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GDP增速連續16季窄幅波動 統計局是這樣看的
2019-02-27 09:56:06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何看待當前經濟形勢

  ——訪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

  當前,受國際環境發生深刻變化,國內改革進入攻堅期,結構調整陣痛釋放等因素影響,中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經濟面臨下行壓力。

  如何客觀、全面看待當前中國經濟形勢?如何正確解讀“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的內涵?近日,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接受了經濟日報記者的專訪。

  為何説中國經濟運行平穩?

  記者:這些年來,中國經濟增速明顯換擋,為什麼還説經濟運行總體平穩?

  盛來運:中國經濟的“穩”,主要是指經濟運行持續處在合理區間。

  首先,從經濟增長來講,增長速度換擋比較平順,且近幾年季度間增長速度波動幅度不大。初步核算,2018年,我國GDP達到90030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增長6.6%,實現了6.5%左右的預期發展目標。2018年4個季度的增長速度分別為6.8%、6.7%、6.5%和6.4%,已連續16個季度運行在6.4%—7.0%的窄幅區間,表現出較高的穩定性和韌勁。

  其次,就業形勢總體穩定。2018年全年,我國城鎮新增就業1361萬人,連續6年保持在1300萬人以上,完成全年目標的123.7%。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保持在4.8%—5.1%之間,實現了低于5.5%的預期目標。就業形勢穩定向好,一是由于經濟發展處于中高速階段,經濟增量持續擴大;二是三産在GDP中的佔比超過二産,吸納就業的能力更強;三是人口結構的變化特別是勞動力資源數量減少,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企業用工的穩定。

  再次,物價走勢溫和。2018年,CPI比上年上漲2.1%,低于3%左右的預期目標;扣除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核心CPI上漲1.9%,漲幅比上年回落0.3個百分點。PPI比上年上漲3.5%,漲幅比上年回落2.8個百分點。

  此外,外貿外資好于預期。2018年,我國貨物進出口總額305050億元,首次超過30萬億元,比上年增長9.7%;貨物貿易順差23303億元,比上年收窄18.3%。服務貿易較快發展,服務出口同比增長14.6%,是2011年以來的出口最高增速;進口同比增長10%。在全球跨境投資大幅下滑的背景下,我國實際使用外資135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3.0%。2018年末,國家外匯儲備余額30727億美元,連續2個月回升,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

  記者:近年來,我國季度GDP增速的變化曲線大致呈現為一條水平的直線。有人質疑數據的真實性,甚至認為是統計部門做平了增速步伐。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盛來運:自2015年以來,我國GDP增速連續16個季度在6.4%—7.0%區間窄幅波動。這樣的窄幅波動確實不容易。但這不是統計部門控制的結果,而是中國經濟運行的穩定性和韌性不斷增強的實際表現。

  從理論上講,經過8年左右的增速換擋,中國經濟成功地由原來的高速擋切換到現階段的中高速擋,增長速度向這個階段的潛在增長率收斂,在服務業和消費分別成為供求兩側的主動力情況下,經濟運行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顯著提高,這是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必然結果。

  從同期相關指標看,經濟增長是有支撐的。從1979年至2017年,我國GDP年均實際增長9.5%,財政收入年均名義增長13.8%,工業企業利潤總額年均名義增長13.2%,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實際增長8.5%,住戶存款余額年均名義增長22.8%。如果沒有GDP平均9.5%的增長速度,不可能有這麼多的社會財富積累。

  2018年,我國GDP同比增長6.6%,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8.2%,鐵路貨運量同比增長9.1%,新增就業1361萬人,沒有6%以上的增長,不可能有每年新增就業1300萬人左右。

  這説明,GDP指標與當期其他指標總體上是協調匹配的,數據是可靠的。

  還要説明的是,黨中央、國務院一直高度重視統計數據的質量。國家統計局從工作層面上也把統計數據的質量作為全過程、全員、各方面的中心任務,採取了一係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努力確保數據真實可靠。目前,我國GDP核算范圍、核算原則和核算方法與國際標準是接軌的;在統計調查中,建立了以周期性普查為基礎,以經常性抽樣調查為主體,綜合運用全面調查、重點調查,並充分運用行政記錄、大數據等資料的統計調查體係,為我國GDP核算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此外,我國還不斷強化依法治統,嚴肅查處統計違法行為,構建了警示和懲戒統計弄虛作假機制。因此,經濟數據總體上是真實可靠的。

  中國經濟“進”在哪?

  記者:2018年,我國經濟運行穩中有進,“進”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盛來運:經濟運行穩中有“進”,主要是指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取得新進展。

  一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有“進”。

  在“破”方面,2018年,我國結構性去産能繼續深化,鋼鐵、煤炭年度去産能任務提前完成,全國工業産能利用率為76.5%,處于近年來較高水平。

  在“立”方面,2018年,新動能發展壯大,新的市場主體大量增加,全國新登記企業670萬戶,比上年增長10.3%,日均新登記企業1.84萬戶。新供給較快增長,戰略性新興制造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8.9%,高于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7個百分點;高技術制造業和高技術服務業投資分別增長16.1%和12.9%,分別快于全部制造業投資和服務業投資6.6個和7.4個百分點。新業態快速發展,全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25.4%,增速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快16.4個百分點;完成快遞量507億件,增長26.6%。

  在“降”方面,2018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每百元主營業務收入中的成本為83.88元,比上年減少0.2元。

  二是三大攻堅戰上有“進”。風險防控效果初現。地方政府債務總體可控。截至2018年末,我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18.39萬億元,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率為76.6%,低于國際通行的100%—120%的警戒標準。加上中央政府債務余額14.96萬億元,政府債務的負債率為37%,低于歐盟60%的警戒線,也低于主要市場經濟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水平,在世界范圍內處于較低水平。宏觀杠桿率趨穩。2018年末,M2/GDP為202.9%,比上年降低3個百分點。微觀杠桿率下降。2018年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産負債率為56.5%,比上年下降0.5個百分點。

  脫貧攻堅深入推進。2018年,全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1386萬人,280個左右貧困縣脫貧摘帽,280萬人易地扶貧搬遷順利完成。産業、就業、教育等扶貧重點工作取得成效,貧困地區居民收入較快增長。2018年,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371元,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8.3%,高于全國農村增速1.7個百分點。

  污染防治成效顯著。2018年,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空氣質量平均優良天數比例為79.3%,比上年提高了1.3個百分點。PM2.5的濃度同比下降9.3%。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繼續下降,能耗強度繼續下降,2018年萬元GDP能耗比上年下降3.1%,清潔能源消費量比重上升。

  三是結構優化有“進”。産業結構方面,2018年,第三産業增加值增速比第二産業快1.8個百分點,佔GDP的比重是52.2%,比上年提高0.3個百分點;對GDP增長的貢獻率為59.7%。服務業升級發展,2018年前11個月,規模以上科技服務業和高技術服務業企業營業收入同比分別增長15.0%和13.4%。工業加快向中高端邁進,2018年,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11.7%,佔規模以上工業的比重達到13.9%,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8.1%,快于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速。需求結構方面,消費基礎作用進一步鞏固。2018年,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76.2%,比上年提高18.6個百分點,比資本形成總額高出43.8個百分點。升級類消費表現活躍,服務消費佔比提升,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服務性消費支出8781元,比上年增長12.5%,佔居民消費支出的比重44.2%,比上年提升1.6個百分點。

  四是發展質量上有“進”。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實際增長6.5%,與GDP增長基本同步,快于人均GDP增速;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同比增長10.3%;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83352億元,首次突破18萬億元,比上年增長6.2%。此外,勞動生産率穩步提高。

  由此可見,盡管我國結構調整陣痛持續釋放,但轉型升級的大勢未變,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這份成績單是來之不易的。

  如何看待“變”與“憂”?

  記者:我們也要看到,我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如何理解經濟形勢中的“變”?

  盛來運:“變”,主要是指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增加。

  首先反映在外部環境上。當前,世界經濟在分化中趨緩,美國經濟增速回落,歐元區經濟疲弱放緩,日本經濟艱難前行,多數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速放緩。貿易保護主義盛行,貿易增速回落。根據WTO預計,2018年,世界貨物貿易量增長3.9%,比上年回落0.8個百分點。近期,WTO下調2019年貨物貿易增速0.3個百分點至3.7%。全球股市債市異常波動,金融市場風險積聚。中美經貿磋商尚未完全結束。此外,地緣政治衝突不斷,風險挑戰增多。

  其次,從微觀基礎看,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發展面臨不小困難。行業企業分化較為明顯。2018年,在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新增利潤主要集中在少數行業,企業融資難仍然較為突出。

  再次,市場主體的預期在發生變化。從企業信心看,1月份,制造業PMI指數為49.5%,連續兩個月位于榮枯線下方。從投資者信心看,2018年末,滬深兩市股票總市值比年初減少13.2萬億元。從消費者信心看,2018年四季度,消費者信心指數為121.4,比上年同期回落1.2點。

  記者:在您看來,變中有“憂”,集中體現在哪些方面?

  盛來運:“憂”,主要是指宏觀調控中兩難多難問題增多。由于結構調整進入攻堅期,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和新變化帶來的周期性問題相互交織,增加了經濟下行壓力和宏觀調控難度。一是需求動力有所減弱,下行壓力仍存。從投資看,近期固定資産投資增速雖略有回升,但2018年增速比上年回落1.3個百分點,處于歷史低位。其中,基礎設施投資增長3.8%,比上年大幅回落15.2個百分點。從消費看,市場銷售有所回落,熱點商品明顯降溫。2018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上漲9.0%,增速比上年回落1.2個百分點。其中12月份增速為8.2%,為2003年6月份以來的次低增速。汽車、通信器材類商品零售額增速回落。

  二是房地産調控難度加大。2018年,我國商品房銷售面積同比增長1.3%,增速連續5個月回落,土地購置面積和成交價款同比增速分別比上年回落1.6個和31.4個百分點,其後續影響有待觀察。

  三是處置風險的風險有所上升。當前,我國財政金融風險隱患猶存。財政收入由增轉降,非法金融活動風險仍在,信用違約事件增多,股票質押風險上升。由于金融市場是一個完整的體係,牽一發而動全身,因此,要避免監管政策疊加誘發風險事件,即所謂“處置風險的風險”。

  如何解決好前進中的問題?

  記者: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我們如何有針對性地解決前進中的問題?

  盛來運:雖然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但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現階段經濟具有較多保持中高速增長的潛力和條件,經濟不會失速,而是下有支撐。我們要保持定力,堅定信心,穩定預期,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以確定性的轉型升級應對不確定性的風險挑戰。

  2019年,我們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繼續抓住並用好重要戰略機遇期,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推動高質量發展,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持深化市場化改革,擴大高水平更開放,深化創新驅動,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係,繼續打好三大攻堅戰,著力激發市場活力、需求潛力和內生動力,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進一步加大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政策力度,提振市場信心,提高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

  一是要增強發展信心。我國仍然處于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我國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正處于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農業現代化快速推進期,且地區發展不平衡。我國市場空間廣闊,有近14億人口的國內市場,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産業體係和世界最大規模的中等收入群體,有巨大的市場空間和消費升級潛力。“一帶一路”建設拓展發展新空間。我國有長期積累的雄厚物質基礎,制造業規模位居世界首位,工業門類齊全。我國人力資源豐富,有9億多勞動力人口,其中超過1.7億受過高等教育或擁有專業技能,每年畢業的大學生800多萬人,勞動力優勢仍然比較明顯。此外,改革紅利加速釋放,創新創業勢頭正盛。

  二是要轉變發展觀念。要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和高質量發展思維。要用新的視角看經濟,堅決摒棄唯GDP論的發展觀、政績觀,擺脫“速度情結”和“換擋焦慮”,加快構建推動高質量發展的統計指標體係。

  三是要加快技術創新。繼續抓住並用好我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利用好倒逼機制推動核心産業發展上水平,盡快改變核心技術和關鍵領域受制于人的被動局面。運用新技術新模式加快改造提升傳統産業,提升傳統産業國際競爭力。因勢利導做大做強新興産業集群,加大財政對基礎研究的支持,強化科技成果轉化激勵,建立創新決策容錯機制。積極探索建立知識産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

  四是要繼續深化改革開放。要圍繞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推動改革全面發力,多點突破。要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價格機制、國有企業、財政金融、收入分配等關鍵領域改革。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全面落實支持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進一步拓展開放范圍和層次,以高水平開放推動高質量發展。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加快推進外貿市場多元化,加強國際産能合作。大幅放寬市場準入,全面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打造國際化法治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記者 林火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國際媒體關注朝美領導人第二次會晤
國際媒體關注朝美領導人第二次會晤
探訪新西蘭泰厄羅阿角信天翁之家
探訪新西蘭泰厄羅阿角信天翁之家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A股成交破萬億元 四大股指漲幅均逾5%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華為推出首款5G折疊屏手機Mate X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51124168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