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民資參與央企混改投資超1.1萬億
2018-11-15 07:32:2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民資參與央企混改投資超1.1萬億

  鼓勵非公有資本參與國企改革,國資委下一步將深化重點領域混改試點,加大力度引入民營資本

  紓困民企進行時

  近期,民營企業發展受到各方關注,相關的政策利好正在有序地推進之中。萬億減負計劃、千億紓困基金、多地馳援民企政策集中落地,緩解民企融資難融資貴困難成為當前的緊要任務。多管齊下促進民企發展,民營企業發展迎來新機遇。為了記錄這一特殊時期,新京報特別推出“紓困民企進行時”係列專題報道,聚焦民企發展中的問題,關注民企難題的化解之道。

  11月14日,國資委舉行通氣會,通報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情況。據國資委副主任、黨委委員翁傑明介紹,2013-2017年,民營資本通過各種方式參與中央企業混改,投資金額超過1.1萬億元。

  超2000戶央企“壓減”法人的控股權轉給非國有資本

  翁傑明表示,國有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通過推動雙向混合,促進各類資本共同發展。國有企業按照市場經濟規律實施雙向混合,既大膽“引進來”,鼓勵非公有資本參與國企改革,也積極“走出去”,支持幫助非公企業發展。2013-2017年,民營資本通過各種方式參與中央企業混改,投資金額超過1.1萬億元,省級國有企業引入非公有資本也超過5000億元。

  同期,國有企業積極投資入股非國有企業,其中省級國有企業投資參股非公有企業金額超過6000億元。中央企業“壓減”減少的11650戶法人中,超過2000戶的控股權轉讓給了非國有資本。例如,中國寶武所屬的寶鋼氣體,雖然連續多年凈資産收益率在10%以上,盈利狀況良好,但由于不符合主業發展方向,也將控股權轉讓給了非國有資本。

  國有企業與民營資本的合作方式有多種,包括改制上市、股權轉讓、增資擴股、合資新設、市場化重組以及基金投資等。例如,國投旗下國投高新以基金等方式投資了一批引領産業發展的民營企業,支持了1800多家創新型中小企業發展,創造專利超過萬項,吸納就業30萬人。

  國資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周麗莎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雙向”的含義在于,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應同時有利于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實現共同發展。在民營資本入股國企的過程中,需要考慮國有資本保值增值,保值增值的目的是在市場競爭中實現國有資本的優化配置,對于一些競爭性業務,已經有部分國企實現民營控股。

  民企參與國企,既有通過資本市場上市公司入股的,也有通過非上市公司産權交易市場入股。周麗莎提出,目前上市公司中既有國有資本,也有民營資本,資本市場對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助力作用,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實施平臺之一。資本市場發展好了,不僅有利于混改,有利于國有企業的發展,也有利于民營企業的發展。

  混改試點下一步要加大力度引入民營資本

  “下一步國資委將深化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用好用足配套政策,加大力度引入民營資本。”翁傑明在通氣會上表示,針對企業的不同層級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重點引導在子公司層面有序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強統籌規劃,避免企業內部層層股權多元化加大管理難度。

  另外,要引入更多非公有資本參與重點領域改革,提高重點領域開放力度,向非公有資本有序擴大開放的領域和范圍,增加開放的廣度和深度。增加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企業數量,選取更多重點領域企業開展混改,深度挖掘制度性經驗,形成更多典型案例,有效促進以點帶面。擴大試點企業規模,選取一批層級更高、規模更大的重點領域企業開展混合所有制試點,使得改革力度更大,效果更明顯,影響更深遠。落實容錯糾錯機制,切實保護各類所有制的合法産權,科學依規進行資産定價。

  此前11月10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下一步將進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為民營企業參與國企混改釋放更大空間。措施包括:盡快啟動第四批混改試點,持續釋放試點示范效應;重點在充分競爭的行業和領域,鼓勵發展非公有資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業,通過企業股權結構優化,促進企業治理結構優化,增強企業活力和競爭力。

  周麗莎表示,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國企和民企在不同的産業鏈布局。當今的國際市場,已由單個企業競爭轉向整個産業鏈和價值鏈的競爭,應形成國有經濟和民營經濟共贏格局,更多地從産業布局和規模考慮其區別。

  周麗莎認為,國企多處産業鏈上遊,在基礎産業、重型制造業等領域發揮作用,並且國企多數是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的大企業,發揮産業價值鏈條的帶動作用,通過提供平臺,整合資源,創新商業模式,促進産業的快速發展。民企主要分布在服務業、制造業等一般競爭性領域,提供制造業産品特別是最終消費品,為國企的改革發展提供有效的競爭環境、市場需求和分工協作。通過國企與民企兩者的相互補充發展,拓展了雙方可持續增長的利潤空間,也實現國有經濟整體的協調發展。

  混改實例

  民企股東進入聯通董事會有話語權

  民營企業參與混改,與國有企業的“混合”,最主要的是獲得決策權和經營權,而不僅僅是作為財務投資者的分配權。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民營企業最大的優勢就是會經營、有活力,混改要起到作用,就需要民營企業進入到國企的決策和經營中,這就要求董事會發揮作用,讓民營企業通過董事來參與。”

  以中國聯通混改為例。中國聯通是首家集團層面整體進行混改試點的中央企業,其引入了14家戰略投資者,認購90億股聯通A股股份,其中,中國人壽佔股10.22%,騰訊佔股5.18%,百度佔股3.30%,京東佔股2.36%,阿裏佔股2.0%。混改後,聯通集團佔股約36.67%,新引入戰略投資者佔股35.19%。

  據中國聯通總會計師朱可炳介紹,中國聯通混改後的新一屆董事會由13人組成:非獨立董事8人(中國聯通派出3人,戰略合作夥伴派出5人),獨立董事5人。為了讓引入的戰略投資者有決策權、發言權,中國聯通成立了發展戰略、提名、薪酬與考核、審計等專門委員會,戰略投資者董事在公司的發展戰略、體制改革、業務合作等重大事項上可以提出意見。朱可炳表示,目前的股權結構有效避免了一股獨大,實現了不同資本的相互融合和股權的有效制衡。董事來源的多元化使得董事會的視角和思維可以多元化,與原來單純的國有通訊企業的模式不一樣。

  民營戰略投資者的參與使得中國聯通的業務方面形成協同效應。朱可炳介紹,公眾消費市場起步初期的月收入只有1億,現在達到約31億,通過互聯網化的合作和轉型,中國聯通新增了8500萬的用戶。

  民營企業讓深創投的激勵機制更多元化

  李錦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民營企業參與國企混改的另一方面的作用,在于改進國企的激勵機制。目前實施混改的國企中已經有很多企業採取了員工持股的模式,除此之外,還可以採取股權激勵、股權分紅等方式,這些激勵方式在民營企業很常見,更加靈活且多元化。

  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深創投”)在設立之初就沒有採取完全國有出資的形式,而是通過市財政出資5億元,並引導其他七家股份制公司為主的機構投資人出資2億元成立。此後,又引入民營股東,2001年首次引入民營股東,國有股東合計持股比例降至70%以下;2010年再次引入3家民營股東。目前深圳市國資委直接持有及間接控制的股權比例為51.67%,民營股東持股比例約為25%。深創投副總裁李守宇表示,這樣的股權結構設計,增強了公司內部經營決策的活力。

  李守宇還表示,民營企業的參與對于公司的激勵約束機制也帶來很大的促進,提供了很多好的經驗和參考。深創投採取收益分成模式,給予投資團隊項目激勵與全員績效獎勵,實施員工強制跟投、項目虧損罰金等約束機制;在長效激勵機制方面,公司約定在銷售額及凈利潤達成當年目標的情況下,允許公司在董事會批準後根據凈利潤的一定比例計提長

  國有企業混改“成績單”

  大多數國企已在資本層面實現混合,截至2017年底國資委監管的中央企業及各級子企業中,混合所有制戶數佔比達到69%,省級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戶數佔比56%。

  2017年底中央企業所有者權益總額17.62萬億,其中引入社會資本形成的少數股東權益5.87萬億,佔比33%;省級國有企業所有者權益17.7萬億,其中少數股東權益超過4.7萬億,佔比26.6%。

  建築、房地産、制造、通信、批發零售等5個行業混改戶數佔比分別達到了87%、80%、75%、74%和72%。

  2013—2017年,民營資本通過各種方式參與中央企業混改,投資金額超過1.1萬億元,省級國有企業引入非公有資本也超過5000億元。

  國有企業積極投資入股非國有企業,中央企業“壓減”減少的11650戶法人中,超過2000戶的控股權轉讓給了非國有資本。

  (記者 顧志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紅杉林冬韻
紅杉林冬韻
太陽鳥的“舞蹈”
太陽鳥的“舞蹈”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西湖冬韻
西湖冬韻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715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