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艘國際郵輪水土不服撤出中國市場
2018-10-19 08:10:23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諾唯真的“喜悅號”、公主郵輪的“盛世公主號”、天海郵輪……最近,國際郵輪公司先後將多艘原本在國內運營的郵輪派往他國,撤出中國市場,其中不乏專門為中國量身打造的郵輪。曾經被普遍看好的郵輪旅遊産業,如今面臨退坡的窘境。行業人士及業內專家指出,國內始發的郵輪目的地大都為日韓港口,單一且面臨不確定性風險,再加上市場供大于求及客源開發不足等因素,國際郵輪公司國內運營普遍進入調整期。

  增長遭遇瓶頸調整愈演愈烈

  近日,國際郵輪品牌諾唯真宣布,專為中國市場量身打造的郵輪“喜悅號”將離開中國,明年前往阿拉斯加地區。“為中國市場量身定制的郵輪也會離開,這不免讓人深思。”行業研究機構《郵輪參考》主編梅俊青感慨。

  “喜悅號”總噸位16.8萬噸,最大載客量4930人,于2017年6月從上海開啟首航。船身鳳凰和祥雲圖案均由中國設計師設計。船艙內提示牌、菜單等大都以中文為主。船上甚至提供油條、麻辣燙、佛跳墻等中式傳統美食,一半以上船員會講普通話。

  其實不只是諾唯真,這兩年,暫時撤出中國市場的國際郵輪數量明顯增多。去年初,公主郵輪旗下在中國運營3年的“藍寶石公主號”郵輪被派往歐洲到新加坡航線;該公司的“盛世公主號”也將暫別中國,轉至澳洲郵輪市場;去年9月,皇家加勒比旗下“海洋水手號”宣布離開中國市場,被派往美國;今年9月3日,中國首家本土豪華郵輪公司天海郵輪宣布關閉公司。

  郵輪行業在我國經歷了近十年的高速發展期,年增速曾高達40%到50%,這兩年增速則明顯放緩。隨著多個國際郵輪公司紛紛減少在華産品供給,市場開始進入瓶頸期。

  郵輪業內人士嚴春鋒分析,上海郵輪母港的運力預計到2019年將比2017年縮減3成以上。《郵輪參考》研究也顯示,從今年1月至4月看,我國接待郵輪量為326艘次,同比下降10%;停靠郵輪在30艘次以下的港口有8家,只有3家超過30艘次;從出入境人次看,天津出入境遊客下降幅度較大,下降約20%。

  梅俊青説,今年中國的母港郵輪共16艘,比去年同期減少2艘,2019年依然面臨市場供給下降趨勢。運力減少將使中國郵輪港口的盈利能力降低,市場産品的豐富度明顯不如以前,遊客産品選擇空間減少,這顯然不利于市場的培育。

  港口選擇單一市場供大于求

  郵輪業發展曾被沿海城市寄予厚望,認為經過加快培育有望成為區域經濟新動能。但多年過後,一個尷尬的事實是,港口並未從郵輪業發展中得到太多實惠,而曾經一度火爆的郵輪市場正歸于平靜。其實,造成這一狀況是多重因素疊加的結果。

  郵輪停靠港口可選擇余地不多,“回頭客”數量有限。上海國際郵輪經濟研究中心等多部門日前聯合推出的《郵輪綠皮書:中國郵輪産業發展報告(2017)》認為,國際郵輪本身作為一種新興旅遊目的地的觀念和意識,在中國郵輪市場還未成熟,大多數遊客對港口的選擇十分重視。

  受區位和收益管理等因素影響,從我國始發的郵輪航線可選擇的港口較少。據統計,中國郵輪出境95%以上均前往日、韓城市,但日、韓郵輪航線面臨不確定性風險。有限的港口選擇影響了國際郵輪旅遊的市場吸引力,更使得曾參與到郵輪旅遊的遊客對多次乘坐郵輪旅遊的意願降低。

  市場呈現供大于求,郵輪公司難盈利。中國郵輪市場起步晚且空間巨大,令許多國際郵輪企業看到了商機,但中國特有的郵輪銷售模式和産品過剩導致的價格競爭越來越激烈,利潤空間大打折扣,也影響了郵輪遊的品質。

  嚴春鋒認為,“喜悅號”離開中國市場,歸根結底就是郵輪公司基于利潤的考量。諾唯真派了旗下最好的郵輪來中國,但盈利能力卻不甚理想,反而有陷入價格戰泥沼的趨勢,預判到未來存在的風險,及時抽身以尋找更好的獲利點。

  客源市場開發不足,過度依賴港口周邊。梅俊青指出,我國郵輪旅遊的發展主要依賴本地客源,上海市場主要依靠本地及江浙皖等地,廣州市場主要依賴廣州本地及佛山、中山、珠海等地,天津市場主要依賴京津冀地區,對國外客源和內地客源開發不足。

  國外客源包含入境客源和國外來國內乘坐母港郵輪的客源,內地客源主要包含中西部地區客源。這些客源的有效開發,不但可以解決市場供大于求的問題,而且有助于解決中國郵輪業只為周邊國家帶去遊客卻難以將國際遊客帶入國內的窘境。

  政策層面補貼增多,但缺乏實質性政策。各地為推動郵輪經濟發展,紛紛推出郵輪産業補貼政策。記者調查發現,有的一次性補貼高達500萬元。但從這些政策來看,絕大部分是財政補貼,以補貼的形式吸引郵輪公司,推動郵輪市場規模擴大。但補貼的作用更多是“錦上添花”,並非解決郵輪公司等市場主題的問題。

  起決定性作用的還是市場和營商環境以及政策創新。如航道問題、多點挂靠問題、市場培育問題、郵輪船供問題、郵輪直銷出境資質問題、郵輪船供退稅問題、如何推動本土郵輪品牌發展問題等,這些都還沒有得到很好的規劃設計。

  深化市場調整培育新動能

  盡管有專門為中國量身打造的郵輪離開,但也有不少郵輪對中國市場躍躍欲試。皇家加勒比日前就宣布,調整部分郵輪航線的同時,專為中國及亞太地區遊客設計建造的全新船係“超量子係列”——“海洋光譜號”將亮相;歌詩達新船“威尼斯號”最近舉行浮水儀式。該船也以中國遊客的娛樂偏好為設計重點,兼顧意大利威尼斯文化元素;麗星郵輪“處女星號”今年9月起在大連、天津、青島開展長達3個月的母港航線。

  對于離開,諾唯真中國區董事總經理向宇澄坦言,此次調整是公司整體的戰略規劃所需。他強調,諾唯真對中國市場的信心沒有改變,對長期在華發展的決心更是堅定。皇家加勒比相關負責人也表示:“中國郵輪市場一直是皇家加勒比全球布局的重要戰略市場,我們也一直對中國市場充滿信心與期待。”

  針對當前行業面臨的突出困境及著眼于長遠發展,專家及業內人士建議,應加快推動中國郵輪市場培育。郵輪文化的培育雖然在我國經歷十余年的市場培育,並且在2017年達到239萬人次的郵輪客源量,但郵輪文化培育依然處于較為緩慢的層次。只有郵輪文化得到廣泛傳播,才可以逐步提升市場滲透率和復購率。

  由于全國郵輪入境遊觀光線路、觀光景點、個性化旅遊産品尚未全面規劃、有效開發,致郵輪目的地整體推廣力度不夠。中國大批遊客乘郵輪到他國“買買買”,但在有些年份,乘郵輪入境的遊客僅佔出入境總數的不到20%。出境郵輪旅遊呈爆發式增長,而入境郵輪則呈現波動性變化。

  行業研究機構《郵輪參考》主編梅俊青建議,郵輪文化的傳播不僅局限于國內市場,還要更多地開發國外入境旅遊市場,讓國外遊客充分認識到中國郵輪旅遊的魅力和旅遊目的地的魅力,才可以更好地推動入境旅遊的發展,提升入境旅遊消費。我國推行了“144小時過境免簽”和“15天入境免簽”等相關政策,但需要進一步擴大免簽政策適用區域,延長免簽時間,讓入境遊客可以充分地遊覽。

  而且,切實提升郵輪行業行政效率,實現通關便利化。中國交通運輸協會郵輪遊艇分會常務副會長鄭煒航説,國內不同口岸的通關手續存在不小差異,對挂靠港口的郵輪所要求出具的船舶及遊客證件與文件要求不盡相同,不僅給入境的郵輪和外籍遊客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也造成了郵輪口岸管理的不規范。為此,他建議加快郵輪行業的行政改革步伐,著眼于簡化手續,提升便利化程度,在郵輪遊客通關效率上體現改革實效。

  同時,要提供差異化郵輪産品,實現郵輪遊品質提升。鄭煒航指出,我國沿海始發郵輪航線中前往日本和韓國航線産品佔比85%以上。郵輪旅遊目的地資源嚴重不足,導致遇到臺風等突發事件時,港口調配靈活性差,增加了航線風險。

  梅俊青也認為,豐富的遠程國際郵輪航線成為未來支撐市場發展的重要選擇。可以有效利用亞太島嶼資源,郵輪公司也可購買專屬島嶼,開發島嶼航線。利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郵輪旅遊城市聯盟”,延伸中國跨國、跨洲、跨洋郵輪航線,沿線國家也可成為我國郵輪市場目的地,使得我國郵輪産業的發展空間迅速增大。

  此外還要加大培育本土郵輪品牌。當前,中國郵輪經濟處于初期培育期,中國本土郵輪品牌更是處于初期培育期,需要加大對本土郵輪品牌的支持力度。如近海航線可以將本土郵輪打造成“海上高鐵”,在充分享受郵輪體驗的過程中,可以有效地體驗旅遊目的地。(記者 毛振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大地“調色板”
金秋大地“調色板”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九寨溝景區加緊災後恢復重建
邊城降雪
邊城降雪
上海之巔“瞰”上海
上海之巔“瞰”上海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580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