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共享”無處不在,您是否看好“共享”的未來
2018-08-05 08:13:27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制圖:金濤

  調查説明

  出門騎共享單車;手機沒電了,用共享充電寶充電;下雨了,借把共享雨傘;想運動了,去共享健身艙;午休找個共享休息艙,小憩一會;電影院等候開影時間,進共享KTV嗨一把……作為一個生活在都市裏的普通人,您怎樣看待身邊的“共享”?又嘗試過哪些“共享”?哪些“共享”是您的確有真實需求的?對名目繁多的“共享”,您有沒有視覺疲勞?對“共享”的未來,您是否看好?

  針對上述問題,解放日報社會調查中心聯合KuRunData中國在線調研,進行了一項有關“共享”的調查。本次調查採用在線方式,樣本總數1000份,其中60後、70後、80後、90後和00後各佔20%。

  調查數據顯示:對“共享經濟”,52.4%的受訪者表示“了解”;36.9%的受訪者表示“經常聽到,但確切定義説不清楚”;10.7%的受訪者則表示“不太了解”,在“不太了解”人群中,尤以60後群體最多。

  “共享”已滲透到生活方方面面

  共享經濟是一種由個人或第三方平臺將資源、空間、技能、服務、知識等進行相應整合,有償分享給需求者,並從中獲得報酬的一種經濟模式。共享經濟的發展目前已初具規模,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互聯網新型租賃經濟模式,被視為廣義共享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眼下,身邊的共享隨處可見,除共享單車外,還出現了共享休息艙、共享唱吧等。調查列舉了十余項“共享”,請受訪者選出哪些是他們聽説過的,哪些是他們使用過的。分別為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共享休息艙、共享租房、共享餐廳、共享辦公、共享健身艙、共享唱吧、共享醫療(在線醫療、護士上門等)以及共享金融(P2P借貸、網絡眾籌)。結果顯示:受訪者最熟悉的前三項“共享”分別為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和共享充電寶;使用過的“共享”前三項和最為熟悉的“共享”相同,只是第二和第三換了位。但一個明顯特徵是,除了共享單車以78%的使用率高居榜首,其余均處低位;同時,任何“共享”均未使用過的有16.7%。而在60後人群中,“啥都沒用過”的佔比竟高達27.5%,遠高于平均值。

  共享單車已進入深度洗牌期

  雖然有近八成受訪者使用過共享單車,但不可否認,共享單車最初的熱潮已經消退,在大眾用戶的眼裏,落敗已初露端倪。

  調查中,雖然有84.4%的受訪者認同共享單車是綠色出行的好工具,具有隨騎隨走優勢,能較好地解決城市公交出行“最後一公裏”問題;但有61.7%的受訪者認為,從當下市場發展態勢來看,共享單車市場已進入深度洗牌期,隨著資本熱度的減退,共享單車將遭遇發展難題。從維護市場秩序來説,相關部門應當加強對共享單車投放量的動態監控;而對于一段時間以來出現的共享單車退押金難的問題,近半數受訪者認為企業應為運營失誤擔責,不能讓消費者買單,政府對此應予以監管。

  共享單車有沒有未來?受訪者中,48%表示“看好”,理由是共享單車作為一個發展模式、尚未定型的新生物種,假以時日,會有強大的爆發力;36.4%表示“不好説”,因為資本熱過後,市場降溫,共享單車行業增速趨于緩慢,北京、上海等地為考慮城市道路交通的安全,對共享單車數量進行限定,且禁止新增投放。如果找不到新的突破點,共享單車的發展必將面臨調整。另有15.6%的受訪者,則直截了當表示“不看好”,原因是眼下的共享單車,不僅面臨來自市場的壓力,更有來自輿論場的壓力,雙重壓力之下,要破繭重生,有相當難度。

  共享單車如何“破冰”?在給出的6個多選項中,佔比較為均衡。58.5%的受訪者認為,應當優化並創新共享單車平臺與用戶之間的關係,共享單車發揮好平臺的作用,真正讓其回歸到共享經濟的范疇;54.3%的受訪者認為,要提升共享單車的附加值,原先輕技術、重營銷的策略應當擯棄; 也有38.4%的受訪者認為,應該發揮市場競爭和政府監管“兩只手”作用,防止過度競爭浪費社會資源,也要防止被一兩家企業壟斷。

  受訪者對共享“空間”比較認同

  “空間”的共享,雖然不像共享單車那般一夜間席卷而來,但時不時還是能看到或聽到一些新的誕生。較之公眾已經相對熟悉的諸如短租房、辦公場地,眼下還有共享休息艙、共享健身艙、共享唱吧等出現。6月29日,上海又有了第一家獲得執照的共享餐廳登場。

  對于共享空間,56%的受訪者認為“很好,節約了社會資源”;28.8%的受訪者認為“不好,如果發生糾紛或出現安全問題,責任難以界定”;另有15.2%的受訪者表示“不評論,反正我不會去使用”。在已知的一些共享空間中,共享租房,如愛彼迎等短租平臺,使用者最多,有52.4%的受訪者表示在這些平臺上租過房,各年齡段的使用者相對平均;其次是共享辦公場地,使用者以80後和90後居多,可能與這兩個群體自主創業者較多有一定關係;共享唱吧(迷你KTV)使用過的人也不少,使用者年齡層次也較均衡。有資料顯示,去年7月,文化部印發《文化部關于引導迷你歌咏亭市場健康發展的通知》,迷你KTV行業發展趨向有序,去年市場規模突破35億元;相較之下,共享休息艙與共享健身艙使用者較少,佔比均不足一成。

  共享休息艙,去年7月初曾以共享床鋪的名義出現; 但面世僅兩周,就因尚沒有獲得消防許可,也沒有賓館、旅館特種行業經營許可而遭拆除。一段時間以後,一款“共享頭等艙”APP上線,點擊進入,會有距離多少公裏內的共享艙出現,不過在其注意事項中,列明的是“多功能沙發”,可以辦公、休息、娛樂。記者注意到,每天午休時,一些在CBD的艙位,有較高使用率。一位受訪者説:“手機掃碼後,根據界面提示,點擊‘開艙’即可進入。燈一關,躺下來,誰也看不見,中午休息不錯。”

  對于共享休息艙這一相對“小眾”的形態,受訪者表達出不同想法:29.9%的受訪者認為“新事物,支持一下”;23.2%的受訪者表示:作為一枚上班族,很希望單位附近有個艙,如果有的話,午休就名副其實了。不過也有人表示擔憂:其中25.4%的受訪者擔心衛生狀況,誰都可以掃碼進去,艙內物品的衛生如何得到保障?還有6.8%的受訪者擔心“密閉空間狹小,萬一發生火災如何逃生”;另有14.7%回答“非主流,直接無視”。

  還有新近上海出現了首家持證的共享餐廳,但在市民中的知曉率似乎不高。調查中,31.3%的受訪者表示“不了解”,49.0%的受訪者表示“剛聽説”,只有19.7%的受訪者表示“知道”。不過,盡管知曉度尚不高,還是有14.2%的受訪者稱“上海只有1家,太少了”;也有32.6%的受訪者對食品安全有所顧慮,擔心類似于“短駁”這樣的“傳菜”環節,是否會對菜品衛生有所影響。

  有效監管與鼓勵發展尺度難把握

  根據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2017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49205億元,比上年增長47.2%,其中非金融共享領域比上年增長66.8%。

  面對層出不窮的“共享”,40.6%的受訪者認為“現在打著‘共享’名義的事物太多,視覺疲勞了,‘共享’似乎成了‘萬能膠’”;46.3%的受訪者認為“有點多,但還在可接受范圍內”; 另有13.1%的受訪者表示“不關心,無所謂”,其中尤以60後群體居多,達到近二成。

  有人擔心“共享”之下,實體經濟會失去對消費市場的話語權。不過在調查中,近九成受訪者並不認同,其中,19.6%的受訪者認為“不同業態有不同需求,不存在誰剝奪誰話語權的問題”;44.2%的受訪者認為“實體經濟的多樣性,不是‘共享’所能替代的”;還有23.9%的受訪者似乎深諳“共享”本質,直言“‘共享’從某種程度説是對市場存量的替代,因此不會過多影響到實體經濟的發展”;另有12.3%的受訪者則稱,“不少‘共享’是在資本助推下的野蠻生長,泡沫終將會破滅。”

  對于目前共享經濟面臨的最大問題與挑戰,38.2%的受訪者認為是“如何把握有效監管與鼓勵發展之間的尺度”;26.4%的受訪者認為“政策法規難以適合新業態”;21.8%的受訪者認為“社會道德誠信水平跟不上經濟發展的速度”;13.6%的受訪者認為“監管成本比較高”。受訪者高先生認為:對共享模式的監管有兩個問題,一是如何定義,二是如何管理。比如目前短租平臺上的都市民宿,如何界定?如果定位為經營性的,它卻無照無證;而市場的確又有需求,要管理,並非旅遊行業一家這麼簡單,還牽涉房管、工商、消防、衛生,還有網絡平臺等方方面面,“監管成本相當高”。

  對于共享經濟未來的發展趨勢,36%的受訪者認為“融資規模會持續大幅擴張”,29.1%的受訪者認為“重點領域形成競爭格局”。不過也有有識之士指出:共享經濟作為基于互聯網+時代的創新模式,如何將流量優勢轉化成勝利果實,每一家身陷“共享”旋渦的企業都需要認真思考。(策劃撰稿:王玲英 褚覺美 王長偉 趙雪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