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減少的兩成共用單車都去哪了?
2018-08-16 10:50:0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共用單車是怎麼了?想用的時候找不到,不用的時候一大堆”,最近在北京五棵松附近上班的郭女士常常吐槽共用單車“不好找”。

  跟郭女士一樣抱怨共用單車“用車難”問題的用戶不在少數。新京報記者近日前往北京前門、國瑞城、百子灣以及天通苑等地進行調查採訪,不少用戶表達了目前共用單車使用中的一些不便之處。

  日前,北京市交通委披露,北京市共用自行車運營車輛總數已較去年9月最高峰時下降了近兩成。2017年9月,北京市交通委下發通知落實對共用自行車實施總量調控政策。

  作為“重資産、重運營”的行業,運維管理、騎行體驗時刻影響著用戶對于共用單車的評價。在各地共用單車“墳場”不斷涌現,車輛損壞率不斷提高的情況下,共用單車何去何從?

  用戶上下班經常“一車難求”

  8月14日早上7時,每天搭乘地鐵上下班的周浩(化名)步行了約十分鐘來到地鐵房山線的長陽站,顧不得額頭還滲著汗珠,便熟練地安檢、刷卡,然後加入到擠車的洪流中。“找不到共用單車很不方便。這幾天早晨還不算熱,但步行一公里多還是會出汗。下午下班的時候就不好受了”。周浩已經記不清這是今年夏天以來第幾次出門找不到共用單車了。

  周浩住在房山區長陽鎮附近的小區,在海澱區西二旗的某大型互聯網公司上班。往返于房山線長陽站和16號線馬連洼站的列車,承載了他不遠千裏來到這個城市的全部夢想。他居住的小區距離長陽站不到兩公里,這個距離用周浩的説法是“説長不長説短不短,步行太累打車浪費”。

  去年春天開始,周浩一直用共用單車往返于家與地鐵站,以及地鐵站與公司間的“一公里”道路。那段時間,他每天早上從家出來,在小區門口或者路邊掃碼打開一輛共用單車,幾分鐘之後,他已經開始進站了。“那個時候車很多,摩拜、小黃車都很多,即使有時出門晚了,大部分車被人騎走了,在附近找一找,還是能找到的。”周浩説,到了西二旗附近的馬連洼,出了地鐵也能很快找到共用單車騎到公司。

  然而,變化在今年春夏之交的時候發生了。周浩發現,從家裏出來和從地鐵站出來後,找不到共用單車的次數越來越多,盡管以前也有這種情況,但是沒有現在這麼頻繁。“今年夏天最熱的時候,我幾乎每次都找不到車,偶爾能找到一輛就像中大獎一樣得靠運氣”。而且,據周浩觀察,原來的小黃車和摩拜現在在長陽這邊幾乎銷聲匿跡了,倒是哈羅單車逐漸多起來。即便是這樣,仍然在用車高峰時“一車難求”。

  有人説單車不好找,是潮汐現象造成的,即早上都涌到地鐵站、公交站等地方,傍晚又回流到小區門口。但周浩認為不全是這個原因,單車損毀多、運營跟不上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有一次,我在路邊連續找了四輛哈羅單車,結果二維碼都被摳掉了,沒法用。還有一次,接連掃了三輛小黃車,因為是故障車均未打開。”

  如果共用單車長期“找車難”,周浩就考慮再買輛自行車。以前,他買過兩輛自行車,一輛新車騎了沒幾天,放地鐵站外邊丟了。第二輛是舊點的二手車,壞了以後沒地方修,扔在車棚成了無主車。

  北京共用單車總量較去年9月降兩成

  周浩的經歷具有普遍性。居住在朝陽區翠成馨園小區的王楠(化名)最近也感受到了這種變化。她家小區距最近的地鐵7號線歡樂谷景區站也有一公里多的路程。早些時候,她經常在小區附近找一輛共用單車騎到地鐵站,到10號線呼家樓站出來後,再騎一輛共用單車到單位,這樣她可以節省十幾分鐘的時間。但是現在,她也面臨“找車難”的問題。“出門沒有車,出了地鐵也沒有車,共用單車沒以前方便了。”王楠感嘆道。

  新京報記者近日分別在北京前門、國瑞城、百子灣以及天通苑等地進行調查採訪,不少用戶反映了共用單車使用中的一些情況。

  “今年年初開始,共用單車的分布越來越不均衡了,有些主幹道很難看到車,而國貿、雙井等人流量大的地方聚集了很多單車。”用戶李先生稱,現在共用單車的運維人員減少了許多,單車的調配跟不上了。

  有這種體驗的用戶不在少數。“我住在勁松,在大郊亭附近工作,也就三四公里的路,以前會騎單車上班,最近有時候都快走到公司了還沒找到單車。現在的單車數量太少了,而且有的地方特別集中,有的地方就沒有。”用戶林霞(化名)稱。

  現在能用的單車數量確實有所減少,有業內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這一現象並不僅僅在北京出現。由于前期過量擴張,後來部分城市對單車投放量提出要求,企業在一些城市主動減量。

  比如武漢市,今年6月實有共用單車約103萬輛,嚴重超出其非機動車空間承載能力,有關部門對該市共用單車總量分批實施調減。摩拜、ofo小黃車、哈羅單車首批將共縮減15萬輛,年底完成。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數據顯示,目前北京市共9家共用自行車運營企業,運營車輛總數已控制在191萬輛左右,較去年9月最高峰時的235萬輛下降近兩成。此外,杭州、廣州、深圳等地共用單車總量也呈下降趨勢。

  單車投放放緩的背後,是公司運營思路的調整。哈羅單車表示,共用單車競爭已經從規模和量的擴張轉向理性競爭,如何利用智能技術精細化運營是行業重要議題。現在行業逐漸意識到,共用單車要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同行之間、用戶之間、管理部門之間的互動和博弈都是必要的。

  “共用單車一窩蜂攻城略地的景象已經一去不復返,在盲目擴張後,監管介入以及一些企業經營出現問題使得單車總量減少,共用單車將進入精細化運營階段。”互聯網分析師季城認為。

  共用單車損壞得多了,剩下的就少了

  能用的單車難找,跟其損壞率越來越高有莫大的關係。

  “我上回看到一個人騎共用單車,騎著騎著腳蹬子掉了。”用戶馬小姐表示,“ofo小黃車的壞車率比較高,一般要掃兩三輛才能找到一輛能用的”。

  “最近掃共用單車經常碰到壞車,不知道為什麼,最多一次掃了4輛才找到一輛好的。可能有的人知道它是壞車,就把它隨便放那。”用戶張宇(化名)介紹自己最近的騎行經歷時説。

  “有時候掃開才知道是壞車,有鏈子掉了的、腳蹬子撞歪的、剎車不靈甚至有輪子不轉的,但錢已經扣了又不能退,能湊合騎的我就湊合騎,不能騎的只好放棄了,還白浪費了一次用車費用。”用戶李先生説,還有好多人在共用單車上加私鎖,把二維碼涂掉,共用單車成了“私人單車”。

  據媒體報道,上海市街頭完好的共用單車數量不到60%,上海市自行車行業協會秘書長郭建榮介紹,“行業標準要求上市運營的共用單車完好率應該達到95%以上。從目前的運營情況看,(相關企業)肯定不達標。”

  共用單車損壞率高,一定程度上是此前無度競爭留下的後遺症。有知情人士介紹,ofo小黃車與摩拜在擴張競爭時,快速上線了一批車輛,這批車輛折損率較高,加之風吹日曬,騎行體驗不盡如人意。

  另外,共用單車一般投放使用三年應更新或報廢。以此來看,最早一批投放的車輛使用時期已超過兩年,加之日曬雨淋、人為破壞,這些共用單車騎行體驗變差也有章可循。

  8月14日,摩拜方面告訴新京報記者,隨著運營時間和騎行裏程的增長,車輛産生損耗,不少車輛面臨維修及報廢。摩拜單車將與資源回收行業合作,推進共用單車的回收及資源再生利用等合作,打造共用單車的批量拆解和回收再利用産業。

  除了損壞,也有不少單車散落在河道、廢棄廠房甚至五環路等地方。去年底,杭州市下城區在清理河道時,從淤泥裏發現了包括ofo、哈羅、小鳴單車等各個牌子的單車200多輛。

  共用單車為什麼會走進“墳場”?

  據車輛監測數據,在北京局部區域共用單車的月活躍度不足50%,近一半車輛處在閒置狀態;成都市有35%的共用單車處于不活躍狀態。大量的共用單車損壞或無法使用影響市政交通,于是各地出現了不少共用單車“墳場”。

  今年7月底,攝影師吳國勇利用半年時間,走訪北京、廈門、武漢等20多個城市,拍下32個共用單車墳場,用圖片、視頻等形式展現了共用單車“墳場”的震撼景觀。

  日前,新京報記者來到北京一處共用單車“墳場”。該場地佔地約40畝,堆滿了各種品牌的廢舊共用單車。當地一位村民稱,這裏停放著近10萬輛共用單車,“每天都有三輪車將收集的廢舊單車送過來”。

  在記者街頭採訪的過程中,不少用戶認為共用單車“墳場”的出現是企業管理不善造成的,“不管單車放在哪兒,定位都能查到並進行整理啊,車堆得到處都是,我覺得是廠家回收不及時”,林霞説。

  共用單車“墳場”的出現確實與企業過量投放分不開。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面對無序亂放的共用單車,一些城市管理部門對車輛進行收集整治,並對管理不規范企業進行處罰。但有些企業車輛太多,根本管不過來,也就放任不管了。

  不少單車被丟進“墳場”,與運維跟不上也有很大關係。

  一些城市對共用單車運維員配比做出過規定,比如杭州要求,運維人員配備標準為120輛單車配備1名運維人員;武漢要求按照不低于車輛投放量千分之五的比例配備運維人員。而隨著共用單車“退燒”,資本不再青睞,不少企業縮減了運維投入。

  新京報此前報道,2018年春節後,共用單車大量運維人員被辭退。據一些運維人員介紹,目前共用單車公司普遍採用第三方外包的方式來做運維,克扣工資、突然辭退等普遍存在。這也導致了共用單車運維人員大量流失。

  互聯網分析師季城認為,共用單車丟進“墳場”不僅浪費資源,也污染環境。但如何回收利用多余的共用單車考驗企業與相關部門。

  “大部分是銹的,也有很多是新的,但日曬雨淋慢慢就不能騎了。”面對“墳場”裏五顏六色的共用單車,村民覺得很可惜。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副教授朱巍認為,共用單車“墳場”不能只靠“處罰”解決,需要回歸市場處理,如由用戶認領可獲優惠券獎勵等,既解決了“墳場”問題,也提高了車輛活躍度與存量。

  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實習生 遊佳穎 陳詩怡

  王殊藝 位威

  ■ 調查

  70%受訪用戶希望加強運維

  近日,新京報記者在北京前門、國瑞城、百子灣以及天通苑等商圈、地鐵站附近隨機採訪共用單車用戶,就共用單車騎行體驗、運維管理等情況進行調查。此次共隨機採訪30位用戶,包括不同性別的青少年、青年、中年等年齡段用戶,涵蓋了學生、上班族、遊客等多種人群。

  受訪用戶對不同單車各有偏愛

  調查中,對于最喜歡的共用單車品牌(可多選),有57%的用戶表示喜歡摩拜,ofo小黃車也獲得了26.7%用戶青睞,23.3%的用戶喜歡小藍單車。

  “小藍單車挺好騎的,摩拜單車也還行。我最喜歡用小藍車,但是它比較少,所以一般用摩拜吧。”一名中年男子表示。

  “我喜歡摩拜,感覺摩拜的車結實一點,小黃車感覺挺脆弱的。”一位用戶稱,摩拜單車數量較多,騎行體驗中規中矩。一位學生用戶表示,“最喜歡摩拜,因為摩拜不用交押金。”

  “小黃壞車比較多,摩拜騎起來有點重,我還是喜歡小藍。”一位上班族對小藍單車好評不斷。小藍單車因其車身輕便、損壞率低,有一批忠實用戶,但由于目前限投等因素,數量並不多,但其也獲得了23.3%的用戶支援。

  “我比較喜歡用小黃車,車身輕巧,騎著也不錯。”朝陽一位男性用戶表示。小黃車目前的車輛比較多,當然損壞率也相對較高,“經常遇到沒氣兒、沒座,甚至輪子壞了的情況。”

  ofo小黃車有不少的忠實騎行用戶,“喜歡用小黃車。因為我一直用小黃車,沒用過其他牌子的車。”此次街訪中ofo獲得了26.7%用戶青睞。

  超七成受訪者認為損壞率高

  此次街訪中76.7%的用戶認為目前共用單車損壞率高。

  “壞車率非常高,很多還是人為破壞的,有些車二維碼被摳掉了,有的車座子、腳蹬子被拆,還有的輪胎被扒開,反正很多種,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這麼幹。”國瑞城附近一位中年用戶表示。

  還有用戶表示,現在使用共用單車就像“抽獎”,好車的概率並不高。

  在天通苑地鐵站,一位女學生告訴記者,“壞車率特別高,可能小黃車壞得最多吧,有時掃兩三輛後才能掃出好的。”在調查中,像這位學生一樣要掃兩三輛才能找到一輛好車的人不在少數。

  “有次騎車騎到一半,鏈子斷了,只能推到路邊換一輛了。”在國瑞購物中心,一位正在做兼職的男生告訴記者。

  採訪中,有23.3%的受訪者認為共用單車的壞車率不算高。“壞車率不是特別高,但就是有時會有故障,不好騎。”也有受訪者將今年與去年的壞車率進行對比,認為“去年壞車率挺高的,今年還好”。

  70%受訪者希望加強運維管理

  運維管理是此次採訪調查中較關注的話題。70%的受訪者表示希望能多一些運維管理者來管理共用單車。

  “我家門口好多亂堆亂放的單車,多一點管理者可能會更好一點。”有市民表示。

  “共用單車的整個基數非常大,但是真正參與維修的人員比較少,起碼在學校附近我的感受是這樣的。”一學生用戶稱。

  16.7%的用戶認為共用單車的分布不太均勻。“我要從石庫門走到大郊亭來找單車,數量太少了。有的地方特別集中,有的地方就沒有。”

  此外在優惠活動方面,一位女性上班族表示,“希望可以給經常騎的人優惠多一點。”還有一位女士表示,“希望再便宜點。”

  “共用單車墳場是浪費啊。”不少用戶對于共用單車“墳場”表示擔憂。

+1
【糾錯】 責任編輯: 遊蘇杭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藍天白雲下的京城美景
藍天白雲下的京城美景
錫耶納舉行傳統賽馬節
錫耶納舉行傳統賽馬節
2018世界機器人大會在京開幕
2018世界機器人大會在京開幕
意大利塌橋事故死亡人數增至39人
意大利塌橋事故死亡人數增至39人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71299340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