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原料藥漲價、斷供 常用藥價格一路上揚
2018-12-04 09:03:4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斷供、包銷、壟斷 原料藥發的哪門子燒

  今年以來,撲爾敏、甘草片、羅紅霉素等常用藥品價格一路上揚,有些地方漲幅已達50%以上甚至翻倍。其背後是上遊一些原料藥供應不足、快速漲價,甚至斷供的現實。

  所謂原料藥,指的是藥物當中的有效成分,只有經過一定的制備,才能成為臨床應用中的藥品,按類別大致可分為維生素類、抗生素類、激素類和特殊原料藥四大類。

  記者了解到,近幾年我國原料藥市場供應總體較為充足,但部分原料藥確實出現快速漲價、供不應求的局面。究其原因,與原料藥市場的特殊性分不開,也有環保、藥品審評等政策性因素影響,還有一些原料藥在被“包銷”後快速漲價,形成事實上的壟斷格局。

  常用藥漲價、缺貨,因原料藥漲價、斷供

  今年8月,大家醫聯醫生集團創始人、北京阜外心血管病醫院副主任醫師孫宏濤在微信朋友圈求助:替大家醫聯霸州醫院求購罌粟鹼針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罌粟鹼這種用于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的藥物漲價太快、供貨不足。

  “像罌粟鹼這樣的常用藥、救命藥,6月份的時候只有3元一支,現在的價格是39.8元一支,還是批發價格!”孫宏濤感嘆,像罌粟鹼一樣漲價的常用藥品還有很多,這不僅讓普通用戶深感“吃不消”,也讓很多醫護人員看不懂。

  許多患者和醫護人員也在社交媒體上吐槽經歷的藥品漲價經歷。“西地蘭去年才幾元錢一支,現在就90多元了。”“碘解磷定注射液,眼睜睜看著它從8元/支漲到100元/支。”“各種普藥、低價藥都漲價了,魯米那都20多元一支了。”

  醫學網站丁香園旗下Insight數據庫顯示,很多急救藥的價格,在2013年之前都還比較穩定,在2013年後才小幅上升。但2018年,部分藥品的漲幅在10倍以上。同時,一些地方的常用藥供給也出現短缺。10月25日,黑龍江衛計委發布黑龍江省關于啟動2018年第三批短缺及其他藥品網上交易的公告,共計有200個藥品告急。

  10月31日,上海陽光醫藥採購網發布《關于硝酸甘油注射劑等臨床緊缺藥品挂網採購的通知》,有24個藥品臨床緊缺,將挂網採購。此前,該網發布“上海市2018年第二批常用低價藥品挂網採購未公布藥品情況説明”,30余個常用藥被認為價格漲幅過大,包括馬來酸氯苯那敏片、牛黃解毒片、板藍根顆粒、保和丸、健脾丸、維生素B6、鹽酸二甲雙胍片等。

  孫宏濤判斷,這類常用藥品在短時間內快速漲價,不完全是由常用藥生産流通環節所導致的。有醫藥界人士透露,許多常用藥品的漲價、缺貨,主要是因為生産、制作這些藥品所需的原料藥快速漲價、供不應求。

  事實上,早在8月21日,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價格監督管理局委托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組織相關企業,在總局組織相關企業召開原料藥供應情況座談會。在會上制藥企業就吐了苦水:原料藥價格大幅上漲、甚至買不到(斷供),致使一些制劑企業無法正常生産常用制劑品種。

  制藥企業康恩貝公司董事長胡季強就曾公開表示,不少原料藥的價格已經較前幾年提高了二三十倍,尿酸原料藥價格幾年前為30~40元/kg,近兩年一度上漲到900元/kg,最終由政府部門介入才得以恢復正常。

  天風證券發布的行業研報顯示,原料藥整體自2015年底開始提價,2016年價格持續攀升,代表品種如維生素A、維生素E等。進入2017年,上半年部分品種價格持續下行,下半年維生素、抗生素等品種持續提價。2017年以來價格漲幅最大的是維生素D3,達521.43%;價格唯一下跌的是維生素E,價格下跌了31.97%。

  “包銷模式”與“事實壟斷”

  那麼,原料藥市場究竟為何會供應不足,甚至斷供?

  作為醫藥行業從業者,鼎臣咨詢創始人史立臣分析,部分原料藥漲價、供給不足的背後,既有政策因素,也有人為因素,尤其和“包銷”等人為因素更有關係。

  史立臣介紹了“包銷模式”的基本操作:某種原料藥有ABCD四家原料藥企生産,年度銷售額分別為8000萬元、4000萬元、6000萬元和2000萬元。而某家商業公司同這四家企業分別簽署全國總包銷協議,協議中甚至規定,若該商業公司銷售額達不到這些企業的年度計劃,將提供全額現金補償。這樣一來,ABCD四家企業都不得參與該商業公司的營銷和定價,而該商業公司則可以通過多次提價,獲得高額利潤。

  史立臣直言,通過壟斷原料藥供應獲得巨額利潤,已經成為一些原料藥領域普遍的模式。這些“包銷模式”下的商業公司前期投入資金量不算太大,但能獲得高額利潤。

  “這類商業公司作為第三方,與原料藥生産企業的合作保密性做得好,不容易被發現,即便被壟斷監管部門發現了,原料藥生産企業也容易撇清責任。”史立臣説。

  這類“包銷模式”的形成,與一些原料藥企業客觀上形成的“事實壟斷”分不開。國家發改委價格監督檢查和反壟斷局此前發布的信息顯示,我國共有約1500種原料藥,但其生産掌握在少數生産企業手中,其中50種原料藥只有一家企業取得審批資格可以生産,44種原料藥只有兩家企業可以生産,40種原料藥只有3家企業可以生産。

  資料顯示,擁有撲爾敏原料藥批文的企業共有7家,分別是萬全萬特制藥(廈門)、上海新華聯制藥、河南九勢制藥、沈陽新地藥業、北京太洋藥業、上海現代哈森(商丘)藥業,以及一家印度的進口原料藥企業。

  其中,河南九勢年産撲爾敏原料藥約100多噸,佔據全國85%以上的市場份額,沈陽新地市場佔有率排在第二位,年産十幾噸左右。而其他一些藥企的相關批文往往閒置。

  2017年12月底,沈陽新地被舉報違法違規生産馬來酸氯苯那敏,後經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查實,被收回GMP(産品生産質量管理規范)證書。此後,撲爾敏原料藥的價格也從2017年底開始逐漸上漲。

  南方某制藥企業總經理陳東(化名)認為,在某些原料藥批文閒置,僅剩一兩家企業供應的情況下,已經形成了“事實壟斷”,出現“包銷模式”也就不足為奇。“有些人會動歪腦筋,把為數不多的藥廠的原料藥包圓了,這部分實際上是應該打擊的。”他説。

  關聯審批在路上,還需避免“政策打架、企業難受”

  針對原料藥“事實壟斷”和“包銷模式”,此前監管部門已經有所行動。

  2017年7月底,浙江省物價局曾轉發國家發展改革委對浙江新賽科藥業有限公司、天津漢德威藥業有限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以不公平高價銷售異煙肼原料藥以及無正當理由拒絕交易一案依法作出處理的決定。上述兩家公司的行為被認定為“價格壟斷”,因此被罰款44.39萬元。這是自2011年山東復方血利平原料藥反壟斷調查案件以來,我國反壟斷執法機構查處的第六起原料藥市場壟斷案。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劉寶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流通環節,“包銷”是常見的做法,但也僅僅是供應鏈的一個環節,不是原料藥供不應求的根本原因。我國原料藥和成品藥審批銜接還不盡理想,批文數量存在部分集中的現象。

  他建議,既要通過信息化手段加強對原料藥生産企業市場集中度的監測,嚴格監管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情況;也要為原料藥審批創造更好的制度環境,進一步借鑒美國DMF(藥物主控文件)中適合國情的做法,更好地讓原料藥審批、生産與成品藥形成關聯。

  2017年12月初,《原料藥、藥用輔料及藥包材與藥品制劑共同審評審批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發布,將推行原料藥、藥用輔料關聯審批,今後原料藥不再單獨發批準文號,藥品制劑企業可以自行尋找原料藥企業供貨,只要質量符合標準,就可以申請關聯審批。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對生産制劑所選用的原料藥、藥用輔料和包裝材料的質量負責。

  某地藥監部門的處長張晨(化名)參與了原料藥關聯審批的政策論證與調研工作。據他介紹,在實行這項改革前,我國原料藥可單獨申請批準文號,導致擁有某個原料藥文號的企業眾多,在充分的市場競爭後,許多原料藥領域被兩三家企業所佔據,其余企業關停或轉型,或因産能不足、制備技術較弱等原因,而造成了許多閒置的“僵屍文號”。

  張晨認為,實行原料藥關聯審批改革後,上遊的原料藥企業與下遊的制劑企業關聯更為緊密,而且只要某家企業的原料藥與一家制劑企業關聯審批通過,其他制劑企業往往也認可其原料藥的質量,有利于原料藥企業做大做強,淘汰小散亂的原料藥企業。

  史立臣表示,關聯審批和備案制是國際原料藥生産通用的管理制度,但我國正在實行的改革落實速度有些慢,這可能與已經擁有原料藥批準文號的企業有關,也和監管力度有待提升有關。

  張晨也讚同這一看法。在他看來,針對一些原料藥的“事實壟斷”問題,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成立後,需要進一步加強政策協調溝通。而對于原料藥企業反映的環保等問題,需要藥監、環保、發改委等多部門加強政策的綜合協調,避免因為碎片化、缺乏協調,而導致“政策打架、企業難受”。劉寶也建議,原料藥企業應該盡快實現環保達標,“這是必須面對和解決的問題”,監管部門也宜考慮改善相應的融資支持和制度環境。監管策略既要考慮根本性、管長遠的制度建設,也要有短中期的應對安排。(記者 王林 李晨赫 實習生 陳美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年“國考”開考
2019年“國考”開考
天空之眼瞰百色
天空之眼瞰百色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杭州:滿城楓情
杭州:滿城楓情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803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