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踏上光明之路,奶業還要拆解內憂外患
2018-08-07 13:40:30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乳企仍處微妙轉型期

  踏上光明之路,奶業還要拆解內憂外患

  近日,兩則關于“奶”的消息,形成了有趣的對比。

  一則,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推進奶業振興保障乳品質量安全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強調奶業不僅是“民以食為天”的産業,更是健康中國、強壯民族不可或缺的産業,並提出了“到2025年奶業基本實現現代化”的明確目標。

  另一則,是關于一家從事乳制品生産加工及牧場經營等業務的老牌乳企大慶乳業的消息,該乳企在股市停牌6年之久後再次露面,卻稱將轉型從事火鍋等餐飲業務。

  “《意見》對奶業發展提出了一攬子要求和解決方案。如果逐一加以落實,中國乳業將迎來蓬勃發展的明天。”北京市畜牧總站副站長、奶牛産業技術體係北京市創新團隊首席專家路永強研究員在與科技日報記者的對話中,如此肯定中國奶業前景。

  然而,大慶乳業的凋零,折射出乳企目前仍處于較為微妙的轉型期,要踏上光明之路,問題仍不可忽視。

  噩夢仍有余威 信心提振需補課

  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直接導致了一個150億元品牌價值的巨型乳業集團的崩塌,也帶來了中國奶業在民眾中乃至國際上的信心與信譽“塌方”。

  “前兩年的調查中,仍有大批消費者因此事,對國産奶粉心存疑慮。”中國奶協名譽會長高鴻賓沒有回避和試圖“忘記”中國奶業史上的這一“污點”。不過,在他看來,三鹿奶粉事件也存在著中國奶業發展的歷史原因。1997年至2007年,是中國奶業增速最快的十年。1998年全國原料奶為745.4萬噸,2007年達3633萬噸,漲了五倍。全行業的快速擴張,不可避免地帶來了盲目和無秩序的競爭。

  所幸,“重新啟動”的中國奶業,歷經了又一個十年後,基本實現了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路永強等專家表示,中國奶業被三聚氰胺等質量安全困擾的階段已結束,我國奶制品質量安全水平已達到了最好的歷史時期。數據顯示,去年,我國生鮮乳檢測合格率99.8%,生鮮乳中乳蛋白、乳脂肪抽檢合格率99.2%,在食品行業中位居首位。三聚氰胺連續9年抽檢合格率100%。

  “政府對奶業生産全過程建立和實施了史上最嚴苛的檢測制度。企業也積極‘自查’,全程檢測和監控。現在的奶業,無論奶牛品種、遺傳育種、飼料營養、飼養技術、疾病防控、機械裝備、設施條件、質量監控,包括人員素質都已接近或達到世界一流水平。”高鴻賓評價。

  盡管如此,消費者的信心,仍有些“跟不上”。北京市畜牧總站高級畜牧師郭江鵬認為,這既有人們對個別偶發事件的“慣性”心理陰影,也有對奶業科普不足,對消費者引導不夠的原因。

  中小乳企受困 生存空間被擠壓

  從外界對大慶乳業的報道中,有一點頗為引人關注。這家2012年被港股停牌的企業,在2017年發布的一則消息中表示,“未來5年,將在産業鏈上下遊發力,完善奶源布局,加強品牌渠道建設”。但生鮮乳賣不上好價錢,讓這家企業在重振主營業務上,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得已,最近,它選擇“跳槽”餐飲業。

  事實上,這並非大慶乳業的一家之“困”。北京農學院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奶牛産業技術體係北京市創新團隊經濟崗位專家劉芳教授告訴記者,與蒙牛、伊利等乳企相比,大慶乳業並非“大腕”,屬中小型乳企。它們的生存環境,比大型乳企更為艱難。譬如,企業採用生鮮乳為原料生産奶粉,其成本每噸約在3.1—3.2萬元左右;而引用進口原料生産奶粉則具明顯“優勢”,2016年,進口奶粉原料低至每噸1.66萬元。如此大的價差,讓乳企採用國産奶生鮮乳制造奶粉失去動力,也讓中小型乳企的生産生存空間被嚴重擠壓。

  “2016年,我國出臺《嬰幼兒配方奶粉産品配方注冊管理辦法》,正式實施乳品配方注冊制,要求申請人應具備與所生産嬰幼兒配方乳粉相適應的研發能力、生産能力、檢驗能力。但目前,我國同時滿足以上三個條件的中小型乳品企業並不多。”劉芳進一步分析了大慶乳業等中小型乳企的生存“尷尬”。

  應對外來衝擊 市場環境待公平

  無論乳企規模大小,都面臨國外乳企的衝擊。據中國奶業形勢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累計進口零售包裝嬰幼兒配方奶粉29.6萬噸,同比增幅高達33.7%。

  這也帶來了對生産生鮮乳的養殖場的“連鎖”反應。生鮮乳與國外復原乳的巨大價差,導致我國各大養殖場的原料奶售價的提高空間有限的提高。而據今年1月的《中國奶業形勢報告》顯示,飼料價格仍在持續攀升,這也讓生鮮乳生産雪上加霜。

  專家認為,市場上復原乳産品與鮮奶産品標識執行不到位,使消費者“傻傻分不清”,也對我國奶業造成了一定衝擊。從營養價值看,鮮奶保持了較多的對人體有益的生物活性物質,但鮮奶保鮮時間較短,存儲、遠距離運輸等條件要求苛刻,推高了鮮奶産品進入市場的成本,而復原乳具有成本優勢。標識的缺失使得消費者無法對二者進行區分,無法因需購買,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生鮮乳的銷售。

  與此同時,另一項調查顯示,引進國外進口大包奶粉,不僅成本低,還能按國內生鮮乳成本核算銷售價格,對乳企而言具有較大的創利空間。這更加劇了國內大型乳企雖然發展規模越來越大,但國內養殖場虧損卻越來越嚴重,甚至茍延殘喘的怪象。

  “選擇鮮奶還是復原乳,決定權在消費者。現在更需要做的,是通過客觀、公正的宣傳,讓消費者明白二者之間的異同,並在乳産品外包裝上嚴格執行‘標識制度’。乳品市場需要公平競爭的環境。”路永強説。

  加快國際步伐 強壯奶業靠科技

  進口乳制品在我國市場的競爭優勢如此明顯,緣何我國還要積極發展民族奶業?高鴻賓解釋,從發展角度看,國外供給也無法滿足中國急劇增長的需求,而生鮮乳本身的特性,則決定了絕大部分生鮮乳都會在本地區生産和銷售。

  高鴻賓認為,要發展民族奶業,首當其衝的,是重視“科技+”。

  業內專家介紹,和國外養殖場相比,我國養殖場在綜合效率方面仍有較大差距。劉芳建議,應鼓勵企業進行全産業鏈整合,積極向産業鏈上遊延伸,與規模養殖場、奶農合作社、奶聯社、種植企業等合作搭建專業化的生態智慧牧場,實現奶源的協同生産,提升規模化養殖的技術和生産效率。

  同時,加快乳業國際化步伐,積極建設海外養殖基地,在澳大利亞、新西蘭、南美、北美、西歐等農牧資源富集的區域收購優質資源及資産,建設優質原料供應基地和加工廠,加強對奶源的有效控制。

  設立研發部門,注重營養搭配及質量安全的把控。還要大力推進智能化,利用大數據和區塊鏈的技術,實現全産業鏈的跟蹤監測,實現係統化管理,全方位保障乳制品的品質。支持使用高科技技術,建立、健全一體化冷鏈物流係統,提升産品質量和服務。(記者 俞慧友)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感受“毛烏素”的生機
感受“毛烏素”的生機
“舞動”暑假
“舞動”暑假
法蘭克福舉辦“美因河節”
法蘭克福舉辦“美因河節”
珠峰後花園吉隆溝 一景看四季
珠峰後花園吉隆溝 一景看四季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234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