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美聯儲降息 中國央行保持定力靜觀默察
2019-08-02 08:55:16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北京時間8月1日淩晨,美聯儲如期實施了十年來首次降息,幅度為25個基點,與市場主流預期一致。在這之前和之後,也有部分國家或地區宣布下調基準利率。不過,人民銀行沒有任何動作,公開市場操作繼續停擺,市場對于貨幣政策寬松的預期進一步降溫。分析人士指出,相比總量寬松,定向支持、精準滴灌仍是當前貨幣政策調控的主要著力點。

  公開市場操作作為最常見的貨幣政策操作,已成為觀察央行政策動向的一個重要窗口。市場原本期望從8月1日的公開市場操作中獲得關于貨幣政策動向的最新信息。然而,這一願望落空了,8月1日央行沒有開展操作。

  央行從7月23日起就停做了逆回購。央行在昨日公告中稱,當前銀行體係流動性處于合理充裕水平,為繼續停做逆回購給出了解釋。既然沒有開展操作,利率調整自然無從談起。一些機構指出,央行可能要到8月15日MLF到期前後才會有動作,屆時可觀察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是否會做出調整。

  到8月中旬,央行再對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進行“滯後調整”的可能性的確無法完全排除。但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停擺,本身就是對美聯儲降息的某種“回應”。試想,央行如果真有意採取跟隨行動,大可開展象徵性的逆回購操作,如此既不會對短期流動性供求産生大的影響,又起到了釋放政策信號的作用。歸根到底,當前並無下調政策利率的迫切性。

  首先,我國宏觀政策其實比美國先做出調整。從2018年開始,央行就多次採取降準、定向降準操作,央行流動性管理目標也從“基本穩定”調整為“合理穩定”再調整為“合理充裕”,這些都是貨幣政策微調的證據。體現在市場利率上,無論是貨幣市場利率還是債券利率運行中樞都出現了下行,貨幣市場上代表性的DR007年度平均值從2017年的2.82%降至2018年的2.71%,而2019年以來進一步降至2.53%。隨著經濟金融形勢變化,中國宏觀政策的調整其實走在前面,也就沒有跟隨一説。

  其次,美聯儲此次降息更具“預防式降息”的意味,後續還會不會降息以及會有多大力度的降息,取決于美國和全球經濟的運行狀況。目前來看,美國經濟仍處于擴張周期,實施大力度降息似乎沒有太大必要。這也是降息靴子落地,美股下跌、美元上漲的關鍵所在。美元沒有因為美聯儲降息而走弱,人民幣對美元出現貶值,我國貨幣政策面臨的外部均衡的壓力也就沒有明顯緩解,採取貨幣寬松的舉措仍需考慮匯率等因素。

  第三,在面對平衡外部均衡和內部均衡的問題時,人民銀行一向是“以我為主”,但當前中國經濟有壓力也有韌性,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的發展態勢沒有出現根本性變化,出現失速下行的局面依然是極小概率事件,政策調控應適時適度、留有余地,更大力度、更強信號的經濟托底動作需要到更關鍵的時候才運用。

  第四,當前流動性合理充裕,市場利率平穩運行,貨幣政策調控的重點不在于“放水”、下調利率,而在于疏通政策傳導、把資金引向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以及降低信用風險溢價,有效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特別是降低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結構性的問題需要結構性辦法。單純降準、降息,效果未必很好,反而可能加劇已有矛盾和扭曲,不利于風險防范和處置工作的開展。

  值得注意的是,7月31日,央行宣布增加支小再貸款額度500億元支持中小銀行擴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同一天,央行官網發布新聞稿稱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結構調整優化座談會在京召開,會議要求要轉變傳統信貸路徑依賴,合理控制房地産貸款投放,加強對經濟社會發展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信貸支持。

  不難看出,定向支持、精準滴灌的思路進一步強化,後續結構性政策仍將扮演更重要角色,類似降準、降息等政策可能只會在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的時候才出現。(記者 張勤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建國家濕地公園 保一湖清水進京
建國家濕地公園 保一湖清水進京
生態中國·錦繡天府夢邈然
生態中國·錦繡天府夢邈然
美聯儲降息
美聯儲降息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雲陽龍缸:雄險俊秀醉遊人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828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