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無專人清理 共享化粧間衛生引擔憂
2019-01-10 06:32:1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無專人清理 共享化粧間衛生引擔憂

  實地探訪北京商場內共享化粧間 廢棄紙巾隨意丟放 缺少一次性工具 商家稱會注意衛生和授權問題

  北京一家商場內投放的共享化粧間

  共享化粧間內的化粧品

  共享化粧間內堆放有用過的濕巾

  武漢現共享化粧間的消息成為網絡熱搜,北京青年報記者看到,共享化粧間在北京也有投放,首單免費,再次使用則需要繳納費用38元至58元不等。對于部分網友關于化粧品真偽、共享用品衛生的質疑,公司相關負責人對北青報記者回應稱,目前公司會找商場保潔人員對化粧間內進行打掃,並稱會保證化粧品採購自正規渠道。

  探訪

  北京店內用過的紙巾隨意堆放

  1月9日,北青報記者探訪發現,北京一家商場裏投放了兩個共享化粧間,因為是工作日,所以在共享化粧間附近的顧客並不多。

  按照提示,北青報記者掃碼後進入化粧間。小程序顯示,用戶首單可以免費,但如果再次使用則需付費,價格為25分鐘38元,35分鐘48元,45分鐘是58元,但沒有需要繳納押金的提示。

  化粧間內的化粧品也一應俱全,包括隔離、粉底、眼影、睫毛膏、口紅等,很多化粧品確為國際知名品牌。北青報記者看到,很多化粧品已經有明顯的使用痕跡,但因為化粧品粘貼固定在臺子上,所以部分化粧品無法看到批號以及使用期限。

  對于顧客而言,共享化粧間內的部分化粧品使用起來並不方便,比如沒有一次性的棉簽、化粧刷等工具,在沒辦法拿起化粧品的情況,有兩瓶粉底液很難使用。

  對于網友擔心的衛生情況,北青報記者探訪時看到,商場內的兩間共享化粧間內,均有用過的濕巾或者紙巾堆放在桌子上,還有的化粧品蓋子沒有被蓋上。

  在商場內,北青報記者隨機採訪了幾位路人,她們均表示,對于外面化粧品的真偽不了解,擔心衛生狀況。

  回應

  會注意衛生並溝通授權問題

  1月9日下午,北青報記者撥打了客服電話。公司工作人員劉先生稱,共享化粧間在北京商場內投放已經有大概三個多月的時間。公司很看重衛生情況,但因為成本原因,目前還沒有雇專門的打掃人員,只是請了商場內其他飯館裏的保潔員幫忙打掃。“一般每天中午、下午和晚上各打掃一次,接下來會爭取加大力度打掃。”劉先生表示。

  對于化粧工具的問題,劉先生説目前北京的化粧間內還沒有配備工具是物流的原因,上海、武漢和廣州的化粧間已經配備一次性化粧工具,眼下會爭取為北京的化粧間解決這一問題。

  北青報記者發現,價格是影響一些用戶是否使用的一個原因。劉先生解釋稱,從用戶使用情況來看,目前確實首單用戶特別多,“北京商場內的每日可能有七八十人使用,但是後續使用的用戶則只在個位數。”

  對很多用戶擔心的化粧品質量問題,劉先生稱,化粧品都是從正規渠道購買的,目前還在跟化粧品廠商溝通,希望能夠得到授權使用的證書。

  盡管化粧間內貼有“偷竊可恥”的標語,劉先生表示此前上海曾出現過用戶偷拿口紅的案例,“我們在店內裝有攝像頭,之前上海店內出現口紅丟失情況後,公司查看相應時間段的監控,最終找到了拿走口紅的顧客。”

  熱議

  共享化粧間運營模式引爭議

  現如今,很多行業都出現了共享經濟,而這個共享化粧間也引發了熱議。有網友認為,共享化粧間的出現可以解決臨時的化粧需求,可以嘗試。但也有網友認為,化粧品本身是私人用品,如果拿來共享,難免會出現衛生問題。

  還有網友提出疑問,共享化粧間收取押金是否只是用來吸引投資者。此外,如果化粧間內提供的都是大品牌化粧品,再加上相對較高的租金、運營成本,公司是否會出現盈利問題,從而影響用戶的正常使用。文並攝/(記者 郭琳琳 統籌編輯/池海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梅花開 引鳥來
梅花開 引鳥來
小企鵝上“幼兒園”
小企鵝上“幼兒園”
“水墨”龍門
“水墨”龍門
多地迎來降雪天氣
多地迎來降雪天氣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968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