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私募違規“瘋買”為了誰 多喜愛八成籌碼集中藏隱憂
2018-12-12 07:54:37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禍起超比例增持、違規舉牌多喜愛,12月10日,深交所同時向上海駿勝資産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上海駿勝”)、國亞金控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國亞金控”)發出監管函。

  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同時舉牌前,多喜愛股價離奇大漲;舉牌後,多喜愛遭遇連續兩日跌停“閃崩”。此時,多喜愛實際控制人出面聲稱正謀求將控制權轉讓給某國有企業或其指定主體公司,從而有了停牌“喘息”的契機。

  多喜愛最新回復,否認存在“躲跌”的嫌疑。但諸多疑點未消。

  這家上市三年多的上市公司,在其實際控制人計劃甩賣控制權的臺前幕後,發生了什麼?又是什麼,讓多喜愛以疲弱的業績撐起近半年的股價逆勢大漲?

  一起瘋狂買入,一起違規舉牌,上海駿勝、國亞金控這對“始作俑者”離奇增持多喜愛的背後有著太多的疑團等待拆解。

  值得注意的是,多喜愛八成籌碼趨于集中是不爭的事實。而兩私募投資操作的異常默契和高度協同性又令外界對兩者間的關係展開聯想,如若兩者為同一操盤方控制,則會將多喜愛推入社會公眾持股低于25%紅線的局面,面臨暫停上市甚至是終止上市的潛在風險。

  蹊蹺:違規“瘋買”為了誰?

  12月3日,多喜愛合計成交6.63億元,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分別耗資約1.92億元、2.14億元買入約598.82萬股、682.2萬股,但多喜愛當天大跌5.33%,這究竟是何原因?是誰在集中拋股?

  12月4日早間,多喜愛發布公告,收到股東——上海駿勝、國亞金控通知,二者通過集中競價方式增持了公司股票。權益變動後,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分別持有多喜愛約1614.51萬股、1245.79萬股,持股比例分別直接達到7.91%、6.11%。

  上海駿勝增持發生在7月18日至12月3日之間,交易價格區間為每股19.12元至33.37元;國亞金控則在9月18日至12月3日期間進行持續買入,買入價為每股21.43元至34.23元。

  深交所監管函指出,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在擁有權益的股份分別佔多喜愛總股本的比例達到5%時,未按照《證券法》第八十六條和《上市公司收購管理辦法》第十三條的規定及時履行報告和信息披露義務並停止買賣多喜愛股份。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的越線增持幾乎發生在12月3日一日之內。

  據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披露,截至11月30日(周五),上海駿勝合計持有多喜愛1015.69萬股股份,佔比約4.98%。

  12月3日,上海駿勝約32.1元/股的價格一舉買入多喜愛合計約598.82萬股,一日耗資約1.92億元,從而使得總持股達到1614.51萬股,佔多喜愛總股本的7.91%。

  國亞金控的情況與上海駿勝的類似。截至11月30日,國亞金控合計持股多喜愛563.59萬股,佔比為2.76%左右。12月3日,國亞金控以約31.5元/股的價格一舉買入多喜愛682.2萬股,一日耗資約2.14億元,持股比例直接達到6.11%。

  12月3日,多喜愛大跌5.33%,成交6.63億元。正是這一天,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同時大舉買入,接下了大部分拋售。回看12月3日盤面交易,其中不乏蹊蹺之處。

  鑒于彼時的多喜愛已被高度控盤,11月30日,在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加速增持背景下,多喜愛當日股價上漲逾2%,盤中更是創下34.75元/股的階段新高,較11月初大漲近50%。

  但當上海駿勝、國亞金控于12月3日更大力度買入時,多喜愛股價反而出現大跌,這究竟是何原因?

  “從盤面來看,放量集中成交主要在12月3日下午,並且是大量賣單堆積在某個價位等待,買方資金則源源不斷地吃掉賣單。”有私募人士向上證報記者表示。

  數據顯示,多喜愛12月3日共成交了2067.8萬股,佔公司總股本的10.1%。而在公司前三大股東均沒有賣出動作的前提下,究竟是誰在集中拋售持股呢?

  “從之前股價走勢就可看出多喜愛已呈現出被高度控盤的莊股走勢,因此也存在‘莊家’通過拖拉機賬戶控制大量股權並集中拋售的可能。但讓我最搞不懂的是,為何上海駿勝、國亞金控會不顧違規風險去接下大部分股權,冒著自身虧損的風險去幫別人套現‘抬轎子’呢?”上述私募人士稱。

  的確,跟過往大量莊股崩盤案例類似,在單日10%股權換手、放量成交後,失去資金買力支撐(上海駿勝、國亞金控按規定不能買)的多喜愛在隨後兩天連續跌停。隱憂:多喜愛八成籌碼集中

  在多喜愛實際控制人、舟山天地人和持股未變情況下,加上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的持股,這四方合計持股比例達到81.49%。由此,上海駿勝、國亞金控不能存在關聯關係,否則多喜愛將觸及暫停上市甚至終止上市風險。

  數字中藏乾坤。

  簡單算算多喜愛的持股結構與數據,很容易發現一個可怕的隱憂。

  首先,來看多喜愛2018年三季報披露的前十大股東數據。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陳軍、黃婭妮合計控制多喜愛50.85%股份,其中,陳軍、黃婭妮持股質押比例分別佔其各自持股的約87.4%、97.3%;舟山天地人和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舟山天地人和”)持股多喜愛16.62%,持股全部為質押狀態。

  計算可得,多喜愛實際控制人及舟山天地人和合計持股達到67.47%,且質押比例高企。多喜愛近日表示,陳軍、黃婭妮與舟山天地人和皆回復稱,暫未收到質押方關于股份觸及警戒線的通知。

  從三季報來看,多喜愛前十大股東合計持股比例已經超過75%。

  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報中,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小荷才露尖尖角”。據最新舉牌公告,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分別持有多喜愛7.91%、6.11%股份。

  最新公告顯示,多喜愛實際控制人、舟山天地人和近期皆未有減持。在上述兩方持股未變情況下,若算上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的持股,上述四方在多喜愛的合計持股比例已經達到81.49%。

  對一家上市公司來説,八成籌碼集中有時候並不是一件好事。

  證券法和上市規則等規定,在股本總額不超過人民幣4億元時,當社會公眾持有的股份低于公司股份總數的25%時,公司不再具備上市資格。

  社會公眾是指除了以下股東之外的上市公司其他股東:1.持有上市公司10%以上股份的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2.上市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其關係密切的家庭成員,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

  也就是説,當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為一致行動人的時候,它們合計持股將超過10%,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將不再為多喜愛的社會公眾股東。那麼,多喜愛的社會公眾持股比例將低于25%的紅線。

  同理,若上海駿勝、國亞金控與多喜愛相關董監高存在關聯關係的話,同樣會讓多喜愛觸及暫停上市甚至是終止上市風險的邊緣。

  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約而同”大舉買入、同時違規舉牌多喜愛的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必須不能存在關聯關係。

  去意:期待撤退的實控人

  股價兩跌停後,多喜愛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陳軍、黃婭妮宣布正籌劃將其持有公司股份轉讓的事項。這已不是他們第一次流露撤退之意。

  在多喜愛連續兩個跌停之後,多喜愛12月6日公告稱,公司5日接到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陳軍、黃婭妮的通知,陳軍、黃婭妮目前正籌劃將其持有公司股份轉讓的事項,可能涉及某國有企業或其指定主體公司受讓其大部分股份,該事項可能涉及公司的控制權發生變動。

  多喜愛在12月7日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中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陳軍、黃婭妮反饋,質押資金主要用于個人投資,在去杠桿的大環境下,投資項目尚處培育期,質押債務將于近期陸續到期,導致自身財務狀況暫時遭遇流動性危機。盡管公司業績持續向好,但不得已選擇轉讓公司控股權來緩解還款壓力,同時希望引入更具實力的投資者助力公司業績更上一層樓。

  實際上,陳軍、黃婭妮不是第一次流露撤退之意。

  多喜愛于2015年6月上市,上市三年多,業績遠遠落後于家紡同行。從今年8月開始,多喜愛的盤面就開始躍躍欲試。最近半年時間裏,A股大盤走弱,而多喜愛則逆勢上揚,與數家績優的家紡行業個股走勢亦截然不同。

  “股價大漲,對股票高質押和有意出走的實控人等當然是好事,稍微緩解一下平倉風險,同時轉讓股份的時候也能賣出相對更好的價格。”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否則,這類個股極易跌出白菜價,但如今誰接盤、以怎樣的價格接盤,則是一個新問題。”

  懸念:背後諸多疑點待解

  前期掐好時點“不爭不搶”,後期又集中入場搶籌,並“不約而同”超比例違規舉牌,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的投資操作已不能用巧合來解釋,一係列問題、懸念有待監管部門進一步查實、查清。

  在最新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中,多喜愛堅稱:“目前未發現上海駿勝、國亞金控兩家私募存在關聯關係。”

  但換個角度來看,如果將上海駿勝、國亞金控認定為相互獨立的投資個體,那麼其在多喜愛投資過程中有著大量的疑點無法按常理解釋。

  首先是最初投資決策環節。權益變動報告書顯示,先買入多喜愛的是上海駿勝,其在今年7月18日起開始建倉多喜愛;國亞金控首次買入是在兩個月後的9月18日。

  而就在兩私募選擇投資多喜愛之前,從多喜愛股票走勢便可看出,多喜愛彼時已經呈現出明顯的“莊股化”特性:絕大部分時間內日成交稀少、交投清淡,單日收盤價都在極小的范圍內低頻波動。

  “兩家私募在那個時點買入多喜愛的確不合常理。正常投資機構對于高度控盤個股的投資都會十分謹慎,這也是出于對自身負責的考慮。因為缺乏流動性且被高度控盤的個股極有可能發生閃崩風險。”一位私募人士稱。

  上證報記者注意到,就在7月上旬,A股市場出現了多只高控盤個股閃崩的案例,在此背景下,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為何還敢不顧潛在風險大舉建倉多喜愛?其底氣究竟來自何處?但無論何種原因,多喜愛在本月停牌前的閃崩走勢,最終又驗證了高控盤個股的結局。

  其次,如果上海駿勝、國亞金控是兩個相互獨立的投資個體,那麼其對于多喜愛的投資時點選擇也應是獨立的。但權益報告書則顯示,在多喜愛已被高度控盤的背景下,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的投資買入行為十分“默契”。尤其在前期吸籌階段,上海駿勝旗下産品買入多喜愛集中在今年7月至9月中旬,隨後上海駿勝選擇“休息”,國亞金控則從9月中旬至10月期間建倉多喜愛,兩家私募前期的買入時點沒有一天重合。只有在臨近公告各自買入行為前的11月30日和12月3日兩個交易日,兩家私募選擇了一起搶籌多喜愛,且均是大手筆買入。

  前期掐好時點“不爭不搶”,而在臨近披露前又集中入場搶籌,顯然,上海駿勝、國亞金控的投資操作已不能用巧合來解釋,兩個獨立投資個體也很難如此默契。

  除了上述兩點外,更令外界難以理解的是,如果上海駿勝、國亞金控是各自獨立運作,為何會“不約而同”地發生超比例持股的違規舉動?且同時選擇在12月3日同一天告知上市公司?

  “其實不管這兩家機構對于‘無關聯’、‘相互獨立’給出何種解釋,面對著種種不合常理的現象,外界已對它們的關係有了客觀的判斷。”上述私募人士強調。

  暫不論上海駿勝、國亞金控之間究竟有無關聯關係且是否會導致多喜愛面臨被動退市風險,僅從投資角度仍很難理解這兩家私募的具體投資思路:若單純股票投資,為何選擇一個高度控盤、存在閃崩風險的莊股(如今確實已閃崩)?若超比例持股是為“突襲”奪得控股權,這也無法站住腳,因為多喜愛實際控制人整體持股比例已超過50%。那麼,上海駿勝、國亞金控此番投資多喜愛背後究竟有著怎樣的“王牌”?

  面對著諸多異象,上海駿勝、國亞金控違規舉牌多喜愛帶來的一係列問題、懸念,還有待監管部門進一步查實、查清。

  多喜愛前十大股東持股情況(截至2018年9月30日)

  (%)

  -華潤信托·河東新基準增強10恒遠二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

股東名稱 持有數量 佔總股本比例

(萬股)

陳軍 5816.2 28.51
黃婭妮 4556.84 22.34
舟山天地人和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 3389.8 16.62
北京涵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涵德量化29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 292.85 1.44
萍鄉皓熙匯達新能源産業投資基金(有限合夥) 248.07 1.22
上海駿勝-駿勝曉旭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 241.87 1.19
岳朝陽 240.43 1.18
華潤深國投信托有限公司 197.09 0.97
上海駿勝-駿勝曉旭1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 196.86 0.97
謝漠良 182.62 0.9

  多喜愛前幾大股東持股情況(截至2018年12月3日收盤)

  (%)

股東名稱 持有數量 佔總股本比例

(萬股)

陳軍 5816.2 28.51
黃婭妮 4556.84 22.34
舟山天地人和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 3389.8 16.62
上海駿勝 1614.51 7.91
國亞金控 1245.79 6.11
合計 81.49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璀璨南寧夜
璀璨南寧夜
“雪龍”號船邊的南極企鵝
“雪龍”號船邊的南極企鵝
武漢動物園動物愜意過冬
武漢動物園動物愜意過冬
冬季雪景
冬季雪景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839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