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玩家”數量激增存隱憂 不良資産市場嚴防“二次不良”
2018-12-12 07:44:48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江蘇一家專做不良資産處置的私募基金被曝出高管攜款跑路,涉及産品規模或超百億元。“這兩年不良資産處置市場‘玩家’數量增加了幾十倍,懂行的、不懂行的都來收包(不良資産包),價格一路水漲船高。預計明年的價格可能維持在一定高位,但市場主體有望逐漸回歸理性。”有幾十年銀行從業經驗的老肖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其進入長三角地區的不良資産處置業不算太久,但見證了這個行業的“大繁榮”時期,也就是多市場主體構成的“4+2+N+銀行係”格局。

  而老肖和資深同行們此前就在擔憂:行業進入門檻降低、新“玩家”在增添不良資産市場活力的同時,也帶來一些失序的競爭和行業亂象,資産包價格的水漲船高或許只是一個縮影。

  業內人士表示,在經濟下行背景下,不良資産市場演化速度加快、不良資産處置難度加大,市場主體需加快探索盤活不良資産的創新舉措。與此同時,經驗不足的不良資産“新手”機構有可能出現的二次不良風險,亟需引起重視。

  盛宴之後回歸理性

  “我覺得不良資産包價格五折就已經很高了,但是之前我在江浙這邊甚至看到過七折的價格,感覺市場回歸理性還需要一段時間。”老肖對記者感慨道。

  “地方資産管理公司(AMC)剛落地那陣子,為了搶佔市場份額,一些機構幾乎不考慮價格,先把資産包買到再説。但是這種模式根本不可能持續,資金價格一上漲,我看今年下半年大家都理性了很多。”一家國有AMC廣東分公司負責人**(化名)表示。

  普益標準研究員夏雨稱:“2019年,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較多、長期積累的風險隱患有所暴露的背景下,不良資産供給量有望增加,推動不良資産包價格繼續回落,從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轉變。”

  夏雨指出,近期市場在偏向飽和後逐漸恢復理性。從不良資産供給角度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在連續9個季度保持在1.75%左右之後,今年第二季度上漲到1.86%,三季度進一步上升至1.87%。且銀行三類貸款增速上,不良貸款增速開始抬頭,從2017年維持在12%附近,快速上漲到今年三季度的21.66%。未來不良資産包的形成或將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而保持較大的供給量。從不良資産需求角度看,“4+2+N+銀行係”的不良資産市場格局基本確定,變數僅在“N”(民營未持牌資産管理機構)。隨著市場趨于飽和,民營資本進入市場的意向逐漸減弱。因此,未來不良資産經營機構的數量將保持在較慢的增長水平。

  據中國華融統計,不良資産的折價率從2014年—2016年的30%到40%,已經上升到2017年以來的50%到70%,不良資産市場出現階段性的非理性繁榮。“今年以來,在嚴監管的情況下,供給方比較理性,市場逐步回歸理性;總體來看,不良資産供給不斷增加,不良資産包的市場價格將回歸正常區間。”中國華融總裁助理張斌指出。

  中國長城副總裁胡建忠預計,在未來三年,中國金融體係和實業當中的不良資産,持續上升將是一個確定性的事件。與此同時,不良資産的價格下降也將持續。他説:“銀行貸款大致有100萬億元。以公布的近2%的不良率計算,存在2萬億元不良貸款。信托和其他非金融機構按同比例2%計算,也有1萬億元左右。規模以上企業的應收賬款也有將近超過1萬億的不良規模。總值近5萬億元的不良資産供給將使價格下行。此外,房地産價格下行與股市低迷也將使不良資産包價格下跌。”

  警惕“二次不良”風險

  不良資産市場的前景廣闊,勢必吸引更多新的市場主體。新鮮血液無疑將激發市場活力,但不少業內人士的擔憂開始擔心那些“新手”可能帶來次生風險。

  近日,江蘇一家專做不良資産處置的私募基金被曝出高管攜款跑路,涉及産品規模或超百億。據媒體報道稱,産品逾期是因為目前國內整個不良資産行業受到經濟大環境和金融市場環境影響,處置進度一再延緩,加之“突發情況”的發生。

  分析人士認為,隨著我國不良資産市場演化速度加快,不良資産業務的內涵和外延正在重新定義,業務模式已由過去單一的對銀行係統不良資産包收購處置,轉變為對社會錯配資源的整合與配置。尤其是在經濟下行背景下,不良資産處置難度相對較大,各資産公司在資金端和收益端都面臨很大壓力。一旦不良資産處置進程和收益率達不到預期,經驗不足的不良資産經營機構有可能出現“二次不良”,釀成新的風險,並可能影響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

  “當前四大AMC都在抓緊應對面對‘二次不良’風險隱患,其他不良資産經營機構尤甚。特別是在擴張時期高價收來的資産包,有抵押物的可能還好,純信用的或互保類的部分可能是不小的隱患。”老肖稱。

  而幾位四大AMC人士也坦言,一方面,在當前的宏觀經濟背景下,融資期限短、成本高、渠道少等,限制了不良資産業務的開展。尤其是一些地方AMC或者民營未持牌機構,融資成本更高。另一方面,部分地方AMC的整體戰略定位不夠明確:有的以不良資産為核心主業,有的過于依賴通道類業務,有的以提供市場化的資金業務為主,主營業務定位不清晰將制約這類市場主體的處置能力。

  胡建忠預計,接下來不良資産的處置難度將不斷加大,主要體現在法治的變化。他説:“當前強調盡可能地採取更和諧的辦法處置不良資産。地方在解決重大的企業危機的時候都要求採取以風險下遷,不抽貸、不壓貸、不訴訟、不查封。這加大了處置的難度。”

  綜合處置能力亟待提升

  硬幣有兩面,不良資産市場亦是如此,市場機遇更是伴隨著相應的風險。新形勢下,傳統的不良資産處置模式已經不夠。

  國厚資産董事長李厚文認為,面對不良資産行業發展的新形勢、新挑戰,AMC作為不良資産生態圈的重要力量,要練好自身的內功,提高不良資産核心處置問題,提升綜合處置能力要善于利用綜合手段,採用資産重組、債務重組、債轉股、産業並購、資産證券化等綜合方式來盤活存量資産。同時需探索盤活不良資産創新舉措,當前各家AMC正積極參與積累風險的化解,探索開展債務重組,問題企業救助和托管等綜合服務。

  中國長城總裁、執行董事周禮耀説:“面對新形勢,長城資産的不良資産處置模式,已經主要從政策性時期的‘三打’模式實現了向商業化的‘三血’模式轉變。”周禮耀稱,所謂“三打”模式就是“打折、打包、打官司”。所謂“三血”模式,是指在長城資産商業化轉型後,為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要充分發揮對實體經濟的“輸血、換血、造血”作用。即:從政策性時期單純地收債“抽血”,到現在的先通過債務重組的方式“輸血”,幫助企業改善負債結構、降低杠桿率,走出困境,再通過追加投資、資産重組、債權轉股權等多元化的功能手段,幫助企業獲取未來可持續發展的有效資産,實現對企業的“換血”;最後,讓企業恢復正常運營,在提升不良資産內涵價值的同時,助其恢復“造血”功能,實現轉型升級,直接或間接化解金融風險、優化資源配置,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市場化債轉股。

  值得注意的是,監管部門也在引導機構通過市場化債轉股等新渠道,化解更多風險。國家發改委財金司副司長孫學工指出,下一步將從三方面做好市場化債轉股工作:一是全力推進降準資金落地;二是繼續把國有企業作為降杠桿的重點,並積極參與紓解民營企業的困難;三是進一步提升市場化債轉股的質量。實施機構要樹立股權投資的理念;企業要尊重投資機構的股東權利,脫胎換骨,增強可持續競爭能力。據介紹,截至11月底,市場化債轉股的簽約項目總金額達到1.8萬億元,資金到位4582億元,其中各級資産管理公司簽約金額926億元,到位金額達到456億元。資産管理公司的資金到位率比總體的到位率高一倍,反映出資管公司的效率。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璀璨南寧夜
璀璨南寧夜
“雪龍”號船邊的南極企鵝
“雪龍”號船邊的南極企鵝
武漢動物園動物愜意過冬
武漢動物園動物愜意過冬
冬季雪景
冬季雪景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839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