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小黃車官司纏身 市民組團退押金
2018-12-16 07:36:2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小黃車總部 市民組團退押金

  現場辦理退款順利 線上退押金仍需15個工作日

  因路程遠,退款辦理時間安排在工作日,不少市民選擇了放棄

  在北京中關村互聯網金融大廈的ofo小黃車總部,北青報記者見到一些市民個人或者全家一起出動辦理退款,現場退押金快速、順利。但由于路程遙遠,退款辦理時間又安排在工作日,還是有不少市民選擇了放棄。而線上退押金仍需要等待15個工作日。

  “您是來退押金的嗎?裏面坐吧。”市民鮑女士剛到ofo小黃車總部門口,立即有接待人員笑臉相迎,這令她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下來,本以為免不了會費一番口舌,但是眼前的場面卻出乎意料地友好、平靜和有秩序。不到10分鐘,鮑女士辦好了全家三口人的小黃車押金退款手續,她的體會是:“外面都瘋傳小黃車不行了,但是今天看上去還好啊。”現場退款格外順利,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線上退款就那麼困難呢,遞交申請後等了20多天錢未到賬,“還非得讓我大冷天地跑這麼一趟。”北京青年報記者日前探訪ofo小黃車總部看到,一些市民或者帶著全家人的身份證,或者全家一起出動組團辦理退款。

  現場

  市民組團退押金

  北京中關村互聯網金融大廈一層ofo小黃車公司標牌已經被撤掉,第一次上門的用戶還需要向保安或前臺大廳登記一下。在這座大廈的B座5層,走出電梯左轉就是ofo小黃車總部了。上個月北青報記者探訪時看到這裏的情況是:辦公區域唯一出入口——兩扇玻璃大門緊鎖,只有輸入門禁密碼才能順利進入。而如今,這道玻璃大門外面設置臨時接待崗,並配備一名工作人員負責維持秩序。這位“臨時接待員”是位中年男士,格子襯衫,胸前挂著工牌,看到來客便笑臉相迎:“您是來做什麼的?退押金的?裏面坐吧,稍等一會兒。”樓道裏還靠墻擺放了椅子和沙發凳,以備退款用戶排隊等候休息使用。不過,上午人少,用戶可以直接進入大廳等候,這些椅子和凳子尚未派上用場。

  走進玻璃大門就可以看到一個寬敞明亮的大廳,陽光從頭頂的玻璃窗傾瀉而下,照在大廳中央擺放的一組轉角沙發上,那裏已經有七八個人坐著等候,他們都各自玩著手機打發無聊時光。旁邊有一個長方形玻璃小房子,門上貼著“客服接待”四個字。透過玻璃可以看到,裏面有一位客服人員正在接待一位退款用戶。不一會兒,這位辦好退款推門出來了,下一位用戶再進去。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現場退款顯得很有秩序。

  “我是聽我家鄰居説到這裏可以退款。”鮑女士説。此前,她已經在APP上申請退押金,“説是15個工作日,但是都20多天錢還沒到賬,聽我家鄰居説到總部可以辦退款。”吸取鄰居退款成功經驗,鮑女士還把家裏其他人的身份證也帶來了,“都退了吧,”她説,“其實我們全家都騎小黃車的,但是現在小黃車太少了,也不好騎。”不一會兒,她就坐進了小玻璃房子。只見她掏出幾張身份證,又拿出手機打開小黃車頁面跟客服比比劃劃,中間還打了兩次電話,然後就推門出來:“辦好了。”她心滿意足地笑著説,退款辦理過程不到十分鐘。盡管現場退款順利,但鮑女士還是感到心裏不太舒服:“為什麼線上退款這麼困難,為這點錢還非得讓我大冷天地跑這麼一趟。”

  組團退款的還有汪女士一家,這個退款團隊包括汪家三姐妹和汪媽媽。對于到總部辦退款到底值不值的問題,汪女士認為:“我們一家四口押金就差不多800塊呢,跑一趟還是比較值得的,拿到錢就可以去吃一頓大餐啦。”

  發現

  小黃車難覓蹤影

  橙色玻璃小屋空間比較狹窄,陳設簡單:一桌兩椅,但是隔音效果很好,裏面談話外邊人是聽不到的。還不到上午11點,客服姑娘已經是滿臉疲憊:“幫人代辦退款的必須要帶本人身份證原件,我們的服務時間是周一到周五的早9到晚6點。”對于用戶詢問為什麼線上退款這麼困難,“是不是平臺退款後臺關閉了”的問題,這位客服人員回答,如果15個工作日(三周)沒有退款到賬的話,APP上會彈出一個退款頁面,“你按照小窗提示,完成填寫用戶支付寶賬號等步驟,就可以拿到退款了。”她説。

  不過因為路程遙遠,退款辦理時間又安排在工作日,估計很多市民幹脆選擇了放棄。市民胡先生就是這樣一位,在得知可以現場退款的消息之後,他表示不會去小黃車總部維權。因為胡先生家住在豐臺,“為了這點錢要佔用我的時間成本、交通成本,請一天事假還得扣工資200元,實在太不劃算了。”他是小黃車最早的一批用戶,當時押金還只有99元。私家車限號的那一天,胡先生選擇的最佳出行模式就是地鐵加共享單車,“小黃車、摩拜、小藍車我都騎過,很方便。”不過在退押金這一環節,小黃車服務方式的確不夠方便。

  不僅退款流程繁瑣,而且原來滿街的小黃車,如今卻已難覓蹤影。

  在調查中記者注意到,即使是在小黃車總部附近也很難找到小黃車的身影。在中關村各個樓宇周邊停放的共享單車“集群”裏面,小黃車成了“稀少物種”,絕大多數共享單車是摩拜和小藍車。據記者統計,大約每十輛共享單車中只有一至兩輛是小黃車,而且大多車況堪憂。在中關村南大街的馬路邊,寒風中一位中年婦女舉著手機掃一輛小黃車的二維碼,但是她反復掃了好幾次,最終也沒能打開這輛單車,只好放棄離開。

  現狀

  小黃車官司纏身

  小黃車日漸稀少的原因或許與其經營現狀密切相關。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嘉裏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與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ofo小黃車)服務合同糾紛一案的一審判決書,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責令ofo小黃車支付拖欠嘉裏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服務費8111896.38元並支付逾期付款利息。

  判決書顯示,2017年6月9日前後,嘉裏大通與東峽公司(ofo)簽訂一份《自行車倉配服務合同》,約定由嘉裏大通向其提供與ofo共享單車有關的卸車、倉儲、配送、庫存盤點等服務,東峽公司應依照合同約定向嘉裏大通支付相關服務費用。此後,雙方當事人又為此簽訂了一係列補充協議,對服務內容及服務價格等做出了一些調整和修訂。但截至嘉裏大通向法院提起訴訟之日,ofo尚拖欠其多筆服務費用累計8111896.38元,且各筆服務費均已超出了合同約定的付款期限。物流公司嘉裏大通于2018年5月8日書面通知東峽公司終止涉案合同項下之合作,並要求其返還保證金,但其至今未履行上述義務。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一、被告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給付原告嘉裏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服務費8111896.38元並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計算至2018年5月14日,利息金額為86098.48元;自2018年5月15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計算至上述服務費實際給付之日止),均于本判決生效後10日內付清。二、被告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退還原告嘉裏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保證金10萬元並賠償該筆款項利息損失(自2018年5月14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計算至上述保證金實際退還之日止),于本判決生效後10日內付清。

  此前已有9家物流及制造供應商公司起訴ofo,涉及物流運輸、房屋租賃、廣告費用、拖欠貨款等多種事由,糾紛金額累計達到了8931萬元。

  除了上述官司之外,東峽大通和北京拜克洛克還面臨多起與個人有關的糾紛,這其中涉及交通事故、勞動合同、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等多個方面。中國裁判文書網上顯示,截至12月10日,共有個人方面糾紛26起。

  分析

  共享單車投訴量最多

  消費者遭遇退押金難,ofo並不是獨一家。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很多共享單車用戶經歷了共享單車押金退不回來的情況。中消協調查發現,70家共享單車平臺中有34家倒閉,而其中僅對酷騎單車的投訴就多達21萬次,涉及金額10億多元。針對共享單車押金問題,相關部門出臺的《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共享單車平臺對用戶收取的押金應實施專款專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門監管。但仍有部分平臺的押金未交由第三方機構監管,多數企業平臺對此多含糊其辭,相關信息披露嚴重不足。

  據消費維權新媒體聯盟近期發布的2018電商行業消費數據報告顯示,其中的共享經濟投訴分析顯示,共享單車“退押金難”、共享汽車“多收費亂收費”及“大數據殺熟”問題,投訴最多。報告在共享經濟投訴抽取了最具代表性的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其中共享單車投訴量佔比最多,達67.5%;其次共享汽車投訴量佔比21.8%;共享充電寶投訴量佔比10.9%。

  國元證券的研究報告指出,目前共享單車的收入主要來自單車單次使用費用和押金所帶來的金融收益。但由于共享單車的高損壞率,目前其發展主要還是依靠資本投資。一旦發展遇阻,資本停止燒錢,企業很容易出現觸碰押金資金池紅線的情況。以共享經濟為代表的共享單車,包括悟空單車、3Vbike單車、卡拉單車、小鳴單車和酷騎單車等早在2017年就出現運營、資金問題甚至跑路倒閉。

  對于共享經濟有觀點認為,目前中國的共享經濟模式幾乎都是偽共享,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共享經濟。共享經濟的本質是對社會閒置資源進行再次調配,從而滿足人民群眾廉價即可享用這些資源。但共享單車、共享雨傘、充電寶等,卻是統一採購的商品,然後又通過繳納押金、按時租賃的形式,給人民群眾使用。這與共享經濟的本質相距甚遠,是純粹的租賃商業行為。

  (記者 趙新培)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藏羚羊的家園
藏羚羊的家園
一起去看流星雨
一起去看流星雨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858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