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企業減負下半場:從“擠牙膏”到“一攬子”
2018-10-14 11:56:33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研了解到,我國涉企收費清理成效明顯。統計數據顯示,過去五年,我國通過實施營改增累計減稅2.1萬億元,加上採取小微企業稅收優惠、清理各種收費等措施,共減輕市場主體負擔3萬多億元。採訪中,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教授馮俏彬認為,當前企業減負降費同時呈現出新局勢、新困境。

  企業減負攻堅進入“下半場”

  就目前涉企收費清理呈現的新局勢,受訪專家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解讀説:

  其一,清理行政性收費、提高科技型企業研發費用的稅前扣除、提高小微企業所得稅起徵點,以及把商業性健康養老保險納入稅前扣除等減負措施的施行,回應了社會期待,降低了企業成本。

  但這些“擠牙膏”式的減稅降費措施,也從另一方面折射出稅收制度臨時、權變、零散與復雜的一面,一定程度上給予了地方政府“一個手出、另一個手進”的操作空間,導致減稅降費工作進入“審美疲勞期”。

  其二,國稅地稅合並完成,將帶來徵管水平的大幅提升,減稅的現實性和技術層面的條件已經具備。

  其三,外部經濟壓力增大,也倒逼增強國內企業的自身活力。

  馮俏彬認為,這些因素疊加推動著企業減負降費工作迎來了“下半場”,也即當前涉企收費清理正進入“深水區”,面臨新困難、新挑戰。例如,《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從地方涉企收費清理部門獲悉,目前仍有一些部門的中介服務事項未完全向社會放開。因缺少競爭,企業無法自由選擇,價格上仍存在壟斷現象。

  涉企收費“死角”浮現

  具體實踐中,受訪企業反映出的一些問題值得重視:

  其一,“企業自願接受”變異為“企業強制買單”現象。例如,有企業反映,一些企業可自願選擇接受的中介服務背後,都有法律法規的客觀要求。如,環境影響評價背後是環境影響評價法,建築消防設施檢測背後是消防法,安全評價背後是安全生産法,節能評估背後是節約能源法,企業財務審計背後是公司法,施工圖文件審查背後是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等等。

  因此,在受訪企業看來,這些涉企服務雖然名義上是自願有償,但其實仍是法律規定的強制服務。而有的法律規定前置服務事項由行政部門組織開展,但相關行政部門在下發的實施辦法中,又要求企業提供,其費用也就由原本政府買單轉為企業交費。

  受訪專家説,這一問題折射出在有的地方和部門行政權力越位的情況仍然存在,個別行政部門為管理便利,強制增加企業成本,要求企業繳納的各種保證金也是其表現之一。

  其二,多位受訪地方幹部反映,當前涉企收費項目有所減少,收費標準有所降低,但剩余的涉企收費項目則已超出了地方政府能夠清理或調整的范圍,需要從更高層面推動改革。

  有受訪地方幹部介紹説,有的收費項目雖然地方有減免的想法,但這些收費項目卻往往直接對應著某一具體的支出,要減掉這個收費項目,就可能牽涉到某一領域的改革,涉及到部門和人員的調整,會觸動原有的利益“奶酪”,推進的難度很大,確實需要“刀刃內向”“壯士斷腕”的勇氣和魄力。

  其三,有些涉企收費項目確有存在的必要。比如,涉及到礦山等資源性開採的收費、一些對違規企業的懲罰性收費,還有一些經營服務性項目的收費,都確有存在的必要。因此,在多位受訪幹部和專家看來,如何進一步在涉企收費清理中進行篩選,考驗著政府的現代化治理能力和水平。

  期待“一攬子”減負方案

  因此,多位受訪地方幹部和專家建議,可從中央層面協調統籌,制定“一攬子方案”,全面為企業減負,降低我國非稅收入在政府收入中的比重。

  馮俏彬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解釋説,此前為企業減負主要採取類似于“擠牙膏”的方式,即社會上對什麼反映最強烈,有關部門就在哪裏做出回應。比如,清理行政性收費、提高小微企業所得稅起徵點等。

  當前,政府收入體係包括稅、費、租、價,且相互交叉。隨著減負降費進入下半場,則需要對此進行整體性、係統性的整並。

  馮俏彬建議,一方面,要突出稅收的主體地位,提高稅收佔政府收入的比重。要以建設“簡明、公正、中性”稅制為目標,大幅度簡並稅種,大幅度降低名義稅率,加快立法進程,穩定和明確社會預期,優化營商環境,創造參與新一輪國際競爭的有利條件。

  另一方面,要對行政性收費進行全面清理,對完成清理後保留的行政性收費,應將“費”的全稱明確為“使用者付費”,相關成本信息應做到公開透明。由政府定價的公共基礎設施、基本公用事業方面的收入,也應明確其“價格”的特徵,引入科學合理、公開透明的政府定價機制。

  延伸閱讀

  不堪重負的專利年費

  “現在每年發明專利年費要繳納一到兩萬元。由于持有專利超過6年以後的年費太高,我們不得不放棄了20多項實用新型專利。”安徽某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公司現有14項發明專利,有5項正在申報,還有實用新型專利約30項。算起來,每個發明專利的申報總費用大約在6000~7000元,加上實用新型專利的申請費,公司每年花在申報專利上的費用為5萬~6萬元。高額的專利費支出,使一些創新主體負擔過重的難題日益突出。

  近日,《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中發現,隨著企業減負進入了“下半場”,突出表現為個別類似專利年費等涉企收費項目不利于發揮企業尤其是廣大中小企業創業創新活力。

  專利年費偏重影響創新大局

  肖立娟是東華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專利負責人,其所在公司發明專利28項,還有30多項發明專利正在實質審查中。談及此,她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了該公司的煩惱:

  “持有專利15年後的年費太高,每項每年要交6000~8000元,僅僅保護現有專利每年就需要幾十萬元。因此,持有專利15年後,公司就會開會討論是否放棄。之前因年費成本太高,公司就曾放棄過兩個發明專利。”肖立娟無奈地説,現在只能象徵性地保護幾個重點技術。

  以企業發明專利年費為例,每項專利,1~3年900元;4~6年1200元;7~9年2000元;10~12年4000元;13~15年6000元;16~20年8000元。

  安徽省一家知名專利事務所負責人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高額的專利年費使創新主體負擔過重,也影響了專利維持運用的能力,不利于提升我國創新主體的知識産權核心競爭力。

  在他看來,對小微企業來説,在發展初期因專利申請費、年費等容易增加經濟負擔,影響創業發展。如果能夠降低專利年費收費標準,則有利于中小型企業創新。即使對大型科技企業而言,每年數萬件專利授權,所支付專利年費的壓力也不小。

  採訪中,安徽省知識産權局專利管理處有關負責人表示,專利收費是國際上的普遍做法。至于國內專利費標準和其他國家相比是否偏高,對此無法答復。

  據《科技日報》報道,2014年産業界對各國專利年費收費標準統計比較顯示:我國維護一件發明專利20年有效期的年費總額,遠高于發達國家年費總額,約為英國的2.2倍,法國的1.8倍,日本的1.7倍,韓國的3.7倍。若考慮人均收入水平因素,我國年費水平約為美國的6.1倍,德國的3.6倍,英國的9.8倍,法國的7.3倍,日本的7.5倍,韓國的13.8倍。

  今年國家知識産權局為貫徹落實深化“放管服”改革部署要求,從8月1日起,首次停徵專利收費中的專利登記費、公告印刷費、著錄事項變更費等;年費減繳期限由自授權當年起6年內,延長至10年內等。

  對此,許多專家和多家受訪企業給予積極評價,但也指出此次減免費用在專利年費中所佔比例甚小,專利年費的改革仍有較大空間。他們建議,專利年費等涉企收費清理工作仍然需要加大推進力度,不僅要將為企業降負作為重點,還應重點梳理不利于發揮企業創業創新活力的收費項目。

  不能讓創新死在專利年費上

  據國家知識産權局發布的《2014年中國有效專利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14年底,我國“發明專利平均維持年限只有6年,維持超過10年的只佔7.6%;實用新型專利平均維持3.2年,維持5年以上的只佔12.6%;外觀設計專利平均維持2.9年,維持5年以上的只佔10.7%”,另外“國內的失效專利佔總量的94.6%。其中因未繳年費終止的佔51.7%”。

  採訪中,相關知識産權專家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高額專利年費是造成我國大量專利權人在專利有效期內放棄專利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有效專利維護年限短的主要原因之一。並表示,目前我國專利維持年費過高,不利于企業參與國際競爭,降低專利年費標準,減輕專利所有者負擔,才能支持我國創新大局,“尤其是草根創業公司,千萬別讓它們一開始就死在昂貴的專利費用上。”

  為此,受訪企業和專家建議,首先,應按照涉企收費項目定價完全基于成本的原則,對專利年費進行全面梳理,並公示相關成本信息。同時,根據企業數量的增長幅度,定期調整收費項目的定價。

  其次,繳費模式也需改進。華信專利事務所負責人余成俊建議,可將專利年費收費模式從每年繳費一次簡化為每3~5年繳費一次,避免發生“專利因沒及時續費導致失效”。在他多年和專利打交道的親身經歷中,幾乎每年都有遇到專利因為沒有及時續費導致專利失效的案例。

  (記者程士華  刊于《瞭望》2018年第42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杭州:傳承敬老美德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廬山西海秋意漸濃
居延海金秋美景
居延海金秋美景
走進“大國糧倉”
走進“大國糧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55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