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截至3月末,小額貸款公司貸款余額9272億元,一季度減少273億元——小貸公司向何處去
2019-05-28 08:51:03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受金融科技衝擊和自身發展局限,近年來小貸公司發展趨緩,行業優勝劣汰形勢加劇。對此,小貸公司還需俯下身子做好細分市場,充分發揮與小微客群的天然聯係優勢,擁抱新科技和新管理模式,提升客戶定位能力和管理水平,深入挖掘小微企業與“三農”廣闊的市場空間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2019年一季度小額貸款公司統計數據報告》顯示,截至今年3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967家;貸款余額9272億元,一季度減少273億元。實際上,去年以來,小貸公司的數量和貸款余額均逐步下降。

  2015年是行業的“分水嶺”,在此之前,小貸公司快速增長,之後橫盤。曾經“風光”的小貸公司如今為何發展緩慢?未來向哪裏去?經濟日報記者採訪了相關業內人士和專家。

  引導民間融資陽光化

  所謂小額貸款公司是由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審批、監管,由自然人、企業法人與其他社會組織投資設立,不吸收公眾存款,經營小額貸款業務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我國從2005年開始小貸公司試點,隨著2008年《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簡稱《指導意見》)發布以及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小貸公司迅速發展,不斷壯大。

  小貸行業肩負著引導民間融資陽光化、規范化的使命,已成為社會融資活動重要組成部分和傳統金融供給的有益補充,在地方經濟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表示,服務“三農”、將資金引入欠發達地區,是監管推動小貸公司試點的政策初心。為此,監管設定了區域經營和杠桿率限制,小貸公司做不大,才甘于做服務縣域和“三農”的金融“毛細血管”。

  據統計,小貸公司面向小微企業及“三農”等實體經濟提供專業放貸,主要分布在縣鄉城鎮。小貸公司的單戶借貸金額在70萬元左右,有的公司戶均貸款不足6萬元,且年周轉率可達2次以上,是真正的小額貸款服務。

  小貸行業發展軌跡是怎樣的?據廣德東方小貸公司董事長芮峰介紹,2005年之前,小貸行業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一直處于萌芽狀態;2005年至2015年,小貸行業度過了一個煩惱相伴而發展迅速的成長期;2015年至今,小貸行業步入了優勝劣汰加劇的成熟期。

  行業發展快速分化

  據業內人士介紹,大約在2013年,小貸行業就開始出現分化跡象,到了2015年,行業發展迎來分水嶺。

  “據小貸協會2015年調研數據,一些省份超過1/3的小貸公司不能正常營業。與農商行、城商行的困局一樣,當實體經濟增速下行壓力疊加金融科技崛起,小貸公司經歷著生死考驗。”薛洪言表示,經濟增速下行帶來的影響是,小貸公司不良率攀升,利率下降;金融科技的影響是,巨頭下沉,模式變革。“影響交織下,龍頭尚可勉力應付,中小貸公司則漸漸跟不上節奏。”

  薛洪言認為,不準跨區域經營、融資杠桿率低(一般不超過1.5倍),是小貸公司身上的兩道“枷鎖”。有了互聯網放貸資質,小貸公司機構數量于2015年三季度達到頂峰。後來,強監管來臨,表內業務愈發受限;再後來,助貸興起,沒有牌照也能做業務,小貸牌照的價值越來越弱。

  “實際上,小貸公司的融資渠道問題在制度層面沒有太大障礙,可以向政策性銀行或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申請批發貸款,也可以通過發行債券、資産證券化、資産收益權轉讓等方式直接融資。然而,人民銀行數據顯示,小貸行業的整體杠桿率大概只有1.2,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小貸公司融資面臨著無形的天花板。”芮峰表示。

  在薛洪言看來,小貸牌照價值不斷被邊緣化,並帶來了兩大影響。一是傳統龍頭公司不斷“走出去”,申請新牌照,超越小貸公司的約束,綜合化發展;二是申請門檻越來越低,那些沒有牌照的機構,尤其是互聯網機構,以小貸牌照為切入點,加速布局互聯網金融。一出一進之間,小貸行業快速分化——傳統龍頭公司快速淡出,互聯網巨頭全面主導。龍頭公司更迭過程中,一些小貸公司慢慢背離了最初的定位,踏上了大型化之路。

  芮峰説,小貸公司出問題絕大部分都表現為不良貸款高企甚至失控,最終走向經營枯竭的窘境。放貸的核心是評價並管理風險,尤其是客戶的信用風險,大部分小貸公司輸就輸在客戶定位和管理上,例如在客戶選擇上偏好壘大戶或賺快錢,在管理上依賴抵押物而不追求信貸技術,等等。

  “內外兼修”突出重圍

  據業內專家介紹,整體而言,小微客戶的違約風險高,對風險的有效識別與管理需要專業技術和方法,大中小銀行很難真正地俯下身來做好這個風險高收益低的細分市場。與小微客戶群體有著天然聯係的小貸公司,如果想要生存,就必須要有啃下這塊硬骨頭的信心,也要學會擁抱信貸、科技和管理技術。

  作為小貸行業過去十年發展的親歷者,芮峰認為,在小貸行業面臨實體經濟變化與同業競爭劇烈波動的同時,小貸行業的監管政策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資本補充、財稅與風險損失補償等方面的設計有待改進。

  “日前,網傳監管正醞釀統一的互聯網小貸監管辦法,將注冊資本進一步提升,杠桿倍數也相應擴大。”薛洪言認為,小貸公司大型化,是時代變遷的結果。再深一層看,小貸公司大型化,也是科技重塑金融的必然要求。科技打通了時空界限,消解了小貸公司“小而美”模式的生存空間,大型化疊加科技化,是小貸公司的一條可行出路。

  在從小到大這個過程中,優勝劣汰、整合重組是“家常便飯”,行業發展也將進入全新階段。

  芮峰説,短期而言,以小貸公司小微企業和農戶貸款執行銀行業金融機構稅收政策為代表的政策變化,也在為小貸公司走出困境創造有利的外部環境。長期來看,小貸公司經營的放貸業務一直也將永遠是金融業的核心業務之一,解決小微企業與“三農”貸款難、貸款貴的市場空間仍然是巨大的。(記者 姚進)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張家界雲海
張家界雲海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閉幕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新聞照片一周精選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549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