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面臨銀行理財全方位挑戰 差異化競爭或成信托出路
2018-10-27 08:22:08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統一監管的資管大時代,信托業面臨的挑戰愈來愈多。10月19日下發的《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下文簡稱《徵求意見稿》),令不少信托業人士感受到壓力。業內的一致觀點是,當銀行理財業務獲得獨立法人資格運作後,從資産端到資金端,信托業面對的競爭將是全方位的,發力主動管理、進行差異化競爭迫在眉睫。

  銀行理財子公司經營范圍

  與信托高度重合

  根據資管新規的要求,主營業務不包括資管業務的金融機構應當設立子公司開展資管業務。隨後的理財新規進一步規定,商業銀行應當通過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開展理財業務。

  不完全統計顯示,目前市場上包括招商銀行、交通銀行、華夏銀行、光大銀行、寧波銀行、民生銀行等在內的10余家銀行均已公告設立理財子公司。雖然國有四大行尚未有相關資訊透露,但一位銀行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商業銀行設立理財子公司是大勢所趨,未來銀行理財子公司的數量將越來越多。”

  “銀行理財子公司的出現,相當于信托牌照凍結時代的結束,信托公司未來面對的競爭將更加慘烈。”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直言。

  在邢成看來,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牌照更像是升級版的信托牌照,其經營范圍與信托當前的展業范圍高度重合,部分業務甚至是信托公司無法涉及的。“從股東背景、業務協同能力、産品銷售渠道、投資門檻等方面看,與出身于商業銀行旗下的理財子公司競爭,信托公司將落于下風。”他説。

  通道業務首當其衝受影響

  伴隨銀行理財子公司的出現,首先受到衝擊和影響的就是銀信合作業務。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認為,銀行理財子公司獲得獨立法人資格運作後,銀信合作的通道業務需求將會大幅萎縮。

  “這些年銀信合作業務增長較快,其中銀信通道業務的佔比較高,存在一定風險隱患。”某信托公司高管對記者表示,“因此監管層對于通道業務的開展一直持相對謹慎的態度。”

  正因為如此,2017年末出臺的《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已經開始對銀信合作開始規范。今年4月發布的資管新規,更是對銀信合作進行了嚴格限制。

  監管政策已經顯效。信托業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被認為是通道業務代名詞的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下降明顯,從一季度的15.14萬億元下降到二季度的14.3萬億元,規模減少了8414億元;其規模佔比為58.93%,比一季度下降了0.19個百分點。

  中誠信托戰略研究部負責人和晉予認為,銀行理財子公司對信托業的影響涵蓋了資産端和資金端。“未來銀行理財子公司在融資市場上將和信托公司直接競爭,子公司有望利用股東優勢,優先獲得那些優質資産和交易對手,從而影響信托的資産端供給。”他説。

  不僅如此,銀行理財子公司在資金端也能領先信托一步。“銀行理財資金會更傾向于通過自己的子公司進行投資運作。在産品銷售方面,銀行渠道也將側重銷售理財子公司創設的産品。”和晉予説。

  差異化競爭是發力方向

  “《徵求意見稿》的出臺,讓信托業面臨的競爭更加白熱化,資管市場正在發生巨變,信托業要有清醒的認識與判斷。”邢成提醒道。

  多位信托業內人士表示,面對日漸激烈的競爭,信托的應對之策只有一條,那便是提升自身的專業性、增強自主管理能力,和其他資管機構進行差異化競爭。

  在和晉予看來,雖然銀行理財子公司的優勢相當明顯,但信托綜合性投融資的靈活優勢仍存。他認為,未來在資産證券化業務領域、服務信托業務,以及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相關本源業務領域,信托均有較大發展空間。“前提是信托公司必須先提升自身的專業能力。”和晉予説。

  也有信托公司業務部門負責人分析認為,信托業務將來要取得立足之地,必須依靠“獨特的資産端理解能力”和“差異化的競爭優勢”。這也意味著,未來銀信合作方向或是更高層次的合作,信托需要憑借自身對資産端的價值判斷,提供能創造更多價值的業務,而非簡單的通道服務。

  而諸如養老金融、面向高凈值人群的特色産品也因此承擔著更多的探路功能。比如,當前金融+養老的模式在銀行、保險企業中已較為普及,但信托業整體參與養老金融業務的並不多。目前已開展養老信托業務的安信信托人士透露,養老信托不僅為信托開拓主動管理、轉型發展探路,而且在獲取長久期資金方面進行了有益的探索。(記者 金蘋蘋)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淩空金魚藝術展亮相“空中上海”
淩空金魚藝術展亮相“空中上海”
整齊如刀割 南極發現方形冰山
整齊如刀割 南極發現方形冰山
女留學生返鄉創業養土雞
女留學生返鄉創業養土雞
濕地霞光穿雲來
濕地霞光穿雲來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62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