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鬥魚赴美IPO 直播巨頭轉向資本擴張
2019-04-27 07:43:02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月23日,號稱“中國最大遊戲直播平臺”的鬥魚直播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正式遞交招股書,擬在紐交所挂牌上市,成為繼虎牙直播之後第二家赴美上市的國內直播平臺。

  業內人士稱,隨著鬥魚、虎牙、映客等直播平臺第一梯隊公司陸續登陸資本市場,國內直播平臺“弱肉強食”的“二八分化”正式成型,直播行業也從內部洗牌向資本擴張之路轉向。

  直播巨頭啟動上市

  4月23日,國內遊戲直播平臺巨頭鬥魚直播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招股書,啟動赴美上市,將在紐交所挂牌,交易代碼為“DOYU”預期融資規模為5億美元,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美銀美林為此次IPO的承銷商。

  鬥魚準備上市的消息早在2018年初就已引起資本市場的高度關注。提到鬥魚,就不得不提另一家國內直播平臺巨頭虎牙直播。雖然其公布上市計劃晚于鬥魚,卻在2018年5月提前實現登陸美股,一舉拿下國內“遊戲直播第一股”頭銜,並在上市後迅速實現盈利。雖然鬥魚也在此次招股書中稱自己為“中國市場上最大的遊戲直播平臺”,但截至目前鬥魚尚未走出虧損陰影。

  鬥魚招股書顯示,雖然公司尚未實現盈利,但用戶增長和營業收入都呈現良好的增長態勢。用戶方面,2016年、2017年和2018年,鬥魚分別擁有9870萬、1.82億和2.536億的注冊用戶。2018年第四季度平均月活躍用戶數(MAU)達到1.535億,較上年增長14.3%;2019年第一季度,平均月活躍用戶數(MAU)進一步增長至1.59億。營收方面,2016年至2018年,鬥魚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87億元、18.86億元和36.54億元,呈快速增長趨勢。日前有多家二級市場機構指出,鬥魚2019年第一季度預計總營收在15億元左右,將實現扭虧,或與虎牙在上市前一個季度扭虧的表現相倣。

  業內人士稱,目前鬥魚擁有大量的頭部主播、可靠的主播儲備以及提供跨平臺沉浸式的用戶體驗,優勢明顯。在主播方面,2018年鬥魚簽約了超過5200名頭部主播,其中與國內TOP100遊戲主播中的50位簽訂了獨家直播合同,包括8位TOP10主播。在主播儲備方面,目前全平臺大概有400萬注冊主播,成為鬥魚未來主播的可靠儲備;此外,鬥魚為用戶提供的沉浸式觀看體驗大幅提高了用戶訪問時長和黏性,同時保證了用戶觀看的靈活性。

  行業“二八分化”成型

  回頭來看,國內直播行業的爆發是伴隨4G技術的普及和電競行業的發展。直播行業2014年嶄露頭角,虎牙、映客、鬥魚等直播平臺先後成立並運營;到2016年“千播大戰”,大小平臺蜂擁追逐風口;再到2018年的“弱肉強食”,多家直播平臺轟然倒塌,甚至行業排名前三的熊貓TV也難逃折戟倒閉的厄運,行業“二八分化”基本成型。

  同時,電子競技行業近幾年蓬勃發展,尤其是去年闖入亞運會以後,“電競熱”為遊戲直播平臺帶來了一大波穩定流量。根據艾瑞咨詢最新數據顯示,中國電競移動端市場規模從2016年的130億元暴增至2017年底的462億元,電競用戶達到3億左右。得益于此,遊戲直播保持了4年的高速增長,預計到2023年,中國遊戲直播市場總收入將增至398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24.7%,而電競內容將繼續擔當遊戲直播平臺的主要增長動力。

  然而,對于遊戲直播平臺而言,也面臨相當多的“硬傷”。

  首先,用戶增長天花板效應導致平臺流量增速放緩。2018年年末,在經歷行業全面爆發後,一大批直播平臺接連倒下,包括網易薄荷、馬鈴薯泥、全民直播、熊貓TV等。直播行業的流量顯現出天花板效應,尤其是在短視頻對用戶的快速搶佔下,直播業流量甚至出現下降跡象。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互聯網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顯示,截至去年6月,各個熱門短視頻應用的用戶規模高達5.94億,佔整體網民規模的74.1%。艾瑞咨詢數據也顯示,預計2019年線上直播用戶規模僅為5.01億人,不僅增速放緩,且總量將明顯低于短視頻用戶,直播行業的地位被嚴重削弱。

  其次,産業鏈日益完善對直播平臺造成嚴重的發展壁壘。目前電競産業已經初步實現成熟化運營並形成了一個較為完整的産業鏈,包括上游內容授權、中遊衍生內容制作和下遊直播平臺,這三個環節環環相扣,直播平臺僅佔據下遊一環,且對上游的兩個環節難以形成掌控能力,尤其是第一個遊戲研發環節,直播平臺幾乎沒有話語權。雖然爆款遊戲會成為遊戲直播行業的絕對優勢,但如何穩固這種優勢,直播平臺幾乎無計可施。因為爆款遊戲一定會有周期性,即便是上游的遊戲研發和中遊的賽事運營方,也無法保證能夠孕育出爆款遊戲。

  第三,平臺需要大量的資金以支援前期“燒錢”過程。遊戲直播行業,對主播要求非常高,雖然高人氣主播能帶來巨大流量,但價格也十分高昂。且遊戲直播還需要支付遊戲版權費以及賽事成本、高清頻寬成本等一係列費用,因此非常燒錢。

  這一點從業內龍頭公司的業績就可以看出。其中鬥魚直播在2016年至2018年凈虧損分別為7.83億元、6.13億元和8.76億元;虎牙在上市前也難以扭轉連續虧損的業績;一度橫空出世的熊貓TV曾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鬥魚、虎牙兩虎相爭的局面,然而最終,其官微以一張熊貓對大家説“Bye”的圖片結束了市場期待。

  尋找下半場“出口”

  生存不易,行業早已開始尋找下半場“出口”。2018年以來隨著虎牙、映客等第一批國內直播平臺登陸資本市場,行業“二八分化”趨勢似乎更加明朗。

  去年,虎牙剛上市時,市值僅為13億美元,而彼時鬥魚的估值為25億美元,幾乎是虎牙的兩倍。不到一年,根據虎牙公布的最新財報,公司在2018年第四季度總營收為15.05億元,相比2017年同期的7.41億元增長了103.1%,已連續5個季度實現盈利。目前虎牙最新股價報22.95美元,市值約46.8億美元,超過上市時3倍;而同樣去年在港股上市的映客,3月24日晚間剛剛發布的2018年度業績公告顯示,雖然公司去年整體業績小幅滑坡,但仍然實現營收38.6億元,凈利潤為5.96億元。

  對鬥魚來説,上市既是為下半場競爭籌集資金,也是順應行業轉向資本市場的大勢。鬥魚作為國內直播平臺第一梯隊中的重要一員,雖然錯失了“遊戲直播第一股”的桂冠,但公司早就開始布局資本市場。公開資料顯示,公司目前已完成6輪融資,自去年3月獲得來自騰訊的6.3億美元的戰略投資後,目前公司整體估值已達約250億元。

  業內人士稱,對于遊戲直播平臺來説,資本市場是一片滋生財富的熱土,在行業整體壓力下,上市也是一種不得不面臨的選擇。一方面,公司通過融資吸取更多的資金以應對下半場更加殘酷的競爭;另一方面,風投也有借此謀求退出的需要。

  縱觀直播平臺大環境,從2017年下半年的“行業大洗牌”到如今走上擴大市場佔有率的資本擴張之路。雖然鬥魚上市的步伐似乎慢了半拍,但公司已經從市場出清的第一階段走了出來,做好了資本擴張的充足準備。相信鬥魚直播衝刺上市後,“遊戲直播第一股”之爭才將真正開啟。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貴州丹寨:嶺上開遍映山紅
貴州丹寨:嶺上開遍映山紅
中國核工業從這裏走來
中國核工業從這裏走來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苗山脫貧影像志——山間地頭的午餐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多國海軍艦艇開放日活動在青島舉行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10691124423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