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移動支付告別“免費午餐”上半場 影響能有多大?
2019-02-28 07:28:13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朱慧卿作(新華社發)

  繼微信之後,支付寶信用卡還款服務也將開始收費—— 移動支付告別“免費午餐”上半場

  從“免費”到“收費”是互聯網産業發展的普遍規律。對于互聯網企業來説,為了增強競爭優勢,初期普遍會提供免費模式,但在用戶養成習慣後,企業也會逐步推進盈利模式,收回前期的投入成本。對移動支付行業來説,服務是否收取手續費並不影響用戶去留,通過提升自身服務質量來守住市場份額,吸引有效客戶群體,更有利于互聯網企業的持續發展——

  近日,支付寶一紙公告引發了消費者廣泛關注。支付寶方面表示,從3月26日起,支付寶信用卡還款將開始收費。公告稱,2000元以內依然免費,超出2000元的部分,按照0.1%的比例收取服務費。

  盡管支付寶方面稱,收費的原因主要是“綜合經營成本上升較快”,但消費者卻不免有些擔憂。畢竟,來自市場研究機構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我國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達到43.8萬億元,環比增長11.52%,支付寶與微信的份額合在一起已佔總量的92.53%。在如此巨大的市場中,兩大平臺又處于絕對統治地位,移動支付的“免費午餐”是否即將吃完?

  收費影響能有多大

  當下,移動支付普及度越來越高,對信用卡還款這個單一業務收取服務費不是首次出現,支付寶更不是首家收費平臺。

  早在2016年,微信和支付寶就先後宣布對提現收費。到了2017年年底,微信又宣布對信用卡每月還款超過5000元的部分收取0.1%的手續費。去年8月份,微信進一步表示,不再設置免費額度,對每筆信用卡還款均收取0.1%的手續費,只有理財通鉑金、黃金會員才能享受信用卡還款免費。

  如果僅僅就信用卡還款這一項業務來看,“收費”對消費者的影響較為有限。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李旻表示,對于消費者來説,有很多渠道可以完成信用卡還款業務,具體方式在于個人選擇,且大額還款用戶可以選擇通過銀行網銀等渠道免費還款,支付寶的調整對用戶影響不大。

  在南京工作生活的白領李媛同樣表示,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繞開”信用卡還款收費,“我的方法是,設置一個自動還款儲蓄賬戶,銀行卡直接轉入余額寶裏的資金提現並不收費,所以每月從余額寶裏提到儲蓄賬戶裏讓它自動還款,這樣就不需要再繳納額外的手續費了。”李媛説。

  此外,部分想要爭奪用戶的移動支付平臺依然提供免費信用卡還款服務,其中包括美團支付、蘇寧金融、京東金融、銀聯雲支付等平臺。

  但是,消費者真正的擔憂在于,“收費”范圍將會逐步擴大。畢竟,今年1月份微信團隊就表示,為了響應央行《關于規范支付創新業務的通知》中關于服務商不得開展不正當競爭的要求,對涉嫌“零費率”的服務商實行整改。此外,支付寶方面也將商家收款的費率重新調回0.6%。“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將來每一筆掃碼支付都要收費,那還用不用移動支付買單了?”李媛的話代表著消費者的心聲。

  不僅僅是“收割紅利”

  過去大打“免費牌”的第三方支付平臺,如今為何改弦更張開始收費了?

  成本上漲是主要原因之一。“事實上,支付寶所在的螞蟻金服在備付金、係統運維、服務器、人力等方面有著較大的日常綜合成本負擔。而且,免費服務所帶來的巨大交易成本和費用並不能降低平臺的邊際成本,相反會不斷提高平臺的運營費用。”市場研究機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説。

  此前,微信團隊也在宣布信用卡還款收費時表示,“每一筆還款背後都會産生支付通道手續費,騰訊財付通一直在投入手續費補貼”。

  在另一方面,“斷直連”的推進和備付金集中存管也對支付機構産生了影響。2018年6月份,《關于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規定,2019年1月14日實現備付金100%集中交存。

  這意味著第三方支付機構無法再靠資金沉淀獲取利息收入。市場研究機構易觀支付分析師王蓬博表示,過去第三方機構將備付金存在各家銀行,因此對銀行也相對更有話語權,但隨著備付金集中存管,第三方機構與銀行談判時的話語權被削弱,通道成本將會進一步上升。

  此外,“收費”也並非僅僅是為了收割流量紅利,通過諸如信用卡還款這樣的低頻服務賺取利潤並不是支付平臺們的唯一訴求。“由于支付寶旗下的‘花唄’具有虛擬網絡信用卡功能,其與實體信用卡其實是競爭關係,通過信用卡還款收費,支付寶顯然也希望由此助推‘花唄’進一步擴大市場份額。”曹磊説。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同樣認為,在宣布收費策略的同時,兩大巨頭都開通了多個渠道,鼓勵用戶換取免費特權,“比如,用戶每天在支付寶簽到,或者使用支付寶交水電費等就可以獲得積分兌換免費額度。在微信上,可以通過成為理財通高階會員、參加‘愛定投’活動等方式,獲得免費資格,第三方支付平臺也希望通過這些方式來提升用戶的黏度。”

  “免費”之後的“下半場”

  無論平臺們打什麼樣的小算盤,“免費”之後的“下半場”已逐漸面目清晰。王蓬博認為,收費是向正常商業邏輯的回歸。“之前支付機構提供免費服務,主要是為了吸引用戶,以及保持用戶黏性和交易規模。但隨著用戶增長速度下降,行業格局逐步穩定,支付平臺們不再需要依靠免費服務來為平臺導流。”

  從“免費”到“收費”,也是互聯網産業發展的普遍規律。曹磊表示,平臺也好,産品也罷,互聯網行業前期都是依靠免費或是各種形式的“燒錢”補貼政策進行推廣,從而吸納更多的用戶群體,但到了後期則會漸漸脫離“免費”模式轉向“收費”模式。“回歸商業本質,無可厚非。”曹磊説。

  李旻同樣認為,任何行業都不存在永遠的免費模式。對于“互聯網+行業”來説,在用戶最初接觸互聯網社交、移動支付等便利的新服務時,企業為了增強競爭優勢,普遍會提供免費模式。但是,在用戶養成習慣後,企業也會逐步推進盈利模式,收回前期的投入成本。

  “此前的網約車‘大戰’就是最明顯的例子,雖然長期補貼不符合商業規律,平臺們為了吸引客戶仍然投入了巨額補貼。但在行業格局穩定、消費者養成網約車習慣後,補貼也就逐步退出了歷史舞臺。雖然這一做法會讓用戶權衡去留,但平臺也篩選出了最有效的客戶群體。”李旻説。

  此外,互聯網企業也在改變著自己的判斷,隨著用戶為網絡音樂、在線視頻等互聯網服務付費意願不斷提升,互聯網企業逐漸認識到免費服務不再是吸引用戶、增強競爭優勢的唯一手段。對消費者來説,免費固然好,但收費也意味著更高的服務水準。

  “對目前的移動支付行業來説,服務是否收取手續費並不影響用戶去留,通過提升自身服務質量來守住市場份額,吸引有效客戶群體,更有利于互聯網企業持續發展。”李旻説。(記者 陳 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樂高“垂直城市”概念模型亮相上海中心大廈
樂高“垂直城市”概念模型亮相上海中心大廈
山東臺兒莊:古城水鄉顯春意
山東臺兒莊:古城水鄉顯春意
攻堅,為了美麗中國——黨的十八大以來污染防治紀實
攻堅,為了美麗中國——黨的十八大以來污染防治紀實
鄉村振興好風景
鄉村振興好風景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172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