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沈建光:去杠桿政策落實應更具針對性
2018-08-08 09:47:23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京東金融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經濟已經進入轉型期,粗放型增長已經難以為繼。從經濟結構方面來看,高質量發展要求消費對增長的貢獻逐步提升,投資的效率進一步加強。過度舉債刺激增長的舊模式面臨調整,過度依賴房地産市場的局面也需要改變。從這個角度來説,去杠桿政策仍是個長期任務。當前我國杠桿問題具有明顯的結構性特徵,從全面去杠桿到結構性去杠桿的轉變十分必要。未來去杠桿政策在落實中,要更加具有針對性,同時也要與改革結合起來,才能取得好的效果。

  政策層面出現新變化

  中國證券報:隨著金融嚴監管與去杠桿的推進,去杠桿初見成效,目前已經進入穩杠桿階段。從“去”到“穩”,這意味著什麼?

  沈建光:最近一段時間,貨幣政策出現了明顯的調整信號。主要體現在:一是7月初央行通過定向降準,釋放7000億元資金支持債轉股;二是通過創新工具MLF和SLF等向市場補充流動性,7月央行對金融機構開展MLF操作共6905億元,為201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三是資産新規細則更加務實。資管新規正式出臺三個月後,央行就新規出臺更多操作細節,如明確公募資管産品可以“適度”投資一部分“非標”資産,過渡期內金融機構可以發行老産品投資新資産等;四是下調宏觀審慎監管框架(MPA)中的結構性參數0.5個點左右,以滿足信貸需求。

  在我看來,上述政策的調整,體現了決策層在政策層面的重要變化,即去杠桿逐步向穩杠桿轉變。而出現上述變化的原因,大致有如下幾點:首先,經過前期偏緊的貨幣政策與嚴監管雙重疊加,前期杠桿率過高過快上漲勢頭得到遏制。可以看到,今年以來,資産新規落地,使得表外資金大幅下降,加之MPA考核持續深入,金融高杠桿,資金在金融體係空轉的情況得到了明顯遏制;地方融資平臺舉債受到明顯限制,地方政府債務約束進一步增強;房地産嚴控政策持續,包括提高首付比例與貸款利率,加大對消費貸、現金貸監管等。

  其次,前期過緊政策存在調整空間。去杠桿是一場攻堅戰,一蹴而就可能會加大經濟運行風險。如6月份M2增速降至8%,明顯低于10%的GDP名義增速,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9.1萬億元,比去年同期減少五分之一,6月社融規模僅為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説明對于當前經濟增長而言,市場資金環境偏緊。

  再有,上半年國內投資出現下滑,上半年固定資産投資總額同比增速下滑至6.0%,其中基建投資總額增速僅為7.3%,較上年同期21.1%的增速放緩。另外,民間融資成本上漲,金融風險有所加大。

  最後,海外經濟環境不確定性因素增加,加大了外部風險。

  去杠桿是中長期過程

  中國證券報:央行行長易綱日前表示,綜合運用各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把握好結構性去杠桿的力度和節奏。如何看待這裏提到的“力度”和“節奏”?

  沈建光:正如在第一個問題中我所談到的,前期去杠桿節奏較緊、力度較大,與財政約束增強疊加,對經濟造成了一定的下行壓力與金融風險。同時,考慮到海外經濟與貿易前景的不確定性,下半年宏觀政策有必要調整。當前宏觀調控政策更加重視前瞻性、靈活性和有效性,並要具體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六穩”工作。穩增長是下半年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貨幣政策表述由“穩健中性”轉為“穩健”,並強調財政政策需更加積極。

  目前來看,政策調整主要是對前期過緊政策的轉變,而非大水漫灌。原因在于,一是去杠桿是個中長期過程,上半年財政與貨幣雙緊的局面不可持續,需要調整。二是房地産政策仍然從緊。從實踐來看,各地對房地産嚴格的調控政策也沒有松動跡象,反而有所加強。未來房産稅的推出,將使房地産長效調控機制進一步完善。三是內外部壓力存在,但遠遠好于2008年金融危機之時,沒有理由出臺更多刺激政策。如PMI雖然有所回落,但仍然處于50%榮枯分界線以上,表明經濟仍在擴張,而2009年PMI最差時下探到40%以下。同時,外貿不確定因素影響仍可控,只有保持定力,加速改革才是目前應對各方面風險的對策。

  中國證券報:現階段結構性去杠桿的重點行業和領域主要有哪些?目前階段會面臨哪些難題?

  沈建光:當前我國杠桿問題具有明顯的結構性特徵,從全面去杠桿到結構性去杠桿的轉變十分必要。分部門來看,地方政府與企業杠桿率較高,中央政府杠桿率不高,居民杠桿率雖然不高但過去三年增長過快。而企業杠桿率中,由于國有企業中存在一部分僵屍企業,杠桿率較高。因此,地方融資平臺與國有企業是去杠桿重點領域。

  分行業來看,如果用行業的資産負債率作為企業杠桿率的衡量標準,不難發現,高杠桿率和高償債壓力主要集中在上遊重工業行業中,而這些行業大多是上一輪經濟刺激中得到大力扶持的行業。從這個角度來説,未來去杠桿政策在落實中,要更加具有針對性,同時也要與改革結合起來,才能取得很好效果。

  地方融資平臺方面,去杠桿既要“堵後門”,也要“開前門”,更重要的是打破隱性擔保,加快財稅改革,從根本上解決地方政府的財權和事權不匹配的現狀,並且落實去GDP考核,並落實債務罪責,從機制上改變地方政府追求高債務的動機。

  而針對前期刺激政策造成的重工業行業杠桿率過高,要切實吸取教訓,避免大水漫灌,同時加快轉型經濟轉型力度,通過債轉股市場化降低風險,也要允許無法市場化轉型的僵屍企業走破産程序,以短期的痛苦換來長期的高效,加大財政支出以注重做好職工的安置轉崗工作,將去杠桿的痛苦降到最低。

  企業杠桿率或自發下滑

  中國證券報:目前債轉股在結構性去杠桿過程中,能夠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有哪些需要防范的風險?

  沈建光:為了降低企業杠桿率,當前國有五大銀行均已經設立了專門從事債轉股的金融資産投資公司。根據國家發改委的統計,截至6月底已有109家公司簽署債權換股權協議,總價值為1.7萬億人民幣,其中,商業銀行及其附屬公司是主要參與者,佔有份額超過80%。當然,由于目前債轉股計劃仍處于初期階段,很多執行細節需要進一步探索。

  而早在1999年,由于受到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國有企業面臨虧損和銀行信貸不良資産增加,政府便通過債轉股方式化解銀行債務危機,即將國家開發銀行和四家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的一部分貸款剝離給四大金融資産管理公司,金融資産管理公司將銀行對企業的債權轉為公司對企業的股權。

  中國證券報:時隔多年,新一輪債轉股有何不同之處?

  沈建光:在筆者看來,本輪債轉股最終能否取得理想效果,關鍵在于如何與供給側改革相結合。一是債轉股要避免向僵屍企業紓困,處理好去杠桿與去産能的關係。在産能過剩的行業中,存在大量高負債的國有企業甚至僵屍企業,他們對于債轉股求之不得,卻不是債轉股應當救助的對象。

  二是債轉股之後,公司治理要遵循市場化原則。銀行或資産管理公司的身份從債權人轉為股東並參與公司治理,對于債權人來説也是全新的挑戰。他們可能面臨專業性不足,經驗欠缺等情況。債轉股會造成原有股東結構的變化,甚至導致實際控制人變更,債權人如何處理與原有股東的關係,也是需要慎重考慮的問題。

  三是如果債轉股對象是國有企業,許多同為國有企業的金融機構還需要處理行政級別差異等特殊問題,因此,需要債權機構就一係列實操性問題做好充分的準備。

  中國證券報:未來隨著我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企業杠桿率將如何變化?

  沈建光:當前經濟已經進入轉型期,粗放型增長已經難以為繼。從經濟結構方面看,高質量發展要求消費對增長的貢獻逐步提升,投資的效率進一步加強。過度舉債刺激增長的舊模式面臨深度調整,過度依賴房地産市場的局面也需要改變。從這個角度來説,去杠桿政策仍是個長期任務。

  此外,隨著新經濟的迅速發展,創新層出不窮,全要素生産率將進一步提升。而如果新舊模式更替順利,得益于新動能,中國經濟有望迎來新一輪中高速增長,進入良性循環。同時,在新模式下,本來處于高杠桿的上遊重工業行業比重不斷降低,戰略新興産業比重進一步增加,整體的企業杠桿率或自發地出現下滑。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國企去杠桿明顯 機構預測下半年工業利潤增速或存壓力
    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的工業企業財務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17.2%,增速比1-5月份加快0.7個百分點。申萬宏源分析師孟祥娟表示,整體來看,6月工業利潤增速仍存較強的價格因素支撐,隨著下半年PPI同比逐步回落,價格因素將大概率弱化。
    2018-07-30 07:16:38
  • 結構性去杠桿穩步推進 未來我國杠桿率將總體趨穩
    去年以來,我國宏觀杠桿率上升勢頭明顯放緩。——企業部門杠桿率下降,國有企業資産負債率明顯回落。——住戶部門杠桿率上升速率邊際放緩,債務安全性可控。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未來我國杠桿率將總體趨穩,並逐步有序降低。
    2018-07-23 13:16:25
  • 資管新規配套細則“靴子”落地 去杠桿方向不改節奏放緩
    隨著《關于進一步明確規范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的發布,業內期待已久的資管新規監管細則終于“靴子”落地。理財新規等作為資管新規配套細則,也完全貫徹了資管新規和《通知》的精神。
    2018-07-23 07:37:14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暑期公益課堂 感受科技魅力
跑步山林間
跑步山林間
2008奧運記憶
2008奧運記憶
奧運回響——北京奧運十年間
奧運回響——北京奧運十年間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239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