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央行盤前定向降準 中小行收政策紅包
2019-05-07 07:27:1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距離昨日A股開盤30秒時,中國人民銀行宣布,決定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

  據央行網站消息,為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促進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

  此外,對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但資産規模小于100億元的農村商業銀行,執行與農村信用社相同檔次的存款準備金率,該檔次目前為8%。約有1000家縣域農商行可以享受該項優惠政策,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此次降準是對前期政策的落實,同時是對衝性質的定向寬松。從政策目標看,此次定向降準是旨在有針對性地緩解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業內人士指出,此次定向降準等于給了市場一個信號,優惠準備金率的框架已經上路,未來還會持續推進。

  從長遠看,多位業內人士指出,未來定向降準還有一定空間。未來央行對大型商業銀行達到一定標準後實施一定存準率優惠可能性依然存在。

  焦點1

  為何此時定向降準?

  此次降準是對前期政策的落實。

  今年4月份,由于認為流動性存在一定壓力,市場對于央行是否應該降準討論紛紛。對此,央行方面保持了定力,通過公開市場操作等手段維持流動性,亦曾主動辟謠,澄清市場傳言。

  那麼為何此時定向降準?

  4月17日國常會提出,“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促進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此次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從11.5%降至8%,與農信、農合等持平,主要在于貫徹落實中央精神和推進定向調節。”交銀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

  定向降準是央行松緊適度流動性管理的重要結構性工具。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此次定向降準是對衝性質的定向寬松。

  “5月14日將有1560億MLF到期,疊加月中稅期高峰來臨,市場流動性趨于收緊,央行此舉能夠起到適度對衝作用,保持資金面處于合理充裕狀態。”東方金城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

  連平持有類似的觀點。“不論短期或是長期,為維持宏觀流動性處于松緊適度的水平,央行都有補充流動性的必要。5月雖僅1560億MLF在月中到期,但考慮到季節性財政資金回籠,短期流動性缺口仍存。年內超過3萬億的MLF未到期,也是需要未來央行進行流動性對衝的。”連平表示,事實上,市場可以將部分機構的存準率調整視作數量型工具微調的工具,傳統普降存準率的政策信號應予淡化。

  焦點2

  為何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降準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此次定向降準是旨在有針對性地緩解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表示,目前,存款準備金率大致分為三檔:大型商業銀行13.5%,中小型商業銀行11.5%,縣域農村金融機構8%。此次降準後,縣域農商行由第二檔變為第三檔。

  董希淼指出,此次降準為真正意義上的定向降準。從降準對象看,僅針對在本縣經營的或跨縣經營但規模在100億元以下的農商行,這在之前的定向降準操作中是少見的。他分析,對主要服務縣域的農商行進行定向降準,有助于引導和鼓勵農商行扎根本地,發揮地緣、人緣、親緣等優勢,更好地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經濟,亦有助于中小銀行發展。

  在董希淼看來,我國以民營銀行、農商行、農信社為代表的中小銀行佔比已經較高,重點是在質量上下工夫,即如何更好地支持它們健康穩健發展。定向降準進而實行差別化的存款準備金率,有助于推動中小農商行健康穩健發展,推動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係形成,進而更好地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

  王青表示,考慮到中小銀行主要對接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需求,定向降準一方面會釋放中長期流動性,增加中小銀行的可貸資金;另一方面,定向降準還會降低這些中小銀行的資金成本,從而激勵其以較低利率向民營、小微企業提供信貸資金。

  可以看出,本次定向降準向市場釋放明確政策信號,即監管層將繼續對當前國民經濟薄弱環節實施精準滴灌。不過,鑒于本次定向降準釋放的資金規模較為有限,短期內對資本市場走勢或不會帶來明顯影響。

  連平也表示,此次從中小銀行存準率優惠入手,是因為中小銀行與民營、小微企業的“近鄰”關係。目前,除了國有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以外的中小銀行的小微信貸已在行業中達到50%以上的佔比。優先對中小銀行採取差別化的監管政策,有利于更加直接地增加小微金融供給,有助于進一步填補金融機構尚未覆蓋充分的“空白”。

  連平補充,前期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此次定向降準等于給了市場一個信號,優惠準備金率的框架已經上路,未來還會持續推進。對于按照政策方向加大落實力度的銀行,未來可能享有更大力度的流動性支持。

  焦點3

  未來定向降準是否還有空間?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未來定向降準還有一定空間。

  央行行長易綱在今年兩會期間的發布會上曾介紹,去年以來,人民銀行五次降低存款準備金率一共3.5個百分點,這個力度是比較大的。經過一段時間的降低,現在的存款準備金率將來會逐步向三檔比較清晰的框架來完成目標。也就是説,大型銀行為一檔,中型銀行為第二檔,小型銀行特別是縣域的農村信用社、農商行為最低的一檔。現在我們在逐步簡化,使得存款準備金率有個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考慮到我國銀行業存款準備金率仍然較高,加之當前央行在控制總量的同時,正在加大對民營、小微企業等重點領域的定向滴灌力度,我們判斷未來定向降準還有一定空間。”王青補充,接下來央行還可能陸續實施包括TMLF(定向中期借貸便利)、再貸款再貼現等定向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的結構性貨幣政策。

  而在連平看來,未來的定向優惠並非僅針對中小行。2800億的資金釋放並不是定向調節的“終點”,未來央行對大型商業銀行達到一定標準後實施一定存準率優惠可能性依然存在。未來定向調節可能並非僅有定向降準一種手段,創新信貸政策支持再貸款、擴大再貸款等貨幣政策工具的合格擔保品范圍、增加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以及擴大TMLF等,都有可能成為定向調節政策的工具選項。

  ■ 分析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

  定向降準小而精,直指縣域經濟

  不同于此前數輪降準,5月6日央行新一輪定向降準突出了“小而精”的特徵。一是規模“小”,本次降準釋放的增量資金僅為2800億元,而2018年4月至2019年1月各輪降準的增量資金在4000億-8000億之間。二是范圍“小”,本次降準僅覆蓋“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其資金流向也全部用于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但是,在當前復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下,本次降準雖“小”,卻釋放出三層重要政策意義,有助于以較小的政策微調,將流動性和市場預期錨定于適宜水平。

  第一,“穩增長”不會松勁。一季度“開門紅”之後,圍繞“穩增長”政策的持續性,市場預期出現嚴重分化,並有向實體經濟傳導的跡象。本次“小降準”確證,由于外部風險壓力依然存在、中國經濟內生復蘇尚待鞏固,因此貨幣政策的“穩增長”仍將延續,並有望貫穿全年。但是,“穩增長”的節奏料將適時調整,“精準化”的微調、預調將成為主流的政策手段。

  第二,貨幣政策更加重視結構優化。統籌考察本次“小降準”和4月TMLF加碼,可以發現,央行新一輪的組合拳更加注重結構的優化。其中,TMLF聚焦于期限結構的優化,實現期限更長的流動性供給,推動“寬信用”從短期向長期延伸。而本次降準則聚焦于流向結構的優化,從“小”處發力,引導長期資金經由中小銀行,切實轉換為小微企業貸款。

  第三,經濟政策重心加速下沉。從更廣闊的全局視角看,近期央行的政策動態實際上貫徹了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的施政思路,即調控重心下沉,務求激活微觀活力。本次降準將目標直指縣域經濟,表明自上而下的政策落地已經進入攻堅階段,“寬信用”的最後一公裏有望打通,從而助力中國經濟在二、三季度保持企穩向好態勢。

  近期定向降準落地大事記

  3月29日,市場上也曾有人以“新華社權威消息”的名義,散播“央行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的謠言。傳言中降準執行日期是4月1日,央行當晚在官微表示,此為不實消息。

  4月23日晚間,央行旗下媒體《金融時報》援引央行方面回應稱,當天市場流傳的“25日起定向降準”傳言不實。

  4月1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抓緊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

  4月25日上午,央行副行長劉國強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下一步要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堅持不搞“大水漫灌”,抓緊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要將釋放的增量資金用于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

  2019年5月6日,央行公告從2019年5月15日開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對聚焦當地、服務縣域的中小銀行,實行較低的優惠存款準備金率,約有1000家縣域農商行可以享受該項優惠政策,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記者 宓迪 侯潤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民俗迎立夏
多彩民俗迎立夏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4458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