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後“斷直連”時代:備付金紅利不再 支付行業合作模式生變
2019-02-02 07:31:08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支付行業的後“斷直連”時代悄然到來。1月14日,包括支付寶、騰訊財付通等在內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均宣布完成備付金100%上交、相關賬戶銷戶。支付行業的最大紅利期終結。至此,第三方支付機構與銀行直連的模式徹底被打破,支付機構在銀行開立的備付金賬戶也都注銷。新的交易鏈路已經形成,新接入的銀聯、網聯平臺將成為銀行和支付機構之間僅有的兩個接口,並受央行監管。

  這些變化,不僅帶來技術上的巨大挑戰,也改變著支付機構和銀行之間的合作關係。整個行業正在逐步適應後“斷直連”時代,探尋新生態下的商業模式和定位。

  合作模式生變

  備付金從支付機構上交至央行,牽動了行業最核心的利益。

  所謂備付金,是支付機構為辦理客戶委托支付業務而預收待付的資金。比如,微信錢包裏的零錢,支付寶裏的余額。

  積沙可成塔,備付金規模已達萬億級別。截至2018年末,央行的非金融機構存款(即備付金)余額為16299.8億元。

  “除去監管允許的個別特定賬戶,現在財付通的備付金沒有一分錢、也沒有一個戶頭在商業銀行。”1月30日,騰訊金融科技副總裁陳起儒表示。

  備付金的“流失”,讓支付機構與銀行之間的合作關係頃刻間換了位。記者了解到,過去,為了爭取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備付金存款,部分銀行願意主動讓利、降低通道費。但現在,沒有了備付金這塊“蛋糕”,有的銀行自然不願再默默承擔轉賬等服務成本,轉而提升第三方支付機構通道費。

  生財利器不再,也讓整個支付行業冷靜下來,重新思考其定位和業務模式。“過去一張牌照幾十億、靠它一夜暴富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支付不應該是一個暴利的行業,而應該是金融基礎設施。”陳起儒認為,“斷直連”後的收費不應該比直連時更高,隨著行業更合規透明,支付成本也不應再增加。

  對于騰訊、阿裏兩大支付巨頭而言,其龐大的産品體係和多元化的創收方式將彌補備付金上交後的損失。“支付上減少的收入不一定從支付上賺回來,我們可以通過其他業務創新手段彌補,這是短期的解決思路。”陳起儒表示,包括拓寬出境遊等海外業務場景,發力騰訊理財通業務等。

  備戰春節“大考”

  “斷直連”之後,支付交易鏈將從原先的“商戶/用戶端—支付機構—銀行”轉變為“商戶/用戶端—支付機構—網聯/銀聯—銀行”。這意味著所有的交易請求都需要通過銀聯、網聯來完成清算。

  這也對銀聯和網聯平臺的承載力提出挑戰。眼下,“斷直連”後的首個春節支付高峰期即將到來。

  今年春節,在中國人民銀行的統一部署下,網聯會同相關部門將積極有序開展春節保障工作。

  春節和“雙11”的支付高峰呈現許多不同特點。陳起儒解釋:一是支付高峰時間。春節支付持續時間會更長,且大大小小峰值很多,比如年夜飯後的18點到20點、除夕零點都是發紅包高峰時刻,到大年初一還會迎來提現的高峰期。

  二是提現需求激增。春節收到微信紅包後,大家喜歡盡快提現,銀行需做好相應準備。

  三是涉及支付卡類型不同。春節發微信紅包必須用借記卡,因此支付主力是借記卡,而不是購物時用的信用卡。

  “沒有感知就是最好的感知。”這是騰訊完成“斷直連”工作後,向用戶匯報成果時提出的一句總結,也是其接下來推進支付工作的一項準則、一種理念。(記者 金嘉捷)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燈籠紅 年味濃
燈籠紅 年味濃
“慢”火車上的春運時光
“慢”火車上的春運時光
“百豬”剪紙迎新春
“百豬”剪紙迎新春
寒梅枝頭俏
寒梅枝頭俏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001124077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