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盼友善尊重、盼一視同仁……小民企的四盼
2019-01-19 16:36:50 來源: 新華社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小民企四盼

  一盼友善尊重,二盼一視同仁,三盼改善信貸環境,四盼説話算數

  作為中小民企不奢望給予特殊照顧,渴望地方政府特別是園區幫助企業解決經營中最迫切的實際問題,兌現對企業的承諾

  參加活動“叨陪末座”,當法人代表太苦、太累、太險,接班人難覓;遭遇人為設置違背市場規則的“高門檻”,被大企業“以大欺小”;需要公共服務卻遭遇“太極推手”……日前,《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走訪了解到,盡管中小民企因自身原因存在各種生産經營不足和缺陷,但卻較普遍遭遇一些人為和體制性因素的困擾。很多企業負責人表示,他們對社會環境既盼“減免”更盼尊重,對市場競爭既盼暢通通道更盼一視同仁,對金融服務既盼試點創新更盼合理扶持,對園企關係既盼關心照顧更盼説話算數。

  盼友善尊重

  “我們屬于‘非典型民企’,採訪提綱中很多問題我們感受不突出。”採訪之初,一家“超級民企”負責人建議《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到那些經營規模不太大、社會資源不太多、活動能量不太強的小民企走走。

  湖南崇德工業科技有限公司專業生産滑動軸承。因工藝精湛成為西門子、GE等的零部件供應商,還為“華龍1000”核電工程提供關鍵器件。公司董事長周少華説,提高員工社會保障水平、繳納國家稅收並履行其他社會責任是民企天職。“我們歡迎減免政策,更盼有個良好輿論和社會氛圍。”

  湖南九華石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謝榮光説,過去一個時期,有地方政府組織企業開會,多數情況下,大企業佔據上座和麥克風。中小民企實際貢獻也很大,卻因“沒級別”常叨陪末座。

  還有小民企負責人説,一些執法檢查他們總是被查了一輪又一輪的“重點對象”;遇上經濟糾紛,作為債權方,得不到充分保障的情況時有發生;遭遇社會糾紛,有時不得不委曲求全,滿足不合理要求以息事寧人。

  中部一位科技企業負責人説,年輕人時下看重“前途、預期、舒適和安全”,擇業往往最後才考慮小民企。“現在,連‘老板’子女、親屬都嫌做制造業小民企太苦、太累、太險。”

  盼一視同仁

  有小民企負責人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國企和公共財政項目,存在“隱性排斥”民企現象。往往小民企中標,就被人懷疑有“貓膩”。有國企和公共投資項目發包方為了不“自找麻煩”,幹脆規避與小民企打交道——通訊聯絡冷淡、技術討論謝絕、商務談判應付,技術現場勘察連門都不讓進。

  中部一家礦山牽引車企反映,有國企和公共項目招標人為設置一些違背市場原則的高門檻:如要求苛刻的資質認證,提出很高的注冊資本和流動資金要求,設立時間長得離譜的驗收期、付款期及附加條件等。

  2018年,重慶市相關部門的一項調查顯示,民企營商環境面臨三種不平等:權利不平等、機會不平等、規則不平等。

  有民企負責人説,一些項目招投標大企業成了“東方不敗”。然而,總承包大企業手下還是中小民企“打工”。有大企業借此坐收“管理費”,民企“分包”“外包”只有微薄利潤。

  湘潭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顏集成説,有的領域民營企業自身實力不濟難與國企、央企同場競技。但有的項目,確實存在歧視、排斥民企的現象。一視同仁對待所有合法合規市場參與者,尚需進一步落實。

  盼改善信貸環境

  多家小民企反映,在一些金融領域,他們被貼上了“信用不佳”標簽。銀行對中小民企一般只提供流動資金貸款,很少提供項目貸款,每個貸款周期(一般為1年)都要本息還清才能借新。民企特別是重資産的制造業民企,支付工資、購買原料、組織生産、開拓銷售,均需要耗費資金,現金流十分緊張。每逢“還舊借新”,企業只能高息借款甚至靠高利貸“過橋”。如果遭遇銀行收回本息後斷貸,企業就有滅頂之災。

  有民企人士介紹,很多銀行對中小民企放貸閥門擰得很緊:抵押貸款佔比高、信用貸款佔比低,抵押物一般只認有産權證的廠房、土地等;實際放貸金額要在抵押評估值基礎上打四到六折,且要預扣除手續費和留存款……

  重慶潤際遠東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付黎説,為了融資他把包括自住房在內的資産都抵押了,銀行選定的評估公司有意把估值定得很低。“5000萬元的資産給你估2000萬元,再打七折給你放貸,能拿到1000多萬元就不錯了。”

  中部一家民企負責人説,即便是高抵押、大折扣、低貸款,有的銀行還不放心,信貸文件要求企業法人、股東及其成年直係親屬簽字。“我兒子結婚沒多久,銀行就上門找新媳婦簽字。這麼操作,民企法人代表子女怕是難找對象喔!”

  近些年,國家要求銀行支持民企特別是實體經濟,推出了合同擔保質押、第三方擔保貸款等創新業務。但民企負責人表示,這類金融創新很多還在“點”上“試”。西南交大教授戴光澤呼吁,金融機構應動真格解決實體經濟特別是科技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加快政策落地,讓中小民企“借貸少花冤枉錢,生産多掙辛苦錢”。

  盼説話算數

  職能機構不擔當,園區承諾不兌現,也是小民企反映比較集中的問題。

  一位浙江籍民企負責人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反映,2008年她以每畝14萬元價格在中部一省級園區購地200畝。由于園區方拆遷不順到2014年才交地。剛把廠房蓋起來投産,就被要求按2014年土地挂牌價繳納500萬元土地收益稅。“我們提前購地辦廠,沒有一寸土地用于出讓,園區拖了五六年才交地,憑什麼要我們按新價格交稅呀?!”

  中部另一家受訪民企表示,他們在某園區購地經歷也一言難盡。2011年他們付款買地,園區2016年才交地。期間,園區稱“運轉困難”找企業“借款”400萬元。等企業入園投産後,園區承諾的幾百萬元稅收返還、退還配套費、過渡期房屋租金補助等全都杳無音訊。就連400萬元“借款”,也是企業“討”了很久才分幾次歸還。

  有民企反映,一些缺乏骨幹國企的領域,職能部門行業引導、監管缺位的問題突出。重慶潤際遠東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電解錳出口業務一度年收入能達20億元。公司總經理付黎介紹,由于市場監管制度不完善,這項業務被迫終止。公司多次呼吁相關部門通過加強監管恢復市場秩序,但均沒有得到有效回應。

  某地方傳統食品領域多家民企向記者反映,他們所在産業涉及從業人員和企業很多。由于沒有大國企牽頭,地方標準修訂、國家標準制定,相關部門都因為怕擔風險不願沾邊。相關問題長期在各層級、各地方、各部門之間兜圈子,始終難以解決。行業野蠻生長,帶來非法添加、衛生安全、銷售合規等風險隱患。

  一位民企負責人説,隨著國家對民營企業地位連續給予充分肯定,相關部門工作人員時常上門對企業噓寒問暖。中小民企渴望政府特別是園區幫助企業解決經營中最迫切的實際問題,兌現對企業的承諾。(記者 蘇曉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英國深陷“脫歐”迷局
英國深陷“脫歐”迷局
壺口瀑布不見瀑
壺口瀑布不見瀑
傳統文化教育 浸潤孩子心靈
傳統文化教育 浸潤孩子心靈
櫻花叢中鳥翻飛
櫻花叢中鳥翻飛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4014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