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餓死不做生意”到“買全球賣全球”
2018-07-27 10:03:2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餓死不做生意”到“買全球賣全球”

  河南搭建空中、陸上、網上三條“絲綢之路”,巧把“農粧”換“彩粧”

7月24日,顧客在河南省鄭州市中大門保稅直購中心購物。本報記者馮大鵬攝

  “重陽人民有志氣,餓死也不做生意。”1988年,因為辦企業賠錢,位于豫西伏牛山深處的西峽縣重陽鎮黨委負責人在幹群大會上撂出一句賭氣話。

  重陽鎮蘆溝村78歲的老農王建國回憶説:“當時我七分讚成三分反對。七分讚成是因為咱農民搞好農業,國家做生意搞流通,沒有中間商,這樣多好;三分反對是因為無論怎樣,也不能餓死人。現在看來,‘餓死也不做生意’,這話百分之百是錯的。”

  景毅是河南省商水縣一家紡織廠的負責人,主要生産、出口朝拜巾。2017年,他在跨境電商平臺上開了網店,賣了300萬美元的貨,從撮合交易到通關、結匯、退稅等“一鍵通”。

  “買了荷蘭奶粉、韓國補水面膜和眼霜。”在鄭州中大門保稅直購中心,市民馬喜林用微信完成支付後等了兩三分鐘,就拿到了通關的商品。

  2014年5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到河南保稅物流中心考察鄭州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服務試點項目後,對鄭州跨境電商提出“買全球、賣全球”的殷切希望。經歷40年改革開放洗禮和市場經濟的錘煉,如今,古老的中原已成內陸對外開放高地,“農粧”換“彩粧”,通過搭建空中、陸上、網上三條“絲綢之路”,越走越出彩。

  從“土房草房”到“香菇華爾街”

  王義嬌如今在重陽鎮運營一個香菇加工産業園區。30年間,這位年輕時就被稱為“王大膽”的“山嫂”,演繹了從進城創富到回鄉創業的傳奇。

  “1988年,我才結婚,只22歲。我媽到鎮裏開會,一回來就急著告訴我:‘上面不讓去做生意,怕耽誤農業生産。’”“可我與丈夫商量好了,利用他的特長,去縣城開汽配門市。”

  有人勸她:“做生意多醜啊,沒見半川村的柴老支書賣蓮菜,都用草帽遮著臉。”“重陽太小,想賣個菜都沒人要,在家種地,只能填飽肚子。”王義嬌説。

  在王義嬌進城的同時,離重陽不遠的蛇尾鄉的一些農民跑到福建去學種香菇,這一闖,帶出一個年産值20億元的大産業。

  “七十二步蛇尾街,土房草房一大半。”如今蛇尾鄉已改名雙龍鎮,擁有全國最大的香菇交易市場,被稱為“香菇華爾街”,帶動西峽每年出口創匯6億多美元。

  一個三角形的真空包裝袋,裏面裝四五顆脆化香菇。手裏拿著一袋香菇零食,西峽百菌園公司負責人晉東亮一臉自豪,“一袋10克菇,要賣4塊2,同類食品中銷量全國第一”。

  1991年,晉東亮用賣耕牛換來的500元錢當本兒,在蛇尾鄉當起了“菇販子”。從一輛自行車馱200多斤到用20噸的集裝箱出口,生意越做越大;但談起自己的“外貿第一單”,晉東亮忍俊不禁。“1996年,一位馬來西亞菇商帶3萬美元現金找我買香菇,可全鎮都沒人見過美元。我跑到縣裏的中國銀行,他們也沒摸過美元。存款時,銀行的人把每張美元的序號抄下,一共抄了幾大頁信紙,以便有問題隨時來找我。”

  如今的晉東亮對外與十來個國家的客商保持著貿易聯係,對內則打造了一個擁有110多家網店的電商平臺。“我準備投5000萬元,再建一條先進的脆化香菇生産線,爭當行業領跑者。”

  “收碎銅碎鋁~收碎銅碎鋁。”1984年,才17歲的河南省長葛市大周鎮趙莊村人薛營安加入了村裏“收破爛”的隊伍。騎一輛自行車,帶一個麻袋一桿秤,最遠騎行100多公裏。“頭兩天,我兩手空空,因為膽小臉皮薄,吆喝不出口;第三天,我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放開嗓子喊了半晌‘收碎銅碎鋁’,當我第一次當著人吆喝出來時,臉都漲紅了。”

  “九崗加八洼,旱澇都害怕。”由于農業生産條件惡劣,大周人從20世紀80年代起就“組團”外出收廢舊金屬。30多年間,由簡單收賣、粗放加工、精深加工到先進制造,“破爛王”已變身為江北最大再生金屬産業基地、國家“城市礦産”示范基地。全鎮擁有大小企業1000余家,年稅收超10億元。2015年以來,大周對標“中國制造2025”發展目標,建設佔地35平方公裏的中德再生金屬生態城,目前已有5個國際合作項目落地,被確定為國家中德中小企業合作示范區。

  河南省南陽市政協主席劉朝瑞是從鄉幹部一步步成長起來的,經歷了改革開放40年全過程。他説,作為中國最典型的農業、農民大省,河南改革開放最大的獲得感就是廣大農民的思想解放和觀念革新。回頭再看,這40年的一個主旋律就是帶領廣大農民追求美好生活,融入世界格局。思想活了、眼界開了的廣大農民,又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氣,創造出一個個“雞毛上天”的經濟奇跡。

  從“工業大躍進”到高端産業鏈

  “在計劃經濟下,我們不出去做生意,夠個溫飽就行。”多年後,有人詢問“餓死也不做生意”口號的由來,這位放牛娃出身的鄉鎮幹部道出了心聲。

  “這句話出來後,引發思想解放大討論。我哥當時是副鄉長,成天為發展鄉鎮企業、改變形象奔忙。”重陽鎮幹部蔣鳳琴回憶説。在鎮裏的扶持下,重陽鎮雨後春筍般“長”出了幾十家電線、開關等電料生産企業。紅火幾年後,由于質量、標準不達標又紛紛倒掉了。

  1992年黨的十四大明確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中原大地春潮涌動。由于求富、求快心切,河南也曾走過一些彎路:接連冒出“鞏義偽劣電線案”“周口假藥案”“假棉花毒大米”等震動全國的案件。還有的地方脫離實際,搞“工業大躍進”“數字造假”。“千村創千萬(元産值),鄉鄉超億元(産值),增速四十五(年增速為45%),六年翻三番”。這是20世紀90年代安陽市實施的發展鄉鎮企業“千村千萬”工程中喊出的口號,結果經濟沒發展上去,反而背上了沉重的債務包袱。

  “市場經濟是信用經濟、是協作經濟、是創新經濟。”“科學發展才是真道理。”由兩眼一抹黑、一哄而起到認識把握市場經濟規律,河南的幹部群眾在挫折和教訓中不斷提升。進入新世紀以來,一場加快轉變發展方式的“中原突圍”全面拉開。這場“突圍戰”,不再僅僅是GDP的增長,而是把速度與質量、增長與效益、內需與外需、發展與民生、經濟與環境等,都納入了戰略大視野。

  車間一塵不染,流水線整齊劃一,年輕員工身著白色工服,專心工作。經過500多道工序後,一部包裝完好的蘋果手機下線。“全球超一半的蘋果手機都産自這裏。”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負責人説。“我們還吸引了182家智能終端企業簽約入駐,2017年生産各類手機2.99億部,佔全球出貨量的七分之一。”鄭州智能終端産業園區只是産值已突破萬億元的河南裝備制造業的一個縮影,卻是河南幾經波折後融入全球高端産業鏈的見證。

  Jason是外國遊客對51歲的開封三輪車夫許世傑的昵稱,因為他能用流利的英語,講解開封的歷史掌故和風土人情,還提供找賓館、訂車票等服務。每服務一名外國遊客,他就用英文詳細記錄過程中的趣事。這些年,他攢下了厚厚6大本英文日記,記下的外國遊客有700多名。“沒有你精彩的講解,旅遊不會這麼美好。你不但是中國的驕傲,也是世界的驕傲。”一對澳大利亞夫婦在日記本上留言。是什麼力量讓這位高中沒畢業的下崗工人堅持自學英語呢?許世傑説:“主要覺得學好英語能幫助別人。”

  市場經濟大潮初起時,有人擔心河南傳統文化太深厚,負重難行;也有人發“邯鄲學步”之憂,怕丟掉歷史文化傳承。然而,經過了40年相生共融,市場經濟這棵巨樹,已深植中原沃土,並源源不斷地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

  被稱為“農民工司令”的張全收,在公共場合,總不忘為自己做“廣告”:“我的電話是138XXXXXXXX,如果農民工兄弟要找工作,請直接打,我24小時開機。”張全收1993年由河南赴深圳打工,後來成立了一家人力資源開發公司,將松散的農民工組織起來,培訓、組編,形成團隊。若暫時找不到工作崗位,農民工可免費吃住在培訓基地,還照樣拿工資。自1999年至今,張全收幫農民工就業達200多萬人次,帶來100多億元的勞務收入。

  “職工都要會背‘弟子規’”,這是國內汽車排氣管龍頭企業——西峽排氣管公司的鐵規矩。每天晨會,“弟子規”接龍、談踐行感受是1700多名職工的必修課。西排公司董事長程武超説:“打造一流企業,得有一流産品;生産一流産品,得塑造一流的人。”通過將優秀傳統文化植入企業管理,誠信忠孝已成為企業品牌的一部分和職工的自覺追求。最讓程武超自豪的不是利潤增長,而是廣場舞大媽的“點讚”。一天,他在廣場散步,聽到大媽們議論:“找媳婦就找西排的閨女,個個孝順。”

  打造“確山琴師”,服務鄭歐班列

  走進河南省確山縣竹溝鎮提琴産業園,各種木料香氣彌散中偶爾傳來一段琴聲。全球80%的提琴産自中國,中高檔琴70%出自確山人之手。20世紀80年代,一個偶然機會,北京一家提琴廠從確山招收幾十名農民工,老鄉帶老鄉,確山人由此踏進西洋樂器的世界,而“確山琴師”也成為一個閃亮的品牌。為吸引“確山琴師”回鄉創業,把産業做大做強,確山打造了600畝的提琴産業園,標準化廠房、車間、配套用房可免費使用3年。

  “不管是阿爾卑斯山的雲杉、奧地利的琴弦,還是法國奧布特的琴碼,都能進得來,産品也能出得去。”在用國際商務眼光審視完竹溝的條件後,王金堂帶頭把企業從北京遷回老家。16歲那年,他揣上一袋麥子換來的車票到北京闖蕩,歸來已年近半百。他將兒子留在北京讀提琴制作專業,還要送他到提琴故鄉意大利深造,為的是讓竹溝飄出的琴聲更美好。

  河南是中國農民工輸出第一大省。隨著中原崛起步伐加快,2011年,首次出現省內轉移安置農村勞動力人數超過省外輸出人數。2017年,省內轉移安置達1762萬人,超出省外輸出人數585萬人。吸引打工人口持續回流的,是借助抓改革、擴開放而不斷增強的發展活力。

  11匹來自法國的小矮馬搭乘盧森堡貨航的飛機,歷經10余小時的空中“旅行”,抵達鄭州機場。隨後,這批小矮馬通過陸運前往武漢,進入馬術俱樂部,這是鄭州搭建的“空中絲綢之路”上的新景觀。目前鄭州機場已開通全貨機國際航線29條,每天都有超過100架國際貨運包機起降,基本形成橫跨歐亞美三大經濟區、覆蓋全球主要經濟體的航線網絡。2017年,鄭州機場貨郵吞吐量突破50萬噸,躋身全球機場50強。鄭州,一座航空大都市正在崛起。

  2017年5月6日,隨著汽笛聲響起,來自英國、法國和意大利的8架輕型飛機乘坐鄭歐班列離開鄭州國際陸港,駛向德國漢堡。據了解,參加完鄭州航展後,大部分歐洲飛行表演隊要趕回去參加5月底開始的歐洲表演季,而將飛機海運回國,至少要一個月時間,搭乘鄭歐班列,只需17天。2013年開行以來,鄭歐班列累計開行總量突破1000班,實現每周“去八(班)回八(班)”,貨源地遍布歐亞24個國家121個城市,境內外合作夥伴達3000多家。

  2017年,中國15個跨境電商試點城市進出口包裹總量中,鄭州異軍突起佔到三分之一。“通關能力從3單/秒提升到了50單/秒,日峰值處理能力可達500萬單。”作為國家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鄭州創新監管服務,實行保稅備貨模式,探索出一條貨通天下的“網上絲綢之路”。

  2014年,已在深圳站穩腳跟的“農民工司令”張全收將公司總部遷至鄭州航空港經濟實驗區,他説“帶雁南飛的我,如今要引雁歸巢”。

  河南新縣田鋪鎮大塆村村民韓光瑩,正忙著將老宅子改造成旅遊民宿。民宿有一個頗文藝范兒的名字——“老家寒舍”。韓光瑩將兩年多在韓國“打洋工”攢下的20多萬元全部投入到房屋改造,小院裏石碾、陶罐、鵝卵石……經過他匠心獨運地擺放,營造出濃濃的田園風。

  他説:“這兩年美麗鄉村建設紅紅火火,我看好農村發展前景,選擇回村創業。”(記者孫志平、林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 [大家談]穿越絲綢之路,攜手中阿民族復興
    阿聯酋是習近平主席今年首次出訪的第一站,也是習近平主席再次擔任中國國家主席後訪問的第一個國家,體現了中方對中阿關係的重視。這次訪問也有助于深化中阿全方位合作,為兩國關係長遠發展打下堅實基礎,推動中阿全面戰略夥伴關係行穩致遠。
    2018-07-23 20:23:06
  • 多地治沙力量聚焦“絲綢之路經濟帶”生態建設
    16日,為期5天的“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流沙固定及生態恢復高級研修班在寧夏中衛市開班,來自甘肅、內蒙古、北京、新疆、陜西等省份的防沙治沙相關領域科研、教育和技術單位的80余名人員參加。
    2018-07-16 17:02:1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青山綠水變成西藏山南群眾的“聚寶盆”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奔跑吧!馬背上的鄉村少年
草原美景如畫
草原美景如畫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184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