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是否會降息?是否會通縮?這些熱點問題央行都回應了
2019-07-12 22:54:0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北京7月12日電(陳俊松)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和實體經濟的血脈,金融活則經濟活。

  今年上半年的金融數據12日公布,其中社會融資、新增人民幣貸款等多項數據頗有亮點,央行對其中的變化和趨勢做出説明。同時,針對市場熱議的降息等問題,央行也一一給出了回應。

  M2增速平穩 連續三個月達8.5%

  M2指廣義貨幣,是貨幣供應量的重要指標。6月末M2余額192.14萬億元,同比增長8.5%,增速比上年同期高0.5個百分點。這也是M2連續第三個月保持8.5%的增速。

  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説,今年以來,人民銀行會同有關的金融管理部門,推動銀行發行永續債,多渠道補充銀行的資本金,穩定監管預期,增強商業銀行的資金運用能力,推動了M2增速的企穩。

  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銀行貸款總體保持較快增長,6月末的增速是13%,比上年同期高0.3個百分點;

  二是銀行債券投資增速比較快,6月末同比增長18.8%,比上年同期高4.6個百分點,處于歷史上比較高的水平;

  三是銀行表外資金大幅下降的情況明顯有所緩和,銀行派生貨幣能力明顯增強。截至6月末,金融機構超儲率2%,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6月銀行間拆借利率平均為1.7%,比上年同期低1.03個百分點。貨幣乘數是6.14,也是歷史上比較高的水平。

  上半年社融增量超13萬億 同比多增3萬億

  初步統計,6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13.26萬億元,同比增長10.9%,增速創去年7月份以來的新高,比上年末高1.1個百分點。

  市場聚焦的社會融資增量更是超預期。6月,社融增量為2.2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7705億元。而今年上半年,社融增量累計為13.2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大漲了3.18萬億元。

  社會融資是指實體經濟從金融體係中獲得的資金額,大增意味著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加大。

  阮健弘説,拉動社會融資規模回升的因素主要有五個方面:

  一是貸款保持較快增長,上半年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累計增加10.02萬億元,同比多增1.26萬億元;二是企業債券融資增速加快,債券余額同比增長11.2%,增速也是近兩年來的最高水平;三是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力度明顯加大;四是受基建和房地産回暖的影響,委托和信托貸款負增長的勢頭持續減緩;五是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降幅明顯縮小。

  此外,人民幣貸款上半年增加9.67萬億元,同比多增6440億元。其中,以實體經濟貸款為主的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6.26萬億元。

  小微企業利率下一步怎麼降?

  社融和人民幣貸款的增加,核心目標是破解實體經濟,尤其是小微企業的融資難題。那麼,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究竟降了多少?

  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説,1-5月,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6.89%,比2018年全年的平均水平下降了0.5個百分點。其中,五大行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是4.79%,比2018年全年下降了0.65個百分點。

  此外,承擔和減免信貸相關的費用,相當于降低其他融資成本0.54個百分點。“加在一起,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降幅已經超過1個百分點。”

  4月29日,全國首張鄉村振興主題卡在陜西省銅川市宜君縣發布。這是銀行工作人員在展示鄉村振興主題卡。 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孫國峰説,下一階段,促進小微企業貸款實際利率降低,從貨幣政策的角度來看有兩方面:

  一是促進降低市場整體利率水平,如DR007、三年期國債利率等,“整個市場利率水平的下降,對于降低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水平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

  二是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目前還存在所謂的利率雙軌問題,即利率基準利率與市場利率並存,改革的關鍵點是推進貸款利率進一步市場化。推動銀行更多地運用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作為貸款報價的參考,有利于疏通貨幣政策向市場利率的傳導,促進降低貸款的實際利率。

  如何應對降息潮?

  今年以來,澳大利亞等多國央行宣布降息,美聯儲也釋放降息信號,中國央行如何應對備受關注。

  孫國峰認為,對于中國的利率水平,主要看兩個重要指標:

  一是整體市場利率水平,從去年開始一直在下降。6月末,貨幣市場利率DR007是2.56%,同比下降45個基點;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是3.23%,同比下降了25個基點。

  二是貸款實際利率,2019年5月企業貸款平均利率5.34%,同比下降17個基點,尤其是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明顯降低。

  “一類是整體的市場利率,一類是貸款利率,從去年開始一直在降低。”孫國峰説,下一階段人民銀行將在統籌好內外均衡的前提下,堅持以我為主的原則,重點根據中國的經濟形勢、價格變化及時預調微調,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利率水平合理穩定。

  PPI回落,通縮來了嗎?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6月PPI(工業生産者出廠價格指數)由5月的上漲0.2%轉為下降0.3%。從同比看,則由5月的上漲0.6%轉為持平。

  PPI與市場景氣度密切相關,在零左右波動或下降給工業企業帶來一定挑戰。不少分析人士擔心,經濟有進入通縮區間的可能性。

  不過與PPI相反,同樣作為價格指數的CPI則同比上漲了2.7%,連續三個月漲幅在2.5%及以上。

  “CPI和PPI的供給和需求的影響因素不一樣,有時候走勢會有比較明顯的差異。”阮健弘説,對于中央銀行來説,貨幣政策的制定不能只看PPI,也不能只看CPI。

  她認為,GDP平減指數是比較全面反映物價水平變化的宏觀指標。一季度,GDP平減指數為1.4%,二季度也將大致維持在這一水平。

  “應該説平減指數狀況和價格環境總體來説還是穩定的。”阮健弘説,央行會密切關注高頻數據的變化,通過高頻數據的變化,把握物價變化的趨勢性和苗頭性的問題。

  接管包商銀行,對中小金融機構流動性影響有多大?

  包商銀行被接管一事持續被關注。有輿論認為,接管包商銀行,會對中小金融機構的流動性産生較大衝擊。

  人民銀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説,接管包商銀行是一個法定行為,接管後運行平穩。現在進入清産核資階段,清産核資之後可能要進行重組。

  “未來不管怎麼重組,它也可能會換一個名字不叫包商銀行,但是這家銀行肯定是存在的。”周學東説,不管是在接管期間還是在未來,包商銀行開展的業務會延續下去。

  他指出,接管包商銀行後,對大額債權人的先期保障不是百分之百,打破了以往的剛性兌付。

  打破剛性兌付後,過去中小金融機構開展同業業務中,忽視交易對手和金融産品風險識別和風險溢價的做法就難以持續,這是市場的糾偏行為,部分機構因此會出現短期的流動性困難。

  “但經過6月、7月的觀察,市場已經調整和適應,中小金融機構的融資狀況最近有明顯好轉。”周學東説,市場人士測算,目前中小金融機構同業業務的融資規模、融資水平已恢復到了接管之前的80%到90%的水平。

  此外,數據顯示,6月末,中小金融機構存款同比增長11.7%,比上年末提高了2.4個百分點,比全部存款類金融機構高4個百分點;中小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的貸款余額達40萬億元,同比增長17.2%,比全部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貸款余額的增速還要高出4個百分點。

  “盡管受到了接管包商銀行的影響,但是對中小金融機構總體上來説直接影響並不大,而且現在隨著市場的調整和適應,已基本上恢復到了一個合理的水平。”周學東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于楊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昆明鄭和文化旅遊節開幕
2019昆明鄭和文化旅遊節開幕
第28屆“斯拉夫巴扎”國際藝術節在白俄羅斯開幕
第28屆“斯拉夫巴扎”國際藝術節在白俄羅斯開幕
在國外,垃圾如何分類
在國外,垃圾如何分類
民間奇藝“一葦渡江”
民間奇藝“一葦渡江”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31210193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