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原創IP市場井噴 侵權頻發山寨肆虐
2018-09-06 08:06:31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創IP市場井噴 侵權頻發山寨肆虐

  知識産權保護仍需制度、技術創新

  原創網劇、動畫、遊戲,甚至小到一張表情貼圖、網文插畫,移動互聯網成為信息傳遞主要載體的時代,原創IP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影響力。加之近年來IP商業價值開發下遊産業鏈愈發完善,網絡交易便捷化使得變現效率獲得了極大提升,原創IP呈現出“井噴”之勢。

  但與此同時,對原創IP的侵權、盜版行為也呈現出高發之勢。業內人士普遍表示,提升知識産權保護需要繼續在制度和技術兩方面協同創新。

  原創設計:“小IP”、大市場

  小龍格林靠枕、乖巧寶寶挂件、萌二眼罩……隨著表情成為網絡社交使用的“高頻詞”,越來越多的文創産品也開始向線上的日常社交表情要創意。

  28歲的汪泠白天是一位銀行職員,下班後利用業余時間創作表情。她變化的創意來自于早餐,“汪蛋”表情已經更新了六期。

  “除了打賞收入,現在‘汪蛋’的形象在淘寶上已經有相關周邊商品在售賣,和樂事、搜狗輸入法等有品牌合作,另外還有一些授權産品即將推出。”汪泠説。

  萌力星球是一家孵化、運營表情包的文化創意平臺。公司總經理林冬冬表示,IP是個大市場已經成為公認的事實。近幾年來,相較于影視劇IP、著名網絡文學作品IP來説,表情包這類小IP的市場也同樣可觀。

  “歪瓜”是一家銷售表情貼圖周邊産品的明星網店。淘寶數據顯示,該店一款顏文字小臺燈累計銷售量超過150萬件,銷售額突破1000萬元人民幣。神煩狗拼圖,銷售量超過30萬件,累積銷售額超100萬元人民幣。

  淘寶電商平臺公布的數據顯示,在表情包經濟的帶動下,淘寶二次元行業2018年上半年銷售額同比增長近40%,消費者中“95後”“00後”佔比近50%,表情貼圖IP衍生品數量增幅明顯,千禧一代成為購買表情貼圖和相關衍生商品的主要消費人群。

  實際上,表情包只是原創設計商品中的一個細分領域。淘寶近期數據顯示,每天都有近50萬消費者在購買心愛的原創設計單品,而單季度搜索則達到1.7億次,95後女性消費者更願意為原創設計商品買單,客單價甚至飚升到整體消費的4倍之多。中國原創設計師開店潮洶涌爆發,2017當年新開店數量突破15000家。

  抄襲山寨肆虐的重災區

  據《2018中國原創設計行業創業與消費報告》統計,2017年,線上原創設計商品成交規模達到數百億元人民幣。其中,服飾、文創、首飾、家居家裝行業是原創設計發展的排頭兵,而這些生産批次不多、靠創意和原創IP取勝的産品也成為抄襲山寨肆虐的重災區。

  單向歷是一款“網紅”級的文創産品,精巧的外形以及充滿趣味的每日一句,讓單向歷在年輕人群中迅速躥紅。但這類原創産品走紅之後,面臨的盜版壓力也很大。單向空間文創産品事業部總經理塔立那表示,2017年7月,2018版單向歷在線下首發後,其天貓旗艦店還處于預售階段,但大量盜圖售賣盜版的店家就已出現。

  成立一年多的杭州互聯網法院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法院受理的包括網絡金融、網絡平臺購物、著作權等在內的四類涉網案件中,知識産權類侵權案件佔比最高。一年多的司法實務中,不乏《後宮·甄嬛傳》《奔跑吧兄弟》《捉妖記》《金陵十三釵》等曾引發輿論關注的著作權侵權案件。

  互聯網法院著作權相關案件承辦法官表示,相較于一些注重知識産權保護的大型企業、互聯網公司,一些原創IP的作者在維權過程中會遇到更多問題,包括固定證據困難、訴訟成本過高等問題。

  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執法監管處處長趙傑表示,互聯網已經成為知識産權的主戰場。傳統的版權侵犯糾紛和行政執法案件近年來總體呈現下降趨勢,但互聯網的版權糾紛案件這幾年呈現增長態勢。

  分析人士認為,目前互聯網領域的知産侵權存在以下三大特點。

  首先是技術更新快。某視頻網站技術部門工作人員劉琛透露,一些侵權的技術門檻並不高,只要通過一些小插件就可以實現,比如通過第三方插件的方式提供在線視頻的下載渠道,利用雲存儲的方式來提供無下載的在線觀看渠道等等。這類技術更新頻繁,事前預防難度較大。

  其次是侵權盜版行為更加隱蔽。趙傑表示,一方面侵權信息的發布都是在BBS、微信群和QQ群,執法者很難發現盜版的線索;另一方面,網絡侵權盜版的行為發生在不同地點,甚至有的服務器都設立在國外。相關部門的執法和訴訟取證都存在難點。

  第三是形式多樣。侵權不止針對IP本身,也涉及IP的衍生産品違法開發、超范圍經營等。“比如網絡表情貼圖等,在手機端可能是免費使用的狀態,線下如果進行商業開發就需要授權和付費,但實際上仍然有一些違規使用的情況存在。”表情貼圖畫家左寧説。

  除了圖案,款式、材質、營銷圖片等都是侵權的重災區。毛和鑫是淘寶原創女包品牌“北山制包所”的負責人。今年2月,這家店新上線的一款黑色盒子包,成為眾多箱包店爭相倣冒的對象。僅從年初至今的幾個月裏,“北山制包所”因山寨包流失的營收金額就達到數百萬元。

  打擊侵權須技術制度共同創新

  阿裏巴巴集團知識産權研究院負責人孫軍工表示,在目前原創設計和互聯網綁定越來越緊密的當下,離開科技治理,知識産權保護幾乎無從談起。未來將形成科技、商業和法律三位一體的保護體係。

  “目前,在科技方面,阿裏技術部門已經做了一些相應實踐。例如,通過圖片識別技術快速識別侵權圖片;通過人工智能快速識別洗稿、抄襲等。其實質是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打破執法成本高、違法成本低的矛盾。”孫軍工説。

  在近期舉行的阿裏巴巴2018網絡安全生態峰會上,阿裏方面發布了保護原創的“首發創意保護”方案。這意味著,今後在阿裏巴巴平臺上,只要原創者做好了首發備案登記,平臺數據技術就會基于圖像的算法、文本的算法,以及行為特徵的算法,最終判定是否存在抄襲。一旦判定抄襲,平臺對投訴會自動處理。據介紹,目前,淘寶判定準確度可以做到99%以上。

  與此同時,對于無法簡單判定抄襲,或是跟原創近視度非常高的侵權,阿裏巴巴平臺治理部總監李溪涵表示,目前阿裏還有一套大眾評審機制,類似于英美法係的大眾陪審團制度,數百名消費者基于自身經驗判定誰是抄襲者,並進行投票,平臺將依據投票結果進行處罰。

  除了平臺企業的技術和保護機制創新,目前國內已有10余城市設有相關知識産權法院或知識産權法庭。

  在成立一年多的杭州互聯網法院,在線審理已經常態化,凡當事人同意的案件100%在線開庭。杭州互聯網法院常務副院長王江橋説,部分著作權等知識産權類案件當事雙方存在時空阻隔,這時候創新在線審理,能夠顯著降低雙方訴訟成本。對一些涉及金額不高的侵權案件而言,也提高了創作者本身的維權動力。

  此外,杭州互聯網法院還創新推出了異步審理模式:將涉網案件各審判環節分布在杭州互聯網法院網上訴訟平臺上,法官與原告、被告等訴訟參與人在規定期限內按照各自選擇的時間登錄平臺以非同步方式完成訴訟,進一步通過技術優化知識産權保護。

  杭州互聯網法院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7月底,涉網案件開庭平均用時28分鐘,平均審理期限38天,比傳統審理模式分別縮短60%和50%的時間,一審服判息訴率達99%。不少知識産權類案件能在訴前達成和解。

  “用商業邏輯來看,所有原創創意如果最終不能走向商業化,不能實現變現,那麼再好的創意也只是創意。所以,未來圍繞IP商業化,從IP創意的備案、確權、維權再到IP的授權、交易,我們會真正打造並實現從IP創意到實物産品再到市場營銷全鏈路的變現體係。”李溪涵説。(記者 吳帥帥 杭州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日本遭遇強臺風
日本遭遇強臺風
湖南張家界:“長壽藤茶”秋茶採摘忙
湖南張家界:“長壽藤茶”秋茶採摘忙
巴西國家博物館火災過後幾成廢墟
巴西國家博物館火災過後幾成廢墟
福建福鼎:桐山溪畔人魚同樂
福建福鼎:桐山溪畔人魚同樂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386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