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百倍暴利滋生互聯網“賬號黑市”
2018-12-20 09:01:44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百倍暴利滋生互聯網“賬號黑市”

  産號、養號、銷售各司其職,大量黑賬號流入黃賭騙等犯罪領域

  一個注冊並使用一年以上的微信號賣到200多元;

  一個帶有熱門評論的微博賬號標價500元;

  一個百萬粉絲、無違規可直播的快手遊戲賬號開價可達六位數。

  ……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無論是微信、微博等社交平臺,還是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和直播平臺,其賬號都有人在網上專門注冊並倒賣,已形成一條成熟的惡意注冊和養號黑色産業鏈。在這條産業鏈上,産號、養號、銷售市場分工有序,各司其職。而大量被惡意制造出來的“黑賬戶”,倒賣後被用于網絡詐騙、刷單炒信甚至網絡黃賭毒等犯罪。

  一“號”千金 網絡賬號交易成風

  記者暗訪發現,各種社交平臺賬號和短視頻、直播平臺賬號的交易,已形成一個龐大的市場。在一些專業交易平臺上,大量賬號被出售,其中“高質量”的賬號可謂一號千金,價格高達幾十萬元。

  門檻低,收益快,風險小,讓賬號交易成為一門炙手可熱的“生意”。

  “誠信出售高質量全新微信號,包首登,無記錄‘老白號’。信譽保證!無實名、無綁卡全新微信號售價55元;實名綁卡、可收發紅包、轉賬功能新微信號售價150元。”“在線收號(長期有效)。要求如下:至少2年以上注冊時間,必須已經實名認證,無封號投訴等不良記錄,如有綁卡更好!一個號80到250之間。”……在多家網賺平臺上,各種兜售、回收社交平臺賬號的信息隨處可見。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以“買號”為由聯係到一個賣家,賣家提供給記者一個購買鏈接,進入頁面後可選擇賬號種類、購買數量,然後進行支付。賣家宣傳“誠信經營”“各種社交業務都有涉及”。記者通過賣家的朋友圈了解到,出售的賬號包括使用三個月、五個月或七個月的賬號,僅從其朋友圈曬單記錄估算,交易量較大時日交易額逾萬元。

  賬號的交易價格與其注冊時長、注冊地域及功能齊全程度等相關。一位做網絡賬號生意的號商告訴記者,總的來説,國外注冊的比國內注冊的貴,賬號申請時間越早越貴,賬號功能越多越貴。

  記者在暗訪中接觸到一家出售微博賬號及其相關業務的工作室。該工作室提供的價目顯示,普通賬號中,未綁定手機的25元,賬號等級在20級以上的70元;高級賬號中,能出現在微博實時頁面的80元,熱門評論的賬號500元,此外,還有“黃v老號”“10+等級老號”等眾多不同類型的微博賬號。同時,該工作室提供“教學”業務,譬如購買“養號教程”價格為100元。

  比個人社交賬號交易更“大手筆”的,是抖音、快手、火山小視頻等短視頻和直播賬號,其售價可達數千甚至數十萬元。

  盡管微信、抖音、快手等平臺都明確禁止賬號交易,但在某虛擬資産交易網站上,微信公眾號、微博號、今日頭條、短視頻等賬號明碼標價,交易十分活躍。進入該網站“短視頻賬號”頁面,記者看到相關信息有103頁,按照每頁15條信息粗算,共有1500多個短視頻賬號可供交易。其中,價格最低的為1000元,標價最高的一條逾33萬元。在該頁面“交易動態”一欄中,記者看到,一小時內的成交記錄有39條,成交價格在2200元至18180元之間。

  環環暴利 惡意注冊黑産猖獗

  數以千計的網絡賬號從何而來?記者了解到,惡意注冊已形成完整的“産業鏈”,問題較嚴重時,黑産一天利潤就達數百萬之多。

  騰訊日前發布的《互聯網賬號惡意注冊黑色産業治理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惡意注冊互聯網賬號和養號在互聯網空間中廣泛存在,危及電商、互聯網金融、生活服務、內容平臺、社交等多個場景,成為整個互聯網行業的毒瘤。

  據介紹,惡意注冊是指不以正常使用為目的,違反國家規定和平臺注冊規則,利用多種途徑取得的手機卡號等作為注冊資料,使用虛假的或非法取得的身份信息,突破互聯網安全防護措施,以手動方式或通過程序、工具自動進行,批量創設網絡賬號的行為。廣義的惡意注冊還包括注冊之後的養號。

  《報告》顯示,惡意注冊已經形成了上下遊分工明確的完整産業鏈,在這條黑色産業鏈上,從工具開發者、卡源卡商、號商到接碼平臺、打碼平臺、賬號代售平臺、地下黑市、再到刷量工作室、引流工作室等各個環節分工細致,各司其職。上遊負責技術和工具,對抗安全策略;中遊負責搭建工作室實施具體的注冊和養號行為;下遊號商通過互聯網渠道流轉販賣賬號。

  騰訊安全中心工作人員向《經濟參考報》記者介紹了惡意注冊微信號的手法:黑産人員從手機卡商處獲得“黑卡”,用它們來注冊賬號。微信號批量注冊後,黑産人員通過技術手段,讓這些微信號進行加好友、加群、發朋友圈等操作,模擬正常人使用的行為,一些高價號還添加了實名認證,甚至綁定了銀行卡,即所謂的“養號”。

  2018年8月17日,在公安部公布的9起打擊整治網絡亂象典型案例中,廣西貴港警方與湖南長沙警方網安部門聯合偵查發現,長沙線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與多省運營商“內鬼”相勾結,利用未投入市場未激活的“空號卡”,搭建平臺連通電信運營商服務器用以注冊賬號、收發驗證碼,已查證被非法使用的“空號卡”逾百萬張。目前,該公司及運營商相關人員共15人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據悉,這一案件是全國首個通過運營商服務器批量獲取電話“黑卡”及驗證碼的犯罪模式。犯罪嫌疑人連通電信運營商服務器,截取驗證碼短信,利用未激活的手機卡,虛假注冊上百萬互聯網平臺賬號。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卡商售賣卡號的價格為每個幾毛到幾塊錢,剛注冊完成的微信號價格約15元到20元,“養殖”後的賬號價格可達200多元,環環暴利,利潤達百倍。在惡意注冊問題較嚴重的時候,黑産一天利潤就達數百萬之多。

  “黑號”作歹 為黃賭騙披“馬甲”

  據業內人士介紹,大量惡意注冊的“黑賬號”被應用于刷粉刷單、“薅羊毛”等“撈偏門”行當,甚至賭博、詐騙、招嫖、制售假等下遊犯罪。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研發中心主任許劍卓指出,網絡犯罪持續呈現大幅上升態勢,惡意注冊成為滋生助長互聯網犯罪的核心利益鏈條之一。

  有統計顯示,目前約有12000個互聯網平臺受到惡意注冊的困擾。去年,惡意注冊黑産給IT行業造成上千億損失。

  當前,針對電商平臺、互聯網金融平臺等頻繁推出的紅包營銷,“薅羊毛”已形成産業鏈。互聯網安全公司威脅獵人日前發布的報告顯示,今年“雙十一”前,該公司統計了近一個月內的黑灰産針對主流電商平臺(京東、淘寶、拼多多和蘇寧等)的攻擊,數據顯示,黑灰産虛假注冊主流電商平臺賬號達到1545980個,其中虛假京東賬號約佔40%;黑灰産針對主流電商平臺接口的攻擊量達到134743987次。

  綜合360互聯網安全中心大數據與合作夥伴監測數據,僅僅在2018年6月,360流量反欺詐中心就監測和識別出羊毛黨設備5363萬多個,約佔互聯網上活躍的安卓設備總量的10.2%。羊毛黨使用這些設備冒充普通用戶,不以真實消費為目的,對各類企業活動進行刷單、刷榜、領紅包、領優惠券等,給企業帶來巨大損失。

  刷粉、刷量和刷單炒信等虛假流量行為,也需要大量賬號支撐。360集團發布的《2018中國手機安全生態報告》指出,刷量業務通常是通過僵屍賬號實現的。代刷邏輯開發者通過一定手段獲取到海量僵屍賬號,同時獲取到官網的點讚、加粉絲、轉發等接口,然後在服務器上搭建好一套控制僵屍賬號自動化訪問指定接口的代刷係統就可以進行自動的刷量操作。

  據威脅獵人報告披露,刷單流程包括:商家提供待刷寶貝資料;刷手根據關鍵字搜索寶貝;貨比4家,窗口進店,瀏覽主拍寶貝3至5分鐘,瀏覽店內其他寶貝,停留寶貝頁面5分鐘;假聊;雙收藏(收藏寶貝和店鋪);拍下付款;返款;確認收貨好評;發空包完成物流。整個流程和真實買家購買商品一致。刷單價格根據商品價格和客戶等級不同而定,例如某平臺上代刷標價從8元至20.5元不等。

  騰訊網絡安全與犯罪研究基地首席研究員門美子介紹稱,互聯網電商的刷單炒信早已成為互聯網誠信體係建設的一顆毒瘤,這種刷量不僅間接影響內容的評價體係,而且在很多場景下,由于流量直接與廣告商支付的成本相關,導致廣告商因為虛假流量而增加了成本支出,間接影響平臺吸引廣告商投入的熱情,並導致平臺利益受損。

  更為人所熟知的黑賬戶作惡場景是詐騙。日前,浙江樂清警方打掉一個冒充“微粒貸”客服實施詐騙的犯罪團夥。據介紹,2018年10月26日至31日,樂清市公安局抓捕組在山東聊城市對該團夥開展收網行動,抓獲全案涉案人員10名,並當場扣押了手機、平板電腦等作案工具。通過審訊警方發現,該團夥利用從非法渠道購買的社交賬號作案,這些賬號都是由專人來“養號”,在多種渠道發布能幫助開通“微粒貸”的廣告,然後以專用劇本獲得受害人信任,騙取保證金、手續費等,具有很強的迷惑性。

  “這些網絡賬號不以正常使用為目的,繞開網絡‘實名制’和平臺安全監管措施,為網絡詐騙、刷單炒信甚至網絡黃賭毒等行為提供‘掩護馬甲’,滋生了黑灰色産業,擾亂了網絡秩序,也對互聯網管理造成了極大的阻礙和困難。”騰訊守護者計劃安全專家張文濤説。(記者 孫韶華 王曉潔 張小潔 實習生秦悅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出國門的無極剪紙制作技藝
走出國門的無極剪紙制作技藝
荔浦夜色美
荔浦夜色美
天空之眼瞰炫彩華夏
天空之眼瞰炫彩華夏
拉薩迎來今冬第一場雪
拉薩迎來今冬第一場雪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123878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