共享充電寶行業逐漸形成“三電一獸”的市場局面。

  8月14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對街電、小電、來電、怪獸充電等多個品牌調查發現,共享充電寶不但默默遍布城市各類消費場所,還漲價了——原先1元/小時的租金,如今已普遍上漲為2元/小時,甚至有品牌開出5元/小時、6/小時的價碼。

  多個共享充電寶品牌的客服表示,具體的費用是根據商家、地段、人流量等因素來制定。即在人流量多的繁華地段,共享充電寶的租借價格會稍高一些。

  以記者目前了解到的情況看,各品牌共享充電寶的最高收費標準為6元/小時,部分品牌充電寶仍存在定價為1元/小時的櫃機。

  共享充電寶漲價

  由1元/小時漲到2元/小時及以上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管是街電、小電、來電還是怪獸充電,在其微信小程序、支付寶小程序的地圖頁面,均不顯示價格。只有當用戶對櫃機上的二維碼進行掃碼操作後,租借價格才會顯示。

  目前,上述品牌的充電寶不同櫃機的收費都不同,具體價格以租借時顯示頁面的為準。

  在咨詢各品牌客服時,他們均表示其旗下櫃機有收費5元/小時的充電寶,但當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問及最高收費是否就是5元/小時,多個品牌的客服均表示不清楚。其中,怪獸充電的客服稱“在我接到的電話咨詢中,最高是5塊錢,但是不排除還會有更高的。”

  而關于收費標準的制定,每個品牌的所依據的標準都有所不同。

  街電的客服稱,“計費標準是由當地的運營人員處理的。”隨後,街電另一客服人員告訴記者,“價格是受市場的監管,然後來進行控制的,不是由街電單方面來進行控制。”

  而小電的客服人員向記者表示,相關的收費標準主要是根據門店商家的意願進行調整。在安裝設備的時候,工作人員就會和門店商家進行溝通,由門店的商家進行定價。“如果商家想更改收費,工作人員會幫他更改。”

  來電與小電、怪獸充電相似。來電的客服稱,由于商家、地段不同,收費模式也都不一樣。在簽訂合同前,來電會與商家會進行溝通,以此決定具體收費標準。

  怪獸充電的客服也告訴記者,具體的價格是根據門店的人流量及使用情況來決定的,由門店商家和客戶經理共同制定。

  當記者問及該套收費標準是于何時開始執行時,上述充電寶品牌的客服均表示不清楚。據北京商報于3月報道,市面上的共享充電寶大多由1元/小時上漲為2元/小時。

  不過,小電和來電的客服均表示,目前其品牌旗下仍存在收費為1元/小時的共享充電寶櫃機。

  街電、來電回應

  按場景收費 演唱會場館或更高

  8月15日,佔據市場份額28.6%的街電公關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街電的價格一直是最親民的,“我們是最晚提價的。”目前,在街電的共享充電寶中,5元/小時的情況不到0.01%,2元/小時以上的情況佔比不到1%,其他的都是1~2元/小時。

  據街電公關介紹,今年年初,在其他共享充電寶公司調價之後,街電也將部分機器從1元/小時調整到2元/小時,但目前仍有機器保持1元/小時(主要考慮當地的消費水平)。

  對于目前市面上存在的5元/小時的情況,街電方面稱,是考慮到商家運營成本不同,適當調整價格。目前整個行業都已經完成了提價,産品租借的價格與實際的市場需求和實際經營情況相關,這個是市場決定的。

  當天,佔據市場份額15.6%的來電公關也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目前行業裏普遍都是2元/小時,5元/小時的只是個例。

  “根據不同場合定價不同,一般是根據運維難度和成本來衡量的。” 來電的公關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市場上還存在比5元/小時更高的價格。

  她以演唱會舉例,“演唱會舉辦地之類的場景可能就高,地方比較偏遠,而且使用就幾天,設備運輸、人員維護都是難度比較高的。”

  來電的公關還表示,“據我們了解,共享充電寶並不是一刀切式的全行業全場景提價,也沒有清晰的提價輪次,但總體上看,行業收費標準的確有所提高。提價是多方原因綜合導致的,比如商家要求調高定價以獲取更高的分成收入,當然,更重要的原因還包括渠道運營成本的持續抬高。”(記者 楊佩雯)

  記者探訪太古裏旁東糠市街

  200米 3種計費標準 5種封頂費用 

  亂

  一條街200米內

  3種計費標準:1.5元/30分鐘、2元/30分鐘、2元/1小時

  5種封頂費用:10元/24小時、15元/24小時、20元/24小時、24元/24小時、30元/24小時、40元/24小時

  昨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在同一地段,200米的街上,“三電一怪”就出現了3種計費標準、5種不同封頂費用,不同的排列組合。不同共享充電寶品牌入駐同一商家計費標準不同,同一品牌在不到10米的距離內計費標準不同,一點也不稀奇。

  計費亂局 同品牌相隔10米 計費相差1倍

  太古裏旁,200米的東糠市街南側,35家商鋪和人流密集的太古裏隔街相望。記者打開各大共享充電寶軟件發現,共享充電寶企業在太古裏區域的東糠市街南側布局特別密集,不過到底怎麼計費,軟件上均未顯示。記者實地調查發現,這條街上35家商鋪有22家安放了共享充電寶,其中5家商鋪同時有2個不同品牌的共享充電寶入駐。

  同一條街上,“三電一怪”4家共享充電寶的計費標準讓人眼花繚亂,分為1.5元/30分鐘、2元/30分鐘、2元/1小時,即每小時收費2~4元不等,而24小時封頂費用分別為10元、15元、20元、24元、30元、40元5種。以一家東糠市街上的餐飲店為例,一起擺放的小電和怪獸充電計費標準分別為2元/30分鐘、封頂40元,1.5元/30分鐘、封頂24元,每小時差價1元,封頂費用相差16元。即使是同一品牌,在這家餐飲店裏的計費標準為2元/30分鐘的小電共享充電寶,與之兩家店鋪相隔的奶茶店內的計費標準為2元/小時,每小時收費相差1倍。

  記者發現,不同品牌入駐同一商家計費標準不同,同一品牌在不到10米的距離內計費標準不同,這兩種情況並不鮮見。在太古裏負一樓的糕點店內,來電計費標準為2元/小時、封頂15元,怪獸計費標準為1.5元/30分鐘、封頂30元,每小時差價1元、封頂差價15元。在書院西街的某連鎖酒店內的來電計費標準為1元/30分鐘、封頂10元,一旁的藥店內的來電共享充電寶計費標準為1.5元/30分鐘、封頂20元,每小時差價2元,封頂差價10元。

  不約而同

  七夕節漲價 最高6元/小時

  對于不少市民反應的共享充電寶漲價,究竟從何時開始?小電成都城市負責人徐小姐表示,漲價是全國統一調整,她透露,“三電一怪”都是從七夕節(8月7日)進行了統一調價。怪獸充電工作人員李家城也向記者證實,怪獸充電調價是從七夕節開始。

  另據公開報道,共享充電寶的漲價從2018年下半年就開始了。

  在成都“目前最高的是6塊錢一個小時,是一個景區。”徐小姐表示,至于是哪個景區,她以客戶隱私為由拒絕透露。

  記者調查發現,通過一輪調價,街電、小電、來電、怪獸“三電一怪”的每小時收費一般在2~4元。

  漲價之後

  高頻用戶成熟 客單量還有上漲

  據艾媒咨詢預測,穩定的高頻用戶群體已經培養養成,過去一年有超過200萬高頻用戶,年度累計使用共享充電設備超過50萬次,平均每周産生共享充電訂單。在成熟的高頻用戶群體面前,價格上漲並未對共享充電寶企業的客單量形成影響。

  “調價之後,客單量不錯,有一定上漲。”徐小姐表示,由于不斷地擴張市場,小電共享充電寶使用率一直在提高。李家成也證實,調價之後怪獸使用率並沒有降低。

  對于此輪全國性調價,徐小姐表示,調價和“三電一怪”的競爭無關,也不是為了資金更快回籠,更多的考慮是擴大市場,考慮不同地方商家的需求。(首席記者 李奕 攝影報道 制圖 黃敏)

  從運營模式看漲價邏輯

  商家參與充電寶租借定價

  2015年共享行業興起之時,共享單車和充電寶因租借模式類似,常被拿來比較。

  經過三年多的市場更迭,共享單車行業戲劇性中落,而共享充電寶行業卻活了下來,且被證明是共享行業裏,優先能實現盈虧平衡的市場。

  共享充電寶是筆好生意

  不同于多數燒錢的共享項目,多數人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筆好生意。騰訊創業曾測算,每個充電寶機櫃實際利潤在1020~1380元/月,4個月便可回本。街電COO何順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頭部的玩家基本都是盈利的。

  到了2019年,頭部玩家局面已基本形成——據Trustdata大數據發布的《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行業發展分析簡報》,街電的市場份額佔比為28.6%,小電的市場份額佔比為27%,怪獸充電的佔比為25.1%,來電的佔比為15.6%。除了這四個品牌外,其余品牌共同佔有不足4%的市場份額。“三電一獸”競爭格局已成型。

  上述簡報數據還顯示,截至2019年6月,共享充電寶用戶規模已接近1.5億人次。

  何順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共享充電行業的月營收規模預計能達到5億左右,年營收達到60億元左右,能誕生百億元估值的公司,一定會跑出一家獨角獸。

  一位業內高管稱,在熱門商場的周末,一個充電寶倉道平均4~6單,一單流水4~5元。流水高,不意味著利潤空間大,良好的運維能力,硬件續航能力等,是除了渠道能力、對財務模型最為關鍵的一點——這是多數中小玩家被淘汰出局的主要原因。

  對于運營效率高的項目,何順表示,其利潤率能達到20%以上(扣除15%~20%的工資成本、30%~50%的商家成本、20%~30%的折扣成本及其他管理費用後)。這為行業格局劃出了分水嶺——2017年幾十上百家共享充電寶創業公司中,四個運營效率較高的頭部玩家從中殺出。

  2019年進入比拼關鍵期

  “2019年被認為是行業發展的關鍵一年。由于目前市場本身頭部三家企業都基本實現了盈利,因此行業相對進入一個發展比拼的關鍵時期。”艾媒咨詢(iiMedia Research)的《2019上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研究報告》指出。

  上述報告還稱,2019年上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公共場所進駐滲透率為31.3%,而商家與共享充電寶品牌合作的主要原因是獲得共享充電寶利潤的分成——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從多個共享充電寶品牌客服處了解到,門店商家會參與充電寶的租借價格制定中來。

  有利益分成在前,共享充電寶的租借價格是否會被進一步抬高?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微博等社交平臺上,有網友對各共享充電寶品牌的變相漲價表達不滿,並稱“一天的上限價格已經可以購買一個小型充電寶。”

  對此,共享充電寶行業的從業人員小喜(化名)告訴記者,目前共享充電寶的租借價格是由市場競爭決定的,“有的場景想要進去的話競爭比較大,自然的,運營成本也比較高,相應的價格也會被抬高。”

  而當價格不斷被抬高後,用戶是否會拋棄共享充電寶?(記者 楊佩雯)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黎:夏夜蒙馬特
巴黎:夏夜蒙馬特
古村新韻
古村新韻
嘉塘草原的神秘“萌物”
嘉塘草原的神秘“萌物”
壯美乾坤灣
壯美乾坤灣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882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