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胡同裏的會客廳:讓街區變得更有溫度
2018-09-07 08:18:2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胡同裏的會客廳:讓街區變得更有溫度
 
  北京“白塔寺再生計劃”:重拾胡同溫情的“暖城行動”

  這裏是北京白塔寺一帶的胡同區。抬起頭,能看見藍天下那尊比故宮還要老上一百多歲的妙應寺白塔;漫步其間,會碰見許多老胡同、老院子、老奶奶跟老爺子。就是在這一帶,魯迅曾從自家後園向墻外看,看見兩株樹,“一株是棗樹,還有一株也是棗樹。”

  這裏屬于北京老城33片歷史文化保護區之一的“白塔寺歷史風貌保護區”。作為古都現存不多的低矮建築群和居民區,這片37公頃的土地在北京城的二環路內緘默又醒目地躺著,四周是林立的高樓與喧鬧的商圈——南邊緊鄰金融街,北面是西直門商務區,東臨西單、西四,西望阜成門商圈。

  被熱鬧包圍的胡同區,保留著老北京最接地氣的市井模樣,記憶著粗糲下的生機勃勃與溫情脈脈,也不可避免地隨時代變遷而老去衰敗。

  2017年9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公布,明確提出“老城內不再拆除胡同四合院”,這意味著圍繞老城胡同,我們要探討的話題已遠不止于搶救和保護,還有更新與復興。

  更新復興什麼呢?不只是房子和院子——當人們用懷戀的語氣談起胡同,他們懷念的不僅是建築,更是嬉鬧的發小、熟絡的鄰裏,是文化、記憶、人情味,是建築裏裝著的精氣神。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2017年9月底,白塔寺西側的宮門口東岔胡同口,出現了一家免費供居民使用的“共享會客廳”,家庭空間有限的街坊們可以到這裏聚會聊天、做飯宴客。

  會客廳由一座上下兩層、總面積120平方米左右的辦公用房改建而成,去年正式揭牌時,一層的客廳和廚房已投入使用,二層還在裝修。屋門前支著塊小黑板,描述著這座小樓的夢想:在“城市變大了,鄰裏變淡了,生活變快了,而我們之間也變得遠了”的今天,提供一個共享空間,讓人們重新相連、重歸于好、重生溫暖,“讓白塔寺社區人文記憶得以重生,讓我們的新日子過出舊的溫暖!”

  轉眼一年過去,這家開在胡同裏的會客廳是否實現了它的初衷?

  一個重溫胡同情的公共空間

  “我們需要這樣一個地方。現在家裏人都少,子女大了都走了,我們老太太到這裏可以暢所欲言,跟兒女不能説的事也可以在這兒説”

  邁進會客廳,首先看到的是“福田合作社”,一個上世紀老供銷社的櫃臺。玻璃櫃上的老臺秤、老算盤、鋁飯盒、糖果罐,櫃臺裏的蛤蜊油、雪花膏、風油精,五顏六色的氣球、玩具、小人書,以及櫃臺後面木貨架上的麥乳精、黃桃罐頭、北冰洋汽水和老暖瓶、縫紉機、小電視……無不激起人們對過去的回憶和想象。

  不時,有年輕人進屋拍照,也有上了點歲數的人進來對著某件物品懷舊,發出諸如“哎喲,燈塔牌肥皂,這得三四十年了吧!”一類的感嘆。

  櫃臺對面是寬敞明凈的開放式廚房,走過櫃臺和廚房,幾張桌椅板凳構成了來客閒坐的空間。整層會客廳猶如生活情景劇裏生動而固定的布景,除了周日、周一的休息時間,白塔寺社區的人們每天都在這裏進進出出:周二有文筆社活動,周三是夥食社,周四是縫補、編織社和勞作社,周五預留給老街坊們聚會,周六是京劇票友們相聚的時光……作為北京市首家共享會客廳,這一新事物似乎打從誕生就自然而然地融入了老胡同居民們的日常。

  下雨也阻止不了人們來這裏的腳步,一個雨天,傍晚時分,圓桌邊仍圍坐著幾個參加完編織社活動、意猶未盡聊著天的阿姨,有人忽然唱起了歌。兩個70歲出頭的老爺子興衝衝地從二樓勞作社的活動室下來,展示他們這天下午搗鼓出來的小“作品”:一塊安上四輪的木板,還小心地踩上一只腳,試著把它當滑板車玩。

  “這兒很好,這兒很好。”87歲的劉大爺總這樣念叨,自打會客廳開門,他就愛往這邊跑。比起自家狹小寂寞的屋子,這裏多敞亮!年輕時做了一輩子地圖測繪工作,他愛跟人講關于地圖的往事,在這裏,有人聽他説話,遇上萍水相逢的年輕人,還會好奇地問起他的過往,在沒話想説時,他也喜歡來這裏坐著,自在地發發呆。

  “我們需要這樣一個地方。現在家裏人都少,子女大了都走了,我們老太太到這裏可以暢所欲言,跟兒女不能説的事也可以在這兒説。”趙阿姨是夥食社的成員,每周都會跟街坊們來會客廳一起燒飯聚餐,交流各自的拿手好菜。過去,她所在的美食小組定期在居委會的會議室活動,現在有了會客廳,從“別人辦公的地方”挪到屬于大家夥的公共空間,地方更方便,設備更齊全,參加的人也更多了。

  趙阿姨退休前一直在南京工作,退休回京後,已沒幾個熟人的她通過會客廳結識了不少朋友,“其實主要是大家見見面聊聊天,現在誰還缺口飯吃啊?到這裏圖的就是個氣氛。”

  誰能不喜歡這裏的氣氛呢?在白塔寺會客廳,沒有拘謹和距離,只有一見如故、久別重逢般的熱絡和關切。過去不太來往的街坊們變得親密,一些已搬離白塔寺社區的老鄰居趕了回來,還有慕名上門的新朋友,大家走出家門,歡聚一堂,一同做喜歡的事,在老胡同的氛圍裏拾起舊日情誼。

  編織社的負責人高老師有一雙巧極了的手,退休後,她在很多地方免費教人編織。在白塔寺會客廳,有人認出她,上前寒暄,説17年前曾在紫竹院公園裏跟著她學活兒,沒想到還會在這裏遇上。

  一扇自下而上敞開的窗口

  “我們辦會客廳,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結果,讓大家有聊天的地兒,找到人情味是現在已經能看到的結果,而作為窗口,代表白塔寺、表達白塔寺、接待來白塔寺的客人是會客廳的另一個開始顯現的結果”

  剛開始,白塔寺會客廳裏並沒有社團。今年春節前後,會客廳結束了最初的起步和人氣積累期,步入社團搭建期,現在這批社團才從無到有、從無序到有序,陸續生長出來。

  同樣是辦社團,白塔寺會客廳和傳統的社區活動中心之間有什麼差別?許多觀察者都會提到,最明顯的一點是:這裏的社團不是外力幹預的結果,而是老百姓在有了自己的活動場所後,根據自身需求主動提議、自發組建出來的,活動形式是居民們的內部聚會,而不是請外面的老師過來上課,負責人跟管理者也是居民自己。

  比如勞作社,就是幾個喜歡做木工活,卻苦于找不到組織的老街坊自己張羅起來的。他們做規劃、訂工作臺、採購設備工具,跑了3個月,在會客廳二層搭建出工作室,還制定了勞作社宗旨、《勞作守則》和《勞作志願者公約》,要在這一方小天地裏實現三個共享:快樂共享,擅做工具的徐師傅、精通鴿子哨的大力叔……各有所長的勞作愛好者們互相切磋,共享其樂;技能和資源共享,街坊們誰家門窗桌椅出了問題,勞作社的師傅們義務服務,“手到病除”;勞作精神的傳播共享,未來通過與周邊學校的合作,讓更多青少年鍛煉動手能力,培養勞作興趣。

  社團聚會是白塔寺會客廳的重要內容模式,會客廳的打造者們對此抱有諸多期許。

  來會客廳的人身份各異,有曾經的售貨員、電報員、研究員,有裁縫、水暖工、老師和商人……在為白塔寺會客廳提供場地等支持的北京華融金盈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華融金盈”)社區營造中心負責人田娜看來,這些自發組建並參與社團活動的居民,很多都是“有傳承家園文化的意識和理念,有自己想改善和完善家園環境的想法和意識”的人,“老城更新,居民是真正的主人,也是老城更新保護的關鍵,主人參與和別人幫忙是兩碼事。”

  “不管是宣傳白塔寺文化,還是參與白塔寺建設,都要靠各個社團作為主體實現。”白塔寺會客廳“廳長”和運營負責人劉偉説,他希望在會客廳發現更多老百姓自己想做的事,“然後我們所有相關方、包括政府、社會組織等外部力量一起協助、鼓勵他們往前走,而不是我提出要做什麼,讓居民們協助我。”

  居民們討論出的主意,有時遠超會客廳打造者們預料,比如,今年2月試圖再現老北京四大廟會之一白塔寺廟會的“微廟會”的舉辦。

  活動始于老人汪紀明在會客廳嘮嗑時提的一句“咱能不能復原老廟會,讓年輕人也瞅瞅”,這個提議得到老街坊們的強烈響應,大家迅速組建籌備小組,回憶老廟會細節、尋找老北京手藝人,在1個多月的緊張籌備後,一場為期8天的“微縮版”廟會在白塔寺旁舉辦,茶湯、豆豉糕、欻拐、鴿子哨、噗噗噔兒……各種早已消失的老吃食、老手藝、老行當一一重現,幾十年前,白塔寺廟會有名的“茶湯李”傳人也被找出來,勞作社為早已“封壺”的老人盡力修復了那套已有130多年歷史的工具,又重做了案板和茶壺底座,讓老北京們兒時的味道得以再次被品嘗。

  “老物件成新寵,老民俗變新風,時髦傳統兩相融,會上人頭攢動……”廟會期間,一位90多歲的白塔寺老人現場題寫了一首《西江月》,這首詞現在還貼在會客廳的墻上。

  這場廣受媒體和公眾關注的活動過後,白塔寺會客廳的社團又多了一個“民俗社”,老人們打算繼續復興白塔寺廟會,他們已經畫好了復原老廟會的平面圖,計劃明年春節的活動要做得更大。

  以會客廳為根據地,每個社團都是一個支點,可以展示老城區人文記憶的一面。有電視臺提出同夥食社合作,拍表達北京味道的紀錄片;有媒體從勞作社的“社區工匠”身上,看到了老手藝人的匠心;文筆社成員們挖掘過往溫暖、研究傳統文化的畫作將在胡同美術館展出……

  “這裏是個文化寶藏,這些叔叔阿姨每個人身上都有值得挖掘的文化故事,很多文化資源可以傳播出去,最終幫助白塔寺地區的發展。”劉偉説,在他看來,白塔寺會客廳已經成了向外界展示地區風貌、輸出人文産品的窗口。

  “我們辦會客廳,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結果,讓大家有聊天的地兒,找到人情味是現在已經能看到的結果,而作為窗口,代表白塔寺、表達白塔寺、接待來白塔寺的客人是會客廳的另一個開始顯現的結果。”

  他期待未來,會客廳能孵化出更多體現白塔寺文化價值的社團;作為會客廳的主人,老街坊們能在這裏接待更多來白塔寺參觀的客人。

  一座啟示多方合作的平臺

  “白塔寺再生計劃”將于今年9月底舉辦的2018年北京國際設計周上推出名為“暖城行動”的新主題,“從白塔寺會客廳出發,但不局限于會客廳,各種社會資源都可以參與進來,提交服務白塔寺地區建設的項目,共同讓街區變得更有溫度”

  現在,白塔寺會客廳已經成了一個匯聚各類資源、促成多方合作的平臺。從表層看,這裏聚集了各具所長的民間人才和最接地氣的市井智慧與情感,而從內核上説,這家會客廳自身也是多方資源合作搭建的成果。

  作為西城區民政局開展全國社區治理和服務創新實驗區建設的創新項目之一,同時,也作為華融金盈主導的更新改造白塔寺片區的“白塔寺再生計劃”的一部分,白塔寺會客廳背後,是西城區民政局、新街口街道辦提供扶持政策與引導資金,華融金盈提供場地及社區資源,劉偉的團隊提供策劃設計和實施運營,這樣一個多元主體協調聯動的社區治理新模式。

  這種模式為會客廳各項工作的展開提供了保障,以“微廟會”的成功舉辦為例,從街坊們提出要再現老廟會,到實際辦成一場連續8天,包含6項傳統文化項目、2場曲藝戲曲專場演出和2次文化巡遊的活動,僅僅用時一個月左右,“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劉偉説,“各相關方瞬間就組合到一起,有的拿錢,有的拿場地,有的提供政策層面的支持,我們是組織居民參與,如果沒有多元主體的合力作前提,這是不可能的事。”

  在這些實踐基礎上,“白塔寺再生計劃”將于今年9月底舉辦的2018年北京國際設計周上推出名為“暖城行動”的新主題,“從白塔寺會客廳出發,但不局限于會客廳,各種社會資源都可以參與進來,提交服務白塔寺地區建設的項目,共同讓街區變得更有溫度。”田娜介紹。

  “設計周期間,我們會把這些項目列出清單,寫明是什麼內容、需要哪種資源等信息,公布給大家,協助相關方找到組合在一起的途徑,讓資源匹配更精準、社區建設更有效率。”劉偉説,“就像會客廳的籌建是多元主體合力建成的,白塔寺地區未來的更多項目都會是這樣一種合作的形式,到時,會客廳會是各資源方溝通的主要場所之一。”

  開放運營近一年,白塔寺會客廳已為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多元參與社區治理、打造胡同社區新生態提供了有益的經驗與創新思考,為居民們帶回了懷念中的溫情,也成為白塔寺地區逐漸被認可的新地標。

  但作為會客廳的主要設計者,劉偉認為,這一模式還遠談不上成熟,有太多工作還處于實踐初期。他在透露未來計劃時有所保留,但卻頗具信心,認為目前來看,沒有什麼實質性阻礙。他預測會客廳達成預期效果需要3年左右,屆時,積累出的經驗與規律將可推廣至其他地區老城更新與社區復興的工作中。

  “用舊的溫暖,過新的日子”,這是白塔寺會客廳成立最初的宣言,劉偉説,這個目標從來沒變,這不是一種懷舊,而是一種美好,“我們現在正在做和計劃做的每一件事,最終都是為了達成這一目標。”(記者王京雪)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 胡同給看老人子女留免費車位,很有人情味
    免費車位的意義不僅在省下的十幾塊錢,更重要的是喚醒忙碌的兒女們對父母的孝心和對家的眷顧。
    2018-08-23 08:09:04
  • 北京王府井周邊7胡同全面禁停
    為解決該問題,東華門街道啟動“街鄉吹哨、部門報到”程序,會同東城區交通委等職能部門,對煤渣胡同南北兩側採取禁止停放機動車輛措施。此外,街道還和周邊三家單位達成“共享停車”協議,讓周邊居民有償錯時停車。
    2018-08-15 07:09:29
  • 既要有特色 又能保方便 胡同遊還缺什麼?
    作為京城旅遊的一大特色,胡同景區如今狀態如何?到此一遊的旅客與長居于此的居民,各有怎樣的需求?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走訪了京城幾大胡同景區。
    2018-08-07 14:29:3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舞動無聲世界的節拍
舞動無聲世界的節拍
雲南羅平:七彩花田美如畫
雲南羅平:七彩花田美如畫
瑤寨裏的古法造紙技藝
瑤寨裏的古法造紙技藝
戈壁水鄉似江南
戈壁水鄉似江南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392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