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去年減稅超萬億 增值稅稅制將再優化
2019-03-01 07:42:0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去年減稅超萬億 增值稅稅制將再優化

  增值稅稅率下調、個稅起徵點提高等舉措,全年減稅降費約1.3萬億元;增值稅稅率或由三檔並兩檔

  稅收關係著國家的“錢袋子”,更關係著每個納稅人的“錢包”。每一項稅制改革都牽動著人們的神經。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深化稅收制度改革。在2018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進一步提出要改革完善增值稅制度,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徵點等稅制改革的內容。

  減稅降費成為2018年宏觀經濟領域的一大熱詞,據新京報記者的不完全統計,在去年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至少有10次提及了減稅降費的相關內容。

  數據顯示,稅制改革成效已經顯現,2018年我國通過深化增值稅改革、實施個人所得稅改革以及出臺一係列支持小微企業發展的優惠政策、切實降低關稅總水平等措施,實現了全年減稅降費約1.3萬億元。

  2019年減稅降費還將放什麼大招?1月15日,財政部部長助理許宏才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減稅降費是積極財政政策加力增效的重要內容,也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舉措。2019年在2018年減稅降費的基礎上,還要有更大規模的減稅和更為明顯的降費。

  新政

  2018年減稅降費約1.3萬億

  在北京一家網絡公司工作的孫先生發現,他每月工資條上“多”出了360元。2018年10月1日之前,他每個月要交500多元的個稅。但10月1日之後,孫先生每個月交的個稅就下降到了140多元,每月減稅360元。

  北京的職員王玲(化名)也向記者展示了最近幾個月的工資條:“去年9月份我的工資是7000多元,扣掉保險後,還要交96.46元的個人所得稅,到10月份,公司代扣的個人所得稅只有24.87元了。”

  在廣州一家制造業工作的李女士,則因個稅起徵點的提高,變成了“0稅一族”。

  關乎老百姓“錢袋子”的個稅于2018年迎來了一次根本性的變革。

  2018年8月31日,備受關注的關于修改個人所得稅法的決定經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時隔七年,個稅起徵點由3500元/月提高到了5000元/月,根據稅務部門的部署,去年10月1日起最新起徵點和相關稅率已施行。

  個稅改革是近兩年稅改工作中呼聲最高、討論度最廣的話題之一。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助理、稅收研究室主任張斌告訴新京報記者:“讓稅制更為公平更為合理是我們追求的目標。近年來,我國稅收徵管能力的逐步提高,為個稅改革創造了實施的條件。另外,也有減稅降費、擴大消費等方面的考慮。”

  不止提高個稅起徵點,修改後的個人所得稅法還將居民個人取得的工資薪金所得、勞務報酬所得等四項納入綜合所得,按納稅年度合並計算個人所得稅。並推出專項附加扣除的“個稅大禮包”,涉及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贍養老人等六大方面,隨後,配套的實施方案也逐步出臺。

  據全國稅務工作會議披露的數據,自2018年10月1日起,個人所得稅第一步改革施行3個月,減稅約1000億元,7000多萬個稅納稅人的工薪所得無需再繳稅。

  回首2018年,減稅降費成為我國宏觀經濟領域的一大關鍵詞,多次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等場合被提及。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共有30余項減稅降費相關政策措施出臺。

  其中,深化我國第一大稅種——增值稅改革成為減稅降費的重頭戲之一,其主要措施包括降低增值稅稅率、統一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標準等。

  去年3月28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將制造業等行業增值稅稅率從17%降至16%,將交通運輸、建築、基礎電信服務等行業及農産品等貨物的增值稅稅率從11%降至10%,預計全年可減稅2400億元。

  同時,會議還統一了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標準,讓更多企業享受按較低徵收率計稅的優惠。並決定對裝備制造等先進制造業、研發等現代服務業符合條件的企業和電網企業在一定時期內未抵扣完的進項稅額予以一次性退還。據悉,上述三項措施自去年5月1日一次性推出,力度較大,惠及面甚廣,這些措施實施之後,全年將減輕市場主體稅負超過4000億元。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適度降低增值稅稅負是增值稅改革的目標之一。“目前,我們稅制結構的優化目標是提升直接稅,降低間接稅。所以要減的是間接稅,間接稅裏增值稅又是最大的。另外,其他稅種下降的空間有限,而增值稅規模最大,還有降的空間。”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稅收研究所副所長劉穎介紹稱,增值稅的下調會對消費有比較大的影響,因為增值稅最終還是要轉嫁給消費者負擔的。但是,增值稅到底能否轉嫁出去,最終取決于市場的需求,如果説市場並不需要某些産品,企業把價格降得再低,也無法將增值稅轉嫁出去,還是要適銷對路。適銷對路産品的稅負降了,從老百姓的角度來説,消費成本就降低了,這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消費和需求,從而又引發對生産的有利影響。

  去年,我國在降低關稅上,也出臺了許多相應的舉措。一方面,較大范圍下調日用消費品進口關稅,包含服裝鞋帽、廚房和體育健身用品、化粧品、家用電器等;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我國實際進口的全部抗癌藥實現零關稅的突破。2018年,我國關稅總水平由2017年的9.8%降至7.5%。

  2019年1月15日,許宏才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坦言稱,減稅降費政策措施對激發市場活力、降低企業負擔發揮了重要作用,2018年全年減稅降費規模約1.3萬億元。

  在深化增值稅改革上成效顯著,據全國稅務工作會議透露,2018年5月1日起實施的增值稅三項改革平穩有序推進,5-12月降低增值稅稅率減稅約2700億元,其中,制造業減稅佔35%;統一小規模納稅人標準,惠及了50萬戶納稅人,減稅約80億元;辦理留抵退稅1148億元。

  幕後

  稅務部門攻克多重難關

  2018年送出超萬億減稅“大禮包”背後,我國稅務部門克服了重重難關,譬如監管難、申報難、漏洞多等復雜問題。稅制改革牽涉面非常之廣,每一次大的變革,都需要格外慎重。

  以增值稅改革為例,國家稅務總局貨物和勞務稅司副司長林楓去年4月27日,在2018年第二季度政策解讀現場曾表示,增值稅稅率的調整,涉及到行業間利益的深刻調整,因此必須要慎重。總局和財政部經過反復斟酌平衡,幾輪測算,在若幹預研的改革方案中,從兼顧各行業稅負水平、兼顧減稅與保持財政收支平衡等多種因素考慮,確定了此次稅率調整的方案。此外,增值稅率調整後,發票如何銜接、統一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標準後,符合條件的一般納稅人該如何轉登記為小規模納稅人等問題,都需要相關稅務部門出臺相關解答以及增加相應服務。

  劉穎對新京報記者直言,2018年增值稅改革邁出了艱辛的一步。“增值稅是我國的第一大稅種。此外,增值稅在我國的稅收體係中,相對于所得稅而言,是比較能體現效率的稅種,所以降低增值稅稅率,政府是拿出了非常大的勇氣,下了非常大的決心的。”

  劉穎坦言,增值稅原來存在較多問題,確實需要改革,其認為去年最重大的改革還是稅率的調整。“原來增值稅稅率檔次是比較多的,差距也比較大。但增值稅應該是新創價值徵稅,同樣是新創價值,有的行為增值稅就多,有的行為增值稅就少,這是違反稅收公平性原則的。所以,降低增值稅稅率這一措施,從公平角度來説,至少是縮小了增值稅稅率之間的差距。”

  張斌認為,稅收徵管是本次個稅改革面臨的最大挑戰。“長期以來,我國稅收徵管的對象主要是企業和單位納稅人。此次個稅改革後,稅務機關要建立面向千千萬萬自然人納稅人的徵管機制,這意味著稅收徵管模式要進行根本的轉變。”

  為更好服務納稅人,解決申報難的問題,國家稅務總局推出的“個人所得稅”APP于去年年末上線,目前華為手機端應用市場下載量已超千萬。許多納稅人此前多通過公司代扣代繳個稅,所以並不十分了解自己的個稅繳納情況,但在新個人所得稅法實施之後,納稅人需要了解相應的稅收政策,並在上述APP或者其他渠道填寫申報資料,這也十分考驗稅務部門對相關政策的宣傳能力、解讀能力,以及對納稅人的服務能力。

  追問

  如何平衡減稅與財政收入壓力?

  “2019年在2018年減稅降費的基礎上,還要有更大規模的減稅和更為明顯的降費。”1月15日,許宏才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2019年的減稅降費具體措施主要包括深化增值稅改革,繼續推進實質性減稅;全面實施修改後的個人所得稅法及其實施條例,落實好6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減輕居民稅負等四方面。

  施正文對記者表示,針對小微企業的企業所得稅減免力度有所增加,原來的政策大多規定小微企業減按50%計入應納稅所得額,現在最低可以減按到25%。對于應納稅所得額不到100萬的小微企業來説,稅負已降至5%。此外,這一減稅政策是普惠的,不分行業,小微企業都能享受。其次,還提高了小微企業等增值稅的起徵點。

  1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還決定,允許各省(區、市)政府對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在50%幅度內減徵資源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城鎮土地使用稅、耕地佔用稅等地方稅種及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即“六稅兩費”)。

  2月25日,記者從國家稅務總局獲悉,目前已有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均發文明確,小微企業“六稅兩費”按50%幅度頂格減徵。大連、青島、寧波、廈門、深圳5個計劃單列市按照本省規定執行。

  “授權地方減稅,這是第一次出現,各個地方可以根據當地經濟發展、財政收入等情況,來因地制宜地減稅,對經濟進行更精準及精細化的調控。”施正文表示。

  就普通納稅人而言,2019年的稅收一大利好是能享受專項附加扣除政策所帶來的節稅效應。

  然而,2018年已經減稅超萬億,2019年還要繼續加大減稅降費力度,如何平衡減稅與財政收入的壓力,也是稅制改革中需要攻克的一大難關。

  劉穎也表示,一旦要對增值稅進行調整,最直接影響的是國家稅收收入壓力的增加。減稅降費對全國財政壓力有相當大影響,所以在編制下一年預算的時候,不管是全國也好,北京市也好,都提出了口號,説政府要過緊日子,也要老百姓過上好日子。現階段很多部門的預算開支都受到影響,壓縮政府開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要規范一些補助支出。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主任楊志勇也坦言,增值稅是一個大稅種,佔稅收收入的比例較高,所以在調整增值稅稅率的時候,肯定要考慮到收入以及支出方面的壓力。“減稅的時候,還要考慮支出怎麼保障,如果説支出同步削減,積極財政政策怎麼體現出擴張性?也就是説,積極的財政政策,應該是少收錢,多花錢,減稅是少收錢的舉措,但如果又少花錢的話,這兩個手段的作用就互相抵消了。所以支出恐怕要進行結構性調整,該節約的節約,該花錢的還得花,否則對政策效力肯定是有影響的。”

  在目前的情況下,市場上又開始討論財政赤字率該不該提高的問題。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2018年赤字率擬按2.6%安排。“我認為提高到3%也沒問題,3%是歐盟的一個警戒線,而且是政治妥協的産物。其實借了錢只要能還,債務就沒有太大問題。”楊志勇表示,在國內外經濟環境很復雜的情況下,我們要考慮先保證財政的運行以及政府的運行,在這個時候可能就要多發債了。債務融資可能也是一個解決辦法。

  楊志勇認為,其實最根本是希望通過減稅降費使得經濟增長,稅基擴大來保障收入,這需要一個過程。

  趨勢

  兩會或討論增值稅簡並

  “增值稅將由三檔變兩檔,預計兩會期間會有一個具體的安排公布。”有專家表示。

  繼2017年增值稅稅率取消了13%這一檔,實現“四檔並三檔”之後,增值稅稅率“三檔並兩檔”就變成了增值稅持續深化改革的方向之一。

  據新華社2018年3月22日報道,《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進一步減輕企業稅負。改革完善增值稅制度,按照三檔並兩檔方向調整稅率水平,重點降低制造業、交通運輸等行業稅率,提高小規模納稅人年銷售額標準。

  楊志勇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還沒到位的增值稅改革,是增值稅稅率三檔並兩檔,這一目標是明確的,並且,在正常情況下,增值稅稅率只能就低不就高,不能説把10%的稅率調到16%。所以建議將兩檔增值稅稅率定在10%左右和5%左右。“去年增值稅稅率只降了一個百分點,今年還要繼續降至少一兩個百分點,如果能再多一點就更好了,但是今年各方面壓力都很大。”

  劉穎表示,增值稅之所以要三檔並兩檔,最根本還是追究公平性。畢竟如果增值稅稅率過多,會出現“高徵低扣”“低徵高扣”的問題,價值和對應的稅出現太大的差別,這實際上也不夠公平。從國際慣例來看,會定一檔基本稅率,正常情況下,所有企業都用這一檔稅率,新創價值按照同樣比例繳納增值稅,這樣才是公平的。而需要照顧的企業,可以定一檔低稅率,如果需要一些宏觀調控的,也可以定高稅率,但是我國宏觀調控不需要用增值稅定高稅率,因為我國還有一個稅種叫消費稅。所以從理論來説,我國增值稅除出口設計零稅率之外,設為兩檔是最合適的。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企業稅務研究中心主任樊勇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簡並稅率是優化我國增值稅稅制的具體舉措,從理論上看,單一增值稅稅率有利于發揮增值稅中性特徵,如提高抵扣率,減少中間重復徵稅,但為降低增值稅累退性,可以考慮在一檔基本稅率的基礎上再增加一檔較低稅率設置。樊勇稱,在具體稅制改革過程中,也要考慮到各方面因素,尤其現在處于減稅降費宏觀政策環境下,簡並跟減稅要結合起來考慮,通過簡並稅率,同時適當下調增值稅稅率,能夠實現既優化增值稅稅制,又減稅的政策目標,當然簡並稅率和下調稅率要考慮較多因素,首先是財政壓力、稅收徵管的考量,這些都需要政府部門做好測算和實施前的準備工作。

  此外,房産稅何時推出也備受市場關注。2019年房産稅立法的相關工作能否獲得突破?

  楊志勇認為,未來所説的房産稅,應該是對所有住房(或可以剔除廉租房)以評估價為基礎,來徵收的一種稅。房産稅在全世界很多國家都有,結論是比較確定的。在房地産市場本身在往下走的時候,推行房産稅,短期會導致房價進一步下跌,畢竟對于有多套房産的人來説,開徵房産稅之後,可能要面臨拋售了,房價就可能急劇下跌,這時候,要考慮市場風險是否能承受。

  楊志勇坦言,“規范的房地産稅目前肯定是不具備推出的條件。”現在能呈現的,一定是打折的方案。”

  ■ 案例

  減稅降費“福利”來襲 義烏小微企業將減負8億

  2018年都有哪些人享受到了政府減稅降費“大禮包”?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湖北省蘄春縣李時珍醫藥集團就是減稅政策的受益者,該公司總工程師夏恒建近日算了一筆賬: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稅稅率由17%降為16%,為公司減輕稅負約271萬元;公司享受高新技術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政策,每年可減免企業所得稅141萬元。企業稅負降低,就有更多資金用于技術升級和擴大生産規模,從而研發和生産出質量更好、價格更優的中醫藥産品。

  此外,夏恒建稱:“新個稅法的實施,也在不增加企業成本的情況下,提高了員工收入。2018年10月後,全公司繳納個稅人數由110人降到35人,繳稅金額也由3.4萬元降到1.3萬元。今年6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實施首月,公司繳稅人數降到20人。就我本人來説,每個月到手的工資比過去多了870元。”

  進入2019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福利包”來襲,1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再推出一批針對小微企業的普惠性減稅措施,涉及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等,惠及面更大,受惠企業也更多。

  以小微企業密集度的較高的城市——義烏為例,其中不少企業直接受益于上述政策。據初步測算,相關政策實施之後,當地小微企業今年預計將實現減負8.34億元。其中,享受免徵增值稅的經營戶將新增4.9萬戶,2019年將實現增值稅減負近7.14億元。提高企業所得稅優惠的小型微利企業標準惠及當地1.69萬戶企業,減免企業所得稅1.2億元以上。

  做了20年生意、在國際商貿城經營通信器材的王國田便是能享受“減稅大禮包”的商家之一,“聽説可以免繳增值稅了,想都沒想到,實在是開心。”據悉,王國田每月的銷售額在35000元左右。按照之前的政策,他每年要繳納近2萬元的稅款,而小微企業普惠性減稅措施出臺後,這筆開支可以省下了。“相當于一年多掙2萬元。”王國田説。

  此外,北京市也積極響應減稅號召,頂格用足國家“六稅兩費”減稅政策,預計今年將再為小微企業送出90億元減負紅包,惠及北京100余萬戶納稅人。

  2月12日,北京永泰安醫療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的辦稅人員李先生在朝陽區稅務局辦稅服務廳減稅降費窗口稅務幹部的指導下,填寫了《增值稅納稅申報表(小規模納稅人適用)》。“我們公司今年1月的應稅收入是88155.34元,按照之前的增值稅繳稅標準,需要繳納增值稅2644.66元,同時還要繳納附加稅費。國家今年調整了小規模納稅人增值稅的起徵點,我們公司不用再繳納增值稅及附加稅費,相當于一個月就少繳了2900多元的稅。”

  (記者 潘亦純)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喜迎 “三八”節 女職工遊故宮
喜迎 “三八”節 女職工遊故宮
愛耳護耳 從我做起
愛耳護耳 從我做起
“水墨”鹽湖
“水墨”鹽湖
新疆:接待遊客人數創新高
新疆:接待遊客人數創新高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178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