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網後,垃圾分類好做嗎?
2019-05-25 08:21:35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第20屆中國環博會上,展會第一次專門為智能垃圾分類開辟展區,“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成為熱點。

  “互聯網+垃圾分類”正在多地推進。在北京的多個居民社區,記者就見到各種智能垃圾分類回收機、或身穿印有“互聯網+垃圾分類”字樣的工作人員,也有不少居民參與到這種垃圾分類模式中來。

  智能有償模式鼓勵居民垃圾分類

  過去一年間,北京的退休人員馮女士“迷”上了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網上下單、上門取件,就可以把舊家具之類的大型廢舊垃圾輕松處理,方便極了。”

  “以前廢紙盒、廢瓶子會專門找收廢品的人處理,其他垃圾都是一股腦扔進小區垃圾桶,從沒對垃圾進行過分類。”馮女士説,她會把小件廢品投入到小區中的智能垃圾回收機,回收機可以回收飲料瓶、紙類、紡織物、金屬、塑料和玻璃等6類垃圾。

  馮女士還向記者展示了與回收機相連的手機App,“掃碼、投遞,根據投遞的物件即可獲得相應的收入,手機上還可查看回收桶是否已滿,免得白跑一趟。”

  另一家互聯網垃圾分類公司“愛分類”則倡導在源頭上進行幹濕分離。諸如塑料、紙盒等幹垃圾可以裝入專用的貼有二維碼的垃圾袋,預約物流人員上門取垃圾,廚余垃圾等濕垃圾則投放到小區定點垃圾桶,通過“雙積分獎勵係統”進行積分和獎金的兌換,積分可在小區便利店或是網上商城兌換商品。

  北京昌平區東關南裏小區是“愛分類”的試點小區之一,“愛分類”創始人徐源鴻給出了試點成績單,試點半年來,垃圾整體減量30%,資源利用率由40%增長到95%,居民垃圾投放準確率為95%,城市垃圾精細化管理支出節省30%,“回收方式越便捷,人們參與垃圾分類回收的熱情越高漲。”徐源鴻説。

  北京師范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馬俊偉介紹,設置智能垃圾回收櫃,以及通過專用垃圾袋讓用戶在源頭上做好幹濕分離工作,是當前“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的兩種主要模式,“它起到了良好的宣傳教育和垃圾精細化分類的作用,在獎勵機制刺激下,越來越多的民眾能夠參與到垃圾分類中去。”

  行業悄然擴張

  2014年,從回收廢舊電子産品開始,出現了一批基于“互聯網+廢品回收”模式的O2O交易平臺。但該行業一直不溫不火,直到2018年迎來一波發展熱潮。

  中國可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秘書長潘永剛分析,行業擴張與政策關係緊密。2018年,國務院提出,要在全國地級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到2020年,全國46個重點城市要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

  今年兩會期間,有全國政協委員建議將“互聯網+”回收模式作為垃圾分類回收體係的一部分,充分利用技術平臺降低回收難度,並打造垃圾分類回收的“一網通辦”平臺。

  徐源鴻認為,國家對垃圾分類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這片藍海大有可為。他介紹,現在多家垃圾回收企業已經打造了自己的大數據平臺,可以直觀了解垃圾回收、分類和處理的情況,“這些大數據可以為政府推進垃圾分類提供直接幫助,能更加有效處理生活垃圾。”

  垃圾分類的思路需擴展

  參觀完第20屆中國環境博覽會後,有觀眾感慨回收櫃雖然很智能,但“看來看去好像都一樣”。

  “行業同質化現象比較嚴重,垃圾分類思路不能僅僅停留在回收環節上。”馬俊偉指出,當前許多“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的企業,關注的多是“中間過程”,前期的幹濕分離和後期的處理過程則涉及較少。此外,受利益驅動和成本制約,許多企業回收的僅是諸如瓶子、廢紙等回收效益較高的垃圾,而像廚余垃圾等則無人問津,處理技術也不成熟。

  流量變現也是制約發展的一個因素。一位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企業創業失敗者曾表示,通過上門回收服務獲取用戶流量並不是難事,所吸引的用戶還具備黏性好的特點,但僅靠這一業務支撐不起企業的人力、倉儲、物流、技術、研發等成本。

  徐源鴻談到,要實現産業升級,將回收和資源開發利用深度結合,形成從垃圾産生端到中間運輸端再到最終處理端、再生産端的完整效益鏈。同時,政府的財政和政策支持也很關鍵,“通過購買服務等方式,讓垃圾分類回收企業有資金和力量進入到更多的小區和單位,這也能減輕市政管理方面的壓力。”

  馬俊偉認為,無論互聯網將來與垃圾回收如何結合,民眾垃圾分類的意識才是最主要的,“互聯網只是一種手段,我們應該借助互聯網的力量讓大家懂得做好源頭上的分類。”(記者 曹玥)

+1
【糾錯】 責任編輯: 黃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生態中國·白山松水育吉地
生態中國·白山松水育吉地
初夏羊湖美如畫
初夏羊湖美如畫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21151124539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