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ABS市場風起 構建企業融資“第三途徑”
2018-11-28 07:27:20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果有穩定的現金流,就將它證券化。”華爾街這句名言正在中國資産管理行業逐步演變為現實,在政策支持、交易所努力推進以及市場機構積極參與下,國內資産證券化(ABS)和結構性融資受到各方高度關注,規模快速增長,創新發展層出不窮。

  中央結算公司、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日前聯合發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資産證券化發展報告》顯示,2018年以來,我國資産證券化市場延續擴容勢頭,前三季度共發行資産證券化産品1.2萬億元,同比增長40%;9月末存量接近2.6萬億元,同比增長54%。在底層資産類型上,應收賬款、供應鏈金融、PPP資産等資産類型的加入,讓ABS産品內容越來越豐富。

  結構化融資風口

  “ABS從業者趕上風口了。與其他信用類融資工具相比,ABS具備盤活基礎資産和破産隔離等優勢,有利于發行人在獲得融資的同時調節資産結構。隨著相關監管指引的不斷完善,ABS市場將朝著更規范、標準化程度更高的方向發展,成為企業常態化的融資工具。”一位券商研究人士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業內人士表示,按照時間順序,ABS在我國的發展歷程可分為三個階段:2004年-2008年是ABS試點階段。2005年9月,證監會推出中國聯通CDMA網絡租賃費收益計劃,是我國推出的首只企業ABS産品。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後,國內ABS市場探索也因此停滯。

  2011年-2013年是ABS業務重啟階段。2012年5月,央行、銀監會和財政部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擴大信貸資産證券化試點有關事項的通知》,標志著在經歷了美國次貸危機之後,信貸ABS業務重新啟動,進入第二輪試點階段,試點額度500億元。

  2014年之後,國內ABS迎來高速發展。信貸ABS實施備案制+注冊制,發行量大增,企業ABS實施備案制+負面清單管理。這個階段,ABS市場出現了明顯的變化,産品供需市場化程度更高,發行人通常從自身的資本、業務額度、融資成本等方面來考慮,投資者也將其當成一種高收益低信用風險弱流動性的産品來看待。産品發行人類別、基礎資産、結構設計等方面都逐漸豐富;産品受到市場認可,利率逐漸走低且利率逐漸出現分化。與此同時,産品開始出現評級下調和違約風險,監管對于融資人準入要求更加嚴格。

  從數量上看,ABS産品在2014年呈現井噴之勢。Wind數據顯示,2014年,企業ABS全年發行規模首次超過100億元,達到131億元;信貸ABS從2012年的16億元發行規模暴漲至2819億元。2017年,國內資産證券化産品發行量突破萬億元,年末存量超過2萬億元。2018年前三季度共發行資産證券化産品1.2萬億元,同比增長40%;9月末存量接近2.6萬億元,同比增長54%。

  在數量增長的同時,ABS産品的發行利率則持續下行。2018年以來,宏觀環境復雜,違約事件增多,債券市場走勢分化加劇。在此背景下,高等級ABS産品的市場吸引力顯著提升。根據中央結算公司數據,以5年期AAA級固定利率ABS為例,前三季度收益率累計下行75個基點。

  “資産證券化步入常態化發展以來,在盤活存量資産、化解不良風險、助力普惠金融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成為支持實體經濟的有效工具。”東方金誠指出。

  基礎資産持續創新

  “隨著相關監管指引的不斷完善,ABS市場將朝著更規范、標準化程度更高的方向發展,成為企業常態化的融資工具。”前述券商分析師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整體來看,在資産證券化市場規模增長的同時,其基礎資産類型不斷豐富,市場參與主體更加多元。受政策支持,綠色資産證券化快速發展,PPP項目證券化穩步推進,類REITs取得突破,供應鏈金融證券化熱度升溫,“首單”類産品全面開花。資産證券化在拓寬融資渠道、服務實體經濟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一些創新品種成功支持了結構調整重點領域的融資需求。

  2018年以來,多款“首單”ABS産品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落地,不僅極大了擴展了國內ABS市場的實踐范圍,也有效幫助企業改善了融資環境、提高了融資效率、降低了融資成本。例如,2018年9月28日,普洛斯倉儲物流1期資産支持專項計劃成功發行。普洛斯此單CMBS是國內首單成功發行的儲架式倉儲物流資産證券化項目。

  供應鏈金融ABS成為企業盤活資産和融資的新渠道,市場規模快速增長,原始權益人逐步擴圍至互聯網、新能源等新經濟領域。其中,德邦螞蟻供應鏈金融應收賬款ABS20億元儲架發行獲批,成為全國首單互聯網電商供應鏈金融ABS,首期産品于4月在上交所發行,規模1.2億元。小米公司供應鏈應付賬款ABS100億元儲架發行獲批,成為國內首單支持新經濟企業供應鏈金融的ABS,首期産品于8月在上交所發行,規模3億元。

  企業ABS則是創新的熱點。截至2018年10月31日,我國ABS市場存量2.19萬億元,其中,企業ABS有1.21萬億元,信貸ABS有0.86萬億元,和2014年相比,企業ABS和信貸ABS之間的規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相比信貸ABS,企業ABS的基礎資産種類更加豐富,自2014年以來出現19種新基礎資産類別的企業ABS。特別是2014年-2016年,企業ABS基礎資産種類創新不斷。企業債權、商業房地産抵押貸款、PPP項目等都在此期間陸續出現。

  打造企業融資“第三條途徑”

  分析人士指出,從融資角度看,ABS主要由融資主體(原始權益人)將自身一部分資産獨立或剝離出來,通過特殊目的載體(資産支持專項計劃)對該部分資産的未來收益進行證券化,憑借資産的未來變現能力來融資,可以盤活存量資産,改善原始權益人的財務結構。ABS能夠幫助主體資質不高但是有不錯現金流的小企業突破融資瓶頸,緩解融資壓力,是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助力普惠金融的有效工具。

  中建八局財務負責人介紹,建築施工企業由于項目多、結算周期長的特點,普遍存在盤活存量資産以及降低負債的需求。中建八局作為建築企業,2014年-2016年末資産負債率均在80%以上。公司應收賬款資産支持專項計劃于2017年6月27日在上交所挂牌,通過結構設計,實現了原始權益人及差額支付層面的雙出表。作為表外融資方式,不僅未增加原始權益人的負債率,且在使用資金償還負債後,進一步降低了中建八局企業自身的負債率。

  業內人士指出,資産證券化相較于傳統的股債融資方式,開辟了融資的“第三條路徑”。基礎資産出表之後可以在不增加負債的情況下獲得融資,從而降低企業資産負債率。

  此外,相對于股票融資,資産證券化的優勢在于不會稀釋股權且成本較低。相對于債權融資,資産證券化的優勢在于不佔用貸款和發債額度,募集資金用途不受限制,産品發行受市場行情波動影響較小。企業ABS融資成本高于同等級信用債,但是對于資産評級高于主體評級的部分企業來説,可以實現低成本融資。長期來看,可以起到提升企業信用資質的效果。

  供應鏈金融ABS産品的出現,對于改善企業上下遊關係,緩解産業鏈上中小企業的融資壓力,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提及供應鏈金融ABS業務對産業上下遊企業融資環境改善意義時,雲南交投相關負責人表示:“雲南交投集團下屬物資公司長期由于上遊供應商融資難、現金流周轉壓力大,在貿易環節造成了物資公司付款和收款的期限不匹配,從而給物資公司帶來了資金管理的困難。通過供應鏈ABS的發行,物資公司的上遊貿易供應商既提前實現了資金回籠,拉短了賬期,規避了應收賬款回款時間不確定性,有效緩解其資金鏈緊張問題,物資公司也實現了資金收付平衡的資金管理。”

  小米金融資産管理部負責人介紹,小米供應鏈ABS契合了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尤其新經濟的發展方向,為小米上遊企業開辟新的融資渠道,降低融資成本,提高效率,對供應商盤活應收賬款資産、解決中小企業融資與服務實體經濟有重要意義。

  多方共舉促發展

  業內人士表示,資産證券化市場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也暴露出一些問題,如法律制度有待完善,市場聯通有待加強,風險事件有所露頭,信息披露不夠充分,流動性有待提升等。從企業反饋來看,上述問題在企業實踐過程中都有所遭遇,一定程度上限制了ABS市場的進一步發展。

  雲南交投相關負責人指出:“供應鏈産品的快捷便利性十分關鍵,對于後續發行的核心企業,建議加快審批流程,規范供應鏈ABS産品稅務環節的問題,明確資管産品增值稅承擔主體,降低發行人發行成本,努力實現發票流和現金流一致。”

  普洛斯相關業務負責人表示,在日本、北美等市場,物流倉儲設施作為基礎設施類資産,廣受金融市場歡迎,同時也證明了它作為REITs産品基礎資産的先天優勢。未來中國公募REITs的推出將會為行業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支持。

  “目前,資産支持專項計劃作為基礎資産的受讓主體,只在證監會行政規章中確認了業務管理辦法,未在《證券法》中確認其破産隔離的法律地位。這對于涉及ABS的司法判例實務有潛在的不利影響。”華泰資管相關業務負責人表示。

  除了制度政策等方面,資産證券化産品的監管需求也越來越強烈,隨著ABS發行規模不斷增長,一些存續産品出現了現金流波動較大、現金流未按要求歸集、相關特定原始權益人或債務人喪失償付能力事件等事項。原因主要包括管理人的持續管理監督不力、服務機構未按約定履行義務、行業周期性波動較大導致基礎資産回收出現困難等。

  “這些問題的出現對ABS産品參與主體盡職盡責履行盡調義務、持續督導和産品設計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參與主體需要更加全面、更加審慎地評估項目,建立有效的內部管理制度以持續跟蹤基礎資産。”上述華泰資管人士表示。

  華東地區某固收研究人士指出,隨著資産證券化市場發展,需要自上而下地提高監管標準的一致性,加快出臺加強信息披露和提高流動性的舉措(如交易所關于ABS質押規則的出臺),可有效改善當前市場割裂的情形。此外,還需要完善ABS産品估值與定價機制,一方面需要加強信息披露,另一方面需要引入更加專業的定價工具及第三方數據服務商,此類數據服務商應當能夠以行之有效、標準化的數據模型對資産池情況做出真實客觀的判斷,以助形成一套完整、統一、標準的ABS産品估值與定價機制。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延慶:冬日養護古長城
北京延慶:冬日養護古長城
廣西柳州官塘大橋建成通車
廣西柳州官塘大橋建成通車
從禿山到青山的蝶變——廣西石漠化治理10年再現發展生機
從禿山到青山的蝶變——廣西石漠化治理10年再現發展生機
【圖片故事】民間手藝人癡迷風箏20載
【圖片故事】民間手藝人癡迷風箏20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776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