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調查:實現穩定脫貧逐步致富 發展産業是關鍵
2018-08-05 08:18:0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各地以産業發展促穩定脫貧——

  項目選好了 增收妥妥的(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黔境多山,下雨更是尋常。

  車行貴州省貴定縣雲霧鎮的大小丘陵間,一陣驟雨方歇,追雲逐霧中,燕子岩村已在眼前。這裏地處偏遠,人均只有七分地,是貴定縣22個深度貧困村之一。

  前些天,村裏流轉土地養殖的首批小龍蝦成熟,經鑒定品質優良,訂單順利落實,駐村幹部松了口氣。此前,兩個養殖扶貧項目都沒能在燕子岩村落地。“萬一不掙錢,地流轉了,我靠什麼吃飯?”貧困戶祝來武的擔憂,有一定代表性。

  村民心結咋破?合同規定,龍頭企業承擔風險,每畝每年給村裏交400斤小龍蝦收益,其中70%用于貧困戶分紅,30%留作村集體發展資金。算盤撥拉好幾遍,47戶貧困群眾動了心。

  拿到3畝地2100元的流轉費,祝來武更加期待年底的分紅。村裏趁熱打鐵,鼓勵村民自己養殖,爭取將規模從現在的40余畝擴大到300畝。

  貧困地區大多産業基礎弱、資源稟賦差,貧困群眾大多市場意識弱、抗風險能力不足。實現穩定脫貧、逐步致富,發展産業是關鍵。各地因地制宜、長短結合,著力精準定位育産業、久久為功謀長效,創新利益聯結機制,為貧困群眾廣開增收之門。

  選準産業,還須保持定力

  “扶貧産業,不能只看短期效益”

  種棗,能成?

  重慶市雲陽縣泥溪鎮樅林村,駐村幹部聶勝川的提議,讓不少貧困戶驚訝。這也難怪,祖祖輩輩,從沒誰家種過,十裏八鄉也沒見過。

  聶勝川的信心,緣于專業的檢測結果。之前,縣農委的專家進村把脈:無論是氣候還是土壤條件,這裏都適宜棗樹生長。

  “還有個因素,剩余的貧困群眾脫貧基礎更差,要考慮他們的實際生産能力。”聶勝川説,棗樹耐幹旱、病蟲害少,管理要求不高,“貧困群眾很快就能上手。”

  雲陽選擇扶貧産業有嚴格規程,縣裏建立主導産業認定標準,深入分析貧困村基礎條件及産業現狀,精準制定産業規劃和扶持辦法。在制定規劃、策劃項目、督促實施等關鍵環節,縣農委派出10個科技服務團,對162個貧困村開展實地調研,準確掌握貧困村産業發展基礎、發展優勢、存在的突出問題等,及時予以指導。

  去年,樅林村3萬多株棗樹苗到位,505畝棗林有了初步模樣。“可以賣青棗,也能賣幹棗,縣裏基本沒有種的,也算是人無我有。”聶勝川手裏,還有一張牌可打,“樅林村毗鄰旅遊區,鎮上計劃將這片棗林納入其中,跟觀光、採摘結合起來。”

  “扶貧産業,不能只看短期效益。”甘肅省通渭縣結合全縣規劃實施的果品、花椒、中藥材“三個十萬畝”産業,根據貧困戶發展意願,分區域突出果品、花椒、草牧、中藥材等特色産業優勢。“點面結合”配套發展,實現區域産業持續發展和貧困戶穩定增收。

  湖南省洪江市統籌黔陽冰糖橙、托口楊梅、安江香柚等當地名優果品資源,幫助九成以上貧困戶融入支柱産業,脫貧增收有了長遠保障。

  農業産業培育周期長,市場行情卻瞬息萬變。選準了産業,還須保持足夠的定力,久久為功,方見長效。

  山西省吉縣上東村,種了一輩子地的李青凡,幾年前大著膽子種起了蘋果。靠著4畝果園,一家人摘了窮帽。家家有果園的上東村,去年底整村脫貧出列,人均純收入超過1萬元。

  吉縣位于呂梁山區,溝壑縱橫,土地貧瘠,怎麼改變傳統農業結構、加快脫貧進程?縣裏多次論證,根據當地海拔高、溫差大、光照足的條件,確定發展蘋果産業。

  路子選好了,縣裏免費提供樹苗,可一些貧困群眾起初並不買賬,擔心蘋果産業能不能做起來。

  吉縣把突破口放在改善基礎條件和公共服務上,鍥而不舍投入。近年來,吉縣累計整合涉農資金1億多元,集中用于蘋果産業,完善果園水電路等基礎設施。

  “身邊人、身邊事最有説服力。”吉縣縣委書記郝忠祥説,一大批像李青凡那樣的貧困戶成功脫貧,吸引越來越多的貧困戶投身蘋果産業,這也是縣裏“咬定蘋果不放松”的重要動力。

  如今,吉縣蘋果已發展到28萬畝,實現“三個80%以上”:果農佔農民總數的80%以上,果農人均果品收入佔人均純收入的80%以上,靠蘋果産業脫貧的佔貧困戶總數的80%以上。

  完善利益聯結,暢通産銷對接

  “風險可控制,農民就敢幹”

  河北省平泉市臥龍鎮八家村,看到鄉鄰種香菇發家,村民劉彥龍也動了心。

  “一個菌棚投入六七萬元,咱本就是貧困戶,本錢從哪來,賠了可咋辦?”轉念一想,劉彥龍又泄了氣。

  正為難,平泉市綠河生物科技公司負責人找上門來,“産前不用投錢,産中、産後風險我們擔著。你就負責日常管理,最不濟也能拿些工錢,有啥怕的!”

  劉彥龍這才明白,市裏出了政策,貧困戶可以到扶貧食用菌園區免費領種兩個菌棚,有人教技術,有人幫銷售。心裏石頭落地,劉彥龍起早貪黑、渾身是勁。年底一算賬,穩拿3.5萬元。

  市場風險,是産業扶貧面臨的突出問題。貧困地區和貧困群眾底子薄、抗風險能力弱,容不得閃失、經不起折騰。破除貧困群眾的憂慮,需要各級黨委和政府尊重市場規律,強化風險控制,為扶貧産業保駕護航。

  風險共擔,讓貧困群眾“大樹底下好乘涼”。

  平泉市鼓勵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帶動貧困戶,抱團抵禦市場風險。在貧困村新建園區100畝以上,帶動貧困戶20戶以上,按每戶6000元扶持入園貧困戶;再按每個貧困戶6000元標準,補貼扶貧園區基礎設施建設。迄今,已有20多家龍頭企業和專業合作社建設扶貧園區,帶動8000多貧困戶,戶均每年增收4萬元。

  針對農業生産周期長、風險大的特點,河北省饒陽縣由財政補貼80%,為貧困戶的果蔬棚室、養殖場舍、畜禽活體等購買商業保險,降低扶貧企業和貧困戶經營風險。

  産銷對接,讓貧困群眾後顧無憂。

  吉縣八成以上農戶種蘋果,年産22萬噸,不怕賣不出去?

  “一搞就多,一多就賤”,山陽村貧困戶韓建平過去“怕賠也賠不起”,如今卻是胸有成竹:“合作社幫著找買家,我們不愁也不怕。”去年,吉縣陽豐蘋果專業合作社以每斤高出市場價3毛錢的價格收購貧困戶的蘋果,韓建平的果園每畝凈收入5000多元。

  合作社的底氣,源于吉縣蘋果的品質。不上化肥,用鋸末配牛糞,經過發酵做成有機肥,吉縣蘋果吃上綠色“營養餐”。全縣蘋果地理標識産品認證26萬畝,其中有機産品2.5萬畝,無公害産品4.5萬畝。

  有了好産品,陽豐蘋果專業合作社隨時掌握市場需求的風向標,不僅在上海等大城市站穩了腳跟,去年還成功進入國際市場。

  讓貧困地區的農産品更加精準、便捷、穩定地對接市場,各地不乏創新實踐,在扶持貧困地區農産品産銷對接上拿出管用措施。

  貴州省探索建立學校食堂“菜籃子”與貧困農戶“菜園子”定向産銷銜接機制,助力産業扶貧精準高效。自2017年秋季學期啟動實施以來,全省學校食堂累計採購貧困地區貧困戶生産的常用農産品近6萬噸,總金額6.5億元。今年,這一定向採購規模有望佔採購總量的40%以上。

  河南省光山縣抓住“互聯網+”新機遇,全方位打造電商産業鏈,探索出了“電商+精準扶貧”的新路子,建成光山縣貧困村農特名品展示廳,展銷光山縣名特優農産品30余種,帶動脫貧7300余人,年人均增收5000多元。

  “産業扶貧,要看市場下菜碟,關鍵在于精準銜接市場需求。”河北省扶貧辦一位負責人説,“風險可控制,農民就敢幹。”

  當下“快錢”脫貧,長遠持續增收

  “重在增強貧困群眾‘造血’功能”

  安徽省金寨縣仙桃村,貧困戶詹必武的脫貧致富産業,是種植山核桃。不過,最早種下的一批今年剛挂果,“盛果期還得等上幾年。”

  眼前咋辦?怎麼脫貧?見記者疑惑,詹必武徑直引路,來到村口扶貧養殖小區。“我家這頭黑毛豬三尺長,有200多斤,賣了接著買豬苗。”

  去年,詹必武還種了天麻、茯苓,當年種當年收。天麻賣了3800元,茯苓賣了1500元。加上賣黑毛豬的收入,他和村裏不少貧困戶一起脫貧出列。“再等幾年就看山核桃了,滿樹都是票子啊!”

  利用扶貧資金,金寨縣建成扶貧豬舍3000間,覆蓋大多數貧困村,鼓勵引導貧困戶養黑毛豬。截至去年底,3000戶貧困戶通過養黑毛豬“掙快錢”,戶均增收3000多元。

  産業的培育壯大需要時間,但精準脫貧的任務就在眼前。打好産業扶貧仗,既要管當下,也要管長遠。看得見眼前的實惠,貧困群眾心裏托底,才會支持發展長效産業;有了長效産業,脫貧致富更有保障。

  四川省南部縣建設“四小工程”,即小養殖、小庭院、小作坊、小買賣,將其作為長效産業的重要補充,其中大多數可以當年見效。“村有當家産業、戶有致富門路、人有一技之長”,全縣通過産業脫貧的貧困戶佔到近九成。

  重慶市豐都縣加快推進“1(筍竹)+2(青脆李、優質稻)+X”的産業發展,推動貧困戶穩定增收。建立貧困戶到戶産業扶持基金及管理辦法,按照每年每戶3000元標準支持貧困戶發展生豬、家禽等“短平快”産業,確保貧困戶當期脫貧。

  大河有水小河滿。産業扶貧,還需做大與貧困群眾利益聯結緊密的新型經營主體和村集體,使貧困群眾真正融入産業鏈,長期穩定受益。

  安徽省臨泉縣長官鎮王營村,村民們發現,原本愁眉苦臉、寡言少語的白金芳,臉上的笑容多了起來。

  去年,縣裏整合扶貧資金,在王營村建起了3個扶貧車間,分別租給4家勞動密集型企業。白金芳在家門口上起了班,計件領工資,還不耽誤照顧家,一年下來收入5000多元。

  像這樣的扶貧車間,臨泉縣96個貧困村都有。扶貧車間資産歸村集體所有,收益用于改善貧困村基礎設施、幫扶貧困戶。群眾得了實惠,村集體也得以壯大。

  “長遠看,産業扶貧重在增強貧困群眾‘造血’功能。”臨泉縣委書記鄧真曉認為,提升産業扶貧質量是一個長期過程,其效果不能單純以貧困戶脫貧為衡量標準。

  5月下旬,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批準發布15項産業扶貧國家標準,其中包括《村級光伏電站管理與評價導則》等4項國家標準和《蜂産業項目運行管理規范》等11項國家標準化指導性技術文件。首批産業扶貧國家標準的出臺和組織實施,將有助于進一步提升扶貧産業的規模化、組織化和信息化程度,進一步提升産業扶貧的質量和效益。(記者 張志鋒 孫振 喬棟)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魚“戀”花
魚“戀”花
密林中的精靈——秦嶺金絲猴
密林中的精靈——秦嶺金絲猴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223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