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2000億MLF護航 跨季流動性“有驚無險”
2018-06-20 08:08:42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9日,人民銀行在開展1000億元逆回購操作的基礎上,又開展了1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2000億元,中標利率持平于前期的3.3%。對于投放原因,人民銀行解釋稱,為對衝稅期高峰、政府債券發行繳款、逆回購到期等因素的影響,同時彌補銀行體係中長期流動性缺口。

  結合人民銀行6月份開展的一係列操作,不難看到貨幣政策的發力點。除了應對年中關鍵時點上的流動性需求,維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基調,人民銀行開始更加注重結構性調控和引導,解決更深層次的流動性結構問題。

  發力結構性引導

  這是一筆新增的MLF。今年6月6日,人民銀行已開展MLF操作4630億元。超額對衝6月到期量2595億元後,當日MLF余額新增2035億元。再加上19日額外投放的2000億元,相當于6月至今累計凈投放4035億元,MLF余額增至44205億元。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向市場注入流動性時,不僅補充水量,更注重流向;更多採用結構型貨幣政策,而非總量型貨幣政策。

  比如,用定向降準替代全面降準;降準資金的一部分用來置換MLF;增加MLF投放的同時擴大MLF擔保品范圍;綜合運用抵押補充貸款(PSL)等工具加強對重點領域支持力度,等等。

  仔細剖析銀行體係流動性的結構性問題,可以從期限、流向、機構等不同視角來看。

  首先,期限的結構性不平衡。一直以來,銀行內部都存在中長期流動性缺口,部分機構對于中長期資金需求仍較大。尤其是現在各項政策加強了對資産負債期限錯配現象的監管,銀行方面也需要逐步調整負債端以符合要求。人民銀行此次投放1年期MLF,也是為了彌補銀行體係中長期流動性缺口。

  其次,是資金流向領域。從定向降準到擴大MLF擔保品范圍,可以看到人民銀行通過不同的貨幣政策工具,大力引導資金流向小微企業、三農、綠色環保、創新經濟等國民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

  最後,機構間的不平衡問題。在金融體係內部,大型銀行和中小銀行,銀行機構與非銀機構之間,一直存在結構性不平衡的問題。尤其一到季末等時點,銀行和非銀機構之間利差走闊的趨勢明顯,顯示了流動性分配不均衡的現象。

  其實人民銀行擴大MLF擔保品范圍以及定向降準的措施,有利于中小銀行和機構的流動性,增加貨幣政策的“普惠性”。而這些舉措的最終目的,也是為了讓這些金融機構能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

  政策護航 年中資金面波動或降低

  實際上,當前的市場流動性並沒有那麼緊張。和往年一到年中就極度緊張相比,今年年中的波動性預期將大概率降低。19日,資金面雖略有收緊,但主要是跨季資金價格上升。存款類機構質押式回購利率顯示,除了跨季資金價格上行之外,其余期限資金趨穩,或有所下降。

  從年初至今的態勢來看,金融市場利率企穩,甚至穩中有降。目前,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從去年底的接近4%下降到3.6%左右。2018年5月,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分別為2.72%、2.82%,比上年同期低0.16和0.11個百分點,年初以來累計下降0.20和0.29個百分點。

  一位銀行資管部人士告訴記者,現在投資經理們擔憂的不是年中流動性問題,而是信用風險和監管政策走向對市場的影響。鑒于資管新規的具體細則尚未落地,表外資産和負債回表誰快誰慢還沒有顯現,也沒有反映到市場利率變化上。到了下半年,隨著監管推進,對市場的影響或將逐步顯現。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陳冀認為,事實上,當前市場流動性的主要矛盾可能並不是金融機構負債端缺口過大,導致資産端可運用資金不足與實體企業融資需求之間的矛盾,而是金融機構在表外轉表內後利率定價無法覆蓋企業信用風險溢價之間的矛盾。(記者 金嘉捷)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我國高海拔宇宙線觀測站正式開工
和田農民:從挖玉人到採花人
和田農民:從挖玉人到採花人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以賽為媒 畢業生找“婆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3006874