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推“麻辣粉” 央行窗口指導銀行投信用債
2018-07-20 10:47:0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針對融資難,央行、銀保監會雙雙“出手”。新京報記者了解到,7月18日,央行窗口指導銀行,將額外給予MLF(中期借貸便利,業內俗稱“麻辣粉”)資金,用于支持貸款投放和信用債投資。業內表示,央行和銀保監會的此次疏導是結構上的精準發力,都是將資金引導到目前融資較難、資金較緊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

  解決民企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央行近日窗口指導具有一級交易商資質的銀行,將額外給予MLF資金,用于支持貸款投放和信用債投資。對于貸款投放,要求較月初報送貸款額度外的多增部分按1:1給予MLF資金,多增部分為普通貸款,不鼓勵票據和同業借款。

  無獨有偶,銀保監會官網消息,7月17日上午,銀保監會召開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做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服務座談會。會議表示,大中型銀行要充分發揮“頭雁”效應,加大信貸投放力度,合理確定普惠型小微貸款價格,帶動銀行業金融機構小微企業實際貸款利率明顯下降。逐步降低對抵押擔保和外部評估的依賴,從源頭上降低小微企業融資費用負擔。

  銀保監會還表示,要分類施策,為發展暫時遇到困難的企業“雪中送炭”,謀求雙贏,堅決摒棄“一刀切”的簡單做法。此外,要及時向監管部門報告在執行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在保持國民經濟平穩運行中做好風險處置工作。

  如何看待央行、銀保監會雙雙“出手”?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從目前債券市場的投資者意願以及銀行的信貸意願來看,資金較為偏向大企業,民營和小微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並沒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因此,央行和銀保監會的此次疏導是結構上的精準發力,其實都是將資金引導到目前融資較難、資金較緊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

  數據顯示,6月新增社會融資11800億,同比大幅少增5918億;1-6月新增社融累計91000億,同比也大幅少增20684億;截至6月底,社融存量同比增長9.8%,較上月底下滑0.5個百分點,再創有該項數據記錄以來最低水平,更是首次低于同期名義GDP增速。

  信用債冰火兩重天,央行出動“有形之手”

  昨日,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央行還表示,對于信用債投資,AA+及以上評級按1:1比例給予MLF,AA+以下評級按1:2給予MLF,要求必須為産業類,金融債不符合。也就是説,此次窗口指導鼓勵銀行增配較低信用評級信用債。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央行指導銀行增配低評級債券,主要也是源于今年以來債券市場風險增大,信用債違約情況增多,在這種情況下高評級債券和低評級債券的信用利差不斷擴大,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情況,“AAA大家拼命買,AA+以下的大家都不去買”。央行通過窗口指導要求銀行增持低評級債券,有利中小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通過債券市場進行融資,緩解這些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有統計數據顯示,截至7月18日,已有28只債券出現違約,涉及債券余額289.27億元,對應15家發行主體。從發行主體看,有7只違約債券發行時的發行主體評級在AA+以上;從債券本身評級看,發行時債券評級在AA+以上的違約債券有3只。此外,債市流動性不斷下降,今年以來已有超過300只債券推遲或者取消發行。

  “不是説要把整個債市搞上去、把整個流動性提高上去,政策的核心是要把資金更多地引導到實體去,尤其是小的民營企業”。曾剛表示。

  九州證券前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認為,此次央行對于信用債投資的支持,並不意味著央行對信用風險進行擔保;換而言之,如果出現違約事件,基本上不存在央行對違約部分進行兌付的可能。“該政策的核心目的,是鼓勵銀行將流動性用于信用債投資,但究竟是否投資,投資多少,信用風險與收益之間如何取舍,取決于各家銀行自己。”

  董希淼表示,銀行業應加強對已授信企業的風險排查、跟蹤和提前預警,並提前制定風險處置預案,有效防范信貸違約風險,減少新增不良貸款規模。

  ■ 觀點

  “下半年貨幣政策將強化與財政政策協調”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央行和銀保監會的這次貨幣政策邊際調整,屬于結構性的改善,並不是在總量上的簡單放松。

  曾剛還提出,去杠桿的重心是國企和地方政府,並不是民營和中小微企業,只是在資金收緊中,結構性效應影響到民營和小微企業的融資。所以,未來一段時間的貨幣政策著力點,並不是“大水漫灌”式改變整個市場的流動性狀況,而是要疏通原來政策的結構性效應。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當前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增加,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下半年貨幣政策有可能繼續向中性偏松方向調整,市場流動性將繼續處于合理充裕狀態。

  “在政策創新方面,下半年或將針對特定領域,繼續推動定向降準。此外,除了數量型定向調整措施外,下半年還有可能針對房地産市場、小微企業融資等出臺價格型定向調整措施,即定向加息或定向降息。”王青表示。

  此外,王青還表示,貨幣政策屬于總量型政策,結構性調整作用相對有限。例如,針對小微企業的優惠融資措施,能夠引導資金的第一次定向流動,但難以控制第二次流動過程;嚴監管有可能帶來信用環境整體收緊等。因此在結構調整過程中,可重點使用財政政策工具——如稅收和財政支出調整等。由此,下半年貨幣政策創新的一個重要方向可能是強化與財政政策的相互協調、相互補充,在“穩增長、調結構、防風險”過程中形成合力。(記者 侯潤芳 顧志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 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須“幾家抬”
    近年來,在金融監管強化的形勢下,市場利率中樞有所上移,不僅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壓力加大,各方還擔憂表外渠道收縮對小微企業融資的“擠出”效應可能加劇。對于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來説,也要從內部轉移定價和服務機制等方面提升小微企業服務水平,通過完善內部激勵考核體係和內部定價轉換機制,為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留出充足空間。
    2018-06-27 10:01:47
  • 我國部署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2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持續推動實體經濟降成本。
    2018-06-20 21:59:21
  • 信用債市場逐步回暖 擇券仍需精耕細作
    本周以來,銀行間現券市場迎來一輪“估值修復”行情。
    2017-07-02 12:58:2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陜西合陽:生態屏障建設見效
陜西合陽:生態屏障建設見效
苗山銀匠馬貴兵:把銀飾制作工藝發揚光大
苗山銀匠馬貴兵:把銀飾制作工藝發揚光大
大學生志願者在內蒙古治沙
大學生志願者在內蒙古治沙
三維技術助力文物修復
三維技術助力文物修復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153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