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易到易主兩年記:資本殘局未解 控股方與中植係仍糾葛
2019-07-11 08:10:3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7月10日,記者獲悉,原本在阿裏司法拍賣平臺拍賣的韜蘊資本旗下公司股權已經撤回。網絡截圖

  距6月底結清工資和補償金的日子已經過去了數天,易到前員工楊洋(化名)、林玲(化名)等人仍未拿到這筆錢,訴求解決依舊遙遙無期。

  2017年6月韜蘊資本從樂視手中接過易到,如今兩年已過,易到未改“無米下鍋”的境地,其控股股東韜蘊資本也處境維艱。在恒大地産回歸A股計劃僅剩半年左右時,因為欠款問題,韜蘊資本旗下持有恒大地産股權的中融鼎興,被昔日合作夥伴中植係旗下公司告上法庭,並申請強執。

  根據阿裏司法拍賣平臺顯示,由中植係公司中融信托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中融鼎興將于7月22日至23日被公開拍賣。評估價為43.06億元,起拍價30.14億元。不過後來,拍賣平臺顯示,當事人達成和解,拍賣撤回。

  控股股東資産被拍賣,司機提現難未解,員工薪資和賠償到期未兌付,命途多舛的易到將何去何從?已多次易主的易到還會有人接手嗎?

  大股東與中植係的欠款風波

  易到殘局未解,大股東韜蘊資本也麻煩不止,其持有的其他資産遭拍賣,不過後來達成和解,撤回了拍賣。

  新京報記者從阿裏司法拍賣官網獲悉,韜蘊資本持有的深圳市中融鼎興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中融鼎興”)的96.5977%股權將于7月22日至23日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公開拍賣。

  企查查工商信息顯示,中融鼎興成立于2016年6月15日,實繳出資額30億元,經營范圍為投資興辦實業、股權投資、投資咨詢等。韜蘊資本持有中融鼎興99.9967%股權,達孜鼎瑞持有剩余股權。達孜鼎瑞為中植係中融信托旗下公司。

  中融鼎興主要資産為持有對恒大地産的長期股權投資。2016年12月30日,恒大旗下凱隆置業及恒大地産與投資者訂立協議,8家戰略投資者合計出資300億元取得恒大地産增資擴股後13.16%的股權。當時,中融鼎興出資30億元認購約1.32%的股權。此後恒大地産完成數輪增資,中融鼎興持有股權被稀釋。

  評估報告顯示,根據《恒大地産集團有限公司關于2017年度利潤分配事宜的股東會決議》及搜集到的其他相關信息,確定中融鼎興對恒大地産的持股比例為0.9614%。

  此次拍賣中融鼎興評估價為43.06億元,起拍價30.14億元。去年11月,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執行裁定書》顯示,中融信托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法院已凍結韜蘊資本銀行存款22.7億元。

  韜蘊資本與中植係從合作到對簿公堂皆因投資恒大股權而起。2018年12月,韜蘊資本因與中植係合作參與恒大地産回歸A股計劃,未能按期歸還中融信托的23億元欠款,而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下發消費限制令。法院稱,韜蘊資本因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依照相關法律規定對韜蘊資本採取限制消費措施。

  根據當初恒大與戰投簽訂的對賭協議,若恒大與深深房重組上市未能在2020年1月30日之前完成,戰略投資者有權要求凱隆置業以原有投資成本回購股權;或者由凱隆置業向戰略投資者轉讓部分恒大地産股份作為補償,轉讓比例為戰略投資者簽訂補償協議時所持股份的50%。

  業內人士認為,經過幾年上漲,恒大股價已經從2016年末約5港元/股升至約22港元/股,總市值約2928億港元。恒大的股權應該能賣個好價錢。

  不過,現在事情發生了轉機。7月10日,新京報記者從阿裏司法拍賣官網獲悉該拍賣已經撤回。原來的拍賣網頁顯示,“本場拍賣已撤回,當事人達成了執行和解協議,不需要拍賣財産。” 7月10日,新京報記者致電溫曉東了解拍賣案撤回具體原因,溫曉東表示,公司不是公眾公司,並沒有信息披露義務。

  員工薪資與補償款到期未支付

  韜蘊資本資金陷入困局,也影響到易到的運營。

  “當時仲裁簽訂的和解協議是,易到于2019年6月28日支付拖欠員工的費用,但到期並沒有支付。7月1日,公司人力部門打電話説公司資金沒有到賬無法兌現,還需要等,具體時間另行通知。”易到前員工楊洋(化名)説。

  今年3月,韜蘊資本CEO溫曉東開會説明了公司的情況,並詢問員工是否還要支持他和易到。“我們當時説再博一把,前提是溫老板按時發放工資,當時他也同意了,但是後來4月份工資沒有按時發,也沒有給説法。在此期間,公司開始有計劃地調減員工數量。”此時的楊洋不再相信溫曉東,決定離開易到。

  楊洋説,目前易到欠他大約4.5萬元的工資,除此之外,2018年12月-2019年4月的公積金未繳納,2018年11月-2019年4月的個稅也未繳納,“公積金和稅已從工資裏扣除了,但是沒有繳納”。為此,楊洋離職後提請了勞動仲裁。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易到從今年3月份開始被爆出大范圍欠薪和裁員,至3月中旬,易到已陸續通知員工辦理解除勞動合同的手續,涉及員工數量有三四百人,截至目前,易到員工還剩下百余人。一位在此期間離開易到的員工告訴記者,易到先裁減一部分員工,後來又讓小部分人復工,但是復工只發當月工資,之前欠的工資並不補發。目前,易到技術部門的部分員工已經復工。

  未按時繳納公積金給部分員工的生活帶來了一些困擾,易到前員工林玲(化名)就是其中一位。

  “有不少員工要買房子,因為易到中斷了繳納公積金,導致很多人不符合貸款條件沒辦法買房。”林玲介紹,2019年3月,公司逐個打電話給部分員工,告知工作到3月17日,並要求簽署離職協議。林玲的協議載明了公司需要支付1-3月份的工資及賠付,共計6萬元左右,6月30日結清。

  “溫曉東是個比較細心的人,但也是一個不喜歡同步信息或者分享信息的人,如果他能早點説明公司問題,大家都會理解和支持,一起想辦法共同度過,但他這種倔強性格造成屢次失信于員工的情況,所以現在對他不好評價,只能説他是一個不誠信的人。”楊洋表示。

  易到內部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易到的人事由韜蘊資本方面人員兼管。7月10日,韜蘊資本人力相關負責人表示,何時能結清員工的欠薪和相關補償,還未接到通知。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表示,勞動仲裁裁決書生效後,如果對方未履行裁決的,可向對方住所地或者財産所在地的人民法院提交執行申請,由基層法院強制執行。

  兩次易主,仍未走出樂視遺留債務困局

  易到被業內稱為中國“專車鼻祖”,2010年5月,由周航、楊蕓、湯鵬三人在北京創立。時至今日,易到已兩次易主。

  2015年10月,樂視用7億美元買下了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後媽”樂視曾希望易到提升樂視汽車生態中的社會化運營環節。可樂視“帶資進組”並沒能扭轉易到的局面,反而給它埋下了資金鏈斷裂的“導火索”。

  樂視危機爆發後,易到再次易主。2017年6月,易到公告顯示,易到股權出現重大變更,樂視不再是易到控股股東,隨後韜蘊資本接手。韜蘊資本曾是樂視及賈躍亭的盟友,後來反目。

  林玲回憶韜蘊資本進駐易到時的情形,“我記得2018年1月份公司的年會很盛大,溫曉東在臺上發言,也很溫暖大家,當時並沒有出現過提現問題。”

  “易到當時是溫曉東整體負責,2018年上半年也在快速發展,日單量逐步提升,每周五的司機提現都正常,保障了平臺運力的恢復和快速拓展,同時也補充了一些優秀的人員,團隊充滿了活力,扁平化管理讓各個部門可以直接向溫曉東反饋,提升了效率。”楊洋介紹。

  然而好景不長。2018年9月開始,司機提現逐步不順利,當時易到採用一些限額提現的方式來解決,但從2018年12月開始提現問題變得嚴重。

  局面日益嚴峻,韜蘊資本與樂視的糾紛也公開化。2018年12月,樂視控股債務處理小組表示,與韜蘊資本達成收購易到的交易協議後,韜蘊資本一直未向樂視方支付任何交易對價以及完成抵債等協議約定的義務,導致了涉及幾十億元的經濟糾紛。

  隨後,韜蘊資本方面回應稱,因為這是一次承債式交易,當時樂視控股及賈躍亭在交易文件中承諾易到債務規模是23億元,而韜蘊資本入主後陸續發現債務規模在50億元左右。

  易到前員工楊森(化名)認為,“樂視遺留債務對易到後續經營的確存在一定程度影響,但不至于成為易到目前局面的主因。據我所知,在樂視退出後,易到曾一度迎來不錯的發展局面,也沒有進行大面積補貼,去年底公司賬上突然就沒錢了,比較奇怪。”

  對于易到的處境,獨立分析師唐欣認為,“易到幾度易主的關鍵還是在于其自身的獨立經營能力不足,過于依賴投資方,被牽著走,自身戰略難以執行。”

  易到管理層大失血,現在“沒錢沒人”

  “精明有余,格局不夠。成為易到實際控制人後,在用人和管理方面缺少智慧。”楊森如此評價溫曉東。

  控股股東韜蘊資本資金鏈吃緊,易到也“無米下鍋”,甚至幾度搬遷辦公場所。多名司機表示,他們從北京站附近的萬豪酒店,最終追到了百子灣的大成國際。裁員之後的易到也未見好轉。

  3月13日,溫曉東在微信朋友圈公布,鞏振兵即將卸任易到CEO職位。一周後,豪華車司機要求易到恢復提現,而此次對接的易到負責人是溫曉東請來的“救兵”孫士海。“溫曉東入主易到之後,就派了韜蘊資本的人員,負責人事、財務、法務,差不多控制了易到。”楊森介紹稱。

  出生于1983年的溫曉東在資本市場頗為神秘,根據企查查工商信息,溫曉東控股72家企業,涉及出行、影視、旅遊、房地産、農牧業、新能源等領域。

  企查查工商信息顯示,孫士海為韜蘊資本旗下韜蘊時達(北京)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韜蘊資本負責農業投資相關業務。“原來管農業的一個人,空降過來管網約車,你覺得有戲嗎?”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易到管理層已經沒人了,現在的狀況是“沒錢沒人”。

  4月25日,多名司機發現,易到上線了“快提”標簽服務,這部分車費可快速提取。不過,部分司機表示,顯示“快提”標簽的訂單“很難搶”。

  “車主提現將在十個工作日內分批解決,各位車主均可根據客服電話通知或端內信息了解具體提現日期。”5月17日,易到發公告稱,從大股東韜蘊資本處獲得數千萬資金用于解決提現問題,未來將持續籌措更多資金及提供更多的提現方案,以妥善解決提現問題。

  5天之後的5月22日,易到再發公告稱,與多家合作機構商談完畢,合作開啟全新的充返、折扣等用戶活動。由于合作機構的財務結算要求,對于充返性活動需要限定時間范圍,對新充返模式進行了係統級的技術更新,“在緊急調試全新模式的用戶充返活動時,技術工作發生了故障與失誤,導致部分用戶的賬戶余額受到影響。”

  5月26日易到發布公告稱,當天淩晨,易到用車服務器遭到連續攻擊,因此給用戶使用帶來嚴重的影響。相關技術人員正在努力搶修,已向網警中心報案,運營團隊會根據解決此次事件的時長制定補償方案。

  易到有出租車、易達、專車、商務四種類型可以選擇,“易達”曾是易到力推的服務,但如今鮮有人接單。隨著2018年底網約車合規化推進,以及易到“提現難”遲遲未解決,易到的司機開始減少。

  用戶程光(化名)表示,“我在易到的賬戶中還有將近500元的余額,但易到車少,費用高,現在還不支持線上支付,都不敢再用易到了。”類似的投訴在各類網上投訴平臺上並不少見。

  誰會接盤易到?

  2018年年中,韜蘊資本開始為易到找出路。2018年8月,赫美集團公告稱,已與韜蘊資本簽署了戰略協議,三個月內收購公司不低于5%的股份,籌劃擬收購北京東方車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易到主體)股權。

  然而,協議各方在後期溝通階段未能就交易具體方案達成一致意見。當年11月15日,赫美集團公告稱,鑒于資本市場環境及産業政策發生變化,繼續推進上述合作事宜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風險。東方車雲擬獨立進行境內或境外IPO申報,所以終止了與韜蘊資本戰略投資合作。至此,易到曲線上市也黯然落幕。

  不久之後,韜蘊資本産生了拋售易到的想法。今年1月21日韜蘊資本發布聲明稱,將向社會公開出讓易到股權。韜蘊資本表示,在整體融資市場不景氣的情況下,韜蘊資本難以再向易到進行持續性投入,特向社會公開招募有意願布局網約車行業、具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入股易到,願意以低于從樂視及賈躍亭處的獲取成本全部或部分轉讓易到股權。

  “網約車競爭現狀,加上易到的債務和溫曉東的失信問題,還真不好説有沒有人接盤易到。”楊洋介紹,雖然易到有網約車牌照,但現階段處于無客戶、無運力的境況,“具體價值還能有多少不好説,只能留給市場評定了”。

  3月7日,易到證實正在尋求新一輪25.5億元融資,市場傳言恒大或將接盤,該消息隨後被接近恒大的人士否認。3月25日,易到發布內部郵件稱,要調整工作思路,盡早依靠自身力量維持平臺的基本運轉,今後的首要目標就是賺錢。“斷臂求生”的易到正在通過削減開支、業務調整、尋求融資來重整旗鼓。

  易到“搬救兵”已經不是一回兩回了。新京報記者了解到,2018年來,易到除了謀求借殼赫美集團,還先後與阿裏、蘇寧、順豐、人保等公司接觸入股等問題,最後均無疾而終。

  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告訴新京報記者,易到的出路無非就是賣身或者融資,“易到需要依靠一個真正有實力的企業,把自己的戰略和主業拉回正軌,隨著大規模補貼的退出,出行行業的市場機會還是有的。”

  “韜蘊資本進入易到,對公司運營沒有太大的幫助,做投資的怎麼可能懂運營呢?”林玲希望易到有人接盤,但是易到背負著巨債,誰會願意接手?

  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老隧道的新使命
老隧道的新使命
烏克蘭:葵花盛放
烏克蘭:葵花盛放
“銀色月光下:百年月球影像”將在華盛頓展出
“銀色月光下:百年月球影像”將在華盛頓展出
中德“聯合救援—2019”衛勤實兵聯演開始全要素全流程連貫演習
中德“聯合救援—2019”衛勤實兵聯演開始全要素全流程連貫演習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10189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