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誰解歡瑞世紀危局?
2019-07-12 08:28:50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歡瑞世紀的資本鏈條已極為緊繃:業務戰略失誤致財務地雷頻發、強行調整財務處理規避對賭失敗、股價出現持續下跌、帶來質押平倉風險持續增大、帶來公司控制權強制變更風險、進而帶來經營業務進一步失秩與惡化。“地雷”隨時可能引爆,誰解歡瑞世紀危局?

  ⊙陳碧玉 記者 王雪青 ○編輯 郭成林

  樂極生悲,歡盡苦來。

  在影視資産估值泡沫化的巔峰之時,在A股收緊影視業並購重組的前夕,僥幸搭上借殼末班車的歡瑞世紀及其實控人鐘君艷、陳援,這兩年卻如臨深淵,危機重重。

  “23億應收賬款回款6億”“影視劇儲備豐富”是近日歡瑞世紀勉力釋放的“利好”,頹靡許久的股價有所振作。然而,粉飾的太平難以掩蓋滿目的瘡痍。剩余逾17億元應收賬款究竟由哪些影視劇構成?以當前市場環境和監管趨勢,相應劇集播出的把握又有幾成?歡瑞對此諱莫如深。

  曾憑借穿越劇、仙俠劇、宮廷劇紅極一時的歡瑞世紀,多年押寶上述題材已成其核心業務戰略。直至今日,公司正在籌備的片單中仍以古裝、神話、仙俠為主。這如何適應新的監管形勢?

  7月3日,中宣部副部長、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局長聶辰席到廣電總局電視劇司調研時再次強調:“針對注水劇、宮鬥劇、翻拍劇、演員高片酬等問題,深入挖掘瓶頸症結,始終保持高壓。”可以預見,治理亂象、行業整肅的氛圍仍將持續。

  歡瑞已有多部成片久拖未播。其中最令人關注的當屬《天下長安》,至今年7月15日,該部重磅古裝劇撤檔將滿一年;而公司在回復函中仍堅稱“該劇應收賬款不存在明顯大額減值風險”。

  影視劇播出的不確定性、業務戰略與監管趨勢的背離,讓支撐巨額應收款的邏輯起點化為泡影,對此歡瑞一直不予承認。反之,通過諱疾忌醫的選擇性信披,對負面信息進行樂觀化估計與模糊性表述,歡瑞“勉強”度過三年業績對賭承諾期。

  但地雷終有引爆的一天。行業亂象的整肅、商業模式的歧路、業務戰略的失策、對賭承諾的反噬、財務處理的硬傷、質押平倉的暗雷、立案調查的懸劍,諸多因素相互“引燃”、放大風險,將歡瑞世紀陷入惡性循環的危局。是繼續揚湯止沸以掩蓋?抑或釜底抽薪來解局?

  應收賬款構成細究

  歡瑞世紀重組上市後三年來,雖業績達到了承諾指標,但應收賬款卻連年攀高。

  截至2018年底,公司應收賬款進一步增至23.22億元,較期初又增加了36.62%,佔總資産的比例升至47.27%。如此巨大的應收賬款相當于歡瑞世紀2018年營業收入13.28億元的1.7倍,相當于凈利潤3.24億元的7倍。

  歡瑞世紀在7月6日的年報問詢函回復中表示,截至公告披露日,應收賬款已累計收回6億元。也就是説,目前公司的應收賬款還有17.22億元。這看似是個不小的回款進度,可在剩余的應收賬款背後,到底還有多少待播影視劇,它們的播出前景又如何呢?

  公司沒有進行説明,記者則翻閱了公司近年財報,梳理出了歡瑞世紀的待播劇。

  可以看出,那些在2019年剛播完或即將播完的網劇,應是公司今年回款的主要來源。但除此之外,躺在歡瑞世紀應收賬款裏的多部待播劇,基本均為古裝、仙俠、玄幻等架空歷史型的電視劇。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來,網劇的審查標準與力度,日漸呈現出與電視劇看齊的趨勢。

  早在2017年1月3日,全國新聞出版廣播影視工作會議已透露了“堅持審查網上、網下一個標準、一把尺子”的政策走向。2018年11月《關于進一步加強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文藝節目管理的通知》亦明確:“廣播與電視、上星頻道與地面頻道、網上與網下要堅持統籌管理、統一標準。各級廣播電視主管部門要探索建立網臺聯動的有效管理機制,嚴把文藝節目的內容關、導向關、人員關、片酬關,存在問題的節目,網上網下均不得播出。”

  《天下長安》前景難測

  《天下長安》是眾多待播劇中最受關注的一部,因其曾為歡瑞貢獻了5.67億元的營業收入,並且至今還有4.41億元(2018年底有5.06億元應收賬款,截至回復函日收回了6528萬元)應收賬款“懸而未決”。

  2018年7月15日,由歡瑞世紀傾力制作的電視劇《天下長安》在央視即將開播之際再次突然撤檔。歡瑞世紀當時給出的解釋是由于“播出版本和上線時間安排”的因素,無法按原定計劃播出。

  上證報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天下長安》至今沒有通過“上星許可”審核;而由于存在演員高片酬和題材等問題,後續獲得上星許可的難度很大。

  據歡瑞世紀2017年年報問詢函回復披露,公司當年從第三大供應商霍爾果斯朗睿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的採購成本6000萬元,主要是邀請朗睿影視的藝人在電視劇《天下長安》中扮演男一號。由此推測,《天下長安》男一號張涵予的片酬高達6000萬元。

  從時間上看,2018年6、7月份正是媒體曝出演員“陰陽合同”,天價片酬被熱議的敏感時期,而那時正在進行上星審核的《天下長安》,等同于撞在了“槍口”上。

  隨後,2018年8月11日,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聯合正午陽光、華策影視、檸萌影業、慈文傳媒、耀客傳媒、新麗傳媒等共同發布《關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業不正之風的聯合聲明》,承諾上述單位採購或制作的影視劇中,單個演員的單集片酬(含稅)不得超過100萬元,總片酬(含稅)最高不得超過5000萬元。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又于2018年11月正式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文藝節目管理的通知》規定,每部電視劇網絡劇(含網絡電影)全部演員片酬不超過制作總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員不超過總片酬的70%。

  在紅線明確、規則收緊的審查背景下,《天下長安》還能否“重見天日”?

  今年7月3日,中宣部副部長、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局長聶辰席到廣電總局電視劇司調研時再次強調:“針對注水劇、宮鬥劇、翻拍劇、演員高片酬等問題,深入挖掘瓶頸症結,始終保持高壓。”

  相比之下,公司對于《天下長安》未播出的解釋輕描淡寫,僅為“播出版本和上線時間安排的因素”,這被外界解讀為該劇“先網後臺”的播出策略導致被電視臺撤檔,這與實際情況是否相符?

  近日,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歡瑞世紀時,對方亦坦言:“《天下長安》能否播出現在沒辦法判斷。”

  類比唐德影視對《巴清傳》應收賬款的一次性計提約5億元壞賬,歡瑞世紀顯然樂觀太多。公司的財務處理與信息披露何以如此樂觀?

  據查,2018年是歡瑞借殼上市中業績承諾對賭期的最後一年。當時的協議是:2018年實現歸母凈利潤不低于3.68億元,扣非凈利潤不低于3.43億元,如未達業績承諾,陳援、鐘君艷及其一致行動人將進行股份補償。

  眼下,公司僅對《天下長安》5.06億元應收賬款計提了0.25億元壞賬準備。一旦嚴格財務處理、大額計提壞賬,將導致對賭失敗、引發大股東大額股權補償,甚至影響其控股權穩定。

  戰略失誤仍在持續

  歡瑞世紀應收賬款高企的同時,還有存貨積壓及經營現金流“入不敷出”的經營困境。此外,公司融資成本升高也是不容忽視的問題。

  現金流緊張疊加監管環境趨嚴,也在影響著歡瑞的新劇制作。從公司披露的募投項目進度表來看,原計劃中的影視項目,或由于版權到期無法進行,或因為評估風險過高而放棄;而在繼續推進的募投項目中,都是原定在2019年前完成發行,但截至2018年底卻無一開機,進度遠遠滯後于預定時間表。

  另一個問題是,上述以神話、武俠題材為主的募投項目即使完成了拍攝,能否順利發行和播出?

  就在募投項目進展緩慢之時,歡瑞世紀卻開拍新劇,且主題仍是仙俠。

  今年2月27日,由歡瑞世紀出品,芒果影視、新媒誠品聯合出品的東方神話仙俠巨制《琉璃美人煞》在橫店影視城舉行了開機儀式。總制片人鐘君艷、導演尹濤、麥貫之,原著作者十四郎,主演袁冰妍、成毅、劉學義、張予曦、黃宥明等。

  此外,歡瑞難得的播出風險較小的知名IP劇《盜墓筆記》係列版權已于2019年5月26日到期。公司在問詢函回復中表示,公司還在通過購買劇本版權或與優秀編劇合作進行劇本定制,加大內容儲備。

  而新儲備的內容成色如何?

  上證報記者對歡瑞世紀正在籌備的影視項目進行了梳理,其中,公司雖有現代劇《我在北京等你》《不説再見》有望在2019年播出,但這兩部作品均非由歡瑞世紀主控。

  在剩余影視劇中,公司增加了對當下較流行的懸疑涉案劇的投入,不過古裝、仙俠仍在歡瑞新劇中佔了“半壁江山”。

  此外,還有一些歡瑞世紀已經擁有著作權、但記者尚未查到籌備進度的IP,仍不乏仙俠、古裝、傳奇劇。

  資本鏈條幾近崩斷

  歡瑞世紀曾一手打造過《宮鎖珠簾》《宮鎖心玉》等高知名度劇集,從而躋身一線影視制作公司;隨著劇集的火爆,歡瑞世紀亦被稱為“造星工廠”,與楊冪、劉愷威等知名藝人合作。

  然而,走過巔峰的歡瑞世紀沒能一路高升,重組上市後的幾年更是問題頻出。從2016年至2018年連續三年的年報均遭到交易所問詢,2017年被證監會立案調查,2018年更是多事之秋——股價腰斬、《天乩之白蛇傳説》一度下架調整(于2018年12月復播)、《天下長安》一再延播、《秋蟬》宣發亦遲遲未上線。

  歡瑞世紀的好運似乎一夜間消耗殆盡。

  探究其興衰轉換的原因,産品導向背離監管趨勢成為首因。2010年前後“穿越”風頭漸起,歡瑞世紀緊跟潮流推出《宮鎖心玉》;2014年前後“仙俠”崛起,歡瑞世紀再次弄潮,接連推出《古劍奇譚》《青雲志》,搶佔了市場的大部分流量;2016年古裝宮廷劇成為熱門後,歡瑞世紀也在2017年推出了的宮廷權謀劇《大唐榮耀》。從公司的片單就能看出,直到今天,古裝、玄幻題材仍是歡瑞世紀鐘情的題材。

  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一年前就判斷,預計在未來一兩年,國內會有上千家影視公司面臨倒閉。行業洗牌、熱錢撤離、大劇開機數量銳減、曾經的頭部公司遭遇危機……一年來,這個判斷不斷被印證。

  而在影視業發展遇到瓶頸期時,各大公司紛紛轉型,擁抱現代主義題材劇。當下,華策影視、唐德影視、新麗傳媒、正午陽光等公司紛紛開始涉獵現實主義題材。華策影視總裁趙依芳今年4月份表示,目前公司反映主流價值的現實題材劇佔了80%以上,其中主旋律的佔了30%。唐德影視今年也啟動了“新時代精品劇”計劃。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業務的風險、戰略的失誤,只是多米諾骨牌的第一節。資本運作下對賭的壓力、激進股權質押下平倉的風險,進一步放大了歡瑞的經營失誤,迫使其在財務處理上“極力美化”,信息披露時“諱疾忌醫”。

  早前歡瑞世紀股價跌至7元至8元時,公司控股股東便已頻頻拉響質押“平倉”警報,如今公司股價更跌至4元區間,歡瑞世紀反而對此“失聲”。

  歡瑞控股股東懸而未決的股權質押問題,在股價持續下跌的背景下,成為其揮之不去的“夢魘”。此時若將業務情況進行完整的信息披露與風險提示,財務處理以嚴格謹慎的要求重新調整,股價將如何表現難以估量。歡瑞或將面臨控制權強制變更的境地。

  如今,歡瑞世紀的資本鏈條已極為緊繃:業務戰略失誤致財務地雷頻發、強行調整財務處理規避對賭失敗、股價出現持續下跌、帶來質押平倉風險持續增大、帶來公司控制權強制變更風險、進而帶來經營業務進一步失秩與惡化。

  “地雷”隨時可能引爆,誰解歡瑞世紀危局?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醉美阿尼瑪卿
醉美阿尼瑪卿
奧克蘭大霧彌漫
奧克蘭大霧彌漫
“樂”動喀什古城
“樂”動喀什古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10191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