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共享單車“重投”,這次月考及格嗎?
2019-08-14 09:19:01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廣州市天河區軟件路上的一片空地被牢牢圍起,僅留下一扇鐵門進出。每天,滿載“廢棄”共享單車的卡車駛入園內,傾倒後離開。久而久之,此處已成為全國聞名的“單車墳場”之一——這裏堆放著自2016年來投放在廣州的各式共享單車,甚至包括了進駐不久的哈羅和青桔。新車上市不滿半年便被鎖進“墳場”,個中緣由引人深思。

  自2016年以來,共享單車從“橫空出世”,到光環褪去,最終走向沉寂,曾經留下的亂擺亂放、押金難退、隨意廢棄等問題讓廣州曾一度禁止投放。前不久,廣州終對共享單車松綁:從7月1日起,陸續開始在中心六區投放共享單車。摩拜、哈羅和青桔3家運營商通過招投標進入廣州街頭。

  近日,南方日報記者走訪廣州越秀、天河、海珠、荔灣多地發現,共享單車“圍城”跡象有回潮之勢。

  亂象重現

  “一條馬路到處都是共享單車,早高峰的時候最多,行人都沒路走了。”天河區石牌東路肉菜市場的清潔員略帶不滿地告訴記者。在石牌東與天河路交匯的路口,各類共享單車纏在一塊,霸佔大半人行道,行人只得從商鋪前的臺階側身而過。據了解,街道管理人員每日會定期整理街面上的單車,但不到半天,共享單車亂擺佔道的情況就會重現。

  佔道的共享單車中不乏新面孔,例如哈羅單車和青桔單車。“最近騎青桔比較多”,就讀于暨大附中高二的林同學説,“新單車比較好騎,投放的數量也多,很容易找。”

  “因為隱蔽,社區的空地藏了很多共享單車。”洲民是一名共享單車志願者,在工作之余,他常常“搜救”失聯的共享單車,荔灣區的老社區是他工作量最大的地區之一。

  日前,記者走訪了荔灣區的小橋涌基社區發現,大量共享單車無序地停放在社區裏。對此,洲民告訴記者:“小橋涌基靠近人行天橋,很多人都會騎共享單車去到天橋附近,把車放下然後走路過天橋。”洲民説,“天橋人流量非常大,堵在天橋的共享單車存在安全隱患,因此社區管理人員會定期整理共享單車,把它們搬到隱蔽的空地。但是隨著共享單車越來越多,擺放秩序也越來越亂了,由‘車隊’演變為‘車堆’”。

  同樣的情況在廣州市內並不罕見。例如,天河區軟件路的一處園地就幾乎成為共享單車的“墳場”——甚至剛投放1個多月的哈羅和青桔兩家運營商的共享單車,在“墳場”裏也是隨處可見。

  然而,記者在“墳場”裏卻發現,不少被“拋棄”的共享單車外形完整而且功能完好,附近的清潔員告訴記者,經常有行人從園地裏挑選好的單車騎走。記者也嘗試對園內的共享單車進行解鎖,不少單車可以正常開鎖和騎行。

  誰在管理?

  位于鬧市中心的天河區石牌街道,串連起了附近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天娛廣場、電腦城和石牌村等,還有周邊的數所高校——從早到晚都人來人往,共享單車在這裏“泛濫成災”。

  “石牌這裏共享單車太多了,堵路上實在難看,我們會聯係公司派人收拾。但一般我們不聯係,他們不會主動來,其實他們能通過GPS技術看到哪裏的單車應該收了。”石牌街道的城管人員説。在他看來,共享單車運營商就像灶邊的磨子,“推一下動一下”。

  “軟件路上的共享單車,都是我們親自上陣一輛一輛清理的。”天河區新塘街城管人員告訴記者,他們也嘗試和共享單車運營商溝通,但光天河區就有21條街道,如果同時給運營商打電話,他們會應接不暇暈頭轉向的。據了解,3家單車公司都派遣專人留守各大投放區域,但轄區過大,不能顧及每條街道,大量的整理工作仍落到了城管肩上。

  除了城管,環衛人員也是日常整理單車的主力軍。在一些中心城區,如黃埔大道、珠江新城金穗路、臨江大道等,還會請專人整理單車。

  此外,記者還獲悉,廣州市交通運輸局正在建設共享單車的信息化監管平臺,平臺投入使用後,能夠通過車輛定位和訂單數據評估車輛狀態,及時向企業發出整改信息,再結合市、區、街相關職能部門的日常巡查並通過政企微信群督促整改等工作機制,確保企業嚴格依照經營服務管理的規范要求做好車輛維護以及車輛更新。

  “政府之外,共享單車的用戶,也需要進行‘自我管理’。”洲民看來,共享單車的違停堵路實際是一場“蝴蝶效應”,“每一個使用者的不文明行為,會從街道影響到整座城市,最終引起共享單車管理的痛點。而解決這一痛點,需要全社會來共同發力,每個使用者都要‘自我約束’,使用完共享單車之後按照相關要求停放。”

  洲民還告訴記者,在共享單車入市3年多以來,廣州已形成了一股穩定的民間力量,他們是倡導文明騎行的“單車獵人”。平時,單車獵人穿梭在街頭巷尾,自發整理佔道單車,舉報損壞單車的不文明行為。

  科學投放

  共享單車為市民出行解決最後1公裏的問題而廣受歡迎,但隨著企業加大力度投放共享單車,佔道、亂擺亂放、清運不及時等亂象有所“回潮”。究竟廣州市需要多少共享單車?南方日報記者了解到,去年5月廣州市交通運輸局曾開展相關調查,稱“全市適宜單車總量宜為60萬—80萬輛,其中心六區總量宜為40萬—50萬輛”。而根據廣州市2019年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營商招標公告,摩拜、哈羅、青桔3家運營商可在廣州市中心6區投放共40萬輛共享單車。

  專家呼吁,管好共享單車,除相關部門外,企業應肩負起相應的責任。對此,目前3家車企正在通過不同辦法來完成整改要求:

  摩拜單車表示,他們同時運用大數據和線下巡查獲取單車信息,回收故障車入庫,將于今年8月底完成協議要求的車輛減量和置換工作。同時,摩拜將電子圍欄技術應用在市民日常騎行中,如果用戶將車停在禁停區,將收取相應車輛管理費,而在規定時間內騎出任意一輛違停車輛,將返還扣除費用。公司內部數據顯示,禁停區違停率最高已減少80%以上,累計提醒停放在禁停區內的用戶數萬人。

  哈羅出行回應稱,哈羅通過虛擬電子圍欄技術,在電子地圖內劃定虛擬服務運營區、禁停區、停放區,並匹配相應的獎懲措施,以達到規范騎行行為、有序引導停放的效果。在廢舊車輛管理上,哈羅出行表示,將遵循國際循環經濟中標準的“3R”原則,以科技為驅動力,精細、智能運營,提升單車的再使用率及壽命。同時,哈羅出行以小問題路面維修、大問題入庫維修的故障處理方式,有效提高了車輛再使用壽命。對于報廢的零部件,哈羅將攜手合作商進行回收拆解及無害化專業化處理。

  青桔單車採取線上線下聯動方式,施行網格化管理,保證車輛不淤積,單車停放有序。在青桔單車的APP上,有“規范停車區”的提示和引導,APP在用戶違規停車時會發出警告。對于破壞單車行為,青桔在線上設置“發現壞車”“舉報私佔”等入口,滴滴共享單車平臺會首先通過短信、推送、客服回訪等方式進行提醒。與此同時,青桔單車也設置了充足的線下運維人員進行動態調度。

  聲音

  別再讓共享單車困住城市

  “我們應該用建設地鐵的激情來管理共享單車。”長期關注城市管理話題的暨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胡剛教授説,共享單車為市民出行解決“最後1公裏”的問題,是城市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應當給予足夠的重視。

  除了能解決“最後1公裏”的困難,共享單車還具有低碳環保、緩解交通壓力的作用。由中國信通院和摩拜公司聯合發布的《中國共享單車行業發展報告(2018)》稱,用戶在使用共享單車後,小汽車總體使用量減少了55%。“共享單車既是商品,也有公共産品的性質。”胡剛告訴記者。

  隨著新單車品牌投放市場,新的管理思路也開始拓荒,禁停區成為共享單車用戶耳熟能詳的名詞。所謂禁停區,是用電子圍欄圍住的一塊區域,只能在手機上看到,若是用戶違規停車,運營商將給予他們罰款。除此之外,信用積分制度也是解決佔道和亂擺放問題的新思路。胡剛説,共享單車是互聯網時代的新事物,它能騎多遠,有賴于政府、市民、企業的三方合力,用更開放的態度看待它,或許就具有更多可能性——成為撬動城市管理變革的新杠桿。(記者 徐勉 余秋亮 實習生 唐卓 張成晨)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葵花綻放秋成景
葵花綻放秋成景
克羅地亞迎來高溫天氣
克羅地亞迎來高溫天氣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生態中國·七彩雲南四時春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873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