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監管“有保有壓” 影子銀行收縮幅度料放緩
2019-01-28 07:23:38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于“有序化解影子銀行風險”,專家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預計監管部門在防控廣義影子銀行活動方面將“有保有壓”,採取“逆周期調節”策略,合規的表外業務、委托貸款等有望迎來政策彈性,2019年影子銀行的收縮幅度將較2018年有所放緩。

  “不完全是一個負面詞”

  影子銀行,是一把“雙刃劍”。如央行行長易綱所言,影子銀行不完全是一個負面詞,“只要它依法合規經營,影子銀行不管是表內還是表外,不管是信托、公募基金還是私募基金,它都能成為金融市場的一個有效的部分。”

  不少專家認為,應正視影子銀行對實體經濟發展的作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直言,“影子銀行、金融科技等非正規金融部門的出現,滿足了實體經濟供求兩方需求,實際支持了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監管全覆蓋非常必要,但也需考慮監管政策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不能為了控制金融風險而造成更大的金融風險。”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認為,“在現有的監管框架和産業政策下,大量融資需求得不到滿足。這直接導致在正規金融體係之外,出現了一些創新的金融業務來滿足市場需求,包括所謂的影子銀行,其為實體經濟提供了一部分資金融通和金融服務。”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中國是以銀行信貸為主導的國家,債市和股市也都在不斷發展。從傳統銀行角度來説,其風險偏好較低,導致其對風險較高的實體企業需求難以滿足。在這種情況下,影子銀行的發展實際上源于多元化的融資需求:一是滿足不同風險偏好,二是滿足不同的成本承擔能力。

  穆迪分析師徐晶認為,要進一步正視影子銀行對于經濟增長、金融體係發展的客觀作用。目前,整個實體經濟的杠桿率已經趨穩,但銀行信貸的風險偏好還是比較低,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仍需繼續改善。因此,短期內那些信用資質較弱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甚至包括一些小型房地産企業,其所面臨的融資困難情況仍然較為嚴峻。“這種情況恰恰表明了政府去杠桿、防范金融風險與穩增長之間的一個政策權衡,變得更為艱難。”

  統一監管機制亟待構建

  銀保監會2019年銀行業和保險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再次提及“有序化解影子銀行風險”。

  連平認為,影子銀行構成復雜,未來應在金融委的總體協調下,統籌協調,分門別類進行管理,框架性的監管機制亟待構建。首先應盡快對影子銀行予以明確界定,進行數據統計。“這個界定可能會是一個排除法,比如信貸、股票、債券之外的部分。這應主要由央行來統籌,盡快厘清影子銀行的總體概念,並著手進行總體觀察、數據積累、加快分析、風險預測等。”

  連平強調,對于影子銀行,應該是監管與發展並重,不能一下“全堵死”。“我們需正視影子銀行收縮太快對實體經濟帶來的壓力。當務之急是穩杠桿,對于影子銀行的管控應該把握一個‘度’,進行‘逆周期調節’,適度發展影子銀行能給實體經濟帶來支持。比如,當前表外業務降得太快,應想辦法釋放監管彈性,讓表外業務保持平穩運行。目前,我們觀察到監管在往這個方向走,節奏還可以加快,力度也可適當加大一些。”

  徐晶指出,影子銀行已成為中國金融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影子銀行擴張時期,中小銀行與影子銀行體係之間的相互關聯性是顯著上升的。這就涉及到中小銀行和非銀機構之間多層信貸或投資嵌套,導致此類業務信貸風險透明度很差,成為潛在信用風險來源,加大了市場參與者觀測和監管者穿透監管的難度,最終帶來資金空轉、信貸鏈條拉長、推升實體經濟杠桿水平等一係列問題。

  徐晶説:“對于影子銀行體係內監管套利活動,亟待有關部門建立完善統一的監管協調機制,進一步規范與影子銀行相關的同業業務、通道業務、表外業務等,盡快提高其透明度,並嚴控這部分資金的流向,嚴禁流向信用實力較薄弱的借款人。”

  徐晶預計,2019年在防控影子銀行活動方面,監管部門可能採取漸進式策略,“有保有壓”,以防止所謂的“處置風險的風險”,防范對經濟和金融穩定性造成衝擊。

  在陳道富看來,當前許多被視作影子銀行構成部分的業務,大多在一行兩會的監管視野之下,但只要是金融業務必然就會伴生風險。而且,包括資管新規、理財新規、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等,都在逐步落地和規范過程中,一定會有一個風險釋放的過程。他説,“所謂的規范影子銀行,實際上就是引導其進入正規金融體係中,要麼轉成資産管理業務,要麼轉回銀行表內。如此,‘影子’就不是‘影子’了,把正門打開,同時剔除不合規的部分。”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殷劍峰表示,對于創新頻繁的影子銀行,宏觀金融管理部門要適應其發展,改進措施和方法,建立新的宏觀金融管理體係。第一,提高信息透明度,建立統一、及時、完整的信息採集和處理平臺;第二,貨幣政策應從原先主要依賴數量政策轉向主要依靠價格政策;第三,微觀金融監管應該轉向宏觀審慎管理;第四,鼓勵市場中介服務機構的發展,以補充政府監管的不足;第五,建立金融消費者保護機制。

  繼續收縮 幅度放緩

  在強監管之下,影子銀行活動得以規范。根據穆迪的監測報告,2018年前三季度中國廣義影子銀行規模減少3.6萬億元,到9月底時降至62.1萬億元。廣義影子銀行資産佔GDP的比例為70%,低于2017年底的79%和2016年底的87%。

  徐晶預計,2019年廣義影子銀行規模還會收縮,但幅度會有所放緩。“相對前幾年的高速增長態勢,2017年增速出現拐點以及2018年整體收縮都是監管成效的體現。”徐晶認為,2019年,對銀行理財、非銀資管、同業交易、銀行表外等影子銀行相關業務的監管還會持續。

  “影子銀行保持合理增長,有助于緩解經濟增長壓力和一些潛在風險,但野蠻生長也是不行的。”在連平看來,2019年影子銀行規模增速由負轉正可能性不大,但收縮幅度將較2018年放緩。比如,目前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承兌匯票等余額大概還有20萬億元左右,按照資管新規,這其中有較大部分是不合規的,到期不能續做,合規能做的部分不會一下有很大規模,所以最後的余額還是減少。

  陳道富表示,2018年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萎縮明顯,有一部分合規的回到銀行表內,有一部分不合規的到期了,還有一部分純粹是資金空轉的“消失”了,預計這個趨勢會延續至2019年,這將對2019年的信貸增長帶來一定壓力。(陳瑩瑩)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年味漸濃
北京:年味漸濃
翰墨書香度寒假
翰墨書香度寒假
查幹湖冬捕技藝在呼和浩特上演
查幹湖冬捕技藝在呼和浩特上演
大棚暖意迎新年
大棚暖意迎新年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1069112405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