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香送面包停運 數百用戶儲值卡未退
2018-06-26 08:11:3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香送在微信上發布暫停營運通知。

  香送面包已經人去樓空。新京報記者 郭鐵 攝

  近期,曾創下日訂單量過萬紀錄的烘焙O2O品牌香送面包疑因資金鏈斷裂停止運營,留下的是數百名用戶尚待退還的儲值金、拖欠近1個月的30萬元房租、180萬元的員工工資和各種外債。

  2015年,被稱為“面包界21Cake”的香送面包在北京成立,試圖憑借中央廚房+物流配送的O2O模式省去高昂的門店租金,進而提升産品品質和客戶體驗。輝煌時,香送曾擁有14個配送站點、50萬用戶規模、90%的月訂單增長率,並計劃引入資本將業務延伸至其他城市。

  然而運行近3年後,香送卻難敵研發、地推、配送等高成本帶來的壓力,成為又一個死在O2O幻想中的創業項目。

  總部辦公室人去樓空

  “我們將無法再繼續為大家服務了。”5月25日晚,一條香送面包停運的消息在香送用戶的朋友圈中流傳,其中寫道:“經歷了兩年多的運營,我們遇到了很多坎……這一次我們確實撐不過去了”,“關于停運帶來的後續事宜,會有專門團隊來處理。”

  “5月26日有人私信我,我才知道香送倒閉了。”一位香送會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其儲值卡內尚有425元余額未退還,辦卡時贈送的2張蛋糕券也用不了了。5月29日,她按照香送微信公號給的退款郵箱發去郵件,至今尚未有人聯係處理。

  在香送原本冷清的官方微博下,要求退錢的消費者也自5月26日起密集出現。有人留言稱香送“不發聲明,不退錢,還接單,任何客服聯係不上”,還有人調侃“倒閉了連個聲明都沒有,幸好是給熟人的蛋糕,不然尷尬死”。

  曾在香送某片區負責地推工作的陳偉(化名)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目前其建立的香送用戶“維權群”中已有300多人,待退款金額共計五六萬元。而另一個香送用戶自發組織的“維權群”中已有400余人。

  工商信息顯示,北京香送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已在今年5月31日被北京朝陽工商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係”。

  6月4日,北京朝陽工商分局華威工商所副所長李建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工商部門已累計收到81條關于香送面包的投訴,涉及金額在100元到1000元不等。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香送官方微信平臺已發布“暫停營運”公告,要求辦理退款的會員將姓名電話及卡內余額發送至指定郵箱,“會有工作人員安排辦理”。不過截至發稿,香送400客服電話及企業電話均無人接聽,香送會員也反映退款一事尚無任何進展。

  6月14日,在朝陽區廣渠路3號競園北京圖片産業基地32C辦公樓,新京報記者看到香送面包總部已人去樓空,其門前品牌LOGO已被摘除,僅剩香送官網網址隱約可見。

  據競園招商代表白先生介紹,目前香送還拖欠園區30萬元租金,雙方已協商好結款期限。如果香送方面違約,競園方面將採取法律手段維權。

  資金鏈緊張早有跡象

  公開資料顯示,香送面包成立于2015年8月,由王磊、楊松等5位創始人出資1000萬元創立。擁有多年星巴克供職經歷的王磊曾在2016年頻繁接受媒體採訪宣傳香送的O2O烘焙模式。

  根據王磊的公開表述,香送採取中央廚房+物流配送模式,可省去40%-60%的線下店鋪和設備成本,産品售價可較實體店同類産品低30%以上。起初,香送還擁有一支豪華研發團隊,14位面包師中有1人來自法國、3人來自臺灣、2人來自日本,同時聘請軟歐面包創始人莊鴻銘擔任顧問,僅一年研發的産品就接近2000個SKU(庫存進出計量單位)。

  截至2016年3月,香送已在北京市內設立了14個配送站點,並通過第三方物流實現“線上下單,一小時配送”。彼時,香送號稱在北京擁有140人團隊、12萬用戶,月訂單增長率達90%,復購率達40%以上,日銷量最高破萬單。至2016年5月,其日訂單量已突破2萬,用戶規模達到50萬左右,配送時長也縮減至半小時達。

  在如此高速運轉兩年多後,香送面包在2018年春節過後顯現出資金鏈緊張跡象。6月14日,競園招商代表白先生對新京報記者説,此前香送經營狀況一直沒有問題,與園區約定半年一交租金。然而自今年1月起,香送開始拖欠租金,“等到春節回來發現有問題時已經晚了。”

  另據陳偉回憶,香送在今年3月曾計劃將配送范圍從城六環收縮至五環內,半小時達也改成了半日達。由于與片區內客戶相處得不錯,陳偉當時曾建議公司退還五環外部分客戶的余額,同時也建議客戶及時退款,後因恢復配送而不了了之。

  在此期間,香送的用戶體驗開始下降。1月17日,一名網友在新浪微博上抱怨香送面包“越來越差”,“種類越來越少不説,30分鐘配送范圍內基本早上訂中午才能送來。”5月18日,另一名網友在香送官方微博下留言稱,“面包悄悄漲價也就罷了,怎麼服務反而下降?原來可以選配送時間,現在竟然只能下午送。”

  地推+物流推高運營成本

  “老板此前是做傳統實業的,每月銷售大會都會跟我們談理想,但互聯網的坑不是傳統企業老板能想到的。”在陳偉看來,香送最大的“坑”在于地推和配送帶來的高成本,而整個O2O行業的前景也不被看好。

  香送面包聯合創始人王磊2016年曾向媒體透露,香送客單價滿29元即可免費配送(後提升至39元),而其獲取新用戶的主要手段就是靠在企業舉辦試吃活動。在研發、物流等成本的疊加下,王磊當時承認香送並不盈利。

  據陳偉介紹,他于2017年6月加入香送地推團隊,每辦成一個600元的儲值卡就會免費送出兩三個面包,有時還贈送156元-198元不等的蛋糕,基本工資為3500元/月左右。公司領導曾透露,香送單日地推成本在1萬元以上。除地推成本外,香送每個免郵單的配送成本在5元左右,為實現半小時送達臨時採用的“閃送”服務起步價就在12元以上。

  陳偉坦言,即便如此,香送地推3年來已經到了“無處可推”的地步,“該辦卡的客戶都已經辦了。”在辦卡用戶中,大多數客戶只是一兩周購買一次,“有的十天半個月不買一次”。

  在香送停運前期,其員工微信群中流傳著一段疑似創始人楊松寫的“告別信”。信中寫到,其個人已在香送項目上投入了7000多萬元。到香送停業為止,共拖欠員工180多萬元工資,另外還有很多外債和用戶儲值卡,“我們也在尋找解決方法(有幾家企業對香送線上感興趣,洽談中)!”

  據陳偉了解,香送此前也曾嘗試過多種方式自救,如跟線下便利店合作、拓展B端企業用戶、將線下産品的經銷權承包出去等,但礙于品牌知名度不夠、談判籌碼不強等因素,這些路子均未走通。早在2016年3月,王磊就曾透露過香送的A輪融資計劃,也無下文。

  萬擎咨詢CEO、電商觀察者魯振旺認為,香送面包走入了一個成本誤區。事實上,實體店只要店址選得好就有穩定客流,相對成本並不高;而O2O模式下,面包客單價較低,復購率差,地推和配送又吃掉很多利潤,導致運行艱難。“烘焙這種傳統生意做得好完全不需要融資,如果還需要資本砸錢,就跟前幾年的互聯網餐飲一樣不靠譜,説明其商業模式並不盈利,也打動不了資本市場。”(郭鐵)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035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