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瘋狂”的沃柑
2019-05-10 07:45:2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低酸高糖、脆嫩多汁的廣西沃柑。新華社記者曹祎銘攝

  2017年初,看到身邊有人種植沃柑賺了錢,楊樹敬也聯合幾個朋友承包了200多畝土地在廣西浦北縣種起了沃柑。

  2018年11月,楊樹敬種植的第一批沃柑陸續挂果,3.5元/斤的收購價讓他覺得未來可期,“雖然沃柑的收購價格不如前幾年的每斤10元左右,但利潤還是有的。我們計劃繼續擴大種植規模。”

  2012年沃柑被引入廣西試種,迅猛發展。有關部門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廣西沃柑種植面積已超百萬畝,産量超百萬噸,種植面積和産量均位居國內前列。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迅猛發展的沃柑産業為社會帶來甜蜜和財富的同時,由于缺乏合理規劃和引導,各地沃柑種植出現較大分化,部分地方甚至呈現“冰火兩重天”狀況。

  迅速走紅的水果“新寵”

  廣西壯族自治區水果總站站長梁聲記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沃柑原是國外培育出來的雜交品種。2002年,有關科研單位引進這一品種,但種植效果不太理想。

  梁聲記介紹,因沃柑具有樹勢強健、外觀漂亮、成熟期晚、採收期長的優勢,同時能夠彌補我國晚熟柑橘比例少的空間,沃柑種植在廣西僅僅數年內就迅速推開。因短時間迅速發展和深受市場追寵,沃柑成為水果界的一匹“黑馬”。

  南寧市海吉星水果批發市場是當地規模較大的水果批發市場之一。常年在此做水果批發生意的韋志和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沃柑最初走紅得益于其低酸高糖、脆嫩多汁的口感與亮麗、易剝的果皮,逐漸在水果年貨市場中佔據一席之地。

  好品質帶來好價格。2014年前後,當引入廣西試種的沃柑結出第一批果實的時候,沃柑收購價格普遍高于12元/斤。在管理得當的情況下,沃柑豐産期畝産可突破萬斤。“頭一批種沃柑的人幾乎都發財了。”楊樹敬説。

  在廣西,沃柑走俏除自身品質優異外,近年當地香蕉等農作物産業結構調整也為沃柑發展騰出了空間。同時,沃柑也成為不少地方産業扶貧的新選項。“憑借良好的自然條件和有效的組織引導,武鳴區沃柑種植一路領先。”南寧市武鳴區委副書記吳秀紅説。

  武鳴區農業農村局局長黃四妹表示,自2012年引進沃柑到2018年,武鳴沃柑種植面積由800多畝增至39萬畝,已成為全國沃柑種植面積最大的縣區,2018年—2019年産季沃柑産值預計達90億元。

  扎堆掘金沃柑産業

  武鳴區氣候適宜沃柑種植,但管理、技術等方面的差異給廣大沃柑種植戶帶來了不一樣的結果。

  “盡管今年由于持續低溫和降水,我們種植的沃柑上色受到影響,然而整體上依然保持了較好的水準。”武鳴區沃柑産業聯合會會長、鳴鳴果園負責人紀素峰説,受益于近年來自動滴灌、生草栽培以及有機肥改良土壤等技術的運用,他們種植的沃柑品質一直很穩定,市場反饋良好,尤其在我國北方市場很受歡迎。

  紀素峰説,果品分級已被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所接受。他們通過機械和人工分選,根據果徑大小、外觀等分級的沃柑被送往不同渠道銷售。

  優質的果品和定級銷售模式為鳴鳴果園帶來了更多收入。2019年,這家果園種植的沃柑在商超渠道銷售價格保持在10元/斤的高價,通過批發市場銷售的價格也維持在5元—7元/斤。他們還與阿裏巴巴等電商平臺合作打造品牌,線上銷售比例持續上升。

  然而,同在武鳴的另一家農業專業合作社,沃柑種植則出現了一定波動。“今年雨水和低溫對我們果品影響還是比較大,2018年12月至今,沃柑銷售價格降到1.5元—4.5元/斤。”這家合作社理事長説,由于合作社中各個農戶管護水平存在差異,果品參差不齊,價格差異較大。

  在桂北,沃柑種植也同樣遇到“冰火兩重天”。

  “晚熟柑橘在桂北最大的障礙是果實越冬問題,雖然近年推廣覆膜留樹保鮮技術,情況有所改善,但桂北發展晚熟柑橘,風險仍然很大。盡管如此,當地的沃柑産業發展速度仍然十分迅猛。”廣西水果總站技術科科長李德安説。

  李德安表示,沃柑的原産地是以色列,那裏溫度高、熱量足、幹旱。實踐證明,在有效積溫較高的地方,沃柑的可溶性固體物含量高達22%—26%;而在有效積溫較低的地方,沃柑的可溶性固體物含量佔比一般只有14%—16%,且果實偏小,果肉的酸度增加。

  全州縣蕊鑫果蔬種植專業合作社負責人秦宏能説,他們通過冬季覆膜和防風林種植等方式,基本克服了桂北的低溫和大風等不利因素。而晝夜溫差大、氣溫低等因素反而造就了桂北沃柑肉脆、耐儲、甜度高等品質。

  在果園裏忙著指揮工人搬運裝車的廣州客商説,桂北沃柑即使進入3月仍能保持脆甜的口感,極受廣東市場歡迎,價格超過10元/斤。品質較好的沃柑供不應求,附近果園都被收購一空。

  與蕊鑫果蔬種植專業合作社熱鬧的採摘場景不同,相隔不遠的一個果園裏卻是門前冷落,沃柑被隨意丟棄在地。這家果園種植戶説,2016年他從砂糖橘種植轉向沃柑,種植了100多畝,2018年底第一次挂果就出現了大量果樹早衰現象。同時由于冬季山區風大,沃柑表皮被果枝上的尖刺劃傷嚴重,品相較差,銷售價格僅2元/斤,勉強收回肥料錢,前期投入的100多萬元回本遙遙無期。

  而在當地另一個村,沃柑種植更是“寒意十足”。記者發現,由于缺乏種植、管理技術,當地農戶種植沃柑從幾畝到幾十畝不等,種植雜亂,許多土地排水溝都未挖掘,沃柑樹苗泡在水裏生長遲緩。2016年種植的沃柑樹苗仍未挂果,植株不到正常情況的一半。

  産業隱患亟需破解

  眼下,廣西沃柑正逐漸下市並進入新一輪的生長期。

  一些業內人士也在思考廣西沃柑“瘋狂”擴張背後存在的産業隱患,並探尋破解之道。

  李德安表示,目前廣西沃柑發展主要面臨盲目快速發展、品種衰退、病害威脅、專業人才匱乏、品牌不強、物流較弱等困難。“沃柑和其他雜交柑品種一樣,也不可避免出現品種衰退現象,葉片由大逐年變小,果實也由大逐年變小,品質隨之變差。”

  目前,廣西種植沃柑的果農數量在大量增加,然而管理技術薄弱已成制約沃柑産業發展的短板之一。“不少果農不具備科學的管理技術,畝産在五六千斤的果農居多。”紀素峰説,“現在沃柑價格尚比較高,有利潤空間,一旦沃柑的價格回歸理性,沃柑畝産低、品質差的果農就會受到更大影響。”

  紀素峰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近年來,個別果農及採購商為與沙糖橘、金桔等品種爭奪市場,搶佔先機,提早將沃柑上市,導致果品著色差、糖度低、風味不足、口感不好,市場反應較差。“同時還對後期適時上市、品質上乘的沃柑銷售造成不利影響。而沃柑在品質最佳時期上市,可增加果商的復採購率。”紀素峰説。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在走訪中了解到,當前制約廣西沃柑健康發展的一個關鍵瓶頸是缺乏專業人才。一些沃柑種植合作社負責人建議,政府應引導專業人才向縣域下沉,加快培養和引進種植、品控、渠道、電商等領域人才,做強廣西沃柑全産業鏈條。

  紀素峰表示,盡管廣西沃柑發展迅猛,有的地方一哄而上,出現品質低、價格低的情況,但面對全國大市場,品質高、價格好的沃柑仍有很大發展空間。目前武鳴的優質沃柑僅僅一二線城市消費者有所了解,三四線城市涉及較少。

  業內人士認為,隨著産量增多和市場競爭加劇,廣西沃柑亟需制定標準、提高品質、加強品控、提升品牌、促進流通,想方設法拓寬銷售渠道。

  廣西壯族自治區農業農村廳廳長劉俊表示,沃柑産業的發展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大力引導種植標準化、加強渠道營銷、加大品牌推廣、加快質量追溯體係建設等,通過培育一批規模大、影響大、效益好的沃柑龍頭企業和區域産品品牌,帶動整個沃柑産業做大做強。

  廣西起鳳橘洲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梁勇認為,應增強對果農的技術扶持,統一種植標準,加強基地的品控管理,提升沃柑品質,這是打響沃柑品牌的基礎和前提。

  眼下,廣西已涌現出一批品質高的果園,成為沃柑種植的標兵,發揮著引領、示范作用。鳴鳴果園沃柑種植面積達3000多畝,是廣西面積較大的富硒沃柑標準化種植基地與無病毒育苗基地。紀素峰説,果園很早便引進智能水肥一體設備,在手機上就可以觀察到果園的風速、溫度、濕度等氣象信息,輕點屏幕,就能開啟閥門滴灌,節約水肥,在節約種植成本的同時,也實現了科學種植。

  楊樹敬所在的浦北縣宏瑞種養專業合作社在2017年設立之初便著手布局自己的銷售網點,“目前我們在主要的消費市場廣東布局了8家連鎖店,同時還引進電商人才建立、完善網絡銷售渠道。”楊樹敬説,“我們合作社産出的沃柑不愁銷路,下一步準備進軍大中型超市。”

  業內人士預測,廣西沃柑在經歷“瘋狂”發展之後,將在2020年前後達到規模、産量的峰值。“我們已經開始著手做準備,在對沃柑品種升級換代的同時,適當減少種植規模。目前合作社內還種有百香果、砂糖橘,以此豐富經營內容,降低單一種植在未來可能存在的風險。”楊樹敬説。記者劉偉、曹祎銘、范超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藏:納木錯開湖
西藏:納木錯開湖
生態中國·燕趙碧波賽江南
生態中國·燕趙碧波賽江南
英國薩塞克斯公爵夫婦攜新生兒亮相
英國薩塞克斯公爵夫婦攜新生兒亮相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474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