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46公司股價腰斬 股東“遁走”事出何因
2018-08-31 07:59:57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二季度,部分個股發生劇烈震蕩。據上證報資訊統計,第二季度,有46家公司股價跌幅超過50%,跌幅最大的奧瑞德,40個交易日內市值縮水近八成。

  究其原因,在金融去杠桿的環境下,過往“好日子”下隱藏的問題浮出水面,債務危機、平倉風險及違規擔保等負面事項疊加作用,導致部分公司股價劇烈波動。

  上證報記者梳理發現,除了顯性事件曝露引發股價下跌外,隱性風險的積聚也導致部分個股發生“閃崩”。結合股東榜單的變化情況,可以窺見資金出沒的玄機。

  復牌股“厄運”

  據上證報資訊統計,今年二季度,A股市場中股價被腰斬(跌幅超過50%)的公司達46家,其中14家為ST公司。劇烈的震蕩背後,公司究竟發生了什麼?

  跌幅居首的是奧瑞德,該公司停牌一年多後于今年5月4日復牌,隨即開啟了暴跌之旅,二季度實際交易40天,股價跌幅達77.36%。半年報股東榜顯示,包括公募基金、保險産品、信托計劃、券商自營等8家機構集體離席,籌碼進一步分散,公司一季報時有7.2萬戶股東、戶均流通股1.1萬股,半年報股東戶數達10.1萬、戶均流通股7864股。

  究其原因,公司未能兌現重組業績承諾,控股股東所持股份被司法輪候凍結,公司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跌幅緊隨其後的是*ST龍力、*ST天馬、*ST天業、*ST富控、*ST華信、*ST尤夫等一批ST股。據記者觀察,這些ST股具有一定的共性特徵,多是在停牌期間曝出債務危機、大股東陷于困局、信披違規等黑天鵝事件,且相關方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終遭投資者“用腳投票”,復牌後出現長時間的連續跌停。

  如停牌4個多月的*ST龍力4月11日復牌後,出現22個連續跌停板。停牌期間,*ST龍力曝出債務違約事件,公司內控混亂,2017年巨虧近35億元,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再如,*ST天馬因借貸糾紛和銀行賬戶被凍結等問題被ST,公司及實控人均被證監會立案調查,5月14日復牌後連續29個交易日跌停。

  不過,由于期間出現較多無量跌停,這些ST公司的股東榜並未“大換防”。*ST天馬、*ST龍力半年報撤出榜單的股東都只有2名,*ST龍力股東戶數與一季報比還略有下降。5月16日復牌、連續26個跌停板的*ST天業,半年報撤出4名股東,股東戶數為7.85萬戶,比一季報的9.24萬戶還少了15%,籌碼反倒更加集中。

  同樣的結果,不一樣的故事。

  掌舵人失聯,令南風股份在二季度市值縮水65%。公司6月21日披露,控股股東暨實際控制人楊澤文、楊子江等,因可能涉嫌內幕交易案被上海市公安局採取取保候審的強制措施。上市公司及原董事長楊子善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據披露,楊子善冒用公司名義作為借款人或擔保人的債務金額約3.8億元(未經核實),並有其他未牽涉公司的個人債務。

  相比之下,次新股德新交運的暴跌頗為異常。該公司二季度跌幅達65%。從公開資料探因,只因公司停牌期間籌劃重組未果。但公司半年報股東戶數達1.12萬戶,比一季度的2328戶激增3.8倍,籌碼分散化特別明顯。

  “復牌暴跌的公司,多因停牌期間籌劃重組未成,伴以公司基本面惡化,或出現黑天鵝事件。也有公司是在問題暴露的情況下,以重組為由停牌規避下跌。另外,長期停牌的公司也可能存在補跌的因素。”市場人士分析。

  “閃崩股”玄機

  與公司停牌期間爆雷的情形不同,部分公司表面看並無“壞消息”,卻在某個時點突然“閃崩”,防不勝防。

  上證報曾獨家報道,6月中下旬,長城影視、華平股份、華鼎股份、春興精工等6只股票在“同日、同時、同刻”出現整齊劃一的跌停,背後疑為配資賬戶平倉所致。大連電瓷等既有案例表明,部分違法人員通過民間配資、資管計劃、私募基金等途徑“加杠桿”實施操縱。

  投資者對背後的運作鏈條難以知曉,但透過半年報股東榜可窺見一些端倪。

  春興精工半年報顯示,輝煌1007號信托、輝煌1006號信托等4家機構撤離股東榜。公司近期收到的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披露,原來,輝煌1007號信托、輝煌1006號信托係公司實際控制人孫潔曉操控的馬甲賬戶,在重組敏感期內買入股票實施內幕交易。6月19日開始,春興精工連續出現6個跌停板,孫潔曉操控的前述兩個信托産品極可能在此間出貨,引發連鎖反應。

  “監管部門從介入調查到查實並作出處罰有一個較長的周期,在此期間,公司被調查的消息難免會走漏風聲,部分重要股東獲知消息後急速拋售股票,也會導致閃崩情形的出現。”市場人士對記者説,“一些敏感信息外界並不知曉,但對于相關緊密利益方而言根本不是秘密,‘先知先覺’的資金可以提前採取行動。”

  可為佐證的是,浙江某上市公司今年5月股價“閃崩”,連續多日跌停。知情人士告訴記者,股價“閃崩”前夕監管部門曾赴公司了解相關舉報情況。今年7月,公司披露實控人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再看華鼎股份,二季度股價跌幅達53%,半年報有4只信托産品集體撤離,其中兩只為一季度新進。一季報時,公司股東僅8100戶,二季度末翻番至1.74萬戶。長城影視二季度也撤離了多家機構股東。耐人尋味的是,一季度同在華鼎股份、長城影視“扎營”的盛業優選11號、愛建揚帆1號,均在二季度撤出。

  另一類公司具有明顯的殼股特徵,且前期潛伏了一批蒙面賬戶。二季度暴跌後,大量信托賬戶離席而去。例如,二季度股價下跌62%的融鈺集團,有8只信托計劃産品集體退出半年報股東榜,股東戶數從一季度的1.9萬猛增至6.5萬,籌碼大幅分散。萬家樂股東戶數由一季報的2.9萬躥升至半年報的5萬,包括4只信托産品在內的5家機構撤離。

  “表面看,‘閃崩’股並無明顯的利空消息,但出現此類極端情形絕不可能毫無緣由,只是普通投資者不知曉而已。”分析人士指出,“閃崩”股往往因股價大幅下挫,導致控股股東出現平倉風波甚至資金鏈危機,對此類個股應謹慎投資。(記者 吳正懿)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水庫“飛瀑”
水庫“飛瀑”
大陸贈臺大熊貓“團團”“圓圓”歡度14歲生日
大陸贈臺大熊貓“團團”“圓圓”歡度14歲生日
太湖漁民喜迎開捕節
太湖漁民喜迎開捕節
空軍航空開放活動實戰化演練砥礪新飛行學員制勝空天本領
空軍航空開放活動實戰化演練砥礪新飛行學員制勝空天本領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357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