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地出招擠藥價虛高“水分”藥企密集主動降價
2019-05-24 07:29:50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4月,藥品集中採購在11個試點城市全面啟動實施。如今近兩個月過去,藥品集中採購的實施情況如何?國內藥企有沒有因市場份額變化受到影響?未來企業又將如何轉型?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 中新社記者 張添福 攝

  “4+7”試點全面實施近2月 效果或超預期

  “我在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開了3盒乙肝抗病毒藥恩替卡韋分散片,共52.08元。後來在江蘇省東臺市人民醫院使用醫保卡購買了同種藥品,一盒的價格竟然是310.8元。”

  前不久,一段自稱江蘇省東臺市男子錄制的同一種藥上海與江蘇價格相差18倍的視頻引發爭議。

  但同一款藥品,價格相差18倍,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上海市是“4+7藥品帶量採購”的試點城市。

  今年1月1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試點方案》。截至3月19日,11個試點城市均出臺了實施方案和配套政策。4月1日,11個試點城市全面啟動實施。

  根據“4+7”試點地區集中招採中選結果,25個藥品品種中選,中選價平均降幅達52%,最高降幅達到96%。

  來自官方的數據顯示,截至4月14日24時,25個中選品種在11個試點地區採購總量達到了4.38億片/支,總金額為5.33億元,完成約定採購總量的27.31%。

  以中選的乙肝病毒倣制藥恩替卡韋分散片為例,中選價格為17.36元/盒(28片/盒),降幅達93%。與原研藥價格175.68元/盒(7片/盒)相比,年用藥費用將由9000元左右降至200元左右,極大降低乙肝患者費用負擔。

  國家醫保局副局長陳金甫此前用“超出預期”評價藥品集中採購的實施情況。

  此外,陳金甫表示,下一步,國家醫保局將會同有關部門,繼續抓好試點工作的組織實施,研究部署擴大試點工作。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  郭佳 攝

  多地實施限價採購措施 擠出藥價“水分”

  除了推進帶量採購,不少地區也同時實施“限價採購”來擠出未中標藥品的藥價“水分”。

  例如,5月14日,陜西省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發布了《關于通過倣制藥一致性評價品種陽光採購藥品動態調整公示期申投訴問題處理結果的通知》。

  該《通知》要求,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品按照最低報價挂網,申報價格高于“4+7”已挂網産品價格的將暫不挂網。

  5月21日, 浙江省藥械採購中心也發布《通知》,決定即日起下調替吉奧膠囊等産品在線交易價格,並對不同意降價産品暫停在線交易資格。其中,山東新時代藥業有限公司的替吉奧膠囊因為不同意降價,被暫停在線交易資格。

  此外,去年底,因藥品降價未到位,60家藥企的125個抗癌藥藥品也曾被暫停在遼寧省挂網採購。

  各地通過“限價”壓低藥品價格的同時,首款進口倣制藥通過一致性評價,似乎也為國內藥企帶來壓力。

  據媒體報道,瑞士醫藥巨頭諾華集團旗下的山德士(中國)生産的瑞舒伐他汀,通過了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倣制藥一致性評價。這是首個通過該評價的進口藥品,也被視為進口倣制藥在中國市場的裏程碑事件。

  而在業內人士看來,隨著山德士瑞舒伐他汀過評,在之後的4+7國家集採中,該品種又將新增一家有力的競標選手,不排除未來的市場格局因此而發生變化。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 中新網記者 張尼 攝

  藥企密集主動申請降價 部分藥品供貨價降幅超7成

  國家及地方層面採取一係列措施的同時,企業為了獲取生存空間,近期也相繼下調藥價。

  例如,4月17日,浙江省藥械採購中心發布關于下調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鈉等産品聯動(採購)價格的通知。

  通知顯示,此次降價,涉及齊魯制藥的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鈉和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酯片,以及德州德藥的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鈉,為其企業主動申請降價。

  今年3月,上海陽光醫藥採購網也發布通知稱,多款4+7未中選醫保支付藥品降低價格。

  這其中,制藥巨頭諾華的原研抗癌藥甲磺酸伊馬替尼(格列衛)的價格降到了7182元/盒。

  另外,齊魯制藥(海南)有限公司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吉非替尼片降至498元/盒。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價格比競爭對手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片協議採購價(547元/盒)還要低將近9%。

  此前,北京雙鷺藥業也在廣西主動申請降低藥品供貨價格。作為談判藥品倣制藥,10mg規格的來那度胺膠囊(抗腫瘤藥),原採購價為每盒22400元,調整後為5350元,降幅高達76%。

  行業將洗牌?藥企謀求轉型應對市場變化

  面對市場環境的變化,中國的制藥行業又將面臨何種轉變?

  中國醫藥商業協會副會長、百洋醫藥集團董事長付鋼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分析,“4+7藥品帶量採購”會大幅度降低非專利藥的價格,並且這種大規模的降價才剛剛開始,後續品種會越來越多,范圍越來越廣。

  他分析稱,在帶量採購之前,很多制藥企業,不管是外企還是國內的企業,有毛利空間,有時一個企業研發了一個新藥,就可以招兩三千人的營銷團隊。

  “這是一個非常低效率的狀態,形形色色的經銷商在中間,把各種營銷費用,各方參與者的利益,都加在藥品成本上,最終還是由醫保或者老百姓來承擔。”

  如今這種不正常的現象正在改變,藥企也在變革中謀求轉型。

  付鋼舉例説,在新的市場變革下,百洋醫藥集團就在打造醫藥商業化平臺,把不同企業的産品,跨品類協同組合成一個整體解決方案。

  付鋼介紹説,商業化就是讓好的産品或技術真正進入應用場景,讓患者正確的使用,專業的商業化平臺企業,好比高速公路,藥企的産品就像一輛輛車,路上的車越多,成本就越低。

  付鋼認為,帶量採購將為醫保基金騰籠換鳥,把倣制藥價格降下來,把“神藥”踢出去,再把額度省下來支付大病用藥,真正減輕老百姓用藥負擔。

  同時,從“4+7”之後整個産業或將迎來分水嶺,中國醫藥行業的商業化將回歸到像發達國家那樣的高門檻狀態,人人可以賣藥的時代過去了。(記者 張尼)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西藏芒康:瀾滄江畔的千年古鹽田
西藏芒康:瀾滄江畔的千年古鹽田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534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