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愛拼會贏,做“世界第一等”——晉江企業家群像掃描
2018-07-10 00:25:2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福州7月9日電 題:愛拼會贏,做“世界第一等”——晉江企業家群像掃描

  新華社記者許雪毅、黃鵬飛、吳劍鋒

  他們是一群愛拼會贏的企業家,面對一窮二白的境況,不服輸、不認命,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敢闖敢拼。

  他們是一群不忘初心的企業家,身家不菲仍保持質樸底色,心心念念家鄉的地瓜稀飯和最初選擇的實業,樂善好施奉獻社會。

  他們是一群永不止步的企業家,起于鄉間、走向世界,提升的不僅是中國産品、中國品牌,還有中國民營企業家對商業文明的探索與思考。

  東海之濱,福建晉江,中國縣域經濟發展典范“晉江經驗”的誕生地。伴隨著改革開放歷史大潮成長起來的晉江企業家群體,他們的故事值得我們聆聽……

  不服輸:愛拼會贏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時起有時落/好運歹運 總嘛愛照起工來行/三分天注定 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贏”——閩南語歌曲《愛拼才會贏》

  “真是窮怕了!”回憶當初創業緣起,很多晉江企業家們免不了“憶苦”。

  窮到什麼地步?勁霸集團創始人洪肇明所在的英林村,早些時候,村裏4000多人,只有30多畝水稻田。洪肇明兄弟姐妹十口人,無論怎麼努力,只能勉強吃個半飽。

  常言道“人窮志短”,但晉江人不服輸,這種心氣從古延續至今。明清時期,由于海禁,晉江從繁華走向蕭條,很多人拼著一口氣,漂洋過海謀生。

  如今,洪肇明們也不服輸。要吃飽飯,要讓自己和家人過上好日子,他們憑著一種樸素的願望,憑著草根的生存本能,努力突破貧瘠的地力,掙脫命定的限制。

  安踏體育用品有限公司創始人丁和木説,“我是家裏唯一的男孩,我得養家,不想再讓家人為了生計四處奔波。機遇不等人,我必須抓住改革開放的機會。”

  一開始並不知道該做什麼行當,他們只能不斷嘗試,尋找突破口:丁和木當過兵,務過農,做過小生意,後來開始生産鞋子;洪肇明種過田,當過生産隊長,走街串巷賣水果,最後選擇做服裝;恒安集團創始人許連捷跑過運輸,生産過拉鏈,最後找到了衛生巾和面巾紙這個領域……

  因為人多地少産出有限,晉江人很早就學會了做買賣。很多人十幾歲甚至幾歲,就到這個村賣花生,到那個村賣茶葉。這樣的經歷,啟蒙了他們的生意經。

  盼盼食品集團董事長蔡金垵初中時開始賣茶葉,後來賣過紫菜、木耳、瓜子、桂圓幹。上世紀80年代,他尋找商機,開始做休閒食品。

  食品、衣服、鞋子、衛生巾……晉江企業家盯著老百姓最基本的衣食住行需求,靠著敢闖敢拼的勁兒,憑著敏感的商業發現力,闖出了一條路。

  改革開放大潮既起,商海搏擊,各顯身手。

  晉江企業家們與時俱進。許連捷談到恒安做面巾紙的緣由説:“上世紀90年代,我們的紙張做得很爛,一擦臉都粘在胡子上。我想我們也可以做好用的面巾紙。”

  晉江企業家們不怕失敗。蔡金垵説,盼盼2003年嘗試做蛋奶薯片,結果市場不認可。但他沒有因此卻步。“創新可能意味著失敗,但我鼓勵大家大膽往前走,不要畏手畏腳,十個創新裏面有六個成功我就滿意。”

  晉江企業家們抗壓性強。利郎集團總裁王良星回憶,2008年至2012年間,服裝行業出現庫存積壓危機。“我們直營虧損最高達1億多元,大家問獎金發不發,我説發了增加虧損,不發人就跑光了。于是咬牙發獎金,留住了人才,穩住了團隊,最後迎來轉機。”

  不忘本:堅守初心

  “想起著可愛的故鄉/乎我意志堅強/在我的打拼奮鬥中/你就是鼓勵我最大的力量”——閩南語歌曲《故鄉》

  從15歲開拖拉機跑運輸,到上世紀90年代國內第一個包飛機運貨,再到大手筆投資在晉江建陸地港,50多歲的福建陸地港集團董事長李錦儀已是物流業翹楚。而他依然保持著“回家陪媽媽”的習慣。

  只要不出差,李錦儀每天在公司忙完,都會在下午6點多下班,回到原來住的石頭房裏,陪年老的媽媽吃飯、聊天,第二天早上陪媽媽吃完早餐,再坐車到公司辦公,幾乎天天如此。

  女兒李圓圓在公司負責財務工作。她説:“閩南都有這樣的家風,父親給我們做了很好的表率。”

  李錦儀在公司裏,對兒子李子興和女兒李圓圓十分嚴格。“我們不叫他老爸,叫他老板。每天我們固定時間上班、碰頭討論業務,如果稍微遲到,老板就會教訓我們。”李子興説。

  許連捷説,飛機晚點了,我就在機場吃一碗泡面。日常最愛吃的還是小時候的地瓜稀飯。

  很多晉江企業家講話帶著閩南味“地瓜腔”,聊經營之道,聊人生故事,精明,但依然質樸。

  蔡金垵説:“晉江企業家看起來土土的,但很有正能量,很有社會責任感。”

  不久前的一個星期六,記者走進鳳竹紡織公司董事長辦公室,眉發花白的陳澄清正在面試兩位應聘者。

  “我70多歲了,工作沒有累的感覺。現在做企業,碰到難題還有一種興奮感。”陳澄清説,我專注紡織行業,努力做好環保,又啟動智能化改造,從沒想去做所謂來錢快的多元化經營。

  對團隊、對職工,很多晉江企業家始終保有一種創業之初的平等姿態。生于1987年的蔡燕玲是盼盼集團市場部員工。“盼盼有1萬多名員工,團隊探討業務時,氛圍非常寬松,以至于合作企業裏經常有人驚訝地問我,你們平時都這麼跟老板講話嗎?”蔡燕玲説。

  “晉江人根脈情結很濃。”受訪的晉江企業家告訴記者,在他們看來,不管在外面怎麼打拼,最向往的是回到家鄉,和兄弟朋友一起,讓家鄉變得更美好。

  這種根的情懷,代代延續。生于1989年的李子興説,我們的父輩是創業一代,現在我們也傳承了家鄉情懷。“我們提倡誠信和擔當,要對家庭擔當,對企業擔當,對社會擔當,對國家擔當。”

  不止步:走向世界

  “一杯酒兩角銀 三不五時嘛來湊陣/若要講博感情 我是世界第一等/是緣份是注定 好漢剖腹來相見/嘸驚風嘸驚涌 有情有義好兄弟”——閩南語歌曲《世界第一等》

  走進安踏體育用品有限公司的晉江總部,展覽館裏“永不止步”幾個字分外醒目。

  去年,安踏體育市值突破千億港元,成為國內運動品牌首家千億市值企業;在全球范圍內僅次于耐克和阿迪達斯,成為第三大運動品牌。

  安踏董事局主席丁世忠説,“要做世界的安踏,而非中國的耐克。”

  與國際品牌往中國三四線城市“下沉”不同,這幾年安踏不斷往中國一二線城市“挺進”,如今正努力代表中國運動品牌走向全世界。

  2009年安踏收購意大利運動品牌斐樂,過去3年內又接連收購或參股迪桑特、斯潘迪、KOLON SPORT等海外同業品牌。安踏體育在美國、日本、韓國和國內多地設立研發中心。目前公司有約25%的高管具備跨國企業工作經驗,有100多名外籍設計師。

  這是丁和木當初創業時無法想象的場景。當時他變賣家中一切可以換錢的東西籌了1000元錢,和20多個人一起合作創辦家庭作坊式的鞋廠,“摸著石頭過河”。

  與丁和木一樣,很多晉江企業家的起點很低。許連捷説,我們都是從農村走出來的,當時我小學都沒畢業,但在我們合作團隊裏算是文化水平高的,其他人幾乎都是文盲,普通話都説不好。

  起點“低到塵埃裏”,但晉江企業家志向遠大。

  如今,面對中國居民消費升級契機,丁世忠希望通過不斷創新提升品牌自信,“中國品牌不僅要讓消費者買得起,還要讓消費者想要買。”

  “要麼不做,要做就做到行業第一,而且是世界行業第一。”蔡金垵説,閩南話講“輸人不輸陣”,晉江企業家就是有不斷攀登、積極進取的基因。

  晉江企業家非常善于學習。蔡金垵在全球各地出差,帶回的行李中,一包是換洗衣物,另一包肯定是各種食品。“我就喜歡研究食品的工藝和口感,這種愛和專注已經成為一種職業習慣。”

  晉江三面環海。晉江企業家與海相伴,胸懷寬廣。王良星説,我們經常把設計師帶到日本、歐洲、美國等地,觀摩最新潮流的服裝設計作品。我們也花錢請國外大師級設計師來中國工作,實現國內國外“強強組合”。

  “要做世界級企業,就要靠文化和制度。”王良星説,“我現在的主要工作是規劃好戰略,讓員工更有激情和幹勁。”

  “晉江很小,世界很大。”接受採訪的晉江企業家認為,晉江的創業氛圍很好,這個地方,你發展好了,其他人會羨慕,會憋一口氣和你比拼。現在實體經濟適逢轉型升級關口,晉江必須進一步倡導開放、獨立、共享、利他等商業文化。

  “30年前晉江因為一座城市而改變一群人,希望未來30年晉江會因為一群人而改變一座城。”李子興説,“有些年輕人為了公司發展,一年飛行兩百多趟。這樣全力做事的人,在我們晉江人看來才是酷。”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侯強
愛拼會贏,做“世界第一等”——晉江企業家群像掃描-新華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221123101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